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主咒术回战]无上限忍术 柚子金 > 正式成为人妻的夏 一

正式成为人妻的夏 一

小说:

[主咒术回战]无上限忍术

作者:

柚子金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9

十二月二十四日,晴,日本埼玉县某不知名的小山岭——

“咒术顺转·苍”

“天道逆转·苍”

苍郁地面的大片树木忽然被连根拔起,分别朝东西两个方向飞去。

“咒术反转·赫”

“天道顺转·赫”

向沙袋一样在半空中飞舞的树木像是被人狠狠击中,猛地一齐朝正中飞去,撞在一起发出的震天撼地之声堪比小型风暴,惊起无数飞鸟砂石。

“虚式·茈”

“虚空·茈”

黑洞一样的冲击波横扫撞在一起的树木,顷刻间就将它们连同附近地面花草一起消灭得一干二净,连半点灰尘也没留下。

“诶~这已经不止是相似,而是一模一样了吧?”

三招试完,双眼发亮的五条悟一把抓起夏的手,神情愈发兴奋。

“难道说,夏你其实是我失散多年的妹妹?”

“......不,我很确定自己和你没有半点血缘关系。”刚用了三个大招,夏正有点累,便也懒得费功夫去躲五条悟小朋友的幼儿园握手行为,但还是坚定地否定了他跨世界认妹妹的行为,“而且为什么是妹妹?我马上就要二十岁了,肯定比悟你要大。”

“噗噗,真可惜,我已经二十岁了哦~”二十岁的大人五条悟伸出右手食指摇晃,发出可爱的否定拟声词,无比愉快地宣布了自己的年龄,“我的生日是十二月七日,夏你呢?也是在十二月?”

“......是十二月二十五日。”

因为短短的二十四天就此矮了幼稚鬼一截,心情更加不爽的夏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可惜五条悟的大手像是铁铸的一样半点不放松,蓝色的瞳孔在阳光照耀下像是宝石一样熠熠生辉,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只倒映出她一个人的影子,让她都有了一丝不舍离开的错觉。

外表都是假的,想想这家伙昨天为了抢最后一块玉子烧和惠打起来的画面!因为想吃某家酒店的芝士蛋糕大半夜打电话让人送了满冰箱芝士蛋糕的行为!不能被他的外表迷惑了!

“十二月二十五日,那不就是明天了吗?夏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样急急忙忙地,都订不到什么好酒店开宴会了。”

见夏一脸冷漠无情似要说出拒绝的话,五条悟双手交叉在胸前打了个叉,表示自己拒绝她的拒绝。

“不许拒绝,这可是二十岁的生日,代表夏你正式成为大人了,不好好庆祝一下怎么行。”

“真的不用,我因为种种原因早就独当一面了。”七岁就从忍者学校毕业参加了三战,十一岁加入暗部的夏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完全不想参加那种费时费力的宴会,尤其是举办人是五条悟的那种,“而且比起宴会,我明天有件想做的事情,悟你能陪我吗?就当是送我的生日礼物?”

为了把那个一听就很可怕的宴会糊弄过去,夏双手合十半仰着头,一脸希冀地看着面带不满还想坚持自己意见的银发青年。

“拜托啦,这个是我每年都会做的事情,突然来到这个世界我身边也没什么可靠的人,悟你不答应的话,我明天过生日的时候说不定都会难过地哭出来。”

“......这么重要的事情啊,那就没办法了。”可疑的沉默过后,脸颊上浮起两朵可疑红晕的五条悟轻咳一声,从口袋里摸出墨镜带上,语气愉悦地一口应了下来,“既然夏你都说到这个份上,我明天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去吧。”

“是是,多谢悟了。”

目的达成,夏也懒得和三岁小孩较真,只是提醒他别忘了今天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他们今天其实是来这里拔除诅咒的,或者用五条悟的话来说,是被无情的校长赶来加班的。

