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四个男频男主前女友 大梦当觉 > 第 15 章

第 15 章

小说:

穿成四个男频男主前女友

作者:

大梦当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2

包厢里,茶香袅袅。

吴主任先是松了松领口,然后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

他工作了二十多年,接待过的大人物不计其数,什么场面没见过, 还是第一次这么紧张过。

左边,坐着全国最年轻最前途无量的教授,也是组织破格授予的院士。掌握着最尖端的新材料科技,对建筑、电子乃至各行各业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

右边,坐着电子行业最年轻地位最高的巨头,掌握着无数经济命脉,咳嗽一声无数大型企业会抖三抖的,即使已经对经济有着这样举足轻重的人物,谁也不知道他背后还有多少产业。

一个叫陆章,一个叫萧靳言。

平时只能电视上乃至国家级的会议上才能看见的人物,如今却都齐聚在这样一栋清幽低调的酒楼内,实在让他感到受宠若惊且如牛负重。

但是他知道,这两位能坐到一起,绝对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看中的gj,乃至利益。

如今新材料产业如火如荼,gj大力扶植,在哪个市落地就是天大的福祉。陆章身为这个新材料实验的主导人,对新材料实验落地有着巨大的话语权。萧靳言身为电子产业的领头羊,正致力于融合新材料达到电子转型企业升级。因此怎样这两个人合作,且开创新的产业,就是各个省市眼红且一直努力的目标。

不仅是a市,连萧靳言所在的b市,乃至陆章的老家c市,都在对这个项目蠢蠢欲动。

也是凑巧,这两个在各自领域一动都能让所有人颤三下的大佬,都来到a市出差。借着gj扶植的东风,也是抓紧这个机会,zf一定要让他促成这个合作。

因此这个聚会很是私密,是他动用了在陆家和萧家微不足道的血缘关系的结果,他空有长辈的名头,没有长辈的底气,在两人面前十分气虚。

侍者把茶送上来,他拎起茶壶:“二位,这茶是上好的龙井……”

陆章抬起手,慢条斯理地盖住自己的茶杯:“对不起吴主任,我不喝这里的茶。”

萧靳言整理了一下袖口:“我不喝茶。”

吴主任一顿,额上的汗顿时下来了。

其实这两个人能坐到一起,就是对这个合作有同意意向,剩下的就是利益角逐的过程。他本以为这件事会水到渠成,看来还是他太天真了。

讪讪地放在茶壶,他抹了抹汗:“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想到二位的习惯。”

“这不能怪吴主任。”陆章微微一笑:“是我没有提前告知。”

吴主任没敢放松,回头打量萧靳言的表情。对方黑沉沉的眼睛一抬,他赶紧收回视线,搓了搓手道:

“二位应该不用我互相介绍吧。”

陆章抬眼,金丝眼镜也随之抬起:“萧总裁的名头,早有耳闻。”

萧靳言也转头:“陆教授也让人久仰大名。”

窗外夜风轻拂,落叶落在木质的窗棂上,被无情地挡回落地。两个天之骄子自然对视,半秒后——

“请帮我倒一杯茶吧。”陆章不动声色地捂住胃,对吴主任微笑:“麻烦吴主任了。”

萧靳言抬了一下手:“请给我一杯水。”

【检测到宿主胃部不适。】沧桑的声音在萧靳言的耳边道。

喉结滚动,一口水下去他的脸色勉强好看了一些。

“何止是不适。”萧靳言微微抬眼,他现在浑身都在排斥,像是一只黑豹误入雪狼的老窝,用尽全身力气才能收回自己的獠牙。

【能让你排斥的人定然不普通,需不需要我查一查这个小子?】

“不用。”萧靳言垂下黑沉沉的眸子:“一个只知道研究的书呆子罢了,能造成什么威胁?”

【是否让我帮你查一下这个男人?】另一边,陆章的系统也在问这一个问题。

将茶杯倒扣,陆章不紧不慢地一笑:“不必了。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罢了,能对我有什么威胁?”

吴主任察觉了一点气氛不对,赶紧用上他摸爬滚打练就了十年的玲珑心思,没直接提项目的事,而是道:

“二位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今天在此相聚,能给我吴大伟一个面子,实在让我不胜感激。”

吴主任把茶像是酒一样干了,开始发挥他的拍马功能:

“听说陆教授不仅致力于研发材料,在数学方面也是颇有建树。像您这么年轻的学术人才真是不多见。”

吴主任转头,舌灿莲花:

“萧总的枭途集团也不仅在做电子研究,听说最近有意往线上发展?互联网产业好啊,gj正在大力扶持,您真是深谋远虑。”

吴主任把头摇成个拨浪鼓,靠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把场子盘活了,千错万错、马屁不错。陆章和萧靳言就算是再高傲的人,也不得不给这个老头一点面子,面上终于不是虚伪的客套和紧绷的冷漠了。

