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剑修女配一心证道 雪下金刀 > 龙凤语香兰六(天道在压制你...)

龙凤语香兰六(天道在压制你...)

小说:

剑修女配一心证道

作者:

雪下金刀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29

凌火道君神识强悍, 很快锁定姜如遇在哪里。

夜色下,她如同轻飘飘的鬼魅,遁入姜如遇所在山峰。姜如遇此刻并不在灯月峰, 而在另一座山峰。这座山峰无主,是姜如遇用丹流给的灵石租下来的,短短时间内,这里被种满了灵草。

这种灵草叫“莎行”, 生长速度非常快, 如今支着细长的杆儿, 杆儿如柳絮一般纤细随风摇摆, 上边沾染着粉紫色的草絮。莎行草已经长得有人小腿般高,姜如遇如今就站在莎行草田里, 月色冷白,凉风微微, 吹得她衣衫猎猎,雪光潋滟的眸里映衬着莎行的一片粉紫。

姜如遇走在莎行草田里,如轻烟徐行,察觉到凌火道君来临时,她朝那处望去。

凌火道君重重落在莎行草田里, 她虽已至返真期, 但是修至返真期时模样已不年轻,脸上刻满皱纹,皱纹里都是岁月赋予她的盛气凌人。

她上上下下打量姜如遇,见姜如遇周身灵光聚拢,虽然看起来是灵心期巅峰, 但是以凌火道君的眼力一看就知道,她这灵心巅峰的修为实得不能再实, 而且,马上就要进阶。

可真快啊。

一个灵心期巅峰进阶不吓人,可是姜如遇经脉被毁,还能有这样的修炼速度,怎能不让人惊奇、厌恶?凌火道君厌恶姜如遇,不只因为姜如遇几次忤逆她,同时也因为姜如遇的天赋。

凌火道君一路修习而来,她原本天赋平平,若不是因为偶然间得到的大机缘,她根本不会成为今日威风八面的凌火道君。可那些有天赋之人呢?一般人被废手筋经脉,绝对此生无缘修真问道之路,可像姜如遇这样的人,废了她的经脉手筋她都能爬起来,这天道何其不公?

凌火道君记得她和虚夜道君的师尊说过:“修真一路,路艰漫漫,路上十分灵气,九分灵气被少数人采撷,剩下一分才是苍生共享。”他道,“修真问道,长则数千年,短则如浮游,本就只有少数英杰才能成功,这样安排,也好也好。”

凌火道君一想到她未成名前受到的轻视,眼色就忍不住更阴冷几分。过往的事情已经不可追,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姜如遇是实打实的。

天才又怎样?只要她死,她还能爬起来?

凌火道君目光剜向姜如遇的左手:“姜如遇,别来无恙啊。你可真令本君惊讶,废了你的右手,你还真有左手,听说,你的左手剑修习得不错,不知有没有用过我上陵姜家的排云剑法,我这心里不安定啊!”

“不如,你再把你的左手手筋也给挑断?”她噙着冷笑,“就像当初你挑断你的右手手筋一样!”

姜如遇隔着莎行灵草看凌火道君,她发现,这时候看凌火道君,她的心里没有一丝畏惧,或许是因为凌火道君修为虽高,但她心窄狭隘,太想杀自己,姜如遇略施小计,就能引来她。

姜如遇平静地注视凌火道君眼里的凶光:“排云剑法算什么?如果我用排云剑法,道君反而应该高兴,因为道君知道排云剑法比我早,道君可以利用对排云剑法的了解,更好的杀我。所以,道君,你不是怕我用排云剑法,你是怕我用其他剑法也一样能找你报仇,你在忌惮着我一个断了经脉的废人,为此,你不惜让中陆的修士都不要收我为徒。”

