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韩娱]最终幻想 蜜桃卷花糖 > 迷茫

迷茫

小说:

[韩娱]最终幻想

作者:

蜜桃卷花糖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6

毕业典礼结束后慕梓就入学了翰林艺高,开学那天,裴珠泫和孙承欢把慕梓送到校门口,叮嘱她不要自己乱买零食,要乖乖去饭堂吃饭。两个人喋喋不休的样子像极了偶妈不放心自家小孩第一次上学的样子。

慕梓又觉得无奈又觉得心里暖暖的,看她欧尼们多关心她!

车银优刚过了路口就看见三个女生站在校门边上,两个女生一左一右地围着另一个女孩子,神色严肃得看起来像是在说教,等他走近后听清了她们的内容颇有些哭笑不得。

站在中间的小孩虽然面露无奈但那时不时点着的小脑袋显示出她其实很认真在听,车银优觉得她们三人有点眼熟,直到裴珠泫揉了揉慕梓的头发,“所以wuli慕慕放学后知道要坐那一趟公车回公司练习了吗?”

“内,知道了!欧尼放心吧,我绝对丢不了的,我虽然分不清东南西北,但是我方向感很好的。”

“噗嗤”

车银优站在后面不远处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对上三人疑惑的目光,车银优怔愣了一秒,紧接着又很快笑着双眼弯弯,“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原来是S.M的公开的三位女练习生啊。

车银优朝三人微微鞠躬进了校园。

嘛,感觉之后的校园生活会更有意思了啊~

真好。

翰林艺高的课程设置就和江南私立中学的课程设置完全不同了,毕竟是艺术高中,慕梓是演艺科的学生,除了公共必修课程,其余的都是演技课了,倒是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还有社团,但因为在读的学生有一些是已出道的艺人,所以并不像普通高中那样将参与社团纳入必修学分。

第一天上课主要是认识一下身边的同学,慕梓因为上学得早,所以班上的同学大多是98年,甚至还有97年的。找了个空位坐下后,便开始放空自己,一个白得像是白豆腐一样的女孩子拉开她前桌的椅子坐下,刚把包放好就转身和她打招呼。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金多贤,以后我们就是同学啦!”

慕梓回过神看向笑得极为可爱的女孩子,也笑了起来,“你好金多贤xi,我是慕梓,请多多指教了。”

“慕梓xi有想参加什么社团吗?”

“哎?社团吗?辩论社吧。”

“呜哇,大发,我准备参加摄影社,到时候慕梓xi的辩论赛,我一定会拍出非常不错的照片的。”

“KKKKK,那就到时候麻烦金多贤xi了。”

投缘的人成为朋友并不需要太多时间,慕梓和金多贤不过是一个课间的时间便能手挽着手去超市买零食了,虽然两人不是同年生的,但身为年上的金多贤大方地让慕梓和自己说平语,说她们是亲故嘛。

熟悉之后在知道金多贤是JYP练习生慕梓不由得感叹,“看了一些综艺,真的觉得JYP nim好像那种家里关心孩子的父亲啊,听说还准备了有机食材,我看到那个新闻的时候都忍不住惊叹PD nim的用心。”

金多贤一听哪里还能不知道慕梓的潜台词,好笑地拍了拍慕梓的手臂,“等哪天我带你来我们公司饭堂吃饭,其实如果说实话,吃不出来什么差别,但你会给自己心理暗示,然后就觉得特别好吃,感觉都香甜了不少。”

看着金多贤夸张的表情,慕梓笑个不停,觉得这姐太有意思了。

“不过你是演艺科啊,我们除了公共课外都不能一起上课了啊。”

刚交的好朋友那可不希望24小时都黏在一起。

两人眼神一对上,便十分默契地小幅度地跳起了宣美前辈去年发行的大热单曲《24小时都不够》,跳完之后两个人都笑成一团,直起身子,两人默契地High Five了一下。

“唔~Nice,真是默契啊我们。”

慕梓眨眨眼同意,“所以这就是缘分啊。”

到达演技课教室的时候,慕梓听到周围女生忽然一阵骚动,还未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身侧的座位就被人坐下。

“你好,请问这里没人吧?”

