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瑾瑟遥遥 嫣然若宸 > 第356章,劝说

第356章,劝说

小说:

瑾瑟遥遥

作者:

嫣然若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4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瑾瑟遥遥最新章节!

苏烨华对他的拒绝半点也不意外,这件事毕竟不是说说那么容易,若欧阳曦一口就答应了他才应该觉得担心呢。

毕竟不管怎么说,欧阳曦都是清羽国的太后娘娘。

即使如今她心里肯定恨极了宫寒彻,恨不得让他**,却也绝对不会选择跟苏烨华合作。

清羽跟大魏是宿敌,战场上的争锋相对从未停止过,欧阳曦不会为了白莹儿就选择出卖自己的国家。

“太后娘娘,别急着拒绝我啊。就算你可以不顾念跟白家小姐的姐妹之情,难道也不顾及自己的小儿子了吗?”

欧阳曦皱起了眉头,神色瞬间变的十分凌厉带着一分杀气。

对欧阳曦来说,宫远洛就是她人生存在的最后一丝意义了,倘若有人敢伤害宫远洛,她就算死也绝不会让人得逞。

苏烨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太后娘娘,别这么看我,我说过了,我可不是会拿一个孩子去威胁一个母亲的小人。事实上,真正会伤害到你儿子的人也绝对不会是我。”

欧阳曦听闻此言收起了身上的杀气,皱了皱眉。

“苏公子一再提起小儿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苏烨华原本脸上带着欠扁笑容的神色到了此刻终于变的正经了几分。

“太后娘娘,宫寒彻那个人,你想必比我了解的更深,你应该知道以他狠厉的性子,绝对不会允许有威胁他的人存在的。”

“为了夺得皇位,他弑父杀兄,把清羽国皇室的皇子几乎**殆尽,唯独只留下你的小儿子十一皇子。”

“留下十一皇子,固然是看在太后娘娘您的面子上,也算是为了报答您当年对他的养育维护之恩。”

“可是,这份恩情在宫寒彻心里到底价值几分只怕不用我多说太后您也知道。”

“他纵然如今不杀十一皇子,不过是因为曾经的十一皇子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

“宫寒彻登基之时,十一皇子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懵懂少年,一直被您跟先帝保护的很好,自然也没有能力跟阴狠毒辣的宫寒彻相斗。”

“可是太后娘娘,先帝的死,您大儿子太子殿下的死,您以为悲痛欲绝的人只有你一个吗?”

“您的那位小皇子,纵然曾经温和良善不知愁为何物,可经历了这么多,他早就长大了。”

“据我说知,您的这位小皇子在他的封地表面上是个浪荡不羁、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可实际上早就暗地里筹备了极多。”

“就等着一个合适的机会杀到京城给那个害死他父皇跟皇兄的人一个致命一击。”

“之所以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我想应该有两个原因。”

“一来,时机并未成熟,十一皇子毕竟势单力薄,没有十足的把握是绝对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

“二来,只怕就是因为太后娘娘您了。”

“当然,这些宫寒彻如今应该还未察觉,不然,只怕他早就冲十一皇子下手了。”

“只是这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宫寒彻从来都不是傻子,十一皇子能瞒得住他一时难不成还能瞒得住他一世。”

“更何况,也根本不需要一世。”

“以在下对宫寒彻的了解,若太后娘娘有一日身子不行仙去了,下一刻您的这位小儿子就会紧跟着被宫寒彻给解决掉。”

“太后娘娘,您应该不会想见到那样一天的吧?”

苏烨华说了长长的一大串,脸不红气不喘,只觉得有些口干。

他一向都是随性的人,也不用欧阳曦招呼,自己就找了个位置坐下,顺手端起原本放在一旁小几上的茶水就喝了起来。

欧阳曦是太后,她所吃的用的东西自然都是最好的,就连这手中的茶水哪怕已经冷掉了味道也是极好的。

欧阳曦随着苏烨华的话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就连一直站在一旁的罗氏在此刻也不敢多说什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烨华的话,欧阳曦一点也不怀疑。

倒也不是她真的这么的相信苏烨华,而是知子莫若母。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她那一向温软好性子的小儿子其实内心坚定极了。

经历了这么多,宫远洛是定然不会轻易原谅那个杀了他父皇跟皇兄,如今还变相软禁了自己母后的宫寒彻的。

可就算不原谅又如何,在宫寒彻的严防监视下,宫远洛一个毛头小子又能做什么?

在欧阳曦心里,任何事情都远没有自己儿子的安危来的重要。

她宁可不要报仇,心心念念想的就是让宫远洛好好的活着。

可她没有想到,宫远洛早就不是那个对她言听计从的孩子了,在他的父皇跟皇兄死后,他一瞬间的成长了。

他也学会了跟宫寒彻周旋,表里不一,表面上装着一蹶不振,暗地里偷偷的谋划着一切。

“你……你见过他吗?”

欧阳曦心乱如麻,只觉得自己心里有无数想问出口的话,可话到嘴边,最后冒出来的却是这么一句。

苏烨华摇了摇头。

“还没有,不过,我正准备若是时机成熟去见见他。”

“太后娘娘,宫寒彻这个人野心太大,让他稳坐清羽国的皇位,不管对清羽还是大魏来说都不是好事。”

“两个战乱的国家,不论谁胜谁负,对百姓来说都是凄苦的。”

“除掉宫寒彻,重新辅佐一个心底良善的新皇登基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而这个新皇帝,在我看来,没人比您的小儿子更合适。”

“在下虽然没有见过十一皇子,但这么多年的查探,自问对十一皇子还是颇有几分了解。”

“十一皇子纵然心里有恨,一心想要杀了宫寒彻,可他心底的善良从未丢弃。”

“这些年,十一皇子的封地被他打理的很好,那些个百姓对他很是臣服。”

“他虽然表面上一副浪荡不羁的模样,可却实实在在的为百姓做了不少的实事。”

“若他取代宫寒彻成为皇帝,对清羽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只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