说到此,她看了眼凌火道君,凌火道君见她知道了那件事,脸色更阴。她绝不会承认她听说姜如遇是曾经的天骄榜第一后,就忌惮着她,并且无比后悔当初没杀掉她。

姜如遇继续道:“可道君打错了主意。”凌火道君的呼吸忍不住粗重几分,只听姜如遇道:“没有修士收我为徒,可我在上陵的剑术师也没什么可教给我的,我一样修至凝丹期,挑断我左右手手筋,我也可以继续修无形剑意,再不然,我还有异火。甚至道君你哪怕废了这些我所拥有的一切,我也还会炼器。炼器用不上太多灵力,道君你只要一想到有一个成长中的炼器师是你的仇人,你也会夜不能寐吧。”

她隔着莎行草,主动朝凌火道君靠近两步:“道君,只要我不死,我这个‘废人’,会是你永远的心魔。”

凌火道君眼里快喷出火来,什么无形剑意什么异火……她气怒之余,甚至不得不承认姜如遇说的是真的。心魔就心魔,凌火道君已经将姜如遇看做一个死人,也就不在意她发现自己的心思。

凌火道君咬牙切齿道:“……是,本君承认,这么多年来,本君所见到的修士之中,你是独一份儿。但……你没有长成便碰到本君,就是你的命!是龙是凤,也都给本君跪着!”

她手中陡然出现一柄龙头杖,不再废话,一杖朝姜如遇敲去:“只要本君一寸寸折断你的手脚,再送你下地狱,看你拿什么和本君斗!”她冷笑,“你不要以为你多说几句话,就能延缓时间引来救兵,当日天南姜家救不了你,今日玄阳宗也救不了你!”

凌火道君势如雷霆的一杖朝姜如遇天灵盖敲去,姜如遇手中出现一丝极冰之焰的细丝,朝龙头杖刺去,这丝火焰威力赫赫,凌火道君知道这异火不凡,便没一杖直直下去,被姜如遇逃脱。

姜如遇手中绽开这这丝火焰,道:“玄阳宗南护真君也在宗门内,道君可不怕杀我杀到一半功败垂成。”

凌火道君杀她的心都满溢出来:“哼!在你死前,他都不会听到!”

凌火道君在外云游多年,不知道走过多少秘境得了多少法宝,她正面和南护道君对上讨不了好,但是,南护道君毕竟不是姜如遇的长辈,不会真时时在意她,凌火道君只用一样法宝就能暂时阻止这里的灵压泄露出去了!

她狠狠盯着姜如遇,分析姜如遇有什么法宝作为底气才能让她敢面对自己,普通法器乃至灵器,都伤不了返真期的凌火道君。她现在唯二忌惮的是姜如遇的不知名异火和剑术,但幸好,异火和剑术再强,也和主人的修为挂钩。

她只用躲开异火就是,至于姜如遇的剑术,以为凌火道君不知道么?剑术,要么一击杀人,以姜如遇的修为和她的修为相比,姜如遇绝对不可能一击击杀她,所以,她的剑术只剩下越战越强这一点……只要凌火道君抓紧时间对姜如遇一招毙命,姜如遇不就没有反抗机会?

凌火道君思及此,周身升起护体灵气,她的归风摧火掌已经被她改进为可以用龙头杖施展出掌力,这么厚的护体灵气,足够保证凌火道君在被极冰之焰碰到之前,杀死姜如遇。

凌火道君灵力刚猛凶悍,铺天盖地的威压使得这座山峰上的天地都有些变色,这些威压不断朝姜如遇挤压而去,如果她不作反抗,不用凌火道君出手,这些威压就足以杀死她。

姜如遇的剑意更擅长杀人,所以,此刻她并未再度绽开剑意结界,而是以一层冰蓝色的极冰之焰笼在自己身体周围。

有了极冰之焰所作的结界,姜如遇才好受一点。

在此时,凌火道君已手持龙头杖,以一身化作五六个分、身,团团围在姜如遇周围,五六个分、身高举龙头杖,龙头杖与空气相接触,因为其中蕴含的灵力太刚猛,空气都被打得发出扭曲噼啪的声音。

她要让姜如遇无处可逃!

