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精分的恋爱守则[综] 秋木叶 > 11. 水曜日(十一)

11. 水曜日(十一)

小说:

精分的恋爱守则[综]

作者:

秋木叶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9

坂口安吾并没有在我家门口更多地逗留,毕竟他应该也很清楚,凭他和中原中也那种微妙的立场关系,就算他再怎么留在这里,我和中原中也大概也不会把他叫进屋里喝茶。

于是某位不知道是加班归来还是准备去继续加班的社畜先生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窄路的尽头。

之前中原中也倒是也跟我提起过跟他回家里住的事情,但我当然不可能答应。毕竟如果在陌生环境留宿的话,对于明天出现的那个人格的心脏委实有些不友好,更何况明天早起之后我的异能就会发动,对于中原中也来说,我也同样是陌生人——我可不想自己的身体被那位重力使先生当成图谋不轨的闯入者。

中原中也倒是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坚持。他大概一向不太希望身为一般人的我被牵扯进黑手党的事情当中,所以如果不是很必要的话,他也不太乐于让我出现在作为黑手党干部的他的住处,以免被卷进一些麻烦事里。

“不过突然有人冒出来说很危险什么的,果然还是会有点担心呢。”一面摸出钥匙开门,我侧头对中原中也说:“刚刚你也听到啦,跟我同住的室友们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在家,本来一个人住就有点害怕,现在又好像被奇怪的家伙盯上了似的。”

“不管怎么说,中也先生肯陪我实在是太好啦——”

门轴稍稍转动,发出了轻微的“吱呀”声,我的手还落在门把手上,而就在我回过视线的时候,借着照进玄关的微弱月光,我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屋内的异常。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光线很是昏暗,但即使是这样,我依然能依稀看出里面的狼藉一片。

我连忙抬手打开了玄关的壁灯,这才彻底看清了屋内此刻的景象。原本在我离开的时候,整个房间都收拾得还算整齐,但眼下,屋内的桌椅翻倒成了一团,原本摆在柜子上的东西也掉落了不少,房间另一侧的窗户也是四敞大开着,看上去完全就像是遭了贼一样。而在这一片混乱当中,有一道人影歪歪斜斜地挂在背对着玄关的单人沙发上。

越过沙发的靠背,我隐约能看到一抹蓝色的衣角。

在我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手腕已经先一步被人扯住,紧接着,中原中也的身形挡在了我的身前。

大抵是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原本瘫倒在沙发上的家伙懒懒地探了下头,而后我似乎听到了满带着不满的“啧”的一声。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彻底看清窝在沙发上那家伙的模样——那是一张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颇为俊秀的脸孔,外翻的墨蓝色短发肆意张扬着,大概是因为才刚在沙发里翻滚的缘故,此刻看上去格外放飞自我。

男人鼻梁上架着一副方框眼镜,但即使是厚重的镜片也没办法遮掩那两道带着慵懒却依然格外锐利的视线。

他在看着我。

——所以现在公务员都这么闲的吗,异能特务科也好,Scepter4也好,一个两个都在三更半夜地往人家里跑真的没问题吗?!

作为资深死宅的我一眼就认出了那身蓝色的制服,甚至在脑海里已经叫出了“伏见猿比古”这个名字。中原中也显然也知道那身衣服意味着什么,所以他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对那家伙进行攻击。

“Scepter4的人也开始做这种私闯民宅的勾当了吗?”中原中也低沉着声音,质问着犹自瘫倒在沙发上的男人。

男人没有吭声,甚至都没有给中原中也一个眼神,只是直直地看向我。

我被他的视线盯得有点发毛,下意识地又往中原中也的身背后躲了躲。隔了好一会儿,坐在沙发上的家伙才又转回了视线,却是完全没有开口的意思。

“你这家伙——”中原中也的脾气也顿时顶了上来,当即迈步走到了沙发跟前,他大概本想要伸手去抓男人的衣领,但不知为什么,手才伸出了一半,中原中也的动作却是停在了半空,最终还是颓然放了下来。

不过在中原中也转过去之后,原本歪倒在沙发上的男人也姑且调整了一下坐姿。

他一脸不悦地看着中原中也:“果然橙发的小矮子都是麻烦的家伙。”

空气突然就安静了,连三个人的呼吸和心跳声都仿佛在这一个时间点恰好同时暂停了一样。

下一个瞬间,我仿佛看到了中原中也身上骤然迸发出的熊熊燃烧的怒火。

“你——在——说——什——么——”

紧咬着牙根,中原中也那张漂亮的面孔此刻仿佛掀起了风暴的海面一样,一双钴蓝色的眼底里也翻涌起了几近赤红的火光。

我脑海里顿时警钟大作,心下也止不住地发出哀嚎——所以你惹他干嘛啊!身为公务员这样在人的雷区上蹦迪真的没关系吗?

