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杰哥不要啊 猹爷 > 17. 不要撒娇

17. 不要撒娇

小说:

[咒术回战]杰哥不要啊

作者:

猹爷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7

02

哦。

东野平眼神死,确实,说保护他的小青龙还在宿舍行李箱没出现。

所以也就是说没个肝在大家眼里就跟掉头发差不多,算不上危险,最多影响一下熬夜肝游戏而已,连保护机制都没触发,于是临终告别成了撒娇,成了打破吵架冷战的借口,十分没有诚意,导致顺利被嫌弃了。

不是。

现在修士这么野的吗?

区区练气期大圆满就能断肢再生、内脏备份了?别欺负我没修真常识,我现在有了。书上说,至少要筑基大圆满喂!

东野平保持原姿势,在原地坐了会。

他闹不清楚现在是等死呢,还是起来翻翻看肝长回来了没有,他以为三观已经碎无可碎了,结果今天又来了一次。

不等缓一缓,手中铜盏冷不丁出声,“你的新同学快被打死了。”

平静、无机质,是器灵自闭时的系统提示音,却比松鹤说垃圾话更吓人。

东野平垂死病中惊坐起,顾不得忧郁,器物包里翻出最后三个纸人,一个贴在右上腹,纸人肚腹浮现紫色咒纹,不太对症的去病符生效,皮肉勉强愈合了。他忍着伤口愈合的痛痒,趴在栏杆上往正门看,那边伏黑惠和宿傩已经打起来了。

情况一眼就能看明白。

虎杖悠仁胸口有个血洞。宿傩把心挖出来了。

身为人类的虎杖没了心会死,但宿傩不会且还能暴打他人。伏黑惠现在试图将宿傩逼入绝境,修复心脏。而虎杖悠仁…东野平是赞成他不要“换”的好,换回来没心必死无疑,更亏的是,虎杖死了,宿傩还有另外十八,不,气息变强了,类人咒灵的手指应该被吃了,所以是十七个手指当灵魂备份,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一个傻瓜吞了手指,宿傩又能来人间蹦跶。

于是东野平就看到,操作式神的伏黑惠,以自己为饵,近身搏击吸引宿傩注意,再巧妙用影子中召唤式神「大蛇」冲咬、「鵺」从视觉盲区合击,遗憾的是没什么用,宿傩轻松撕裂能吞小象的蛇口,在大蛇落地之前,便又瞬移到伏黑惠身后,抓着衣服把人扔天上,又戏耍一般在半空把伏黑惠打到少年院楼顶。

纵使有式神鵺回护缓冲,也从天台一路击穿五层走廊楼板,砸到了地上。

不用咒术,单纯用体术,宿傩不论力量还是技巧都在伏黑惠之上。相比之下,接连打两场的伏黑惠各方面都趋近透支。他的赢面很小,不,可以说没有。或许正是因此,贴着穿墙符、收敛气息顺墙而至的东野平,看到伏黑惠冷静地解除了式神。

得拖时间。

东野平肝痛地想,拖到孔暮生赶到才行。

他翻了翻器具包,一纸人,一铜盏,一木盒,一芝士玉米棒。

“你的式神用影子做媒介?”

这边东野干着急,那边宿傩一点刚刚打了人的自觉都没有,跑到伏黑惠跟前聊天,在得到敷衍的肯定回应后,还认真探讨道,“搞不懂,你那时候为什么逃?”收到伏黑惠冷淡型“你莫名其妙”的小表情后,看到什么没被用好的稀世珍宝一般,高高在上地表示可惜,“这个也是那个也是,现在的小鬼真是…浪费才能啊。”

你就重视了?

把纸人缠芝士玉米棒上的东野平一边习惯性吐槽,重视还把腹黑打成那样,信你个鬼,糟老头子坏得很,一边深深珍惜这个“把人打半死才能好好谈话”的宝贵空隙,头脑风暴想辙,看过的典籍,数百万字在他的神经上跳舞,如同海潮逆卷。

“算了。”

那边宿傩却要结束这个宝贵空隙一般,看穿一切地嫌弃道,“这种程度的攻击,我是不会治好心脏的,而且你把命堵在了无意义的事情上了,你所谓的‘同伴’,无论哪一个都根本没那么大的价值。”

伏黑惠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没说话。

宿傩这些话,开打前已经说过,虎杖悠仁只是个结实一点、迟钝一点的平常笨蛋,东野平更糟糕,是个有点小聪明、死前让宿傩找他的懦弱混蛋。

但是啊。

他们都不该死在这里。

因果没有平等地落在人间,唯有不平等的现实,平等地分给了众人。正如美津纪,毫无疑问的善人却被诅咒,而他那个连孩子男女都不知道,只留下“惠”的名字就离开的父亲,却不知在哪里逍遥快活。