姜如遇现在脱不开凌火道君的包围,但她一挥手,冰蓝色的结界中猛然窜出一道蓝色的火纱,在月光下轻柔美丽如淡蓝的月桂树,凌火道君却不敢小瞧,原本打下去的力气猛地一收。

姜如遇嗤笑一声,冰冷的眼微挑,流转月光般看向凌火道君。

凌火道君这才发现自己被戏弄了!姜如遇是什么修为?她的异火光是抵挡她的威压就已经够辛苦,怎么可能分得出火来攻击她。

“本君要你死无葬身之地――”凌火道君怒而长喝,一杖敲在姜如遇的结界上。

结界摇摇欲坠,原本的冰蓝色变得有些微透明,显然遭受了不小的冲击,只差一下就能破碎。凌火道君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更为后怕。

因为她的一个分、身也碎了。

以姜如遇的修为,这异火居然能废她一个分、身,实在太恐怖,她必须死!

姜如遇这时候忽然道:“道君,你我皆为修习之人,都知道修习不易,原本,我尊敬过你。”她忽然出声,姜如遇在上陵姜家长大,凌火道君和虚夜道君二位虽然一直在云游,姜如遇没见过他们,但修士哪有不憧憬强者的道理,尤其那强者还是自己的长辈。

“道君,我姜如遇自问并未有负过你,道君何故一而再再而三要毁我修为?”同样是修士,凌火道君不可能不知道毁人修为结的是什么仇。现在凌火道君怕她复仇要杀她她非常能理解,可第一次见面时,她为何那样的咄咄逼人?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可凌火道君修为远胜于她,她那时的修为根本不值得凌火道君忌惮。

“哼!”凌火道君想到当初的事也有些后悔,不过不是后悔自己那样对待姜如遇,而是恨自己没杀姜如遇,导致今天还来收尾。

她狠狠道:“就为本君高兴!姜如遇,实话告诉了你,本君那时先是心疼扶光,可你们天南姜家再弱,本君倒也不能对天南姜家做什么,自然,本君只能折磨你。”到后来,则是真担心以姜如遇的恐怖天赋复仇的事情了,如果不是天南姜家来人,她一定会当场诛杀她,“姜如遇,本君知道你觉得不公平,可这世上根本没有公平可言,本君比你强,又不喜欢你,你就该死!”

有了凌火道君这句话,姜如遇终于颔首,算是为自己的修为和右手找了一个交代。

原来是这样……

凌火道君再一杖打向姜如遇。

她轻轻放开一直压制着的修为:“道君的确强,可道君有没有听过蚍蜉撼树四字?”

一般蚂蚁见到大象,都会躲避大象,不敢与之争锋,可如果大象不断地踩踏蚂蚁,一直杀蚂蚁,再弱小的蚂蚁也会叮大象一口。

大象只是享受欺负蚂蚁的快感,可蚂蚁却是想活命。

随着姜如遇修为放开,她的修为果然层层攀升,径直跳过明道,往凝丹期攀升。

与此同时,凌火道君忽然感觉四周热了起来,天地仿佛都在嘶吼,空气中充满危险的感觉。这是什么?

火……

火焰从天而降,直直朝姜如遇奔来,与此同时,莎行草飘飞的草絮轻柔干燥,被涅业火猛地全部点燃!

这涅业火,目的是烧姜如遇,先从身体内部经脉里边烧起……烧得她沉浸在痛苦和火焰的海洋中,但她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含笑看着凌火道君,也许是因为火焰来袭,姜如遇眼里没有冰冷,像是悠悠的桃花。

她被涅业火烧得真疼,她本可以避免业火……安安稳稳到凝丹期,但是,她不这样的话,凌火道君可怎么办?

就让涅业火的余威来对付这位道君,让她知道,她杀的是一条命,一条命想要反击的方式有很多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