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忘羡]所谓黑山老妖 绯缺落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小说:

[忘羡]所谓黑山老妖

作者:

绯缺落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2

魏无羡可不是个容易屈服的,毕竟能打下一片基业,被人族忌惮了近千年之久,便可想而知他的性格。

本来就已经被蓝忘机给压在了身下,很是伤了自尊了,只是因为顾忌着自己的能力比蓝忘机强太多,真要上下互换的话,怕他会受不住,这才默认了双方的攻受位置。

但要让他乖乖嫁人?

即使不太方便以武力来分辨,只因怕不小心伤了对方,但至少也要让蓝氏的人知道,要让他魏无羡做嫁人的那一个,好歹有某个方面比他强吧。

于是,魏无羡请蓝曦臣退了客房,带着他的一众门生一共上了黑山。

黑山这地方,实在是个十分普通的大山,只是因为有魏无羡这个黑山老妖在,可是被金华城外的人妖魔化得厉害。什么黑山黑水,连天都是黑的,整日弥漫着雾气,伸手不见五指,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吃人之妖。

这些谣言里,唯一算得上真的的是山上住的都是些妖,只不过,却不是世人所传的吃人之妖。

山上的环境倒是清修,蓝曦臣带着一众门生跟在魏无羡的身后,看着魏无羡与自己的弟弟并肩而行,他那向来冷冰冰不大爱搭理人的弟弟虽然依然不大爱说话,但其面对着魏无羡时,脸上的表情却如初春消融后的冰雪,可见魏无羡在他心目中的与众不同。

蓝曦臣倒不觉得自己的弟弟跟个大妖谈情说爱有什么不好,毕竟人妖相恋虽非正途,却并不是没有。只要两方都是真心实意,又结下灵魂契约,便是各世家也不好横插一脚硬要除掉那与人结亲的妖。

而这一切,都多亏了黑山老妖。

毕竟千年之前,人妖之间的隔阂便如一句俗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偏生后来有了黑山老妖的横空出世,靠着一番雷霆手段打下了一片江山,又助其手下两名女妖下嫁了凡人,这才慢慢有了如今的这付局面。

想到这里,蓝曦臣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不知黑山大王他当年可曾想过如今。不过,这世间因果之报便是如此,种下善因结得善果,便是蓝氏二公子与黑山大王结了亲,顶多引来外界的一片哗然之声,再来些世家对于蓝氏的运道的羡慕与嫉妒之外,总不会有人会以一方是妖邪的名义意图阻止这场亲事的。

除非,这些世家忘了千年前的教训,妄想着挑战黑山老妖的权威。

魏无羡领着一群人回了黑山,就吩咐了底下的小妖们去整理出几间客院来。

纵横人间妖界多年,魏无羡的身边从不缺少想要攀附他的人类妖族,每年收到的贡奉多到为此建了几乎上百间宝库。而且,因为魏无羡本身的关系,往年里对于人类虽有所排斥,却也承认人族的生活好过妖族的茹毛饮血。

所以,这黑山上的屋舍修建得与可与人族的皇宫相媲美。

唯一不足的是,魏无羡不太欢喜那些金壁辉煌的装饰,所以置身其中时,倒觉得其中的雅致清幽,让人心心旷神怡。

虽然因为人来了才吩咐要收拾出客院来,时间上多少有些仓促,可是他们妖族多少有妖力做为辅助,再加上魏无羡虽是用暴力血腥打下来的江山,但他本人其实并不欢喜打打杀杀的那一套,所以底下小妖们在黑山上说是手下,倒不如说是黑山大王治下的妖民。

因此,用妖力来打扫卫生、整理房间也算得上是一把好手了。

再加上如今山上的小妖们都知道了蓝忘机和自家大王的关系,从他们对话的只言片语中也确认了领头的是蓝氏少宗主蓝曦臣,而他前来,是来为蓝二公子与大王谈亲事的,自然不敢怠慢。

作为魏无羡的副手,整座黑山上最有脑子的小妖,孟瑶当仁不让,以大管事的身份前来接待。处处精心又处处贴心,十分博得蓝曦臣的好感。

黑山这地方,为了防止有人误闯甚至擅闯,外围总是雾气弥漫,那是结界与阵法加成的缘故。在黑山上,除非有通行令牌,否则的话,人或妖都不能随意出入。

因此,蓝氏的术师们虽然是被邀请上来的,但蓝曦臣但凡有半分的不信任魏无羡,都不会同意上山暂住些许时日的提议。

只是,与其说蓝曦臣信任魏无羡,倒不如是信任蓝忘机,毕竟那是他相处了十几年的亲弟弟。蓝忘机的秉性,蓝曦臣很清楚,他是不会喜欢上一个恶性不改的人,更不会为了一个恶人恶妖伤了相处多年的蓝氏门生子弟。

当然,蓝曦臣同意上山的原因,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想利用黑山的隔绝阵法,找出蓝氏内部潜藏已久的探子。

到了晚间用过膳食之后,蓝曦臣便由孟瑶带领着来到了黑山大王的房间,而魏无羡和蓝忘机早就恭候他多时了。

做为黑山上最有脑子的妖,孟瑶负责把关于散修聚集于金华城中意图进攻黑山的事情开始说,以捉到散修中为首之人,探得他其实是金氏的客卿,把他所分析的关于金氏的阴谋为结论,一一告知泽芜君之后,蓝曦臣也把当初金光善找上云深不知处后的一番说词原样不动的复述了一遍。

如此,都确认了兰陵金氏的狼子野心。

“既如此,不知兄长接下来有何打算?”魏无羡承诺道:“若是兄长有任何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提,我定会尽心尽力的。”

“大王美意,曦臣却之不恭了。”蓝曦臣拱手作礼,谢了一番后,方才问道:“蓝氏门生刚入金华城找到一家客栈住下,大王就领着忘机来寻,想必金华城民众上下一心,效忠于大王,是否?”

