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金光+剑三]这谁猜得出来 汝鄢行歌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小说:

[金光+剑三]这谁猜得出来

作者:

汝鄢行歌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5-13

第二天清晨,俏如来避开了所有人来到石像所在之处。

他取出同心石开始打坐解析内中的信息,不消片刻,他便将其中的留言听完了——是另一个“自己”不断告诫他要离开地门,因为地门之外有他的责任。

“地门之中……没我的朋友吗?”俏如来盯着手心的石头,若有所思,“连她也不是吗……”

这时,一个黑衣兜帽的男子杀入地门;他似乎认识俏如来,却又在俏如来问起的时候矢口否认。最终这名男子抗走了石像,在地门众人的喊杀声中消失无踪。

而这名男子便是玄狐。

原来俏如来等人失陷后常欣也得知了此事,她非常希望玄狐可以救出锦烟霞和俏如来,但玄狐却因为她暗恋俏如来而醋性大发,直接拒绝。常欣并不知道玄狐对自己的心意,而且她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巫女,身边最强且不受地门钟声控制的朋友就是玄狐,如果玄狐不帮她她真的找不到其他办法。

常欣苦求他数日,玄狐依旧不同意。终于,心灰意冷的常欣放弃了,失去俏如来的哀伤和造成玄狐困扰的愧疚一时间压垮了她。

见到她落泪的模样,玄狐也心如刀绞:他只是一块铁精,从未有过这样复杂的感情,也没感受过嫉妒的酸楚和目睹心爱之人落泪的悲伤。终于,他闯入地门,在破罐子破摔大开杀戒后便带走了锦烟霞的石像。

他拒绝救出俏如来,他不能想象俏如来和常欣见面的模样,所以他否认了自己认识俏如来一事,只是想救出蛟龙之后常欣便会开心吧?

这时的俏如来因为接收了同心石的信息,下定决心要离开地门。他先是找到了泷玉告知她自己的打算——虽然同心石中的“自己”让他不要相信任何人,但他还是下意识想信任他的妻子。

泷玉得知他想离开地门,一时间非常诧异:“好端端的,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只是想离开。”

“为什么?”

“没为什么,只是想去看看地门外的世界——你不赞同我吗?”

“倒也不是……”泷玉蹙眉,“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你想去哪里是你的自由,但……你应该很清楚,没有大智慧的命令,谁也不能离开地门。”

“或许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

“容后再讲。我告知你这件事是因为我希望你——”

“希望我什么?”

见俏如来话说到一半不说下去了,泷玉有点迷惑。而俏如来只是抿紧了嘴唇,片刻后,他将原本那句“我希望你跟我一起离开”咽了下去,转而摇摇头:“没,没什么。我希望你在这段时间好好保重自己。”

“……俏如来,这不是你原本想说的话吧?”

“这就是我原本想说的话。”

“……好吧,”他这样坚持,泷玉也不勉强,“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不用担心。倒是你,出门在外要小心行事,地门外的众生对我们不一定友好。”

“嗯,我知晓。”俏如来点点头,突然伸出手抱了抱她,随即便匆匆离去了。

看着他的身影逐渐消失,泷玉不知为何,竟有一瞬间觉得内心空荡荡的。

这就是所谓的平静吗?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感觉不到。没有喜,没有悲,只有无尽的迷茫和空白……

她叹了口气,打算去千雪家找银娥阿姨聊聊天。

俏如来行至地门边界,遇到了八关武佐之一的真眉——他负责守卫地门边界,防止有人闯入,也防止有人离开。

俏如来一开始试图用大智慧的命令欺瞒真眉,但真眉坚持说没有得到大智慧的示意,不能放他出去。眼见对方的态度坚决,俏如来也没有硬来,随便找了个理由便离开了。

来到无水汪洋,俏如来单刀直入,希望缺舟可以帮助他离开地门,并表示如缺舟拒绝帮忙,那他只好硬闯。缺舟见状问道:“为什么突然这么想离开地门?”

“为了寻找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

“恕俏如来不能告知。”

“好吧,”缺舟也不勉强,只是话锋一转,“若放你离开,你还会回到地门吗?”

“……”俏如来沉默许久,道,“我也不清楚,也许,会吧。”

“你没带你的妻子一起走,为什么?”

“缺舟先生……”

“你舍不得,”缺舟的声音淡淡的,但却给俏如来莫大的压力,“俏如来,地门真的没有任何让你留恋的东西吗?”

“……”

“罢了,”他转过身去,抬手,“明日钟声过后,你便可以离开了。”

“俏如来多谢先生相助,告辞了。”

他走后,缺舟吹起笛子,而远处的独眼龙也听到了这阵笛声。他意有所感,起身行礼道:“是,大智慧。”

次日,在独眼龙的强势护送下,俏如来顺利往地门边境行进,直到他们对上了逾霄汉和大智慧本人。

“俏如来,你要去哪里?”

