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综主文野)我成了港黑首领 广陵集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小说:

(综主文野)我成了港黑首领

作者:

广陵集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18

一看首领这副模样就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事实证明岂止不是好东西,简直糟糕透了。

我回到家,刚推开门,就听到乱步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森鸥外!”

语气中包含着怒火,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他不客气的叫我全名。

正想走过去给他一巴掌,骂他皮痒了,胆儿挺大。

就见三个崽子都朝我围了过来,不知何时巡逻回来的黑泽正用一副难以言喻的表情看向我。

太宰也用一副奇怪的表情看着我,乱步更别说了,整个人气的快冒烟了。

我心一惊,大概猜到首领送的是什么礼物了。

乱步抓着我的手一边往里面拖,一边质问:“本来还以为你只是有贼心没贼胆,没想到啊,森鸥外,胆子大了敢直接在家里乱来了。”

我:“……”

这一巴掌终是忍不住拍可以了,“蠢货,我是那种人吗?真有这种癖好,你和太宰这俩战五渣的兔崽子还能在家作威作福?”

太宰听完在一旁呜哇了一声,“我就说森医生你只收小孩子肯定是动机不纯,刺猬头还不相信。”

“滚!别在火上浇油了。”因为我被乱步拖着走,不方便揍太宰,只能让他一边去。

等走进卧室看清楚床上的人之后,我更是恨铁不成钢的掐住乱步的脸。

“笨蛋!你是在鄙视我的眼光还是在鄙视你自己啊。”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床上的小孩确实长得没乱步他们三个可爱,我真有这种龌龊的想法我对他俩猪崽下手不是更方便?

对于我的解释,乱步并不相信,噘着嘴道:“万一你口味重就好这一口。”

我没好气的说:“你怎么不说我好黑泽那一口?”

一旁躺着也中枪的黑泽:“???”

也难怪小崽子们炸毛,新买的床上睡着一个陌生的小孩,一双脏兮兮的手抱着我才买的床单令我心痛不已。

首领这礼物送的不诚意,好歹也给过到水啊,脏兮兮的看着我就想把他扔出去。

我把乱步掐的更狠,痛心疾首道:“你让他睡外面的沙发啊!实在不行外面病床也行啊!”

乱步耸耸肩:“几个黑衣人送过来的,根本不听我们的话直接就送上床。”

抱怨完了,我顿时冷静下来,将情况分析了一下后又将床上的人打量了一番,问道:“你说我把他扔地上,事后会被打的有多惨?”

乱步思考了一下,回答我:“你把他扒光了,扔诊所外我保证你要被活活打死。”

我:“……”

乱步:“不过有太宰和黑泽在,你活下来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太宰插话进来:“带我出去遛弯的话我可以帮忙让森医生死的体面一点。”

我:“滚!!”

横竖都要被打一顿事情才能结束,我叹了口气:“算了,我自己来。”

又对三个崽子认真叮嘱:“一会儿配合好懂吗?认真点别出戏。”

于是,当床上的小孩醒过的时候,就看到床边一旁的吃瓜群众。

小孩:“……”

“哟,你醒了。”我朝他招呼。

我不动声色的打量他,见他一副呆呆的模样,皱起眉。

再怎么被保护的很好也是镭钵街的人,面对陌生人应该本能的警惕起来。

首领那家伙,别是在外面找的小孩过来。

但是不应该啊,他送我礼物的本意是要敲打我,既能警告我又能让我不会受什么重伤从而影响他的治疗进度,除了那个地方的孩子我想不出其他地方。

又过了好一会儿,小孩总算反应过来,往后退了几步一边想要摸武器却摸了个空,只能故作凶狠的威胁。

“你们是谁!你们想做什么?”

没有防身武器,令他眼里满是慌乱,只能无能狂怒,凶的跟只纸老虎似得。

我想了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砰”的一声,把三个吃瓜群众都给震慑住,那小孩更别说,吓得瑟瑟发抖。

走到他跟前,我居高临下看着他:“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臭小子。擅自闯入我家里不说,还偷吃我的东西!”

小孩被吓得小声啜泣,但还是小声的反驳道:“我没有!”

“没有?”我冷笑一声,指着桌上的西瓜皮怒斥道:“不是你,那这些东西谁吃的?狗吃的吗?”

反正不是我吃的,我能毫无顾忌的骂。

三个吃瓜“狗”众:“……”

这小孩也不知是被我吓到了还是脑子本来就不聪明,看着我愣愣的问:“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双手环胸,“吃了多少赔多少,打个电话让你父母来赎人。”

小孩:“可是我没父母,也没有钱。”

我:“没父母?还想骗我吗?吃的这么肥头大耳油光水滑的,没人养着你能这么胖?”