慕梓侧头看向来人,微微一愣,坐在她旁边的男生黑色的头发柔顺地微微遮住眼睑,与她对视的那一瞬间,和她自己极为相似的桃花眼弯弯勾起,像是两弯新月,两人之间不过三根手指的距离,慕梓对气息很敏感,一下就闻到他身上传来的干燥清爽的皂角的味道。

不知道怎么的,心跳有点快。

慕梓潋滟的桃花眼里闪露些迷茫。

“啊,你请,这个位子没有人。”

觉得有些眼熟,想了想,忽然瞪大了眼睛,这,这是早上的那位!

“初次见面,我是车银优16级学生。”

“啊,前辈您好,我是慕梓。”

居然是高一级的学长啊,大发。

车银优礼貌地和慕梓笑了笑便转过身去看自己的教材。

他之前因为自身缘故缺了一些理论课,所以趁着还没有出道,他便打算在这个学期补上。

少年挺拔地坐在身侧,光打在他身上仿佛都和别人不一样,到他就自动柔光了。

慕梓忍不住看了几眼车银优,学校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这么好看的孩子怎么不来S.M呢?也是,娱乐圈这么多好看的人,哪能全在一个公司?

被自己逗乐,慕梓轻声笑了出来,引得新同桌侧目。

对上车银优略带疑惑的微笑,慕梓堂皇地摆摆手,“阿尼,我,我,啊,没什么。”

车银优唇畔的笑意越发深了,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哎一股。

两人因为是同桌外加上在班上都没有熟人,在演技课的模拟排练上自然而然成为了搭档。

得知车银优也是辩论社的,慕梓双眼一亮,“哎?学长也是辩论社的吗?”

“是的,如果慕梓xi有什么不懂的,我会尽力帮你解答的。”

“啊,谢谢学长,我只是好奇,我们会有正规的校外赛吗?”

车银优微微挑眉,没想到这孩子有股子浓浓的胜负欲呢,笑得更加开心,“有的,不过是和艺术高中的PK。”

毕竟学的东西完全不一样,和其他文化高中或者理科高中比,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

“这样啊,那也不错的感觉。”

车银优看着小脸写着期待的慕梓,微微一笑,“确实是值得期待的。”

艺术高中也有不少学习极好的学生,而能参加辩论社的,都不会是什么内里绣花枕头的人。

学校里有了好亲故和聊得来的学长,慕梓都盼着上学了,跟着金多贤去了几次JYP,认识了一位超级可爱像兔子的欧尼林娜琏,和来自祖国香港的哥哥王嘉尔,认识了新朋友的慕梓每每在和姐姐们回宿舍的路上便忍不住分享。

朴秀荣搂住慕梓的脖子,“呀,不管怎么样,我才是你最亲近的人,知道吗?”

慕梓无奈地拉下朴秀荣的手,看这姐的样子,亲了她一下,“内,最喜欢我欧尼了。”

孙承欢不乐意了,“啊wei?!这个title明明一直是我的啊!”

慕梓朝孙承欢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躲在朴秀荣怀里。

裴珠泫好笑地摇摇头,“这孩子还记着你今天早上没收了她那包白桃软糖呢。”

孙承欢一听更是气得伸起手作势要打这皮孩子。

姜涩琪担忧地看着慕梓,时不时提醒慕梓要看路,生怕这孩子**着走路磕着碰着。

“银优啊,在看什么呢?”