虽然只是个刚进化的特级咒灵,对五条悟来说连饭后散步都算不上,但对一级以下的咒术师来说,却是能在眨眼间夺走性命的存在。

所以,为了增强咒术师的后备力量,五条悟让夏来应对今天这个准特级,如果成功了,他就推荐她成为一级咒术师。

——虽然夏你的实力早就在特级以上,但咒术界上层的那些老家伙们特别啰嗦,一下子就升特级会有些困难,所以我们就从一级开始,之后干掉几个特级后再准备升级。

回想起昨晚某人一脸得意所说的话,夏就十分头疼。

她现在还是个身份不明,连房子都租不到只能寄人篱下的可怜异乡人,不把这事解决别说一级咒术师,她连帮人跑腿买烟都做不到,五条悟这家伙到底明不明白现状......

“夏,敌人来了,别再开小差了哦。”

五条悟拍了拍夏的肩膀,示意她往小山包那边看去。

不过,夏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其实比戴上了墨镜的五条悟还要强上一些,所以在他的手搭上自己肩膀前,夏就已经抬起右手结印,一个苍打过去,直接把小山丘撞秃了一个角。

五分钟后,刚进化完全的特级,就悲鸣着失去了成长成完全体的机会。

“呀~,真不愧是夏,第一次面对领域还那么快就破解了,我都稍微有些好奇你的极限了。”在夏你敢搞怪我就弄死你的警告眼神中,和平爱好者五条悟做了个投降的手势,同时变法戏似的,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大文件袋递到她面前,“一级咒术师的许可大概还需要几天时间,作为补偿,我就先把这个送给你了。”

确认了上面没有残留什么奇怪的咒力,夏伸手接过文件袋打开,发现里面竟然是贴有自己照片的驾照,国民健康保险证,还有存折等零零碎碎的东西。

见夏看到东西后低着头不说话,五条悟有些忐忑地伸长脖子观察她的脸色,嘴上还是以一贯满不在乎的口气说道:

“反正夏你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回去的方法,既然如此,就需要在这个世界生活所需的证明。这对我来说也不难,所以你不用太感动——”

“为什么是五条夏?”

夏忽然抬起头打断了五条悟的话。

夏因为留着黑长直,长相也是偏柔美又爱笑,平日里总给人一种温柔大和抚子的感觉。

但现在,当她收敛笑意,剔透的黑色杏眸不带任何情感的静静注视对方,就又像是处于崩坏零界点的杀戮机器,连五条悟都被看得心虚地推了推墨镜。

“这个......因为夏你的术士和我的太过相似,所以我就给你用了五条这个姓,这样在上面也好通过一些。”

“能把你悟压得束手束脚的家伙,就是一群连惠都不如的蠢蛋?五条悟你这是在侮辱谁的智商?”

她这种稀有的成熟术士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样突然出现,咒术界的上层不以消灭未知为由来干掉她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帮她办身份证明?不过这样推算......难道说!

见夏似乎已经猜到了,五条悟只好硬着头皮把真正的事情经过讲出来。

“咳,其实这个假身份,是我拜托安室先生办的,上层那些老东西暂时都还不知道你的存在。”

日本公安自是知道当前咒术界的NO.1,再加上见过夏实力的安室透也深信她咒术师的身份,五条悟随便编了个上层有内鬼不能让他们知道的理由就弄到了假的身份证明。

同时还在戸籍謄本上,把两人的关系改成了夫妻。

也就是说,现在夏的身份,是五条悟的妻子五条夏。

但这不是出于私心!而是有正当理由的!

“还有就是......因为夏你的能力容易引来一些乱七八糟人的关注,我就先下手为强,把你的身份改成了我的妻子。”

说到最后那个词,本有些不好意思的五条悟还是强迫自己把目光定在夏身上,他虽为了配合夏的身高而弯腰低头,嘴角笑意狂气却不减,以一贯不可一世的口气说到: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生物,敢动我五条悟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