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身为港黑人造人的我幸运EX 砂糖西瓜 > 起始

起始

小说:

身为港黑人造人的我幸运EX

作者:

砂糖西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7

『我如何得知神是否降下福音?』

『聆听以及沉默。』

『若是神不愿眷顾我呢?』

『弑神,然后成为新的神祇。』

“轰”!

一声震破天际的巨响从横滨港湾沿线的偏远角落传来,一片装潢豪华的海边别墅接连被**,炸起的砖片瓦砾将整个夜空染上蒸腾的土色。

有人拖着伤腿在断壁残垣之间奔逃,他的呼吸急促,汗流浃背,速度却是极慢。

刀刃在月夜中泛着冷光。

**的热度还未散去,膛口冒着烟气。

纷乱的脚步声踩过尘土满布的地板,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逃跑的人终于坚持不住跌倒在地,**上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几把刀立刻架在了他的脖颈处。

他不再逃避,而是唇边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动手吧,你们这些蛆虫。”

“嚓——”

鲜血飞溅至高空的同时,又是一声巨响,金库的方向传来了**声。

无数的大额日元和美金在夜色里肆意飘舞,街道上被风鼓起的都是金钱,有流浪汉追赶着这些钱从大街的这一头跑到那一头。

入目,皆是血红的贪念。

……

今日的早餐是红豆沙馅饼。

森千羽不喜欢带馅的东西,他唯一感兴趣的面食就只有拉面一种,所以早餐他吃的并不多。

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位穿着大振袖和服的女子,暖红色的衣衫衬得她的面庞明艳美丽。

她将桌子上的牛奶往森千羽的方向推了推。

森千羽抬头看着她,开口道:“红叶姐,我吃饱了。”

尾崎红叶伸手摸了摸森千羽的头,然后将牛奶推得更近:“喝掉。”

森千羽认命地端起杯子,一口气将牛奶喝光,顺便舔了舔嘴角残留的痕迹。

尾崎红叶露出满意的微笑,随即从椅子上站起身,掖了掖翘起的衣角:“千羽君,鸥外大人有派给你新的任务么?”

自从上交了“枭”用于研究批量生产,森鸥外对森千羽的“命令”不过是跟随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处理一些大大小小的杂务。

森千羽都快要忘记了自己出生的理由。

“今天中也哥要出差。”他说。

这句话的意思等同于,他放假一天。

尾崎红叶微微眯了眯眼睛,她抬手用衣袖遮住半边脸颊,循循善诱:“那,要不要和奴家去暗室瞧一瞧?”

暗室,位于港口黑手党大楼的地下一层,顾名思义,是个终年不见天日的封闭房间,专门用来审讯敌犯。

虽然是个疑问句,但森千羽没有拒绝的权力吧。

尾崎红叶带着森千羽坐上通往地下的电梯,镜面反射出他和尾崎红叶的样貌。同样精致的振袖和服,脸上带着同样镇静又平淡的表情,他们站在那里,就像是真正的姐弟一般,散发出黑夜的气息。

电梯门开了。

人还未到暗室,就已经感受到了冷意和肃杀。

森千羽敏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红叶姐,最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从他在赌场夺回“枭”,到至今一个月的时间内,港口黑手党一直处于紧绷又忙碌的状态。光是他跟着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参与的战斗,每星期都不胜枚举。

“起初的一个月只是一群人小打小闹,这两日开始,不知是从何挑头,折腾地越来越离谱。”尾崎红叶在前引路,口中说着,“鸥外大人下令要肃清,结果就是囚禁室爆满,都快装不下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尾崎红叶的嘴角轻轻翘起,森千羽感觉到一阵寒意。

暗室,对敌人而言,应该是格外恐怖的地方吧。

他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面前的门是特意加厚过的,目的不是担心敌犯逃跑,而是——阻隔惨叫声。

他和尾崎红叶走进暗室的时候,率先闻到的是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暗室被铁网分割成了两部分,一端坐着港口黑手党的自己人,而另一端,被强烈的炙热灯光映照的,就是被审讯的敌人。