就算伏见猿比古力量很强完全不惧战斗,但要是真打起来,难道遭殃的不是我的家吗?!

然而即使被中原中也的盛怒烧灼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依然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只是垂着嘴角,一脸不耐烦地又“啧”了一声。

所以说大兄弟你能不能不要再挑衅了啊喂!在这样的场面下我该怎么带着我可怜的房子绝地求生啊!

我一时间想不出对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劝阻即将爆发的中原中也而就在这个时候,沙发上的男人忽然转动了下脖子,扭过视线看向我:“这里是槙岛弥绪的家吧。她还没回来?”

“…………………”

#修罗场总是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呢微笑.jpg#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我再说那个男人口中的“槙岛弥绪”只是刚好跟我撞了名字的读音中原中也还会相信吗?

中原中也原本正在因为面前男人的无视而愈发暴怒着:“所以说你这家伙在往哪里看……”

话才说了半截,中原中也便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样突然收住了声音,那张铁青面孔上的表情也瞬间定格,隔了好一会儿,他才从喉咙当中悠悠地挤出了一个音节:

“……哈?”

顶着两个男人的目光,我只觉得头皮发麻,但如果沉默下去的话大概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对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道:“如果是Mio的话,她跟其他的室友一起出去泡温泉了。”

“她可能是担心你工作太忙所以没有跟你说吧。”

没办法,这个时候除了闭着眼睛硬编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在听到我说了跟门口几乎一模一样的说辞之后,中原中也怔了很久,他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震惊,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家伙,一时间竟然好像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似的。

倒是那个整个人倚靠在沙发上的穿着蓝色制服的男人,在听我这样说之后,默不作声地转回了头,第三次发出了咋舌的声音。

“您是来找她的吗?说起来您是怎么进来的?”

我迈步走到了沙发跟前,单手扶着沙发的靠背:“到底发生什么了?房间里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面这样问着,我稍稍向前探了探身子。

而就在我靠近这家伙的时候,似乎有一阵似有似无的血腥味扫过了我的鼻尖。我顿时觉得纳罕,连忙往那家伙的身上扫去,这才发现那个一直窝在沙发上的家伙身上竟然有着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听过了我一连串的提问之后,蓝服青年淡漠地瞥了我一眼。

空气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以至于我几乎以为那个男人并不打算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了,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的开口说了句:“那家伙告诉过我备用钥匙的位置。”

我正觉得有些意外,却听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又是轻嗤了一声。

“温泉?那家伙还真是悠闲啊。”

“都有专门的暗杀者找上门来了,那家伙竟然还能若无其事地跑出去玩。”

“……暗杀者?”

这样的字眼实在让我没办法不在意,然而尽管我想要追问,男人却完全没有跟我解释说明的意思,他抬手扶着沙发的靠背,摇摇晃晃地便想要站起来。

但他身上的伤大抵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严重,甚至没办法维持自身的平衡。他甚至没能完全站起来便重新又跌落回了沙发上。

见到这样的情景,我心下顿时愈发震惊——看样子,屋内之所以会变得如此狼藉大概是因为在我不在家的时候,这里发生了一场恶战。参与战斗的另一方显然已经跳窗逃走了,而另外一边就是眼下受了伤的伏见猿比古。

所以能将伏见猿比古这种程度的人伤成这个样子,那么刚刚跑掉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当然只有伏见猿比古。

所以我得暂时把他稳住才行。

短暂的思索之后,我索性折身往另一个房间走去,一面还冲着伏见猿比古说道:“您还是不要乱动比较好,我这就去找药箱,这些伤口不处理是不行的。”

“不需要。”伏见猿比古却只是冷漠地回了一句。

“可是这里是我的家呀。”我从门口探出半个脑袋,对上了伏见猿比古的视线:“如果让Mio知道我就这么把你丢在一边不管的话,说不定会跟我闹脾气吧。”

说罢,我从储物室的抽屉里翻找出了些应急的伤药和绷带,这才又折返回了客厅:“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还可以帮您叫医生,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刚才提到的什么‘暗杀者’之类的东西,听上去感觉怪吓人的——”

“所以这件事情也跟Mio酱有关吗?”

我凑到了伏见猿比古的跟前,正准备帮他检查和处理身上的伤口。

就在这个时候,旁边忽然伸出了另一只手抽走了我手里握着的绷带,紧接着,中原中也的声音也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我来吧。”

他低声说了句。

我稍微有些意外地看向中原中也,却正望见了那家伙脸上带着的略显纠结的神情。

“你以为我参加过多少战斗,急救这种事情,当然是我比较熟悉吧。”

“所以你不用碰这家伙也没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