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在全民监督下赚钱 顾子木 > 6. 王储这身份

6. 王储这身份

小说:

在全民监督下赚钱

作者:

顾子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8

等肖瑶代老管家安顿好客人住处,筋疲力尽回卧室时,已是半夜一点。

她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却不可避免地想起刚刚桌旁的乌龙事件。

当时老管家拉着薄斳寒的手,力气大得出奇,怎么拉也拉不开。

于是就见薄斳寒在桌旁正襟危坐,一脸沉静地听老管家东一句西一句地嘱咐他,什么公主殿下爱吃什么,喜欢什么,讨厌什么……

老管家每嘱咐一句,还一定要薄斳寒再重复一遍,看他记没记住。

讲真,人家陛下身边的大红人根本没必要记她这摊事,肖瑶连忙起身上前,试图让老管家放开人家。

倒是被紧紧抓住不得脱身的薄斳寒最为平静,不但保持了他那泰山崩于前也不改其色的万年淡定,甚至还能抽空安抚地看她一眼,示意自己没事,然后就真的现场将老管家口述的《关于肖瑶殿下你不得不知的十几件事》给一件不错地背了一遍……

老管家满不满意肖瑶不知道,反正她当时羞耻感都快破表了。

明天还要跟着他回帝都,这一路上得多尴尬……不敢想。

#

次日是周末,安排了下午1点的专机直飞帝都。

肖瑶早上八点就醒了,一睁眼就看到卧室空了许多,桌面上的个人物品全都不翼而飞。

她换了衣服到外面起居室一看,发现是管家正带着保姆替她收拾去帝都的行李。

专业人士就是专业人士,昨夜醉成那样,今天居然就能头脑清醒地安排工作了,肖瑶十分敬佩。

不过管家大概也为昨晚闹的那场尴尬不已,此刻正处在一种杜绝交流状态,只低声跟她打了声招呼,就埋头继续跟保姆嘱咐该带上哪些东西,肖瑶看了一会儿,发现整理的都是她的东西,但她却没什么能插得上手的地方。

穿成王室成员后,肖瑶就很少自己买东西了。因为平时津贴都是财务人员在管理,一般是问明需求后有专人替她去采买,买来以后也是专人替她在管理维护,所以她根本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些什么,自然也不知道该带什么,此刻只能眼睁睁看着管家和保姆两人井井有条地忙碌。

一个可怕想法冒了出来——如果以后她没有这些随行人员的辅助,是不是都不会自理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退一万步讲,万一以后不再拥有王室成员的身份,她还能适应作一个平民的日子吗?

肖瑶站着发了一会儿呆,就被保姆催着下楼。

“殿下先去楼下用餐吧,您在这儿待着,我们反而束手束脚的。”

好吧……

出去之前,肖瑶回头看了一眼。

外面的阳光从复古典雅的窗户透进来,不再摆满东西的卧室与起居室显得格外空旷。

未来这个房间将迎来新的主人,就像在她之前,这里也住过不少位王室成员一般。

……

肖瑶转身走出房间,独自下了楼。

这个点大多数宿醉的官僚们还在客房里昏睡,餐厅里除了工作人员外没有别人,肖瑶吃完自己的早餐后,既没回卧室,也没去游戏室打发时间。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她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外面,第一次一个人在清晨的庄园里散步。

这时夏季已快过去,秋天马上就到,雇的园林工人早早地给庄园里的各种树木修剪好了枝子,新的枝叶还未长出来,被修过的排排树木看上去格外凄清,还好有几只麻雀仍然蹦蹦跳跳地在一片新剪的灌木丛中来回觅食,好歹添了点生机。

肖瑶盯着几只觅食的麻雀看了一会儿,然后又去海边和小树林最后走了一圈,像一只即将离开领地的动物,最后一次巡逻自己的领地。

这一圈她走得挺慢的,所以等回到庄园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准备好出发了。

管家把两个行李箱交给薄斳寒手下的私人助理,司机们已将七八辆政府专车开过来等着了,工作人员们也都过来为她送行。

一片忙乱之中,肖瑶也来不及跟管家他们一一告别,只挥了挥手,就转身坐进了第一辆车的后座,片刻之后,车门再次打开,薄斳寒坐在了她身旁。其他官僚们也纷纷坐进了各自的车辆,很快车队便启程向机场开去。

一路无话。肖瑶看到薄斳寒就想到昨晚的乌龙,不过还好他一路都在埋头处理公务,她也乐得清净,自己一个人靠在车窗上,看外面景色飞掠而过。

庄园去机场不远,很快便到了,肖瑶跟薄斳寒下了车,往机场里走。一群政府官僚也拉着各自的行李箱浩浩荡荡跟在后面,机场保安和警卫左右护航,跟旁边的普通乘客隔离开,很有一种莫名的拉风气场。

大概是这行人太过引人瞩目,一路上机场的普通乘客们都在回头看他们,走在最前方的肖瑶和薄斳寒被人指指点点得最多,人们纷纷猜测这一群是什么来头不小的神秘人物。

“这些都是政府官员吧,怎么一下来了这么多?”

