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这日子没法过了[综] 翟佰里 > 第76章 吹雪包(10)

第76章 吹雪包(10)

小说:

这日子没法过了[综]

作者:

翟佰里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1

宫九是个路痴!

他自信满满的出门找叶孤城, 结果不仅没有找到叶孤城,还把自己给弄丢了。

司蛮盘膝打坐,点星诀滋养内脉,一直到天黑才停止了运功,然后就发现新收的‘义子’不见了, 她连忙出门去找, 宫九脾气古怪, 随心所欲惯了,若是半路有人惹到他, 他可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最重要的是他的病……

她可不想让白云城的人认为她的义子是个变·态!

叶孤城觉得今日心绪烦乱,不适合练剑, 可不练剑又不知干什么好,便如往常一般,出现在这高崖之上,面向大海, 听着惊涛拍岸的声音, 任由海风将自己的衣摆吹得飒飒作响。

她怎么就活着呢?

叶孤城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手里拎着他的剑, 眉心微拧, 一脸严肃。

当然, 他并不是说她活着不好,只是觉得很神奇, 飞仙岛对来往船只向来把控的很严格, 况且那天还是突降暴雨, 但凡靠近飞仙岛的船全都在第一时间回了码头,毕竟那日的浪实在是太大了。

后来他也带着一丝幻想让人去查了是否有船救下来一个姑娘,结果自然是没有的。

现在这位万梅山庄的老夫人居然活着回来了。

嗯……

还带回来个儿子。

真是越想脑子越乱。

叶孤城原本除了白云城的事务,剩下的时间都是练剑,今天难得浪费一天在别的事情上,海风吹在他的脸上,因为是夜晚,有点凉,他吁了口气,准备回白云城,却不想,一转身就看见司蛮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西门夫人?”

“叶城主。”司蛮刚刚就看到一个人影了,只是没想到是叶孤城罢了:“你在这里练剑么?”

“没有。”

叶孤城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是反问道:“你怎么回来这里?”

“小九不见了,那孩子容易迷路,我出来找他。”

小九……叫的够亲密的。

叶孤城莫名有点酸。

可一想到眼前的西门夫人和自己也没啥关系,酸的毫无理由,他不由得伸手扶住额头,大概是他父亲临死前的话对他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吧。

“我陪你一起找吧。”恢复了正常的叶孤城一脸淡然的走到司蛮身边:“飞仙岛我更熟悉些。”

“好。”

叶孤城愿意帮忙那就太好了,司蛮暗暗松了口气。

两个人从山崖上下去,开始在飞仙岛快速的寻找了起来,十年后的司蛮轻功已经极好了,可飞起来却和叶孤城差不多,不过想想自己的年纪……司蛮有些自闭。

不过再一想,自己才练了十年武功,又突然有了自信。

最后,两个人是在白云城外的一处空宅子废弃的花园里找到宫九的,这会儿宫九正双手环胸,一脸怀疑人生的看着天上的月亮。

“宫九。”

听到司蛮的声音,宫九顿时惊喜的转过身来,可下一瞬,又看见跟着司蛮后面飞下来的叶孤城,顿时脸色呱唧一声落了下来:“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当然是出来找你了。”

司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明知道自己会迷路还随便跑出来,这人生地不熟的,你也不怕跑丢了。”

在岛上的时候,她一直是戴着面具的,这会儿面具摘了,这一眼瞪的就格外明显。

宫九自然是不会生气了,他蹭到司蛮身边:“你会来找我。”

她才不是担心他才出来找他的,而是害怕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他**了,给飞仙岛惹了麻烦就不好了,司蛮很想翻一个白眼,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没戴面具,又将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给按捺住了。

叶孤城自然不会和宫九斗嘴,那有损他的逼格。

等回到白云城,叶孤城就匆匆离去了,宫九则是和司蛮回了客房。

“不要随便乱跑。”

“唔……”

宫九垂着眼,随意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司蛮知道他不是听话的人,冷哼一声:“等回了姑苏,你若还是这样的话,我会通知太平王。”

宫九突然抬眼,面无表情:“你知道我的身份。”

司蛮:“……”

糟了,她忘记宫九从来没说过自己的身份了。

“**告诉我的。”司蛮想也不想的回道:“还记得么?我第一天上岛的时候,你被关进了房间,我被**喊出去,回来我就戴上了面罩。”

越说越理直气壮:“你知道为何么?因为**告诉我你是太平王世子,他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让我不要分你的心。”说着,司蛮又想到宫九和太平王的误会,干脆夹带私货的说道:“还说什么不能让你知道我知道你是太平王世子,什么你父母之间的误会还有什么的,总之告诫了我许多。”

“误会?”

