首页 > 现代言情 > 非人类诊所 橙汁感谢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小说:

非人类诊所

作者:

橙汁感谢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1

“妈妈,如果我永远都好不了,或者我去世了,妈妈能不能不要伤心啊。”周娅看着妈妈的白发,很伤心。

她的妈妈曾经特别好看,而现在,她苍老而憔悴,和以前一点儿都不像了。这都是因为她,因为她得了个怪病。

“你在胡说什么啊?娅娅会好的,而且以后会越来越好。我们娅娅以后会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呢,娅娅不是说,想要做科学家吗?”

“不,我想做医生。我想给自己看病,想让妈妈长命百岁。”周娅的愿望很小,她只想让妈妈过的好。

孩子的世界里,只容得下母亲一个人。

“好,以后娅娅做医生。”蒋芳被周娅的童言童语逗笑了,摸了摸周娅的头,她眼眶微微湿润,为什么是她女儿遇到这种事呢?她的女儿那么好。

“蒋芳?手术已经准备好了,带你女儿出来吧。”曲浪推开门,走了进去,冲靠在床上的小姑娘笑了笑,“娅娅怕不怕呀?”

“姐姐好,娅娅不怕!”周娅握紧小拳头,特别暖心的说,“姐姐,可以让我妈妈在这儿睡觉吗?”

“妈妈不睡。”蒋芳没想到女儿会这么说,赶紧拒绝,“你去做手术,妈妈怎么能睡觉呢?”

手术,在蒋芳的印象中,就是在身上割很多刀,那是最受罪的事情,她一想到周娅要受的罪,眼眶都红了。

“蒋小姐,不用担心,这只是小手术,不会在娅娅身上动刀,娅娅明天就能和正常的小朋友一样了。”曲浪暖心的安慰了蒋芳一下,蒋芳对女儿的爱,很合她胃口。

不动刀的手术?那是什么手术?

蒋芳更疑惑了,却不敢多问,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索性沉默着跟着曲浪送周娅去手术室。

没想到一出门就碰上了齐寒。

“齐院长!”看到齐寒,想想观主对齐寒的评价,她突然觉得安心了不少。有贵人在,娅娅一定能逢凶化吉吧。

“蒋姐,不用担心,娅娅会好的。”齐寒一眼就看出蒋芳的紧张来,温声安慰她,“快去吧,别让医生等太久。”

目送一行人离开后,齐寒也回了院长室,虽然她不会困不会累,但她还是打算睡一觉,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觉了。

不会困,不代表不会过劳死啊!还是要小心一些,齐寒还不想过早去阴间报道。

说是要睡觉,其实也没有睡太久,毕竟还有件事没有处理,她还要在清晨送林繁星离开呢。

“谢谢你,齐院长。”林父林母站在林繁星身旁,林父跟齐寒道谢,眼睛却不停的往林繁星身上飘,满眼的不舍,“能不能,再给我们一段时间?”

哽咽的声音满是痛苦,相逢时的欢乐像是昙花一现,留给他们的是更深的痛苦。

他们的女儿,要去往地府,或许过不久就要投胎了,过上十几二十年,他们或许会在人海中擦肩而过,却谁也不认识谁。

缘分总是那么的浅,又那么深。

“如果再不送她去地府,她就去不了了。”齐寒狠下心来,做了次恶人,不是不能再留一留,可留的越久,分别时就会更痛苦。“生老病死乃是人之常事,阴阳相隔,能再见面已经是不容易了。而且,你们还知道了真相,恶人受到了惩罚,我也帮林繁星找回了真相,这就够了。”

