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超英[综英美] 夜殇寒雪 > 镜花水月(五)

镜花水月(五)

小说: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超英[综英美]

作者:

夜殇寒雪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4

斯塔克直接开着显眼无比的跑车去了银行。

就像每一个纽约富豪一样。他从车上下来,西装笔挺,一手拎着银色手提箱一手打开车门让他可爱的女儿从车上跳下来。她的女儿穿着漂亮的公主裙,踩着小高跟,手里抱着遮住小半张脸的粉色兔子玩偶。后面跟着一个白人一个黑人,两个身材壮硕的不起眼的保镖。

他们就这么正大光明地走了进去。就在他们踏进银行的同时,斯塔克说:“Jar,帮我屏蔽这个区域的所有信号,就算是军用卫星电话也别想打出去。”

“我们的计划是什么?”保镖一号压低声音问。史蒂夫抬手把帽檐压得更低,警惕地打量四周。托尼回身惊讶地反问:“计划?我的计划就是——无论他们藏得有多深,直接轰出一条路。”

“现在这栋楼已经改姓斯塔克了。”

亚历山大·皮尔斯正站在冬兵面前。他评估着冬兵脸上露出的动摇和迷茫。在他给了冬兵一巴掌之后,后者依旧迷茫而渴求地问他,桥上的那个男人是谁。美国队长。他在心里轻蔑而不耐地想。这么多年过去,冬兵的脑子里还是固执地留着那个阴魂不散的史蒂夫·罗杰斯的阴影。他拖过凳子坐到冬兵面前和他平视,用自己最令人信服的口吻说:“你做的事情是在为全人类造福。你塑造了这个世纪,现在我需要你再做一次。”

“人类社会现在处在秩序和混乱的临界点,明天早上我们要推他一把,但如果你不完成任务我就没法动手,九头蛇就没法给这个世界应有的自由。”

冬兵露出动摇的表情。但他依旧说道:“.....但我知道他。”

皮尔斯失去了耐心。

他站起来冷漠地说:“给他准备洗脑,重新来过。”

一旁的科研人员走上前去,把冬兵按倒在禁锢椅上,给他带上了口球防止咬到舌头。无感情的作战机器在此刻第一次显露出明显的情感波动——他的胸口急剧起伏,呼吸急促,露出恐惧和痛苦的神色——

研究人员开始操作那台洗脑机。

但就在此刻,头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天花板破了一个大洞,大块的石砖哗啦啦落下砸在地上尘土飞扬!

一直站在皮尔斯身后警戒的特战队成员立即举起了枪。但一个小姑娘从那个大洞里跳了下来,她完全无视那些枪口,落下的时候径直拿小高跟狠狠踩在了洗脑机边的研究人员脸上,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晰地听见了令人牙酸的骨裂声,然后用手里抱着的粉色兔子玩偶猛地招呼了另一个研究人员的脑袋。

特战队员立即朝她开枪,但天花板上落下另一个身影,子弹打在曼德拉合金的盾牌上甚至只能刮掉一层涂漆。尘土和硝烟混成一团,在一片混乱中,几个特战队员想要先掩护皮尔斯撤退,但钢铁装甲在此刻从天而降,一炮直接把皮尔斯连带他周围掩护的特战队员直接掀翻在地。裴肆柒立即从队长的盾牌掩护后冲出去,悲声在手上转了一圈,先是一个定身的芙蓉并蒂,然后内劲打进皮尔斯的四肢直接引爆!

猎鹰在这时候跳了下来。而房间里的九头蛇们全都歪七倒八躺在地上,在场唯一一个还有作战能力的冬日战士被牢牢扣在束缚椅上。他“呃”了一声:“所以没我的事了吗?”