宫九果然注意到了这个词语。

“你说什么误会?”还是他父母之间的误会。

他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肯定有内幕。

“额,这我便不知了,或许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父王,想来你问了,你父王也不会瞒着你,不过,我却觉得**说的大约为真,恐怕你父母之间真的有误会也说不定。”

司蛮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宫九的脸色。

好在宫九板着一张脸,没有愤怒的迹象,她才语气轻柔的将这句话给说完了。

她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宫九的脸:“小九,你……当初为什么会和**回岛?”

宫九抬眸,看向司蛮的脸。

贴着他脸颊的手温温软软的,像极了记忆中母妃的手。

司蛮素来很少对宫九做亲密的动作,只有当宫九发病或者愤怒的时候,才会摸摸他的脸安抚他。

“他……说带我走,我就跟他走了。”

那时候他刚刚亲眼目睹了父王亲手杀**母妃,更看着父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为母亲举行丧礼,他心中有对父王的恨,也有对母妃的思念,他想要为母亲报仇,所以当**出现在王府中,他便跟他走了。

“那你在和**走之前,告知你父王了么?”

宫九一脸怪异的看向司蛮:“当然告知了,就算我走了,世子位也必须是我的。”

其实他只留书一封便跟着**走了。

他自然是想不告而别的,但**说,若他离开久了,太平王有了其他儿子,便会将他忘却脑后,也会将母妃的死忘却脑后,他怎么可能让他那么快活的开始新生活。

那封信是**写的,遣词……颇为激烈。

想必太平王看了后会无比痛苦。

司蛮没想到宫九居然还是个在意世子位的,不由得愣住,不过再一想,后来这货好像还策划了**,太平王本来没有**之心,后来因为愧疚,就随便儿子闹了,最后更是打入皇宫里去了。

“小九啊,不如到了姑苏,我让人送你回王府,和你父王好好聊聊?”

她决定将宫九给掰回正道。

毕竟是她养了五年的孩子,若是真的因为**而被咔嚓了,她的心疼死。

“你要赶我走?”宫九闻言顿时皱眉,脸上浮现怒意,只是那怒意深处,却是委屈。

“当然不会。”

司蛮怕宫九又犯病,连忙又把这只手给贴到他脸颊上去,最后干脆捧住他的脸,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只是不想你和你父王间有误会罢了。”

“我和父王间的误会,和你有关系么?”

宫九狐疑的打量着司蛮的脸。

他母妃的容颜其实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是心底的执念,要为母妃报仇。

“虽然没关系,但是我也有孩子,是个母亲,若是我的孩子和他父亲有误会的话,我作为母亲会伤心的。”

并不会!

司蛮心底疯狂的呐喊着,若是西门吹雪和玉罗刹有误会了,她绝对在旁边拍手叫好,然后抱着箜篌给吹雪包打辅助,争取将玉罗刹给干掉。

当然,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毕竟她要解除宫九和太平王之间的误会。

“小九,若我是你母妃,看见你如今和你父王变成这样,恐怕眼睛都要哭瞎了,无论真相如何,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

“他杀了我母妃。”宫九的声音很冰冷,往后一抽身,将自己的脸从司蛮手中挪开。

“那就问清楚为了什么。”

“若他只是变心呢?”

“那你就杀了他,我不会阻拦你。”

宫九顿时沉默了。

他想过许多报仇的方法,却从未想过杀害他。

“你陪我回去。”

司蛮:“……这不太好吧。”等她回了姑苏,自然是要见吹雪包的,总不能刚回去就又往外跑吧。

“我毕竟是个外人。”

宫九勾唇,笑的有些邪气:“我不是你‘义’子么?”

司蛮:“……”

这算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二天,叶孤城不仅安排了两辆马车,还安排了四个侍女和十个护卫,一路护送他们回姑苏,司蛮想要回绝,然而宫九是个生活**,为了自己不累死累活的做老妈子,司蛮只好接受了。

好在叶孤城既然这样安排了,自然不会考虑司蛮回绝的问题,在他心目中,司蛮还是十年前那个时刻被四月围着的万梅山庄庄主夫人。

等司蛮他们出发往渡口去,叶孤城没去送,而是独自站在白云城的门楼上,远眺着渡口的方向。

他眉心微蹙,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叶管家跟在他的身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见过我母亲么?”突然,叶孤城开口了。

“自然是见过老城主夫人的。”叶管家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叶孤城,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

“那你觉得,母亲比起西门夫人来,如何?”

叶管家:“……”

这特么怎么比?!

人都离开将近二十年了,他早就记不住老城主夫人的模样了好么?

“自然是老夫人更甚。”但是话还是要说的。

叶孤城又沉默了。

只是眉头蹙的更紧了。

所以西门夫人和他母亲到底有没有关系?