林父林母点点头,他们比齐寒想象中更加畅达,并没有强求什么。

他们都同意了,齐寒就拿出了非人类诊所的轮回许可证。

昨天晚上,app发布的黄金支线任务就完成了,任务奖励是可分配资金十万再加上一张轮回许可证,以及一张扩张许可证。

十万可以用来升级,账面上的资金破了十万后,齐寒才发现,想要升级还需要扩张许可证,升到一级是需要一张,也不知升到二级需要多少。

这都是以后的问题了,现在是先试试轮回许可证。

轮回许可证是一张看上去很普通的黑色证书,当齐寒拿出来的时候,阴森的气息蔓延在她身边,林父林母不自觉的后退半步,想离齐寒远一些。

齐寒也没管林父林母的下意识动作,她将手按在证书上,一个漆黑的大门凭空出现在面前,齐寒冲一旁的林繁星说:“鬼门打开后,你就进去吧,不要多留。”

林繁星最后看了眼父母,同时又深深凝望了一眼齐寒,转身走入黑漆漆的鬼门。

在她转身的瞬间,齐寒感觉到薄秋跳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过去,薄秋在口袋里老老实实的呆着呢。

“爸妈对不起,再见了。”这一声对不起,是抱歉于生前死后,他们对她的付出。他们付出太多,而她却永远也无法回报了。

当鬼门合上,林父林母再度泣不成声,二十多年的相处,那是他们的半辈子。

齐寒将林父林母送回家,这次还是走的阴间路,如果不是齐寒看着,老两口肯定会被路上的鬼祟诱惑,转头当替死鬼了,他们总觉得听到了林繁星的呼喊。

等齐寒拿到一百万报酬的支票时,天已经大亮了。

齐寒看了眼支票上那长长的一串零,深吸口气,这一百万她不打算现在充进app,先拿着让自己开心开心。等晚上升级诊所后,按照破游戏的套路,从二级升到三级,指不定还有什么挑战呢,就让她先开心一天吧,晚上再接受现实暴击。

也不知道连赢是怎么做的手术,回到诊所的齐寒再见到周娅的时候,小姑娘已经恢复健康了,而且还变得非常健康。

健康到什么程度呢?就是那种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得病的程度。

当然,蒋芳和周娅本身是不知道这一点的,她们只知道,周娅的身体变好了,以后不会再出问题了。

“齐院长,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娅娅可能已经……而且您还允许我分期付医疗费,实在是太感谢您了,等我赚了钱,一定会将欠诊所的医疗费还上!”蒋芳摸了摸周娅的头,周娅站在蒋芳身边乖巧的注视着母亲,然后在母亲的提醒下,向齐寒鞠了一躬,认认真真的道了声谢。

“不用这么客气。”齐寒摸了摸周娅的头,想起一件事来,“娅娅在得病之前,去了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齐寒一直没问这件事,是之前没时间,现在周娅病已经好了,也是时候问一问了。

从周娅身体里拿出来的东西,实在是有些奇怪呢。

“奇怪的地方?”蒋芳想了想,之前她满脑子都是娅娅的病,还真没想过其他,现在齐寒问起来,她仔细回想那一段时间,还真想起了一些事。

“你知道星海乐园吗?”

齐寒点点头,当然知道,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都知道星海乐园。

星海乐园是省内最大的游乐场,就在隔壁市,身为一家每天容纳上万人的巨型游乐场,从来没听说过那边有什么灵异事件。

毕竟那边的人气实在是太高了,每天那么多人,阴间的东西都不是很喜欢那里。

“之前娅娅去星海玩,不是我带她去的,是她跟着班里的同学一起去的。那天娅娅玩得很高兴,她说她在星海交到了很好的朋友,我后来去问过老师,老师说,娅娅那天一直没有说话。可娅娅告诉我,她没有跟着班里的同学,而是在跟新朋友玩。”

周娅是个很乖的孩子,她不会掉队,也向来听老师的话,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跟着班里的老师同学,而是自己一个人玩,怎么看都不对劲。

“新朋友?”