“没听说过近期有什么会议或是活动在这办啊。”

“我们这种偏僻三线城市,居然也会有大人物莅临吗?”

“会不会是那位?”

“哪位?”

“不是说那位殿下居住的庄园就坐落在我们市西郊的海边吗?”

此话一出,人们的八卦之心纷纷开始燃烧,也顾不得机场保安与警卫拦阻了,一个个挤过去看。

一行大概二十个人都是西装革履的男性官僚,所以人们几乎一眼就锁定了走在前头一身休闲服的年轻女性,只见她头戴一顶棒球帽,纯白T恤外套了件宽松军绿夹克,下面是一条深色修身牛仔裤和马丁靴,此刻正低着头,双手插兜往前走。

人们面面相觑,突然之间不太肯定了,难道那位就是消失了十二年后归来的公主殿下?

那未免衣着太朴素了,若不是走在一群官僚中,她几乎跟路人没什么两样,王室成员出行难道不该一身礼服吗?

可是如果不是公主殿下,还有谁能走在一行派头不小的官僚们前方?

与其来回猜测,不如实验一次。

有人突然就叫了一嗓子,“殿下!肖瑶殿下!”

肖瑶本来正在低头想事,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在还未反应过来之前,就下意识地回了头。

她这一个回头,人群仿佛得到了某种验证,一下就出离沸腾了。

尖叫声此起彼伏,到处都是叫着“殿下!”往前挤的民众,差点将保安与警卫拉起来的警戒线冲垮。

肖瑶根本没见过这种阵仗,上辈子她一不是明星二不是名人,上街连邻居都未必会跟她打招呼,从未感受过人潮叫着自己名字汹涌而来,人人都在对准自己的脸狂拍照是什么感觉。

还是薄斳寒在旁边拉了一下,肖瑶才反应过来,连忙压低棒球帽帽檐,低头快步往VIP通道走,但人群还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聚集起来。

几个保安警卫根本抵挡不住这么多人,眼看挤在最前方的人几乎都快碰到她的外套了,电光火石之间,薄斳寒猛地将她一拉,自己站到了她的位置上,然后一路揽着她的背,带着她几乎是一路小跑地冲进了VIP通道。

一行官僚们随后跟着进来,全部狼狈不堪,有人西装外套都被人拽掉了,此刻正穿着崩了两颗扣子的衬衫问同僚借一件备用外套遮丑……肖瑶还好,就是顶替她被路人扯来拽去的薄斳寒不太好,他外套皱了,领带歪了,鞋上被人踩得全是脚印,此刻正让助理重新替他打领带。

肖瑶十分过意不去,“抱歉,我不该回头的。”

薄斳寒摇头,“不,是我没考虑周全,就算并未对外公布行程,也该多布置人手防止这种意外发生。”顿了顿,他语气平静,“殿下放心,往后再也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肖瑶此刻心情十分复杂,她突然有一点懂得为什么皇叔当年会破格提拔他了。

……

十五分钟后,一行人整理好自己的仪表,陆续登上早已等候在机场的王室专机。

这是一架拥有200个VIP座位的专机,肖瑶坐在第一排的专座上,看着官僚们纷纷走到后面各自找位置落座,忽然觉得一切都夸张得极不真实。

据说这架飞机向来是只为历任王储服役的,它装有 4个机载油箱,即便途中坏了2个仍有2个备用,机尾更是配备了导弹逼近警告系统探头,拥有帝国最高级别的安全系统。

有一架未来只为自己服役的私人专机,肖瑶怎么想怎么觉得身处梦中。

王储这个身份,之前不过就是听一听罢了,可此刻经历过之前的人潮围堵,又被告知这架专机此后专为她服役,她才忽然意识到王储这个身份的份量。

万众瞩目,各种特权集于一身。

她之后到底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才够支付此刻从天而降的一切。

肖瑶此刻的感觉宛如踩在云端一般,诚惶诚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