小孩:“我真没骗你,而且我也没有电话,你不要打我,也不要杀我,我……呜呜呜……”

也不知道他脑补了些什么,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歇斯底里的。

他似乎吓坏了,无论我怎么威逼利诱他都不停止这种刺耳的折磨。

每次遇到这种熊孩子的时候,我都忍不住去揉揉太宰的菜花头,感慨他虽然吃的多,又喜欢犯病,一双眼睛有事没事失去高光,但至少不哭不闹,呃……后面一个有待商榷。每天认真上班打卡,最近还学会了动手术和扎针,虽然没人敢找他动手术,但扎针技术试过的人都说好。

实在被烦的受不了,我给对方塞了一块西瓜。

乱步:“???那是我的!”

“乖。”我把钱包扔给他,立马就老实下来从里面摸出两张塞自己兜里。

小孩被我塞了一嘴西瓜总算安静下来,他边打嗝边被我套话。

也不知道那个组织的人怎么教的,这么傻白甜,给点甜头就什么都招了。

和我猜的差不多,的确是那个叫“羊”的组织里的小孩。

他们的地盘在河对岸,不愿臣服PortMafia,但又没有武力和PortMafia对峙,因此一般很少过来PortMafia的地盘。

而这次之所以会过来,似乎是组织里资源不够,想过来捡漏顺便偷点东西,没想到被人抓住了。另外几个同伴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而他比较幸运被首领选中送到了我这里。

我知道首领是想要敲打我,毕竟我接连收了好几个小孩,其中黑泽还是有点名气的杀手。他害怕我养精蓄锐生出不对的心思,但又依赖我医术。所以才想要用羊的人来试探我的实力,如果强大到他无法掌握,那么就会将我处理掉,如果我连羊都搞不定,那这次就相当于给我一个警告,让我别生出歪心思,好好呆在PortMafia侍奉他。

所以这顿打是避免不了了。

但挨打也得有技巧,首领不是笨蛋,送上去挨打和挨打是两码事。

我算着时间看羊的人多久才能找过来。

那小子蹭了我一顿饭被我打发去收拾饭桌。太宰被迫少吃一根鸡腿,气得不行,围着我抗议说什么都要打击报复。

我知道他想怎么打击报复,又想到一会儿我悲惨的遭遇,决定允许他的小任性,点点头叮嘱道:“下手轻点,别把人弄死了,我只想挨顿打,不想一直挨打。”

虽然有黑泽在,羊对我构不成太大的威胁,但也不想被一个麻烦的组织缠上。

太宰摆摆手:“知道啦,死可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我才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就死掉。”

不过可惜,他的报复还没来得及实施,只听“砰”的一声,诊所紧闭的大门就被人从外面狠狠地踹开。

我看着大门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门上的痕迹看得我触目惊心。

卧槽!这是什么金刚葫芦娃!一脚下去我不得当场暴毙啊!

不行,这打挨不得!

我连忙看向门口,一个长得比太宰还矮但气势汹汹的小橘毛领着几个比他高点的孩子闯了进来。

小橘毛的身上泛着红光,脚边的碎屑慢慢的飘浮起来。

他往诊所里扫视一圈之后,将目光对准了在场唯一的一个成年人,也就是我。

“把冈村交出来!”

看到他要向我攻击,我立马把二吉招了出来。

这时候,太宰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他们面前,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伸出手。

“抱歉,暂停一下。”

一边说一边在橘毛身上拍了一下。

小橘毛显然没料到突然会有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向他靠近,并且只是拍了他一下,他的异能就消失了。

他诧异的看着太宰,反射性抬起腿要踹太宰。被早有防备的太宰躲了过去。

“真凶,明明是你们的人做错事。”太宰抱怨道。

一旁的乱步附和道:“呵,小小年纪学人家烫头染发就算了,把别人家门破坏了不说还恶人先告状,果然流氓仔就是流氓仔。”

“谁是流氓仔啊!”小橘毛顿时炸毛。“我的头发是天生的才不是染发!还有烫头就是流氓的话,这家伙不是更像个流氓吗?”

小橘毛指着头发卷的跟个花椰菜似得太宰。

太宰也炸毛了,反驳道:“你是在歧视自然卷吗?”

小橘毛:“那怎么不说你们歧视我头发!”

太宰:“他歧视的又不是我,你朝我撒什么气!”

小橘毛:“你们俩一伙的怎么就不能朝你撒气了!”

不愧是橘毛,一句话不仅把太宰给得罪了,还把乱步也得罪。他俩异口同声说:“谁跟这个花椰菜/刺猬头是一伙的!”

小橘毛:“……”

要眼见这事朝着其他方向越偏越远,我赶紧上前把话题拉回来。

走到小橘毛的面前,冷冷质问道:“你就是那小子的同伴?”

小橘毛不甘示弱的瞪着我,即使失去了异能整个人也充满了攻击性。

“你们把冈村怎么样了?”

“怎么样?你应该问他把我们怎么样了?”

“你……!!”

小橘毛刚想说什么,卧室里正在打扫的冈村探出头,“中也!”

他双眼发亮,朝小橘毛扑了过去。

我眼尖的发现冈村刚才吃完鸡腿似乎没擦手,嘴上手上都是油。

“啪”一声,太激动的的冈村不小心给了橘毛一下,糊了橘毛一脸油。

小橘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