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这个白月光指定有问题 晓梦致幻生 > 13. 013

13. 013

小说:

这个白月光指定有问题

作者:

晓梦致幻生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4

晋蕴如此时此刻,其实是很想立刻打开手机看看的,但是苏宝妮在关心她:“你是不是第一次被罚站,会有点丢脸哦,你不要太难过啊。”

晋蕴如道:“还行,还行。”

确实还行,这种程度,对她这种身经百战的业务员来说还是洒洒水而已的,要让她觉得丢脸,起码要到站在全校面前被批评的程度吧。

苏宝妮仔仔细细瞧着晋蕴如的脸色,见对方看着确实没有异常,就放心地回了座位,不过这个时候,下一节课的老师已经进来了,对方是班主任,进来之后先把晋蕴如叫上去,原来是化学老师在走廊上和她说了晋蕴如玩手机的事。

接下来又是五分钟的思想教育,晋蕴如被放下来之后,上课铃声也响起来了,

这回她不敢在上课的时候玩手机了,幸好三节课之后是广播体操时间,当然在珞迦女子学院,这个不叫广播体操,而叫晨间祷告时间,但是大家根本不祷告,在这半个小时里大家在操场集合,学校放舒缓的音乐,学生在操场上跳一个动作很简单的操,动作简单到什么程度呢——反正晋蕴如入学第三天就完全会了。

不过今天因为晋蕴如的腿受伤了,就不用去操场了,等到所有人都走了,晋蕴如打开手机开机,看见信箱里有两条来自谢折光的未读信息——

(上午8:42)【需要犹豫那么久么?】

(上午10:47)【那就算了。】

中间两个小时大概代表了谢折光等答案的时间。

晋蕴如顿时急了,这怎么能算了呢,她连忙回复——【别啊,我愿意啊。】

她发了这条信息,还是觉得着急,很想打个电话过去,但是现在大家应该都在操场上做操,打电话也不会接,她坐立不安,又开始编辑短信,想解释一下自己一直不回复这件事,这个时候手机震动,居然是谢折光打电话过来了。

晋蕴如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接通了电话。

“哼,我就知道你没去操场。”听筒里传来谢折光的声音,因为声音有些失真,听起来比现实中更软一点。

“我受伤了啊,当然不能去。”晋蕴如道,“但是你怎么也不去?”

“你管那么多,你当我打电话给你是跟你聊天的?您可真是事务繁忙啊,回条消息要三个小时。”她带着讽刺的语气,显然心情不算太好。

晋蕴如连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啊,我那是因为……”

“啪!”突然有人重重拍了一下晋蕴如的桌子,把她吓了一跳,她后面半句话当然没说出来,只呆呆看着眼前的人,眨了眨眼睛。

“你、您好,您怎么也没去操场?”

晋蕴如咽了口口水,站在眼前的是昨天在食堂威胁她的付之笑。

付之笑拍着桌子说:“你的护花使者也太多了吧,老大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白莲花绿茶婊,小小年纪,已经那么会勾引人了!”

晋蕴如十分不敢置信自己会被这么说,道:“这样说我也太过分了吧?”她才十五岁唉!

晋蕴如瞪大眼睛,本来就偏圆的眼睛因为震惊变得更圆,眉头微皱,瘪着嘴,脸颊圆鼓鼓的,像个包子,但是付之笑现在已经心如磐石,完全不为所动。

今天早上周意纾打电话给她,问到底有没有给晋蕴如教训,付之笑只好说没有,告诉周意纾:“她一直和别人在一起啊,办公室的人一直在她身边。”

“办公室的人是谁?!”周意纾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激动。

付之笑想今天早上是白书立,昨天也有白书立,于是干脆省略了一下,说:“白书立啊。”

电话那头传来周意纾摔了什么的声音。

接下来十分钟付之笑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大致含义就是她一点用都没有,威胁一个新生都做不好,让这个新生如此骄横,都骑到她头上了。

付之笑被骂完,就把这账算在了晋蕴如头上,决心立刻找个机会去给晋蕴如一点颜色看看。

晨间祷告的检查就是由体育部做的,于是付之笑翘了检查,单枪匹马来找晋蕴如来了。

“所以才更有问题。”她指着晋蕴如,“才十五岁,就已经不尊重前辈,骑到前辈头上去了!”付之笑重复了周意纾的话。

晋蕴如道:“学姐,这是绝对没有的事,我绝对从内而外从上到下的尊重前辈。”

付之笑道:“我们老大可不是这么说的。”

晋蕴如知道这老大指的是周意纾:“周学姐对我绝对我些误会,其实我一直很希望能跟她当面说清楚,但是没有找到好的机会……”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来双手十指交叉摆在胸前,期待道:“付学姐能不能让我和周学姐有个见面的机会,我一直特别想跟周学姐面对面交流一下,把误会给解除了。”

付之笑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以往低年级学生被这样威胁,胆子小的早就她说啥就是啥,胆子大的也是默不作声,或者不甘心地反驳她。

当然,现在晋蕴如也是在反驳她,但是那种感觉和其他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付之笑有种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她真的是在威胁人么?她是不是只是来打招呼的呀?

