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金光+剑三]这谁猜得出来 汝鄢行歌 >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小说:

[金光+剑三]这谁猜得出来

作者:

汝鄢行歌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1

俏如来想要回家,缺舟便陪他走了一段路;行至中途,银娥慌慌张张跑了过来,俏如来一惊,连忙问道:“银娥阿姨,你怎么了?”

“是、是俏如来!”终于找到俏如来了,银娥也顾不上他身边的缺舟,连忙对他说,“快、你快回去!泷玉她——她出事了!”

“什么!她现在在哪里?!”

“已经送回家中了,俏如来——”

眼见俏如来不顾一切飞奔而去,银娥连忙跟上,缺舟想了想,还是慢悠悠跟在了他们身后。

赶回家后,俏如来便见到了昏睡在床的泷玉。他上前检查,随即问道:“银娥阿姨,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不知,之前她独自一人来到我家时还好好的,一直在陪七巧玩,突然一下就昏倒了,毫无征兆。”

俏如来虽然着急,但却还是冷静:“可有找大夫看过?”

“找了,大夫说她只是昏睡,并无大碍……但,无论我们怎样呼唤她都醒不过来,我怕会出什么事,所以才赶紧来寻你。”

“这……”大夫说了只是昏睡,偏偏又昏睡不醒,俏如来一时间也摸不着头绪,只是紧紧攥住她一只手。

这时缺舟出现在门口,开口道:“不如让我看看吧。”

俏如来连忙把手松开:“缺舟先生也懂岐黄之术?”

“稍微懂得一些,若不介意,我可以为尊夫人一观。”

“那就多谢先生了。”

“不用客气。”

缺舟走到泷玉身旁查看了一番她的状况,随即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嗯,原来如此。”

“是怎样了?”

“没什么,尊夫人只是在睡觉罢了。”

“啊?!”

“不用担心,她今晚就能醒过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

“这一次她醒过来,也许,会变得跟以前稍有不同。”

俏如来不明所以,缺舟见状也不多言,只是告辞,让他守着泷玉直到晚上。

果然,入夜之后,泷玉便有了动静。她手指微动,俏如来便轻声喊道:“玉儿?玉儿?”

“……”

“玉儿,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焚……”

“什么?”俏如来俯下身子凑近了些。

“……焚月……焚……月……”

“……”

「亲爱的七秀侠士泷玉,系统维护完毕,数据已全部恢复正常,为您带来不便,我们深表歉意,我们的杀毒软件也在不断升级之中,祝您游戏愉快!」

听到泷玉口中喃喃,俏如来怔在原地,一时间心绪纷乱,不知该作何反应。而此时的泷玉也渐渐睁开眼睛,她看见了坐在一旁的俏如来,低声唤了他的名字。

见她终于苏醒,俏如来决定先不去想刚刚的事情,只是把她扶起来,让她坐好,随即倒了一杯温水递过去:“你终于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泷玉接过水杯,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睡得久了,有些头晕。”

“怎会突然昏倒?难道是平时休息得太少了?”

“不是,在地门的日子比较悠闲,怎么可能休息不够。”

“……”

“怎么了?”

俏如来轻声问道:“你喜欢吗?现在的生活?”

泷玉一怔,随即答道:“现在的日子什么都好……只是,有些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人茫然……就好像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

“如果有一个让你找回失去事物的机会,但要赔上现在的生活,你会愿意吗?”

泷玉不答,只是反问道:“你呢?如果换成你,你会愿意吗?”

俏如来看着她,随即低下了头;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悲伤,连声音都有些微颤:“我很喜欢平静的生活,也很珍惜能这样跟你在一起的日子,但……”

但这未必是他们内心深处的心愿,也未必是最正确的道路。

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应该去探寻什么,但脑海中只有一片空白,找不到任何方向……他原本觉得至少还有泷玉跟自己一起,但如今看来,也许她已经走上了和自己不同的道路,去追寻了不同的东西。

将要失去她的预感让俏如来觉得痛苦,但泷玉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俏如来抬头,她的表情非常温和,嘴角带着清浅的笑意。

那笑容和平时的很不一样,非要说的话,看起来更像是长辈的包容吧。

“俏如来,去吧,”她说,“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

早在当初中苗进攻地门失败后,顺利逃脱的风逍遥就亲自前往海境寻求欲星移的帮助。

在经过了菩提尊和锦烟霞的事件后,欲星移退出了九算的计划,自身的观念也有了极大改变。而且他认为地门是九界灾祸,如果中原和苗疆接连沦陷,那下一个必然就是海境。

在与鳞王陈述利害后,欲星移来到中原意图阻止地门。他曾经亲自前往与缺舟交涉,但显然双方只能为敌。如今苗疆失主,铁骕求衣与风逍遥等人不得不留守苗疆进行军管,一时间分身乏术。重要战力的沦陷也导致己方人手不足,无奈,欲星移只能设计唤醒了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性格难以捉摸,对于地门事务也并不热忱,欲星移以一只手为代价换取他帮助中原。

之后的重点,便是如何救出俏如来。

地门的钟声对所有的活人都是无差别洗脑,任何人深入皆有失陷的危险,只有玄狐例外——因为他的本体乃是魔世的一块不摧铁。欲星移等人曾希望他出手相助救出俏如来,但因为常欣暗恋俏如来,玄狐心中极不情愿,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肯,只是带出了锦烟霞。

