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山中田园记 连小车 > 116偷溜上山

116偷溜上山

小说:

山中田园记

作者:

连小车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3-28

苏清瑶蹑手蹑脚的出了院子,再小心的跑过村道,到了村尾,一溜烟的就往后山冲去。

她的出路一定是在后山上!

秋收已经过去,丰收的季节逐渐变得有些萧瑟,金黄与红色逐渐不再随处可见。

树叶变黄,散落一地,秋风卷起飘于空中,又翩然落下,似乎是生命的一个轮回。

上后山的人从三五成群不绝,从吆喝一声便是家家户户有数人出来结伴的上山,到后来上后山要相互招呼一声才有零星几人作伴。

这日苏清瑶上后山,眼看越走越上,一直没碰上个人影。

在走到半山腰朝下眺望,只有山脚零星几个人影。

看着周围一条条直通山上,望不得终点的狭窄陡峭山路,周围丛林遍布,逐渐变得寂静。

偶尔周围传出点稀稀疏疏的声音,似乎那隐藏的暗沉丛林会随时扑出什么危险的生物。

“我…我就这么出来了,上后山,貌似还是挺危险的!要不,要不计划往后推……?”

苏清瑶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四下张望。

“不行!老巫婆天天待在院子里就跟监工一样,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没有其他的人监督,错过了这个,谁知道下次什么机会!

况且以后再晚些就要到冬天了,反正不可以错过这次机会!”

苏清瑶咬着牙齿,狠下心,眼睛半眯,不再朝身后的后路望去,眼睛就直勾勾的望着前面的道路。

“我可不想真就穿越了,不能其它,就给苏家人做保姆,我的生活绝对不是这样的!

只要走出这一步路,美好的生活就在前方!

对就是这样,我怕什么,我是穿越女女主,一定会逢凶化吉!”

苏清瑶奋力的给自己打劲,倒到有些效果,慢慢的她也稍微放下点心,不再精神紧绷着,一点的小动静,都让她如同惊弓之鸟。

望了眼前方,苏清瑶侧过身,朝身边的一棵枯树走去,踮着脚尖,手卖力的勾去。

折腾了片刻,捣腾出一颗树枝,颇为粗壮,被她小心地握在手里,既当拐杖又当勉强算有点攻击力的武器。

这样紧握在双手,就似有了什么仪仗,苏清瑶上山的脚步加快。

有些枯黄的草地,站在这草地上,眺望四方。

这是一个不小的平原,周围隐隐约约有几颗不小的大树。

苏清瑶精神微振,朝着那大树跑去,再靠近了,发现这些树上结着一棵棵成熟的果子,顿时有些失望。

拍了拍有些发凉的脸,苏清瑶吐出一口气,“好吧,我想什么呢?

有树不就是最有可能结的果子,难道远远的就能有什么珍贵的东西结在树上吗?

这才是最有可能,不然还能是什么……

这又不是什么修仙的世界。”

苏清瑶失落自嘲地说道。

“唉,先摇下来几个,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吃……”

抱着树身用力的摇晃,倒有几个发红的果子掉落下。

“是浆果吧?看这红彤彤的,应该没毒吧。”

对着一个浆果用力一捏,红色的汁水打湿了掌心,苏清瑶口中口水蔓延出。

穿越来这差不多快一个月了,她就没吃上过什么好东西。

不管是平日饭桌上的饭菜,还是其它的零嘴。

不对,唯一可以让嘴有些滋味的,也就是吃饭时那咸菜。

至于平日的零嘴,那是什么,就没听过!

盯着这红彤彤的浆果,苏清瑶心里还有些犹豫,手却动作极快,一把就抓住几个塞进了嘴里。

甜滋滋的滋味蔓延出,苏清瑶捧着手中浆果的力度顿时温柔了些。

“这甜味这似乎带着点果汁的味道,如今就跟上辈子尝到的一样!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穿越就穿越,偏偏起点是在这狗屁的大槐村!”

接下去是苏清瑶一边痛哭着,一边手上动作没停,把浆果使劲的往嘴里塞,腮帮子撑的鼓鼓。

这是她的肚子就似一个无底洞,吃完了就砰的弹起身,用力的摇树,或用手中的拐杖去勾树枝。

在两只手都通红一片,十个指甲更是红的发紫,抹了把同样发红的嘴唇。

苏清瑶恋恋不舍的站起身,频频朝后望去,安慰自己。

“别怕别怕,先往前面走,看看珍贵的东西前面有没有山珍之类的,这些才是我此次的目标!

至于这果子,那树上还有很多,回去的时候再来摘。”

这般想着苏清瑶脸上显露出坚定之色,没再往后望去,大步朝前走去。

目光朝着越来越深的丛林望去,口中喃喃道:

“我的目标可就是草药,深山野林,这段时间打听出来,除了上山的猎户。

在还有专门弄搜寻这些草药的农户,他们只要弄到一小棵,哪怕年份很小,都够他们一年的吃穿用度!

我弄上一根出来,甚至再多…绝对够做生意的本钱,这就是我崛起的开始,今日一定要找到!”

如果清洛在听了,一定会嘲笑苏清瑶的天真。

那些专门搜寻草药的药户,那也是有经验的,还会带上武力值不小的猎户,双方合作。

而且这后山怎么可能会找到珍贵的草药,如果有,早就被掘地三尺。

或者被时常来后山的村妇或者砍柴的汉子,早就搜寻的一干二净。

苏清瑶也许是隐约知道点自己抱着这样似乎孤注一掷的决定,有些天真。

但是她实在没办法,她是用力拼命让自己相信自己是不同的,自己是女主,这才在日复一日为苏家人做活、做保姆的日子坚持下来。

“我是女主,不说第一次上山就要找出什么草药什么,好几年的人参、

但是稍微值钱点的山珍什么的,总会有的吧!”

双腿走得发痛,脚底更是一阵阵的被石子按压的钝痛。

苏清瑶用力握住木杖,两手磨得通红。

好在这近一月生活,她将上辈子没吃过的苦,加倍吃了,现在倒也能勉强忍耐住。

就是眼睛酸涩,泪水不受控制蔓延出。

带着哭腔的自问声传出,她觉得这次再没收获,她一定,她一定快接受不住了!

苏清瑶抹了把泪,望着似永远没有尽头的大山。

她没有什么逃出苏家牢笼的振奋感。

更没有看到这虽然有些萧瑟,但有绿树绿草,更有遥遥的蔚蓝天空,时常的有一群山鸟飞过、

这般大自然的美景,没有让她驻足欣赏的念头。

就在苏清瑶脸上越来越失望,甚至蔓延出稀薄却存在的绝望时,身边的草丛传出一点声音。

苏清瑶抱紧木棍,活似被踩中尾巴的兔子,炸毛般的朝后蹦去。

“什么东西?不要过来!”

苏清瑶色厉内荏的低吼,手中的木棍用力的挥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