“恩,是一个很帅很帅的小哥哥,娅娅好喜欢他,可他跟我说,只能跟我玩一天。”周娅一说起新朋友,眼睛发光,“我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去了星海之后,娅娅就病了吗?”齐寒直觉不太对,周娅的病感觉没有那么的简单,而且星海那地方,出邪祟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

“这倒是没有,她是回来后一个月才病的。”蒋芳摇摇头,“可除了去星海外,她也没有去过其他地方了,每天都只是上学放学,在家里而已,哪怕是周末,也没有跟同学出去玩。”

因为是单亲的原因,周娅很懂事,周末的时候大多数都会留在家里陪着妈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还好周娅在学校里人缘不错,没有发生什么校园霸凌的事情。

“可真是奇怪,我知道了。”齐寒觉得从蒋芳母女这儿得不到太多有效信息,干脆就不想了,等之后再去问问从周娅身体里取出来的东西好了。“快回去吧,以后如果周围有人遇到了没法解决的病症,可以晚上带着对方来诊所看看。”

蒋芳重重点头,诊所救了她女儿,就等于救了她,以后她一定会尽全力为诊所宣传的。

目送蒋芳和她女儿离去,齐寒抬腿出了诊所,今天她打算去一趟公司,办一下离职。

虽然有些舍不得公司的福利和工资,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非人类诊所占据了她太多精力,况且如果将诊所经营好了,收入比之前在公司的收入多多了。

现在她是要赚钱养崽崽的人了,要努力奋进,不能跟以前一样得过且过的混日子了呀。

用指尖戳了戳口袋里的薄秋,薄秋疑惑的歪了歪头,伸出小手摸了摸齐寒的手指,羽毛般轻柔的触感,让齐寒不安的心霎时间变得极为安稳。

她身边有人陪着,以后不会再孤单。所以为了唯一的家人,她可以勇敢的做出任何改变,不是吗?

齐寒在心底念叨了两遍“家人”,突然觉得这个称呼特别温暖,特别适合放在薄秋身上。

非人类诊所,以后就是她的家了。

公司的离职手续办的很快,之前齐寒就发过消息,公司并没有为难她,毕竟她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人才,她这个老人离开了,反倒能给新人腾地方。

离职工资开了三个月的,这个月还没有过半,只算了半个月的工资,拿着一万多块钱,齐寒离开了呆了两年多的公司,要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可真要说有多不舍,倒也没有。

齐寒拿着路上买的煎饼,晃晃荡荡的回到了非人类诊所,现在诊所里就只剩下殷浩这个活人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齐寒一进去,就看见殷浩在大厅里无聊坐着,旁边还放着刚刚拿回来的外卖盒子。

殷浩生无可恋的瘫在座位上,“齐院长,就不能让我再享受一会儿吗?这么多天没工作,我发现可真是太爽了!”

工作,简直就是魔鬼!

“你可以享受,只要你有钱。”齐寒耸耸肩,有钱的话,可以随便享受,她无所谓。

殷浩默默流泪,一天一万的住院费用,之前允诺给齐寒的三百万,还有一套房子,以及让齐寒动手的三十万,他现在已经完全被掏空了,只剩下每天的固定收入了。

而那些固定收入,都不一定够在诊所多住几天的。

辛辛苦苦奋斗好几年,这一次是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房子我不会要的,钱是你自己要给的,所以我还是要收。”看在林父也给了一百万的份上,齐寒没要殷浩值一百万的房子,“你这次也是无妄之灾,上次你上门查林繁星的事,估计是被李英知道了,他怕你查出问题,才想杀你灭口。”

“我也太倒霉了吧,那么多记者上门查,就只有我被揪出来了。”殷浩默默流泪,他还有房子,不至于露宿街头,简直太感动了。“齐院长你可真是个好人。”

我也这么觉得,齐寒赞同的点点头,认为殷浩真是个小机灵鬼,说话可太好听了。“你该走了,不然等晚上曲浪醒了,你就要续费一天的病房钱了。”

殷浩瞬间觉得,自己刚刚的马屁全白拍了,齐院长可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啊!

看着殷浩哭唧唧离开的背影,齐寒站在原地,伸了个懒腰,今天入账四百万,一夜暴富的感觉实在太爽了。

等晚上审审那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鬼东西,希望能审出些有用的来,到时候再赚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