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海潮归来汐假面 辛木辞 > 第65章 硬塞名分

第65章 硬塞名分

小说:

海潮归来汐假面

作者:

辛木辞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3-30

凌一一把洛忻祺带回家,本意也不是让他来做客,自是没啥客套,只让他随便坐坐,她自己则到魏素媛房间去找凌和风遗留的衣物。

洛忻祺首次见到凌一一的妈妈,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一时还忘了打招呼,只呆呆站在原地。

还是魏素媛在尴尬中给洛忻祺倒了杯水让他歇会儿。

还好,凌一一比较快地找到了合适的衣服,让洛忻祺到洗手间更换。

就在洛忻祺于私密空间里大露线条的时候,魏素媛将凌一一拉到阳台,一副要将她好好审讯的架势。

“大小姐,麻烦你给我讲讲里面这位是何方神圣?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把男人往家里带?这事天晨知道吗?”

见魏素媛莫名其妙地又将莫天晨牵扯进来,凌一一可不想惯着她,这下正好有了实力回应的机会。

凌一一特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眼睛瞄见洛忻祺换好衣服从洗手间里走出来,马上一脸花痴的神色迎了上去,并亲密地挽着他的手臂。

“妈,还没有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店里新来的驻唱洛忻祺,祺祺宝宝可受欢迎了,给壹咖啡带来了好多生意,非常旺我,更重要的是,他还非常疼我呢!”

说着,凌一一竟“甜蜜蜜”地将头搭在洛忻祺的肩膀上,挽着他的手暗暗使劲,让他合着做戏的意味不言而喻。

洛忻祺有点诧异地斜斜看了一下凌一一的侧脸,从他的角度在凌一一眼睛和眼镜的缝隙中,可以看到她长长的睫毛和陶醉的神色,竟和平日正面看到的她大大不同。

凌一一见老半天没人搭理她,不由也转头看向洛忻祺,眼神里给足了闪烁的提示,嘴上还不忘提醒一句:

“是吧,宝贝?”

而魏素媛眼里,看到的是一对歪腻在一起的小情人,一点都不避讳地硬要给她撒狗粮,让她不由头皮发麻。

虽然如此,魏素媛仍想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凭空冒出来的洛忻祺,毕竟他可是凌一一回国后第一个“承认”的男朋友,做妈的可不能不上心。

知母也莫若女,凌一一当然不能让魏素媛有这个“查户口”机会,借口店里还有很多人等着他们,就将洛忻祺从魏素媛的虎口下抢了出来。

等到确认已脱离魏素媛的视线,凌一一连忙松开洛忻祺的手臂。

“不好意思,没和你打招呼,就要你穿越这么危险的火线。”

也许洛忻祺犹自沉浸在突然的被“试戏”当中,视线还是找不到焦距,还是凌一一在他面前把手都摇酸了,才将他带回现实当中。

“刚才……那位是你妈妈?”

“是的。”

见洛忻祺不相信似地竟和自己确认这个事情,凌一一不知他是不是听到了魏素媛问她的问题,不禁有点羞愧。

“我妈妈她……是这样的,你别见怪!”

“你爸呢?”

洛忻祺突然又问起了凌一一的爸爸,凌一一的第一反应是,莫非他介意穿的是爸爸的故衣?但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爸他走了很多年了,我们留了他几件比较新的衣服做个念想,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这层,如果你介意的话……”

“原来这样。”

还没等凌一一说完,洛忻祺脸上泛起淡淡的波澜,说不上是喜是忧。

“之前也没听你说起过家里的事情,反正现在回壹咖啡还有段距离,你也说说呗,我看你妈——”

洛忻祺眨了眨眼睛。

“应该挺疼你的。”

看着凌一一有点迷惘的样子,洛忻祺赶紧解释了一下。

“我这个‘男朋友’什么都不知道也说不过去,万一你妈下次直接来找我,那可就穿帮了。”

凌一一想想也是,反正时下也没什么别的事,况且刚才凌一一没经人家同意就给人家硬塞了一个这么重要的“名分”,这下也不好过河拆桥。

“其实我是被人收养的孩子,我刚出生没几天就被送到孤儿院了,我的养父母对我很好,让我过着和别人家亲生孩子没两样的生活,只是我爸他死得早,剩下我妈一个孤零零的。”

洛忻祺眼睛看着前方,听得出了神。

“早年我出了国读书工作,也是一年前我妈……家里出了事,我才回来定居的。”

关于魏素媛的病,凌一一不知怎么说出口,她不想像要讨别人同情一样,就改口说家里有事。

“你出了国?实在是个幸运的女孩。”

洛忻祺眼神里半羡慕半悲凉,让凌一一都不知该不该说下去。

面对这个从外地过来打拼自食其力的男人,凌一一觉得自己的生活和他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人比人,气**,也难怪洛忻祺脸色愈发黯然。

两人说着说着,不觉已走回壹咖啡。

莫天晨正站在门口往里面张望,他旁边还站着个脸色黝黑身形瘦削的年轻人。

这个点,凌一一竟和洛忻祺从外面回来,莫天晨脸上是大写的愤懑的问号。

凌一一自是没有向他解释的义务,转头让洛忻祺先去慰劳慰劳满屋子望穿秋水的粉丝。

“今晚是我们大明星驻唱的日子,你怎么来了?店里的位置都该被占满了。”

莫天晨无所谓地双手插在裤兜里。

“不要紧,我们可以等的,外面哪里能和壹咖啡相比?”

莫天晨旁边的小伙子也附和着憨憨地咧开了嘴。

如果只是莫天晨一人过来,可能凌一一还真舍得让他哪儿凉快呆哪儿去,但这次怎么说他也带了朋友,总不好头一回就拂了人家的脸面。

人家=莫天晨的朋友。

凌一一眼珠转了转,对着“人家”小伙子说:

“你们稍等一下。”

说完,她就跑进店里,在操作台底下摸了张可折叠的小桌子和两张折叠椅出来,摆在靠近收银台的地方。

“哎,可能要委屈你们两个先凑合着坐坐,迟点有空桌子我再帮你们换过去。”

来这么久,莫天晨也不知道凌一一这里还藏着些移动设备。

他的朋友“娇小”一点,还勉强能坐下,而他人高马大的,两条大长腿只能憋屈地找不到合适的位置。

凌一一见此情景,好不容易才忍住笑,给他们两个做好咖啡就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洛忻祺向凌一一那边张望了几回,才弹唱了一首自己创作的幽怨寂寥的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