察觉到常欣是刺激玄狐的关键,欲星移、凰后、铁骕求衣齐聚一堂交换情报、商量对策。

牺牲无辜之人去换取胜利,这是墨家十杰惯用的手段,默苍离那一树琉璃就是最好的证明。

若是以往的欲星移,大概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但这次,他犹豫了。

凰后和铁骕求衣心知肚明,他们对常欣并没有任何感情,也不存在如欲星移一般的挣扎。甚至凰后还出言“提醒”,要他关注大局,不要心软。

最终,有人在暗地里放出了之前被俏如来擒抓的白绮、留羽二人,此二人在被洗脑之前乃是穷凶极恶的恶徒,如今恢复记忆便只剩下满腔对地门的仇恨和对杀戮的渴望。

而常欣也被设计引往偏僻的小路之上,她遇到了出逃的白绮留羽,这两人为了取乐将她抓住,然后残忍地刺伤了她。

在被玄狐等人发现之际,常欣已经浑身是血、奄奄一息了。

玄狐怒极,将两名凶手轰成碎片。但常欣伤势太过沉重,终于,在她濒死之际,收到刺激的锦烟霞脱离石封状态:“常欣!!!”

她连忙赶往常欣所在之处,众人也都发现了这不同寻常的动静,纷纷寻找常欣!

但当他们看见眼前场面后都几乎说不出话!

“闪开!”锦烟霞匆匆而来,用长发将常欣卷走,随即豁出全力为她运功续命,“支持住!你是巫女,我们血气相通,我能救你,你支持住!”

在锦烟霞的不计代价的输功之下,常欣终于慢慢睁开了眼:“锦烟霞,你……恢复了啊……”

“支持住!”不敢停止,锦烟霞伤势为愈,如今强行运功,更是伤上加伤、口吐鲜血,“万雪夜,快,我的怀中有小玉儿以前给的丹药,你快拿出来,那能救常欣的命!”

万雪夜一听连忙从锦烟霞怀中搜出一盒上品止血丸:“这药——”

“直接让她吃下,全部,快!”

“好!”万雪夜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将药丸一颗颗喂给常欣;与此同时,银燕也道:“我去找冥医前辈,你们等我!”说罢便离开了。

泷玉手中的上品止血丸专门恢复气血,对外伤的治疗效果奇佳。而常欣是一个从未学武的普通人,血条本来就短,吃下三颗上品止血丸后所有的刀伤、包括内脏的撕裂伤都基本上痊愈了。

冥医赶到之时她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旁边是几乎力竭的锦烟霞和匆匆赶来帮忙的欲星移。

眼见冥医出现,锦烟霞道:“麻烦你,帮她看看!”

冥医看了一眼常欣满是鲜血的衣服,只觉得普通人摊上这个出血量基本上就没救了。但她现在看起来呼吸平稳、面色正常,实在不可思议;他替常欣诊脉,欲星移也有些着急,问道:“如何?”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甚至她外部的刀伤也都好了,现在就看内脏伤势如何……嗯……这效果,你们是不是用过泷前辈的药啊?”

锦烟霞点了点头,冥医松了口气:“如果是她的药那应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她之前失血过多,现在需要大量的休息,昏睡过去很正常。”

玄狐问道:“那她是不是完全好了?”

“这我怎么知道,所以才说了需要观察。她被刺了这么多刀,难保内部状况如何,我也只能先用织命针给她吊命。”

“你说的那个人叫什么?”

“泷玉。”

“是不是把她带回来常欣就有救了?”

锦烟霞点点头:“确实,如果她能回来,常欣一定能马上好起来。”

“我明白了,”说罢,玄狐便转身离去,“我会去带回俏如来跟泷玉。”

“你……”锦烟霞有些吃惊,随即咳嗽两声,冥医见状道:“你损耗过度,也要好好休息,织命针——”

“多谢,”锦烟霞向冥医道谢,随即对走远的玄狐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又愿意救俏如来了?”

玄狐脚步一顿,低声道:“因为……常欣想见他!见到他,常欣也许就会更安心养伤……”

“……玄狐……”

“让他去吧,”欲星移神色复杂,“他愿意去救俏如来和泷玉是好事,现在,我们先把常欣送回村内吧。”

锦烟霞点点头,站起身的时候还有点头晕目眩,好在有万雪夜搀扶。而梦虬孙则小心将常欣抱起来,在村长和清伯等人的带领下回到村内。

在暗处观察的凰后笑了笑,转身对着铁骕求衣道:“虽然不知是谁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但好在最后有一个好的结局。老三,果然还是心软。”

铁骕求衣沉默片刻,道:“只能说是她命不该绝。”

“哈,好一个‘命不该绝’。确实,运气太好了,恰好冥冥之中有贵人相助。”

“你对泷玉了解多少?”

“你不该问我这个问题。”

“有些事情只有雁王知晓,想要继续合作,就该释出诚意!”

“互相利用罢了,哪里还需要什么诚意不诚意?不过……就算是顾念一下我们之间的同门情谊吧,老二,给你一个提示。”

“什么?”

“——冰心七重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