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一路妃升 糖糖爱冰激凌 > 236章不解

236章不解

小说:

一路妃升

作者:

糖糖爱冰激凌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7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一路妃升最新章节!

齐朋抬起头来演出洁白的牙齿:“二小姐高兴就好。”

声音温温婉婉,倒显的燕颖刚才的回答有些生硬了。

他显然知道燕颖不会临阵退缩。

“世子,我以为你一大早是来幸灾乐祸的毕竟那二小姐丢了舞衣。”沈菌一脸费解的问道。

亏他还一大早马不停蹄的挑选花卉,别人失意的时候,送花,那简直是明晃晃的打脸。

但是结果有些出乎意料。

齐朋回头张望了一下定安侯府的匾额:“二小姐我希望她这次能脱颖而出。”

“可是世子你刚才还规劝她……”沈菌挠挠后脑勺说道。

“如果她真的没有出错的话,应该是不会轻易认输的。”齐朋说这话的时候抚摸了下手里的羊脂玉挂件。

玉器传来的温润,让他想起画中的女子。

“黄叔叔我先回院子了?”燕颖府礼道。

“二小姐对于齐世子的建议有什么意见?”黄子军不放心的问道。

“黄叔叔人终有一死对吗?如果娘亲知道她自己会英年早逝,难道就会束手就擒?”燕颖反问道。

“可是这条路并不好走。”

“黄叔叔,爱着一个人的那条路更难走不是吗?”

黄子军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燕颖已经走远了。

“小姐,齐世子这些花真招人稀罕。”紫月抱着那些花说道。

燕颖回头看了一眼,这些花或许在这个时代是变异出来的稀有品种。

但她已经见怪不怪了,以前满大街的九块九包邮。

“齐世子家什么奇珍异宝没有,这些花不过是玩意,瞧你们稀罕的。”燕雅扶着金步摇咬牙切齿的说道。

“三妹妹是喜欢这花了?”燕颖问道。

燕雅眼睛滴溜溜的盯着紫月手里的花,满脸的贪婪。

并不是她有多喜欢那花。

而是那花是身份的象征。

这些重瓣花在这京城向来稀缺,千金难求,而且还是齐朋亲自送来的。

能嫁给齐家那也不比南宫家差。

燕颖伸手拿过紫月手里的花卉凑到燕雅跟前:“三妹妹不似会养花种草的人,这花给三妹妹倒是糟蹋了。”

“你……”燕雅用食指指着燕颖的鼻子:“你别以为你真能勾搭上齐世子。”

燕颖抚摸了下茉莉花嫩绿的叶子:“能不能勾搭上那不都是各凭本事。”

“我不似妹妹就屋里横。”盐颖说着就带着紫月走开了。

“三小姐,二小姐简直是欺人太甚。”香草气到绞帕子。

齐世子如此温婉有权势的人怎么能给燕颖这头猪给拱了。

“我找母亲去。”

“二小姐你刚得罪三小姐得罪的紧了。”紫月不放心的说道。

“以前夹着尾巴的时候也没少挨欺负。”燕颖倒没有把她们主仆放在心上。

“去把这花送到长公主府上,若她问起花的由来你就如实说。”

“可是小姐,这花金贵。”紫月想不通自家小姐怎么会不喜欢这娇艳的花卉。

“再金贵也没有我娘亲的死因来的重要。”燕颖说道。

“你说齐世子居然是给那贱蹄子送礼物?而不是给你大姐?”云逸淑难以置信的问道。

今天她一大早就去庙里给自己两个女儿祈福了,等回来的时候齐世子已经走了。

想来齐世子应该是冲着她的大女儿去的。

“是啊,还送了珍贵的复瓣花卉。”燕雅酸溜溜的说道。

“不过是吃不得用不得的东西,雅儿不必伤心,你还是等着后天大会上大放异彩吧。”云逸淑安慰道。

“我听说他弄了个舞衣。”虽然燕雅对这个事情很不伤心,但是看到燕颖过得好,她怎么也不对劲。

“那舞衣,她没资格穿,雅儿放心。”

“真的?”燕雅的眼里升起得意之意。

长公主盯着紫月送来的盆栽:“你说起??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老奴不知。”宋姑姑垂眼看了下花卉,低着头说道。

“你该不会认为她和她娘一样,能让任何人欲罢不能?”长公主继续发问道。

“老奴觉得二小姐除了容貌略微单薄些,其他方面许是青出于蓝。”

长公主听了这话重重的叹了口气:“那件事齐家也脱不了关系。”

“齐家是大米国的王爷,她的姐姐又是荣耀国的皇后,因为祖上救过先皇给封为天启国的世家,齐家要是旧事重提,想来这事也是藏不住了。”

风吹过院里的树叶,沙沙作响。

“老奴不懂这些时局,只知道好生照顾长公主。”

“宋姑姑当真可以轻而易举的忘了她?”长公主并没有等她回答已经移步去了里屋。

倒是燕颖在院里该吃吃,该喝喝,一点都没有要比赛的觉悟。

“二小姐,明天你拿什么比赛啊?奴婢听说舞衣不翼而飞了,街了都传遍了。”紫月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紫月姐姐你不要着急,我觉得我们小姐胃口好就好,要名次又不给白面馒头。”花开拿着扫把比划着说道。

“你知道什么呀,要是能崭露头角,我门家小姐以后就能寻门相对好的亲事。”紫月忧心忡忡的说道。

花开一手撑着扫把,一手作成扇子给自己扇风:“我娘亲说了不管遇到什么大事情,能好好吃饭”

“有饭吃,天就是塌不下来。”花开补充了一句。

燕颖从躺椅上起身,看向花开:“你娘亲倒是有大智慧的人。”

花开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娘亲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全,除了生下我就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你母亲把你教育的很好呀。”燕颖由衷的感慨。

花开低着头,红着眼睛:“可惜我娘亲在生我弟弟的时候一尸两命了。”

燕颖有些难过的点点头,这年**确实凶险:“以后我们都是你的家人,花开不难过了。”

“二妹妹在吗?”院子门外传来燕欣焦急的声音。

紫月去打开院门的时候,燕欣不自觉的瞟了几眼院子里的花卉。

齐世子的事,她一早也听说了。

“刚去街面的时候,听说妹妹的舞衣丢了,真是可惜了。”燕欣的语气里满是焦急。

燕颖一脸沮丧的说道:“我本来舞就跳的步入姐姐好,本想着借着舞衣来遮遮丑,想不到还是天不遂人愿。”

“那妹妹有什么打算吗?”燕欣心疼的坐立不安。

“我自然是好好睡一觉,反正临时抱佛脚也没有用处。”说着燕颖连打了几个大大的哈欠。

燕欣见状立即起身:“那妹妹好生歇着,养足精神明天才有好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