他正是为了让善人得到平等,才有选择地、不平等地去救人。

站定的伏黑惠神色沉静,不同于平日召唤式神的双手结印,他手心向上,抬右手正对宿傩,左手虚握,置于右肘之上,始于这个不寻常的起手式,莹白的清光在他身上缓缓蒸腾,周身气息巨变,就连漫天阴雨都停止了一瞬间。

在某些气息敏感的人眼里,比如东野平,他见到的不是伏黑惠,不是平日的同伴,甚至于不是一个人,而是某种庞大、莽荒、亘古、俯视人间的存在,如神明降于神子身躯之上,透过他纯粹的眼眸,与东野平对视,心跳过速,恐惧感油然而生。

宿傩却在狂笑,“哈哈哈,现在才开始燃烧生命对吧!”

燃烧生命,打破枷锁,不顾一切,让我看点有趣的东西。

然后——

“让我迷上你吧,伏黑惠!”

伏黑惠空握的掌心忽然攥紧合拢,周身莹白清光骤然大盛,他吟出古老的咒文,「布瑠部由良由良八握——」

就是现在!

东野平把脑海里不合时宜跳出的《先代旧事本纪》用力塞回去,趁宿傩被伏黑惠吸引,大喊着“喂”,闪出墙体,把包了纸人的芝士玉米棒和木盒迎面扔出去。

无论!无论!宿傩接住哪一个都不是问题,接住玉米棒,会发现攻击力只是激发了刀斧符的纸人,然后轻视木盒,因为自身邪性被寻回木盒而来的小青龙攻击,如果发现端倪,接住了木盒,或者试图破坏,那更好,直接对上符衣诸玄奥符文。

只要宿傩被耽误五秒,不,三秒,他就能拉着伏黑穿墙跑,扛到增援赶到,自有人料理宿傩,逼他自疗。

啪。

木盒摔在虎杖悠仁身上,玉米棒落在远处,砸出一个浅坑。

最不愿看到的事发生了。

东野平保持着投掷完毕的姿势,连小青龙递来的木盒也没有理会,他越过伏黑惠,看着前边的人,呆呆问,“搞什么啊,虎杖。”

面前的人,脸上、身上黑色纹路飞速消散。虎杖悠仁换回来了。这要是放在平时,东野平能高兴的原地来个广播体操,但现在不行,没有心脏的情况下,虎杖悠仁根本活不了。

“抱歉啊,东野。”

虎杖悠仁似乎也知道自己做了一件蠢事,朝责问他的东野露出无奈又略带点讨好的笑,抱歉被你看到这副样子,明明平时就过分谨慎了,这回要结结实实被吓到了吧,但是要是不换回来,会死很多人的吧。

伏黑惠放下手,他的表情由惊诧逐渐和缓。

渐渐地,收敛了平日的冷淡,透露出“真拿你没办法”的意味来,他几乎带着微笑,把赌上立身之本的认真,小心体贴地化在与友人谈话的轻松中,回答虎杖悠仁在第二宿舍现场问他的问题:

“我救你的理由,并没有什么理想的思考。只是不能放任你这样的好人死掉,虽然也犹豫过对不对,最后还是任由感性先行。不过这样也好。”

“我不是正义的伙伴,是咒术师。”

“所以我没后悔过,救了你。”

“…是吗?”

知道答案的虎杖悠仁给了伏黑惠一个眉毛向下的灿烂微笑。

就像某天午后放学,好友拒绝和他一起回家,感到困扰,甚至有点不理解,但虎杖还是抓着头发,偏头想出了祝福,“伏黑的头脑很好,想事情一定比我透彻,你是对的,但我也不觉得自己错啦。”

伏黑惠一副“想到你会这么说”的样子,柔和地看着虎杖,他的话已经说完,现下不想插话,想听同伴说多两句。

“啊抱歉,差不多到时间了。”

血顺着虎杖的下巴滴到地上,淅淅沥沥的,早已注定死亡的身躯轻轻往前倾倒,“五条老师应该不用担心,伏黑、东野和钉崎…你们要活久一点啊。”

“可恶,东野你…不要哭啊。”

啪。

虎杖悠仁朝着两人,倒在了地上。

伏黑惠仰头,似乎这样做,眼泪就能藏在雨中,谁也看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