吴主任一笑:“二位这么优秀,能来我这么个小小的聚会,实在让我受宠若惊。当初我托人拜访两位长辈,没想到真的会被接待,如今……”

话音未落,他的手机一响。

吴主任看了看,原来是自家的丫头。他挂断了,但没想到这孩子气性大,一直打个不停。吴主任刚想关闭手机,陆章就道:“也许是有要紧的事,吴主任不必急于一时。”

吴主任松了一口气,孩子大了就是不好管,尤其是女儿更让人操心。他向萧靳言打了声招呼,弯着腰出门。

顿时,包厢里只剩下两个人。

空气一瞬间安静下来,室内的温度似乎比室外还要低。

陆章垂着眸,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茶水,汩汩的水流声反而让人愈发烦躁。

萧靳言拧了一下眉。

【宿主,这也是商业谈判。请保持情绪稳定,速战速决。】

是的,这也是商业谈判。萧靳言暗道,即使心中再作呕,也要保持冷静。

他抬眼:“陆教授,听闻你的新材料研究终于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恭喜。”

他声音低沉,带着某种呼之欲出的压抑,明明是肯定的话语听着却像是带着微妙的嘲讽。

【他是在嘲讽你的研究速度吗?难道这个商人不知道克制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技术速度,能这么快取得成果已经很惊人了吗?】陆章的系统发出高傲而又不满的声音。

茶壶落下,陆章微笑:“听说您终于将电子产业做到极致,准备挑战线上产业,同样恭喜。”

萧靳言拧眉,有些压不住火:“吴主任说您是最年轻的院士,想必从小就品学兼优吧。”

想到自己高中时的成绩,陆章顿了一下:“您过奖了。我从小学习很是一般,并没有他们说得那么夸张。萧先生能在商界如此呼风唤雨,想来从小就在优越的环境长大吧。”

想到自己在乡下摸爬滚打的那些年,萧靳言握了一下拳。

【怪不得你会对他作呕。】这是两人的系统对他们说的同一句话。

这么欠揍又扎心的话,即使是系统听了也想上拳头揍人。

就在气氛降到冰点的时候,吴主任推门进来:“对不起对不起,小女因为一点感情的事哭哭啼啼,我耽误了一些时间。咱么刚才说到哪儿了?”

萧靳言沉默。陆章推了一下眼镜:“吴主任,该说正事了。”

“对对对!”吴主任拍了一下自己的地中海:“你看我这记性。”

正襟危坐,三个人终于开始谈论起了合作的事。

夜深人静,在经过两个小时的拉锯,终于达成了初级意向合作。吴主任美得挺直了腰杆,美滋滋地送两人出门:

“萧总、陆教授,感谢你们为a市的发展做出的努力!a市的人民不会忘记你们的!”

陆章和吴主任握手:“您严重了,为人民服务是我们科研工作者的使命。”况且他还有无数研究,c市用不了就只能“雨露均沾”。

萧靳言点头:“吴主任客气。”b市的集团在他的领导下已经发展到极致,要想扩大规模当然得要试探别的领域。

三人满意而归,吴主任看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不由得暗叹。如今华国有这么多的青年才俊,是在是a市之幸。这两个天之骄子,谁要是能收服其中一个,那可就是天大的幸运了。

想到这里,他内心一动,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赶紧追了上去。

“萧总、陆教授。”

两人回头。

想到这两人一冷一傲的性格,吴主任有些为难地搓搓手,但是为了自己的闺女,拼了:

“其实前几天我拜访二位长辈的时候,也和他们说了不少的……私人话题,尤其是两位的终身大事。”

陆章眯起眼,萧靳言拧眉。

“我说这个没什么别的意思!”吴主任赶紧摆手:“实际上两位父母实在是忧愁此事,但是不敢对两位多加置喙。”毕竟这两个人已经是行业大佬,在外面说一不二,在家里更是掷地有声。两人的父母知道他们一心为事业,更不敢多提婚姻大事。

“我听说二位以前就只交过一个女朋友,但都分了。至今都没有消息。今天借着这个机会,就想让我问问二位,现在……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

空气安静了一瞬,陆章和萧靳言的瞳孔竟然同时一缩。

“阿嚏!”屠鹭猛地打了个喷嚏。

【宿主感冒了。】

“我身体好得很,可能是有哪个王八蛋在念叨我吧。”屠鹭关上衣柜,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一本书和一件大衣。

她已经想好了,不管系统扣她多少钱,先挣钱才是正经。

对于那个惩罚她心中自有打算,毕竟对于这个系统她可是一直戒备着。

她可没有忘了当初第一次做任务的时候,对方颐指气使的样子,现在能这么乖,还不是被她“蹂。躏”的结果。

车到山前必有路,屠鹭上辈子是条驴,这辈子也是条驴,她就不信有什么能难倒她。

“系统。”她的声音难得柔和:“你那个惩罚是真的吗?你看他们几个出现又不是我的错,这么惩罚我就过分了吧?”

