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每天都在羞耻中[综武侠] 小佩奇 > 我有两个试探

我有两个试探

小说:

每天都在羞耻中[综武侠]

作者:

小佩奇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0

第二天。

天将亮。

商陆动作麻利的脱下白色里衣包好金子,塞进床头,美滋滋的又裹着被子躺了下去。

看完宿主这一顿操作的系统:……

事实告诉我们,为了脸皮,一个爱睡懒觉的大夫,都能成为一个勤奋的大夫。

看了已然醒来过来,却依旧闭着眼睛的叶孤城,系统露齿一笑咽下了要说的话。

算了,一些面子还是要给自己宿主留的。

雾蒙蒙的早晨,是睡觉的好时候。

一人一统又睡了下去。

一旁的白衣剑仙睁开了眼睛,他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商陆。

直到外头响起喵喵带着威慑的叫喊声,叶孤城才收回视线。

商陆猛然惊醒,赶忙坐了起来,大花被子滑落,露出了比雪还要白的肌肤。

秋风拂过,激起涟漪。

“发生了何事?”商陆平静道。

可这次,清冷大夫没有得到回答,商陆迷茫眨眼,可他脸上的神情依旧冰冷,他平静地看向叶孤城,看到了一双又古怪又好看的眼睛。

叶孤城那双寒星般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商陆,这双眼睛里有太多情绪,一时间让商陆分辨不出好坏。

商陆只知道他的手腕忽而被叶孤城紧紧攥住,这力道像是要折断他的手腕。

清浅的呼吸落在耳旁,好似有一条又轻柔又干净的羽毛挠在心底。

“商陆。”

叶孤城唤了一声,这声音又低沉又可怕。

商陆脸上的神色终于变了,变得有些无措又有些疑惑。

他静静地看向叶孤城,眼角是明艳的一抹红色,一双又明又亮的眼睛比夏夜里的星星还要惑人。

“叶孤城?”

白衣剑仙像是被烫到一般,闪电般的松开了商陆的手腕,然而他的那双眼睛变得很暗很沉。

像是一个黑暗里的怪物,寻到了他最喜欢的宝物,那个闪闪发光想要藏起来的宝物。

“叶孤城?”

商陆又叫了一声,这一次留给他的是白衣剑仙决绝的背影。

商陆戳了戳系统:“是我没睡醒还是叶孤城犯抽了?”

系统:……

突然有些恨铁不成钢!

“穿上衣服!”

商陆挑眉,不紧不慢地从床头拆下包着金子的里衣套在了身上。

商陆嘀咕一声:“这都什么毛病?一大早你们都变的奇奇怪怪。”

系统捂脸。

不要指望一个大夫关注这些东西,更不要指望一个现代医生关注两个男人光膀子的好坏。

这时候商陆已经走了出去。

喵喵正在不远处发出嘶哑的吼叫声,叶孤城平静地站着,视线落在了一个躺在地上的老大爷身上。

“叮咚,恭喜宿主触发‘闹一闹,我要闹一闹’任务,请宿主在一个时辰内叫醒装睡的医闹老大爷。”

商陆认识这个老大爷,就在前不久他下山义诊时就见过这个奇奇怪怪的老大爷。

并不觉得这个诡异任务有什么好恭喜的商陆上前一步,探了探老大爷的鼻息和脉搏。

他本以为会得到一个平稳的脉象,如今才发现,这大爷或许不是不愿醒来,而是不能醒来。

“他中毒了。”

商陆淡淡道,他看了一眼恢复正常的叶孤城:“带他进去。”

这时候,小鱼儿也气喘吁吁的回来了。

商陆疑惑的看了一眼,平静道:“你一夜未归。”

小鱼儿没有回话,而是咬牙,狠狠地瞪了一眼叶孤城。

叶孤城冷冷的看了一眼小鱼儿,抱着地上的老大爷进了屋。

白衣剑仙没有丝毫犹豫的把老大爷放在了小鱼儿的床上。

“这是谁?”小鱼儿问道。

商陆淡淡道:“第二次试探。”

这让商陆来了兴致。

昨日那一群红衣男人是一次试探,而今日这个医闹老大爷又是另一个试探。

商陆敢相信若是他救不活这个只剩一口气的老大爷,不久之后就会有一群村民围了上来,指责他是一个害人性命的庸医。

“可能解毒?”这话是叶孤城问的。

商陆平静的看了一眼白衣剑仙,忽而转过身去,他的脊背比剑还要直,他的声音比铁还要坚定。

“这天底下没有我解不了的毒。”

白衣大夫背着手,一双眼睛里好似有着漫天星辰。

他合该走上铺满鲜花的草地上,一步又一步的走在云端之上。

然而,不过一瞬。

老大爷便开始吐血,脸上变得漆黑,是沉重的死气。

商陆皱着眉头,赶了小鱼儿出去,又让叶孤城拿上他的药箱。

一支支银针规规矩矩的排开,锐利的银光照亮了商陆的眼睛。

一只又细又白的手平静的拿起银针,又快又稳的落在了老大爷身上。

天色已然大亮。

深秋的山林里带着一阵肃杀般的寒冷。

半个时辰之后。

商陆平静的推开了木门。

他走了出来,脸上是又冰冷又自信的表情,他淡淡的看了一眼没有尽头的树木。

“你输了。”

商陆没有发出声,而是做出了嘴型。

白衣大夫好似听见了树木里缥缈的轻笑声。

微风拂过,卷起了一地落叶,便再没有其他响声。

叶孤城沉默的站在了商陆的身后,白色的衣角比满地的金子还要可靠。

商陆没有回头,他又平静又自然道:“可是要吃鱼?”

叶孤城叹息一声,道:“好。”

两个顶尖的白衣剑客就这般走了,笔直的背影瞧上去比灼热沙漠里的满地黄沙还要烫人。

本就被赶到门外的小鱼儿幽怨的看了眼离去的两人,他气呼呼的回到小木屋里准备去睡一觉,又瞧见床上粘稠的血液。

小鱼儿:……

想打大夫!想宰剑仙!

最终,小鱼儿把视线落在了商陆的床上。

“虽然这大花被瞧着难看,但想必是一床又柔软又舒服的被子。”

先是追了城主府的人一个时辰,后又被城主府的人追了一晚上的小鱼儿困极了。

他极快的洗漱好,合上被子便准备睡觉,却又忽而觉得膈的慌,小手一摸,摸到了一块金灿灿的金子。

小鱼儿冷笑一声,黑着脸把金子扔了出去。

“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鱼儿冷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