车银优坐在便利店里的大落地玻璃前,听到朴真祐的话,转头看向他,“阿尼,就是在发呆。”

以前明明也经常在这家便利店吃东西,但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慕梓她们啊,还是说以前可能见过只是没有太过注意?没想到自己和这孩子其实还挺有缘的。

车银优忽地笑了起来,笑得身侧的朴真祐不明所以。

进入4月后就是慕梓的生日,因着一起练习的人晚上很难凑齐,便和公司的练习生在中午庆祝,打听清楚情况的金多贤组了一个晚上的聚餐局,慕梓加了一个车银优。晚上参加聚餐的人也不是很多,有林娜琏,凑崎纱夏,王嘉尔和车银优,大家都是位出道的练习生,自由时间相对比较好安排。田柾国那边3月底就开始嚷嚷着要给慕梓过生日,结果他们要举办粉丝见面会,根本赶不过来。

看着视频嘴巴撅起来可以挂油壶的田柾国,慕梓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地开始哄他,“没关系啊,等欧巴生日,我可以去找欧巴啊,一样的嘛。”

殊不知等到田柾国过生日了,她也没时间了。

“那,那天一定要查收我送的礼物,我可是非常非常非常用心挑选的。”

田柾国凑在镜头前难得唠叨地一直重复道。

直到快挂电话的时候田柾国才留下一句,“号锡哥也给你送了生日礼物,我先去练习了,之后再聊。”

慕梓眨眨眼,欧莫,号锡欧巴也送了?

李东赫看着慕梓接完电话又重新趴在桌子上认真画着今晚聚餐的,撇撇嘴,“怒那啊~”

慕梓头都没有回,“内,怎么了呀wuli东赫尼?”

李东赫跑到桌子另一边,将脑袋磕在桌子上,“怒那啊,你都不理我啊,wei啊?难道我不是你最疼爱的弟弟了吗?”

李马克喝着水敲了了下李东赫的头,“没看见慕梓在忙吗?”

李东赫瞪了眼李马克,用口型道,‘你懂什么!’

李马克微微挑眉,‘怎么了?’

‘怒那晚上要和不认识的男孩子一起庆祝生日!’

李马克盖盖子的手一顿,然后耸耸肩,‘所以?’

李东赫被李马克这态度气得骂了句脏话,又黏糊糊地凑到慕梓身边,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似的贴着她,“怒那啊,这个什么的车银优和王嘉尔的是谁啊?”

直觉车银优要比王嘉尔来的危险。

慕梓被闹得没了脾气。

一想骂人吧,李东赫这个臭小子就可怜巴巴地望着她,甜甜的嗓音撒着娇,圆圆的鼻头都透着娇憨的劲儿,简直让慕梓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呀,小黑皮,你知不知道你很吵啊。”

李东赫一听立马装哭,小手抹着完全不存在的眼泪,“呜呜呜,怒那不喜欢我了,还叫我小黑皮,天呐,我太难过了,呜呜呜。”

李帝努坐在一边叹了口气,又来了。一旁的朴志晟狠狠地咬着慕梓投喂的小蛋糕直接翻了个白眼,这哥!这一招还没玩腻啊?他都听腻了!

罗渽民猜丁壳输了,下楼去买饮料,刚到练习室门口就听见里面李东赫的鬼哭狼嚎,顿时不想进去了,脚下一转,先去哥哥们那儿待会儿吧。

慕梓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一把扯过李东赫,从包里拿出一块奶糖塞进李东赫嘴里,“就不信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给我安静点啊,嘉尔哥可是我好不容易认识的中国人,你给我安分点。银优学长在学校很照顾我,请学长参加我的生日聚会有什么不对吗?你给我安分点。”

李东赫见慕梓低下头,转头看向李马克,面目“狰狞”,‘听到没!在学校很照顾怒那呢!’

李马克只是无辜地睁大一双圆眼睛,没有回复。

阿西!气死他了!马克李这个pabo啊!

“东赫啊,不要不开心了,你在怒那心里一直是超级无敌可爱的弟弟,知道吗?”

李东赫满脸笑意委委屈屈地点点头,“好吧。”

好吧?

朴志晟不敢置信地看向越来越没有下限的李东赫,这哥怎么还不上天呢?这是委屈他了还是怎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