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英美+第五]多重人格蝙蝠崽 Shabo > 空白

空白

小说:

[综英美+第五]多重人格蝙蝠崽

作者:

Shabo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2

汉尼拔是一个注重生活品质的人,这一点尤其体现在他的饮食上。每个人都知道汉尼拔·莱科特不仅是一位才华出众的心理学教授,还是位技艺高超的厨师。这位严谨细腻的厨师不只是材料精挑细选,从食材的处理到烹饪的每一个步骤他都会亲力亲为,堪称绝对的完美主义者。

所以这通恰好在他处理食材的过程中打来的电话让他感到分外懊恼,要知道处理时间过长食材的口感也是会发生变化的,但拒接他人(可能是患者)的电话也有违他的处事风格,于是他只得停下手中的活,用帕子擦拭了手接起那通电话:“hello?”

“是我,老师。”

“阿兰娜?”汉尼拔稍稍有些诧异,但很快明白过来:“你这么快就遇到难解的问题了吗?”

“当然不是,我可不是那些笨脑筋的小研究生,总是用一些愚蠢的问题来打扰老师。”

手机那头传来一声轻笑。

阿兰娜撅了噘嘴,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这不是嘲笑这不是嘲笑才稳下心情,像往常一样跟她的老师谈话:“我是想问...在你的从医生涯里,你曾遇见过副人格携带有臆想症的人格解离患者吗?”

这句话让汉尼拔顿时心中一动,古井无波的眼中难得多了些许兴致:“通常来说人格解离的产生源自于患者童年的创伤,当患者受到难以应付的冲击时为了保护或辅助主人格,人格便会发生解离,也就是俗称的多重人格。作为保护者角色的副人格在主人格的想象中应当是比自己更强大而完美的存在,不应该具有多余的缺陷。”

“你的意思是这不是人格解离的正常状态?”

“我只能确定这不是诞生于患者想象的人格,或许曾有一个患有臆想症的人帮助过他,在后来遇到重大变故之后患者将其当做了自己的保护者,连带继承了他本身的精神缺陷,”汉尼拔的目光落到房间里的艺术品雕像上,突然产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就像是俄罗斯套娃,你或许要应付不只是一个病患了,这是个罕见的案例阿兰娜,如果你能应付的过来,相信你将来会在精神领域声名远播。”

“我知道,汉尼拔老师!”阿兰娜深吸了一口气,用手捂住胸口感受了下因汉尼拔的话而暴动的心跳:“这确实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挑战,无论是学术还是名誉...不过你真的认为我能够独自圆满完成这次治疗吗?”

“我很惊讶你竟然会这样问,”话虽如此,男人脸上却是一片恍若天崩地裂都不能为之动摇的平静:“无论我回答yes or no你都不会获得安心,那么我会告诉你一件唯一我可以肯定的事情,那就是无论什么样的患者,你一定会对他竭尽全力,不惜一切。”

阿兰娜唇边终于露出一抹浅笑:“你还是这样的了解我,哪怕你知道...我确实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却还是要任性的一个人跑到哥谭。”

“有时候我也不是完全正确的,阿兰娜,”男人将自己陷进真皮沙发里,手指有节奏地轻点着沙发扶手:“你确实需要一个人去看一看,以前的你足够自信,但也盲目,我想你应该看到了许多你欠缺的东西。”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漫长的静默,良久,阿兰娜声音沙哑:“你会陪着我吗?”

男人声音绵长:“I will。”

“thanks。”阿兰娜如释重负地挂断了电话,面对着镜子长吁了一口气。

这次,她的眼神无比坚定。

9月18日晴 地点:韦恩庄园

第二次治疗。

这次韦恩先生陪在了伊德的身边,陪同的还有另一个黑发蓝眼的大男孩。

“你好~我是理查德·约翰·格雷森,布鲁斯的养子,伊德的哥哥,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男孩伸出手,湛蓝的眼睛俏皮地冲她眨着眼,还尚算上稚嫩的面容已隐隐有了他父亲般潇洒不羁的雏形。

“阿兰娜·布鲁姆,”阿兰娜同迪克握了手,眼神却忍不住打趣地看向布鲁斯:难道你没有告诉你大儿子我的名字吗?

布鲁斯笑容尴尬而不失礼貌:我当然有!