“你可以去看好皮尔斯。”托尼建议道,他用刚建立的内部频道给尼克·弗瑞发去通讯:“一切顺利,你们可以行动了。”

小姑娘低头看了看倒在地上被自己第一时间废掉了手筋脚筋因为不堪痛苦已经晕过去的皮尔斯不置可否。她回过身,跨过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九头蛇走到史蒂夫身边,他正在慌乱地把冬兵从束缚椅上解下来。

“相信我队长。”托尼挂断了通讯走过来,抱着手抬起下颚指了指椅子上冬兵注视他们冰冷无机质的眼神,“如果你现在把他解开,结局一定不太好。”

裴肆柒看见队长脸上流露出某种脆弱的表情。其实她之前从未见过——无论是在托尼讲的故事里。还是在曼哈顿之战短暂的并肩时,美国队长就像是一个标杆,一个精神支柱,他永远坚强、果断、无畏、坚韧而勇敢。但自从在桥上喊出那声“Bucky”之后,他就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青年人。他的情绪控制在那之后好像全然失效......她走过去,迎着冬兵杀气凛然的寒凉目光。小姑娘温暖而柔软的手轻轻放在了九头蛇最臭名昭著的杀人机器的额角。

“睡一会儿吧。”她低声说。温和的内力从她手中流出,她低声哼起模糊而温柔的歌谣......那实在太令人安心了。

冬兵暂时陷入了休眠。小姑娘收回手,她的内力在冬兵的脑子里转了转......此刻她清澈的眸子里浮现出清晰可见的怒气和厌恶。她走到一边,把自己的粉色兔子玩偶捡起来,然后再一次用自己的小高跟狠狠地跺上了那个研究人员的脸。

“他们让我感到恶心。”小姑娘生气地说。她把兔子玩偶抱紧,而托尼立即很贴心地解除了装甲,方便小姑娘转过身来紧紧埋进他怀里然后一言不发。

托尼安抚地垂手抚摸小姑娘的头发,让贾维斯破开操作用的电脑尽可能地拷贝资料,指挥猎鹰把还活着的九头蛇成员捆成一团方便带走审讯。然后他看了看沉睡的冬兵,问沉默地解着束缚带的美国队长:“你准备带他去哪儿,回你自己那个布满监视的小屋吗?我假设你现在还留存正常的思考能力而不是满脑子只剩下你的巴基?”他几乎是明示了,“你知道斯塔克大厦现已经被改成复仇者大厦了吧?薇拉说她喜欢人多一点热闹。”

“不,当然不。”史蒂夫低声回答。他苦笑道:“而且巴基也需要治疗......”

“行了,老冰棍。”托尼打断了他,“每个复仇者都有他们单独的楼层,你也一样。”他看向猎鹰,“至于这位——抱歉——山姆·威尔逊(薇拉在他怀里小声提醒了他的名字),如果你参与了这些,我可不认为神盾局还会放你回到正常的生活里。”

他示意了一下猎鹰背后的翅膀:“复仇者联盟绝不拒绝新鲜血液,而且它的成员里有一位最优秀的天才发明家,显而易见,能让你的翅膀变得更完美。”

他连珠炮一样地说完,甚至都不等山姆或者史蒂夫做出回答或者给他们任何插嘴的机会,直接抱着他正难受地腻在他怀里的小女儿走了出去:“我带薇拉出去透透气。”

山姆看呆了。他转头问史蒂夫:“托尼·斯塔克?他总是这样吗?”这样自我,自傲,目中无人?

史蒂夫无奈地笑了一下。说实话经过这么一闹之后他的心情竟然轻松了很多。至少他知道这一次的危机已经基本解除了,皮尔森被制服,洞察计划没有被发动,尼克和娜塔莎在寇森和克林特的接应下不会有太大的麻烦,而他甚至还找回了巴基——巴基可以在复仇者大厦接受最好的治疗。他松了一口回答:“是的,他总是这样。”

“但他没有看轻任何人的意思,山姆,只是他性格如此......相处久了你会发现的。”

“那么现在,你想要加入复仇者联盟吗?和我一起并肩作战?”

猎鹰看着他耸耸肩:“当然,队长。你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虽然慢了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