“大智慧……”面对大智慧的强力进逼,俏如来心道不妙,“俏如来只是想离开地门。”

“为什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我……”

正在此时,一阵悠扬笛音响起,缺舟现身!

笛音过后,□□控的逾霄汉与独眼龙瞬间掉转攻势向大智慧攻去!大智慧运起轮回劫,虽然不曾受伤,但也无法脱身!

机不可失,俏如来立刻朝着地门边界逃去。

终于,就在他快要踏出地门之时,雁王那日埋下的增灵器又再度响起;俏如来僵在原地,恍惚中,他好像看到了泷玉……她就在身后,对自己伸出了手——

“俏如来,”她说,“我们,回去吧。”

“……好。”

无我梵音响起过后,逾霄汉和独眼龙终于停手,他们完全不记得刚刚对大智慧出手的事情,只是告退离开。

缺舟见状有些不满:“我们有约定,你不会再改变俏如来的记忆。”

“你不该介入,逼我不得不这样做。”

“这表示你创造的记忆不是完美。”

“不是完美,但足够了。地门有他所留恋的东西,他今日没带着泷玉一同离开就是铁证。”

缺舟蹙眉:“你是在妨害我,还是,你动摇了?”

“这是和平的道路,修行的道路,建立一个佛国净土,更是初祖大愿,大智慧一往无悔,怎会动摇?”

“若众生不是佛,大智慧如何渡;若众生皆是佛,大智慧何须渡?事实证明,拥有自主意识的人会想离开地门,这样,也算是净土?”

“你被泷玉影响了。”

“你也被影响了——你知晓我说的是谁。”

大智慧不置可否,这时俏如来已经原路返回,看见他们二人对峙便上前问道:“缺舟先生怎会在此?我记得与你一同游览山水,一时失途走散了。”

“再会就好,无妨。你还有想游历的地方吗?”

“暂时没了,”俏如来摇摇头,“也许,我该回家了。”

“乘兴而来,兴尽而归,我们离开吧。”

“好,”说罢,俏如来朝大智慧行了礼,“大智慧请了。”

“嗯,请。”

……

“玉姐姐!”

“嗯?七巧,怎样了?”泷玉非常喜欢听七巧用脆生生的声音喊她玉姐姐,所以她还蛮喜欢过来陪七巧玩耍的。正好,银娥事情也很多,乐的把女儿给她带。

“玉儿生得这般美丽,说一句天人之姿也不为过;俏如来亦是气质温雅,俊秀非凡,你们两人若是有一个女儿,真不知会有多可爱。”

泷玉:“……”不知道为什么,她被问到这点的时候总觉得非常尴尬,甚至有一股隐隐约约的荒谬感。

“哎呀,你怎么不讲话了?”银娥捂嘴笑了笑,“难道是不好意思?你现在都已经为人妻子了,总是要考虑这些。而且我看你跟俏如来感情很好,难道就不想快点生孩子吗?”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和俏如来都没这个打算。”

“为什么?”

“玉姐姐!”见泷玉的注意力被娘亲扯走,七巧着急地摇晃她的手臂,“看我啦看我啦,玉姐姐会生小宝宝吗?那太好了,七巧有玩伴了!”

泷玉稍微想了想这个问题,随即从头麻到脚——尤其当她联想到生俏如来的……不行,不能想了,这股奇特的愧疚和羞耻感是什么?!

见她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银娥只当她是不好意思:“好了好了,不打趣你了。四大天护都已经离开,俏如来今日也不知去了哪里,家里就剩你一个人吧?正好,就留在这边吃饭吧。”

“多谢银娥阿姨,那泷玉就却之——呃……”

她刚打算道谢,突然一阵头晕目眩;她连忙轻轻推开七巧,随即踉跄几步,“砰”的一声撞在了石桌上!

七巧被吓了一跳,银娥也惊住了:“玉儿,你这是怎么了?!”

她连忙上前扶住泷玉,泷玉的头却越来越痛,甚至痛呼出声:“好、好疼……”

“玉儿!”银娥胆战心惊,连忙转头对七巧道,“七巧,快去找人帮忙!”

“好!我、我马上就去!”被泷玉吓了一跳,七巧担心不已,连忙慌慌张张跑出去找邻居帮忙。

头痛欲裂的泷玉迷迷糊糊间听到一阵机械声响起——“亲爱的侠士……我们……正在抢修数据……更新病毒库……给您带来了不良体验……我们……深表……愧疚……”

实在是痛得厉害,泷玉浑身发抖,眼前一阵阵发黑;终于,她支撑不住,软倒在地!

“玉儿!”银娥连忙接住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恍惚之间,泷玉看见一个模糊的青色人影缓步走来。

墨绿色的长发、挺拔的身姿……那双眼睛……湖蓝色的眼睛……像是永不融化的冰雪……

那人的嘴唇开开合合,像是在呼唤她一样。

「师姐。」

「师姐……」

泷玉眼神迷离地看着前方,轻轻地呢喃出一个名字——

“……焚……月……”

这一声呼唤之后,她的世界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