【这是规定。】系统对于这几天占了上风表示满意,声音也终于不是唯唯诺诺了:【评判标准就是看平行世界发展,但崩塌融合超出了系统控制范围,也算是失败表现。现在的情况也可能是宿主做任务时产生了不可预估的错误,造成世界融合。我们只看结果,不看过程。】

屠鹭没摸到烟,于是找了根棒棒糖嚼得咯吱作响:“那也成。反正我这辈子就爱钱,你要是收走了我的钱,那我活着也没意思了。大不了我再撞死在墙上,死后把尸。体捐献给科研院,又或者是陆章。我相信以他的聪明才智再加上学霸系统,一定能找到你的存在。你说到时候,他会不会把你给撕碎……”

系统赶紧道:【这事也不是没有转圜的可能!】

屠鹭一笑:“行吧,咱俩来谈条件。”

拉扯了一个小时后,系统终于答应,在后两个世界审核的时间内,只要让陆章和萧靳言不发现她就是他们共同的前女友,就不扣她的钱。且罚款减少三分之一。

屠鹭对这个结果不怎么满意,但决定先不逼这个系统那么紧。

而且她也有底气,这两个王八蛋那么要面子,怎么可能突然谈起前女友。

她只要安心地度过这几个月就好。

至于第三、第四个世界……

屠鹭上网查了查,以老三的影响力,网上不可能没有他的姓名。

很好,是真没有,看来第三个世界和第四个世界好好的。她终于可以安心了。

她拿出吕夫人的需求单子,走到人台。上一次陆章来校她有惊无险地躲过,前几天萧靳言找她也被她打发。感情的事对她来说无用,她这辈子就要像他们一样专注事业。

希望老天保佑,这两个王八蛋不要再来打扰她。

…………

阴沉的夜晚,袅袅的茶香夹着古朴的书香,是难眠之人最好的慰藉。

陆章推开书房的门,一进去就是有一整个足球场那么大的暗室。四个墙面、无数三人高的书架,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书籍。

无论是古今中外还是科研文学,这里的书籍数不胜数、应有尽有。然而这里的书对于他的私藏来说,只是九牛一毛,更多的都在他的脑海以及系统里。

随手拿出一本《静心诀要》,翻了五页,放下。

抽出一本《地藏经》,看了三行,放下。

够下一本《心灵鸡汤》,看了十个字,放下。

【心思不诚,是对书籍最大的侮辱。】系统说。

陆章摘下眼镜,金链旖旎地勾在脖颈上。他一口饮进茶水,将茶杯放下,道:

“对于书籍,我从来都没有不诚过。”

用力抽出一本书,是压了很多年的《山海经》,薄薄的灰尘扬起,在灯光下如纱般聚散。他随意地一翻,突然一顿。

在属于鸟类的开篇空白处,一只被画得歪歪扭扭的猪头正在冲他笑。

指尖一颤。光影与灰尘形成的朦胧中,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张圆圆的脸,细眉细眼的小姑娘瞪大眼看着他,以为他睡着了,偷走他的书,在上面涂画:

“陆章,你再敢因为我错题就打我手心,我就把你的书全撕了。”

他瞬间睁眼,小姑娘吓了一跳,恼羞成怒:“你装睡!”

他凑过去,把对方的嘴巴捏成猪嘴:“既然你觉得这种惩罚措施不好,咱们就换个激励模式怎么样?”

小姑娘脸色羞红,却并不退缩:“什么激励模式啊,你给我演示演示……”

比如,一道题一个吻。

灯光“啪”地一声响,陆章瞬间回神。他看着手上的书,被自己捏皱成一团。

他的心,不静了。

又是淅淅沥沥的雨天,萧靳言松开领带,闭眼躺在沙发上。

智能管家问:“萧先生,是否需要开灯?”

“不用。”他摇头,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再度来到阳台。轮船静静地在江上飘过,七彩的闪灯映在他的眼底。

萧靳言一口饮进,想起刚才被吴主任问到的那个问题,仿佛咽下的酒都变成了冰碴,冰凉刺喉。

半晌,他看向天空,繁星皆无。这世界似乎从没有在他的脚下。

他难得勾了一下嘴角,转过头看着空旷冷寂的客厅,突然道:

“给我的助理打一个电话,告诉他明天的会议推迟,给我半天的空闲时间。”

“好的,先生。”智能管家应承。

“那么请问您是有什么急事需要中途插入行程呢?”

借着江风引入冰凉,他的喉咙反而像是含着一口火热:“你不需要知道。”

他只是突然想当一个慈善家而已。

比如……投资一个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