那人身上遍布伤痕,有些伤口依稀能看见皮肤底下的细嫩软肉,这人看上去不是很年轻,能让尾崎红叶亲自出动来暗室,想必口风很紧。

“能在这里坚持到第三天,已经是厉害人物了呢,森田村君。”尾崎红叶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一旁的港口黑手党成员毕恭毕敬地向她和森千羽鞠躬行礼。

“身为高濑会的干部,你对组织的忠诚已经体现地淋漓尽致了,奴家对你抱有敬意。”尾崎红叶站定,隔着铁网面对着森田村,“所以,不必再挣扎下去。为了避免受更多的皮肉之苦,关于你们首领和其他干部的情报,奴家劝你还是尽快交代。”

灯光直接照射在森田村的脸部,这让他几乎无法睁开眼。长时间的灯光照射会一点一点地摧毁人的精神,令人陷入崩溃。

森田村微微喘息着,嘴角勾起一丝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他没有回应尾崎红叶的话,而是用睁开一条细缝的眼睛瞟向森千羽。

“这就是,你们藏了很久才拿出手的秘密武器吧,在赌场见过一面,和你的手下站在一起。”森田村冷笑着说,“看样子还是个半成品嘛,喂,小子,你是不是还不知道,这群家伙可是想用你……啊啊啊!”

没等他说完,一股强力的电流袭遍森田村全身,他惨叫着,周身颤抖。

“废话太多了。”尾崎红叶冷冷地道,“你们摧毁我们的海边据点,杀死无辜的局外人时,就该想到今日的下场。”

森千羽沉默。

不知道?才不是。

他当然清楚,所有的“培养”和“关爱”都是标好了价码的,这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不会有免费的午餐。

说得好听点,那叫你情我愿;说得难听点,他有选择的余地么?

没有。

所以,现在的处境,他已经很知足。

“最后真心奉劝你,老老实实说出事件的全部经过还有相应的情报。”尾崎红叶说,“如果你落到我们另一个人的手里……可不仅仅是受伤这么简单了。”

“休想……”森田村的声音发着抖,“明明是你们先动手,怎么就一副守序者的嘴脸!”

港口黑手党先动手?

森千羽看向尾崎红叶,他从对方的眼中同样看到了困惑。

“等等,你把话说清楚。”尾崎红叶的表情严肃起来,“我们什么时候先动手了?”

“装模作样。”森田村咬牙道,“我们的一位预备干部在自己辖区被暗杀,死状凄惨,辖区的交界处就是港口黑手党的地盘,不是你们还能是谁?”

高濑会的预备干部死亡这件事,港口黑手党是知道的,但万万没想到高濑会将这件事赖到了自己头上,还为此对港口黑手党发起打击报复。

“虽然很想放你回去澄清事实,但高濑会那群人现在是听不进去任何解释的吧。”尾崎红叶的语气淡淡的,“我们港口黑手党还没有小气到对做过的事情不认账,森田君,你最好有留下来抵命的觉悟。”

“**”。

有人在鼓掌,声音来自门口。

森千羽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鼓掌的不是别人,正是太宰治。

这家伙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大姐说得真好,‘抵命的觉悟’。”太宰治脸上带着淡笑,“这可不是说说笑笑就能做到的事。”

尾崎红叶轻叹口气,对森田村道:“奴家已经劝告过了,奈何森田君听不进去。”

太宰治走到房间的中央站定,他关掉了直射森田村的大灯,这样能让森田村看清楚他的动作和样子。

“太宰先生……”森千羽喊了太宰治一声,太宰治偏头看了他一眼,顺便拍了拍他的肩膀。

“千羽君,随奴家离开吧。”尾崎红叶走到门边打开了大门,“这里留太宰君一个人就够了。”

太宰治搭在森千羽肩膀上的手挪开了。

森千羽跟随尾崎红叶走出大门,不知怎地,他觉得暗室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分,而冰点来源于太宰治。

大门缓缓关上,像是闭合的蚌壳,森千羽从缝隙中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太宰治直视前方的侧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