握完手的迪克不着痕迹地打量了这无端默契的两人一番,暗自叹气:这就搭上了,果然布鲁斯的动作永远都是那么的快,不过下一次谁更快可就不一定了:)

被夹在中间的伊德左看看布鲁斯右看看迪克,总觉得自己的父亲和哥哥在想些自己弄不懂的事,索性转过头直愣愣的面对着阿兰娜发起呆来。

这个时候只要保持安静就好了——by伊德

阿兰娜轻咳了一声,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了。

“你好啊伊德,我们又见面了。”

“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伊德茫然地看着阿兰娜。

“你忘记了吗,”阿兰娜挑了挑眉,笑容温和地看着他:“昨天我们约定了,要每天都见面的。”

“你弄错了,”男孩摇了摇头,目光坚定:“我不认识你。”

“那么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阿兰娜伸出手,笑得就像一朵散发着暖意的向阳花:“我是阿兰娜·布鲁姆。”

“伊德·韦恩。”他学着迪克的样子同阿兰娜握了握手。

阿兰娜盯着那只小手,心里默念着:医治患者的第一步,拉近彼此的距离。

“伊德...我可以这样叫你吗?你今年多少岁了?”

伊德看着阿兰娜,没有回答。

迪克用手指轻轻刮了刮伊德的掌心:“嘿,伊德,你不记得自己的年纪吗?”

伊德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询问,依旧不发一语。

布鲁斯像是想到了什么,在伊德耳边轻轻地问道:“伊德,你在欧利蒂丝住了多少天了?”

这次男孩终于有了反应:“1461天。”

大约4年。

阿兰娜心中的病历本在刷刷记录:记忆力强悍,但对年岁缺乏认知,疑似成长过程中处于时间观念缺失的环境。

“伊德是出生在韦恩庄园吗?”

男孩又是一阵沉默,任凭阿兰娜笑得嘴都僵硬了也没有开口的迹象。

她不得不向求助地看向布鲁斯。

“不是,”布鲁斯向她解释道:“伊德出生在德克萨斯...他母亲没有告诉过我具体在哪。”

阿兰娜继续记录:成长于单亲家庭,近期被父亲带回家。母亲不在韦恩庄园,应该是和韦恩和平分手,疑似与伊德感情淡薄。

“伊德最喜欢什么呢?”

还是沉默。

“你总不能每次都无言以对吧,kid。”阿兰娜有些无奈。

照这样下去对治疗的进展可是非常不利的。

考虑到这一点的布鲁斯于是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肩膀,他以为伊德只是像往常一样需要一点鼓励。

男孩这次却只是转过头望着他,钢蓝色眼睛里装满了迷茫和不解,让布鲁斯心头涌起一阵异样。

“也许是阿福的小甜饼?我认为只要尝过一次的,没有人会不把它当成最爱的。”迪克努力用眼神暗示他。

伊德大概是听懂了,也可能是没听懂,睁着那双雾茫茫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加上布鲁斯和阿兰娜意有所指的目光,迪克觉得自己被看得简直快炸了。

“伊德你说是吗?”迪克决定要是伊德再不配合他,而且布鲁斯和阿兰娜再用眼神凌迟自己,他就立刻撂挑子跑路了!

万幸这次伊德很给力的点了点头。

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又同时觉得非常怪异:为什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喜好问题会整的跟审讯一样纠结?

阿兰娜为接下来的医疗进程感到忧心,不过她还打算最后再挣扎一把。

“伊德喜欢玩什么游戏?”

“......”

“你会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吗?”

“......”

“你愿意将你遇到过的有趣的事情与我们分享吗?”

“......”

致命沉默三连。

迪克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睛。

“好吧,我想你还没有做好准备,”虽然有种让人头大得要裂开的冲动,但阿兰娜依旧保持了她友好和善的笑容亲切的对伊德道:“希望我们明天的交流会顺畅一些,在家好好休息伊德,这对你会很有帮助。”

“好。”男孩干脆利落的回答。

阿兰娜差点被惊了出声,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看向布鲁斯,得到一个你没有听错的眼神示意。

“额...那明天见?”

“我送你吧!”迪克这时雀跃的跳了出来举手。

他的老父亲挑了挑眉,毒舌语录涌到了嘴边,最后却奇异地没有出口。

这让迪克感到非常惊讶,但随后他就潇洒并快乐地牵着阿兰娜离开了,留下那对亲父子手牵手慢慢地往房间走。

“伊德,”走上楼梯的时候布鲁斯突然停了下来,弯下身,用极尽温柔的眼神看着他今天表现似乎很是“叛逆”的小儿子:“你是不喜欢阿兰娜吗?”

伊德睁大了眼睛,眼神中传递出的情绪似乎是惊讶。

“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布鲁斯放缓了语速,认真而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我不希望你对我沉默以对,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

“我不知道,爸爸。”

“不知道什么?”布鲁斯眯起了眼睛,那双眼睛似乎因渐渐严厉起来的眼神被镀上了一层冷光。

伊德几乎是下意识地便感受到了惊慌,他想要去握布鲁斯的手,但还没碰到他的皮肤便又畏惧地缩回去,曾经苍白的脸蛋因焦虑而硬生生憋出了红色:“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手足无措得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