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 一代妖孤 > 第467章 误会

第467章 误会

小说:

我穿成了极品婆婆

作者:

一代妖孤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5

到这句,祁庸立刻想到韩云。

格外的不开窍,半点没有眼力劲儿,他却讨厌不起来,反而感觉很讨喜。

真是诡异!

“那就再看看,”姬瑄点点头,“若是可堪造就,给他一番造化也无妨,这些以后再,色已晚,朕要安置了。”

“主子,奴婢这就去给您拿药。”

“不用,今不喝那些药汤子,”祁庸捂着胸口,“感觉身子骨没有以前那么沉闷。”

之前心里装着事情没注意这些,现在想想,吃饭后,身体就比往日松快多了。

不对,似乎喝酒之后,就有了变化。

只是心神在别的地方,并没有注意。

“主子,”祁庸惊喜地抬头,“这可是真的?”

“嗯,”姬瑄垂下眼眸,思索后吩咐,“去找俱全楼的管事,今日喝的养生酒有多少要多少,全买下来。”

本来以为只是味道好些,即使难得,也不必苛求。

如今发现它能滋养身体,什么也不能错过。

“主子,此事关系重大,”祁庸一脸肃然,“若是此酒果然有大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

“放心,”姬瑄轻轻点头,“朕知道轻重!”

事关自己的身体,他不会迂腐。

无论如何,祖宗打下来的江山,都不能丢在他的手里。

闻言,祁庸松一口气,他就怕姬瑄依旧固执己见。

幸好!

“主子稍等片刻,奴才去去就来。”

“去吧!”

不足片刻,祁庸一脸难看的回来,“难怪老话无奸不商!”

“怎么?没买到?”

“只买到两坛,”祁庸黑着脸解释,“咱们出来时带了六万两银票,只花了不到一万,剩下的钱,竟然不够买三坛酒水。”

下午还万两白银一坛,晚上就涨了一倍。

简直欺负人!

等回到京城,一定要让人抄了这家黑店。

“银子不够?”

听到这话的姬瑄又急又怒,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银子不够花。

一直没有为银钱担心过的姬瑄,分外后悔没有多带点银钱出来。

须臾,咬着牙吐出一句话,“两万两白银,整个户部一年的俸禄也不过这么多,他还真敢要。”

他以为万两银子的酒已经是极限,谁知人家还能卖两万两。

转眼几万两到手,如此暴力,简直令人眼红。

若是朝廷也能如此,西北大军的军饷,黄河改道的花费,山东受灾的贴补,甚至黄陵修筑的开销……

都将不再是问题。

“难怪皇爷爷一直商人是肥羊,该宰就宰,别心软,这哪里是肥羊,分明是银山。”

平安县一年的赋税,都不知道有没有没两万两之多。

“主子,商贾该整顿了!”

若是家家都像韩家这般暴利,那该能收缴多少银子?

只是想想,祁庸的呼吸就开始急促起来。

“确实该整顿了,”姬瑄眼眸寒光大盛,“商贾之辈,见利忘义,不可轻放!”

见状,祁庸心里一突,圣上这是准备向商贾开刀了。

须臾,他声试探道,“韩家这边?”

“明问一下情况,”姬瑄负手而立,双眼微闭,“希望朕这次没看走眼。”

否则,他不介意用鲜血洗刷一国之君的屈辱。

翌日一早,看到韩义过来,祁庸立刻把人请过来。

大早上就看到祁庸阴沉的脸,韩义感觉非常奇怪,“祁叔,某是否得罪了您?”

“韩义,咱家给你个忠告,谨守本分!”

“什么意思?”韩义不解,“某什么时候不守本分了?”

这话的好奇怪。

离开黄家口之后,他就直接回老宅睡觉,地可鉴,什么事都没做。

“总之,记住这句话,”祁庸意味深长地,“一念堂一念地狱,你好自为之。”

因为昨晚的事,姬瑄对韩义已经不如昨日那么热络,见面之后,淡淡的点头,然后坐下。

“你可有什么要跟我?”

这话听得韩义一头雾水。

明明是这主仆俩找自己,偏偏问自己有什么的。

这感觉,跟自己犯了大错要交代似的!

然而,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哪件事出了差错。

“王兄想让某什么?”

“你觉得呢?”

“我觉得什么,”韩义非常疑惑,“究竟怎么回事?”

明明昨还好好的,今却生疏起来?

他什么都没来得及做。

“祁庸,你来。”

完这句,姬瑄把头别过一边。

韩义至今没有认错,让他很失望!

难得对一个人心生亲近,却发现自己看错了人,这种失望,让他整个人都暴躁起来。

“韩家少爷,”祁庸直接开门见山,“明明万两一坛的酒,为何卖给我们,就要两万两一坛,可是拿我家主子当肥羊宰?”

“两万两一坛的酒?”韩义反应过来,“你的可是昨喝的那种?”

“没错,咱家亲自去问的,俱全楼的管事亲口的话。”

这句话明明白白的告诉韩义,他有证据。

“原来这样,”韩义笑着解释,“那酒暂时不会对外售卖,你们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管事只是用借口打发人。”

“原来如此,”姬瑄脸色转缓,“某就,怎么会这么贵!”

“两万一坛很贵?”韩义摇摇头,“它值这个价!”

“值不值再,”祁庸拧着眉头责问,“你之前可了,万两银子一坛,怎么几个时辰后,价钱涨了一倍?”

“某的是成本,这酒用了珍贵药材炮制而成,比市面上最好的药酒还强。”

闻言,姬瑄犹疑地问,“真是这样?”

“对!”

韩义的声音没有一丝心虚。

不管黄家的成本是多少,赚了多少利润,他确实花了万两白银买的。

成本万两,没毛病。

“即使这样,也不能卖两万啊,”祁庸不高胸开口,一坛酒转手赚了一万,简直丧尽良。”

几坛酒赚了一个大县的税收,可怕!

“祁庸,不得无礼,韩兄方才已经解释过,两万一坛只是婉拒别饶词。”

完,姬瑄转过头,“韩兄,此酒对某有大用,剩下多少,某全要了。

另外,某要把配方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