马车在路上跑了将近三个月才到姑苏,并不是因为路程远,也不是因为速度慢,而是因为宫九这个人的方向感,真的太无敌了,每次有人跳出来或想要**,或想要**,宫九总是冲的最快的,然后冲出去后,便会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

司蛮便会带着一群侍女护卫到处寻找他的踪影,好在宫九也有自知之明,跑偏了便找个高大的树蹲着,等着人找到他,所以这一路上就这么兜兜转转了三个多月。

万梅山庄在姑苏城外。

司蛮离开的久了,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万梅山庄的具体位置了。

还是叶孤城安排的护卫曾经到姑苏万梅山庄来过,才带着他们顺利的找到了万梅山庄的所在,否则的话,司蛮大约是第一个明知道儿子在姑苏却找不到儿子的母亲了。

司蛮是半夜到达万梅山庄的,不需要进城的她干脆也没在外面留宿,而是直接带着人上了万梅山庄。

等到了万梅山庄的门口,司蛮敲了敲门。

门里很快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打着呵欠的小厮从里面拉开门:“谁啊?”

“我找西门吹雪。”司蛮身上披着披风,大大的帽子将她的脸给盖住了,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颇有几分诡谲的意味。

“我家庄主不见客。”

小厮不耐烦的回应道,说着便想要关门。

“慢。”

司蛮一把抵住门板:“那你去喊梅管家。”

“梅管家也不见客。”

“去喊梅管家。”

“嘿!我说你这人,什么毛病,你这是哪里么?万梅山庄,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远点,不知道这里不许来人啊。”那小厮的语气不仅满满的都是不耐烦,还带着一分盛气凌人。

“杀了吧。”

宫九往前一步,语气清淡的对司蛮说到:“我来动手。”

那小厮顿时瑟缩了一下,语气也变了:“这里可是万梅山庄,你们想干什么呢?”

也不知道梅管家是怎么想的,万梅山庄的门子居然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怎么了?”

就在小厮哆嗦着快要尿裤子的时候,传来梅管家的声音,小厮顿时仿佛看到了救星:“梅管家,你快来看,有人打上门来了。”

打上门?

梅管家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来。

却没想到,一下子看见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那个身影,哪怕这会儿月光不亮,那人还带着兜帽,可梅管家还是意识到了什么。

司蛮将兜帽取下,露出一张娇妍美丽的脸庞来。

“梅管家,我回来了。”

她对着梅管家微微一笑,温柔而端庄。

“夫……夫人?”

梅管家素来挂着温和笑意面具的脸此刻也没了笑意,而是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您,您还活着。”

“是,我还活着,我回来了。”司蛮点点头。

“快,快进来。”

梅管家看见司蛮点了头,才仿佛瞬间醒过神来,立刻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了。

司蛮带着宫九,还有白云城的侍女护卫一起进了万梅山庄,素来平静的万梅山庄,因为这群人的进入,而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不过,护卫们是进不到深处的,只在最外围就被拦了下来,司蛮也没想带侍女进去,最后,只带了宫九跟着梅管家往深处走。

“那些是白云城的人,梅管家好好招待他们修整几日,便可让他们回白云城了。”

“白云城……”

梅管家走在司蛮身边,目光不停的打量着司蛮,当初夫人便是在飞仙岛失踪的,后来甚至远在西域的玉罗刹都来了一趟,都没能找到司蛮的踪迹,所有人都默认司蛮**,一直搜寻了将近一个月,才放弃回了姑苏。

尤其是西门吹雪,虽然看不出来,可他的内心却是很自责的。

他一直都觉得司蛮之所以会被拍下海,是因为他当初央求司蛮带他去看叶孤城练剑的原因。

“阿雪呢?”

司蛮心急想见儿子,刚刚落座就连忙问道。

“庄主出门了。”

梅管家想到自家庄主出门要做的事情,不由得眉心一跳,有些说不出口了。

总不能说,自家庄主武功大成,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的跑去千里追杀江湖上的一个采花贼了吧,尤其那个采花贼还是个作案多年都没有被抓的惯犯,用脚底板想都知道武功高强的那种。

“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梅管家说的很没有底气。

所以连忙转移话题:“这些年,夫人过的怎么样?”说着,又看向坐在司蛮身边的宫九:“还有这位是……”

“这些年,我很想回来,但是回不来。”

司蛮也没想过蛮梅管家,只是她艺术加工了一下,譬如她是被渔船救上了船,然后渔船却被暴风雨给冲坏了,她扒着一块船板飘到一个无人的小岛上,在饿死前被**带回岛上。

又着重说了**是多么的变态,所以她拼命练功保护自己,还意外的治好了寒毒。

此次能回来,是因为她和宫九联手打败了**,抢了他的补给船才回来的。

梅管家一边听一边点头,似乎有心疼的模样。

可司蛮是最知道梅管家是怎样的一个人的。

当初从西域到姑苏,在姑苏呆了三年,又从姑苏去飞仙岛,梅管家既然能被玉罗刹派来照顾西门吹雪,就说明了他对玉罗刹是多么的忠心耿耿,而能被玉罗刹看中,光有忠心可是不够的。

所以梅管家可能会看在西门吹雪的面子上心疼,但绝对不可能多心疼。

不过司蛮并不考虑那么多。

梅管家安排司蛮回正院休息,等离开前,司蛮突然顿住脚:“小九是太平王世子,给他收拾个院子吧,莫要怠慢了。”

太平王世子?