魏无羡点了点头,并不瞒他,亦不觉得有任何需要欺瞒的地方:

“原已经有数百年没有修士敢来挑战我黑山大王的权威的,谁知前些时日就有那些无名散修胆敢集结起来在金华城内作威作福。城中的居民安逸日久,未曾与黑山上的小妖们联络过,倒害得我庇护下的凡人百姓被那些散修欺压却求助无门。因此,我与蓝湛回来后便让孟瑶他们去取信城中的百姓,重又将他们划入治下,又给了他们可以联系我山中小妖的方式。是以,如今再有修仙者入我金华城,都逃不过城中久住的居民们的法眼了。尤其是那守城的兵士和客栈酒馆的掌柜们,都是见多识广的,很是能分得清修士与普通人之间的区别。”

“敢问大王,如今金华城中,可还有除蓝氏术师之外的修士的踪迹?”

魏无羡没有回答,他看向了孟瑶,因为此事他早就交托给了颇有手段的孟瑶,自然不会过问,便是问了,也不如孟瑶本人知道的细致。

“有。”孟瑶闻弦知雅意,回道:“尚有不足十人如今还滞留城中。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城中百姓的眼睛,但凡他们敢有异动,都会有人第一时间通知底下的小妖们。”

“如此甚好。”蓝曦臣微微笑着,向来让人看着便觉如沐春风的笑容如今平白多了几分寒气:“大王,曦臣确有一事指着大王相助。”

蓝曦臣想把自己带来的这批门生大半都留在黑山,只领着作为亲信的蓝思追和蓝景仪走。

“大王,实不相瞒。曦臣带来的这批门生,虽然大多数都是可信的,但有几个人形迹有些可疑,着实是让曦臣担心他们其实是金氏派来的细作。虽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但早前蓝氏崇教,有教无类,倒是难免收了一些败类进来。

即使日久见人心,但有些人却并非是品行不端之徒,而是从一开始便身在曹营心在汉,倒叫我们好生为难。是以,曦臣才想着趁此机会,带了这批门生过来。只不过,这批门生里,清白无辜的是大多数,而让我疑心的那些人混迹于他们之中,是为了不让细作们起疑心。”

说到这里,蓝曦臣一时间收住了话头。

孟瑶问道:“泽芜君可以忧心这些细作利用其他门生?”

“蓝氏信奉人心本善,但曦臣时常想,若人心从来都是善的,那么世间上的第一个恶,又是从何而来?人心难测,本不该以单纯的善与恶来划分,其中黑白难以分明的部分,又该如何决断?”

蓝曦臣说罢,摇了摇头,笑道:“我们还是说回正事吧。”

“金光善之前来我蓝氏百般挑拨,打的就是让蓝氏与大王对上的主意,好让蓝氏为此而元气大伤。最好还能大王激出黑山讨伐云深不知处,到时候蓝氏死伤泰半,而云深不知处又不似黑山是大王的地盘,怕是有些实力也不好发挥。”

孟瑶听到此处,接口道:“到时候,只怕半陵金氏只要振臂一呼,召集仙门百家趁此机会讨伐大王,即使依旧未能将我们大王伏诛,金氏也能因此而名声大振。若是金氏讨伐时出功不出力,保存了大部分的实力,战后,更是轻易就能揽下百家之首的位置。此等野心之大,却要让无数人用鲜血去填其欲壑。”

孟瑶叹息着摇头:“恕难苟同。”

“的确难以言表。仙门百家立足于凡人之间,若是争战起来,百姓怕也无法幸免于难。”蓝氏家教森严,说不出什么难听的话,虽然同样对于金氏的作派无法容忍,但嘴上却无法作出毒辣之语来。“因此,曦臣方才不得已而为之,定下了此计,望大王能助蓝氏一臂之力,免了此世间血流成河的光景。”

听完了孟瑶和蓝曦臣的分析作派,魏无羡的心中自然有所触动。

魏无羡这一生太长,遇到的人自然有好有坏。虽说此世上的坏人并非占了大半,更多的还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的普通人,可偏偏他遇到的恶总是把恶这一词发挥到了极致,才让他沦落到了黑山,成了如今世人眼中人人惧怕的黑山老妖。

而之所以没有和人类反目成仇,甚至还愿意庇护他们于治下,也是因为他的出身,以及遇到的好人,让魏无羡总还是愿意去给人类机会,去了解人类善性的一面。

蓝曦臣说话中虽然只是为了阻拦金氏的野心,可是其中悲天悯人的真意,魏无羡还是能察觉得出来。

也正是因为能察觉出来,他才会为此而触动。

自蓝曦臣起,魏无羡想起了他少时便已离世的母亲。即使因年代久远,他早已忘记了母亲的音容相貌,但她的为数不多的教导,他还是能记住的。

也是凭着母亲的那句:“你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这才让魏无羡长久的活下来而没有失了本心。

当然,还因为他遇到的小狐狸、蓝翼,以及生命中遇到的形形色色的好人,以及此刻就在他身边的蓝忘机,给了魏无羡足够的温暖,让他的心从来没有完全的失去温暖,陷入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