付之笑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你你你”了半天,晋蕴如把手机掏出来,期待地看着付之笑说:“学姐,交换一下号码吧,以后联系方便点,就,你就算是想要教训我,有了手机号码,也可以随时教训呀。”

付之笑觉得自己被一口气噎住了,哪哪都有点难受。

不该是这样的啊!

她一拳头锤在桌子上,正要放点更狠的话的时候,教室门口传来一个微冷的声音:“你们又在干什么。”

是谢折光。

谢折光站在晨光里,阳光中灰尘洋洋洒洒,像是星屑围绕在她周身。

她今天把头发扎成了一条蜈蚣辫,从脑后顺到了胸前,看起来温婉又清爽,额前有一些碎发,捋到了脸侧,鼻梁上架着无框眼镜,于是更显得知性优雅。

欸?她近视么?晋蕴如这样想着,近视应该算是个缺点吧,但是因为谢折光看起来完美无缺,所以戴了眼镜之后,反而是另外一种风味的美丽,让人一点都不觉得是缺点了。

说起来,先前是在和她打电话。

晋蕴如看了眼自己的手机,发现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挂断了,黑屏的屏幕上映出自己有些呆滞的脸。

她是惊讶到呆滞了,因为她没想到谢折光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神情还很严厉。

谢折光一步步走近,盯着付之笑道:“我说了,不要威胁新生,你想被停学么?”

付之笑看着谢折光的脸,竟一时不敢说话,向来温柔的人突然严厉起来居然气势逼人,一样的五官只因为不同的表情,便带来完全不同的压力。

她是真的会让自己停学的吧?付之笑这样想。她莫名有些畏惧起来。

这时她的手突然被抓住了,她低头,看见晋蕴如抓着她的手说:“不是啦,付之笑学姐是来检查谁没去操场的,现在只是在和我聊天啦。”

付之笑不敢置信地望向晋蕴如。

晋蕴如道:“我们还准备交换号码,是不是?学姐,你再报一下,我刚才没听清。”

付之笑为配合晋蕴如的演出,就把号码给说了,谢折光看着眼前的这幕表演,气质突然一变,又变得温柔和煦,道:“这样啊,那既然交换好号码了,现在就可以继续去检查了吧?”

付之笑“哦”了一声,往后门走,走到门口,又回头看晋蕴如,看见晋蕴如面带微笑地看着她,看见她回头,还冲她摆了摆手。

付之笑皱着眉头出了教室。

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问题——有问题的到底是她,还是我?

听着她的脚步声走远了,谢折光笑容一收,看着晋蕴如讽刺道:“你还挺会收买人心。”

晋蕴如摇头道:“谢学姐,你把人想的太阴暗了,我真的只是单纯的不想把事情闹大,我觉得那位学姐看起来不太聪明,比方说她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她最先该检查的就是您,您为什么会不用去操场呢?”

谢折光蹙眉故作受伤:“我听见你被威胁就立刻赶过来,而你却要让体育部的人来给我处分么?”

晋蕴如卡了壳,半晌道:“所以……我不是没提醒她嘛……”

她多少有些动容:“所以你真的是为了我特意赶过来的啊。”

谢折光故作可怜的表情顿时一收,走过来把怀里的书拍在桌子上,动作和刚才威胁她的付之笑也没什么区别,她压低声音,但是声音还是恶狠狠的:“你,让我等了三个小时的回信!而当我给你打电话之后,又把我挂断了!你,真是很不错啊!”

晋蕴如:“……”

好像是因为气得想要打她才冲过来的。

晋蕴如有点尴尬地拨了下刘海:“这个,这个不是有原因的嘛,其实还不是因为你,你上课给我发消息,我想回,被老师发现,手机就被老师没收了啊!”

听到这话,谢折光也是一愣,随后面露思索,接着道:“你……上课回一条消息都会被发现啊。”

“你难道不会?”晋蕴如不能理解,上课不玩手机是学生的基本要求吧。

谢折光面露得意:“我不会哦,我就算在上课的时候用手机打在线桥牌,也不会被发现哦。”

晋蕴如:“……”

为什么这种人会是学生会长?这个学校还能不能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