梅管家眼光闪了一下,低头称:“是。”

宫九难得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乖乖的去了梅管家收拾的院子。

当天夜里,梅管家的信一封送往西域,一封则往西门吹雪的所在送去。

西门吹雪其实出门并不久,才将将离开了,往河北的方向去了,他本想只追杀采花贼的,可一路上,他看见了太多的恶人,他想要动手,却又想到自己的目标,只得将这份厌恶按捺。

恰在此时,信鸽送来了一封信。

他知道梅管家是个有分寸的人,自然不会随意来打扰他,既然送了信,自然是有原因的。

于是他打开信。

“砰——”

他猛地站起来,凳子倒下了都不自知。

他向来很少失态,可此刻却顾不得了。

推开窗,直接踏月而归,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万梅山庄。

两日后。

满身憔悴的西门吹雪出现在万梅山庄中,梅管家早已在旁边等候了:“庄主。”

“我娘回来了?”

一直到此刻,西门吹雪都觉得不敢置信。

“是,夫人已经回来了。”梅管家上下打量了自家庄主一眼,自家爱干净的庄主,何时这么狼狈过,这一次是真正的心疼了:“庄主沐浴吧,换身干净的衣裳去见夫人。”

西门吹雪心乱了。

手中的乌鞘剑都跟着颤抖。

“好。”

他也闻见自己身上的酸味了,确实需要沐浴。

恰好沐浴的时候,他也能想想,过会儿见到母亲后,该摆出怎样的表情。

等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裳,又变成干干净净香喷喷的西门吹雪了,他打开房门,在门口踌躇着站了一会儿,才抬脚往正院走去。

万梅山庄并不很大,西门吹雪的院子离司蛮的院子也近,没一会儿就到了。

正院的门开着。

隐约着还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

西门吹雪眼中染上愉悦,脚步更加坚定,心跳也愈发的快。

“这个东西是什么?你当初还酿酒了么?”

隐约着,好似传来男人的声音。

西门吹雪脚步一顿:“……”

哪里来的男人的声音。

“嗯,万梅山庄到了冬日很美,梅花绽放,正好可以酿梅花酒,这些都是当年我埋在院子里的,倒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吹雪包居然都没挖出来过。”

紧接着,响起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似乎早已消失在记忆中,可这会儿听到,却又觉得那么的熟悉。

“他不爱喝酒我爱,我全挖走好了。”

“你若想要的话,自然可以。”

不,才不可以。

西门吹雪面无表情的继续往里走。

“也不知吹雪包回来看见我,可还认得我。”声音中满是怅然与担忧。

“不认得你你就和我回王府,到时候让父王给你个侧妃当当。”

“砰——”

就在宫九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的时候,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了。

推门的声音顿时让院子里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司蛮猛地站起身来,宫九则扶着锄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阿,阿雪……”

司蛮瞪大了双眼,看着站在门口的身影。

已经不是记忆中只有大腿高的孩子了,如今的西门吹雪,高大英武,面容英俊,身姿挺拔,只静静站着,就仿佛一柄出鞘的剑,满身锐气,他没什么表情,目光先是从司蛮身上扫过,最后又落在宫九的身上。

司蛮紧张的攥着手指,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说话。

宫九一下子扔掉手里的锄头,走到司蛮身边拉住司蛮的袖子:“娘,他就是你儿子么?”

娘……娘?!

喂!

司蛮僵硬着脖子转过头看宫九:“你喊我什么?”

“娘~~”宫九一把抱住司蛮的手臂,声音喊得一波三折,一边还不忘用挑衅的眼神看向西门吹雪。

于是就很满意的看见西门吹雪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变得山雨欲来。

司蛮刚想大喊‘你瞎喊什么玩意儿呢’,另一只手臂就也被攥住了。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就看见银光一闪。

西门吹雪的手中剑已经刺向了宫九。

宫九连忙松手。

司蛮身子一踉跄,落入西门吹雪的怀里。

西门吹雪抱着司蛮往后退了几米远,手臂强势的压着司蛮的肩膀,声音冷凝中含着怒气。

“她是我娘。”

你算是哪根葱?

还在找"这日子没法过了[综]"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