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真 > 我只想安心修仙 历史里吹吹风 > 第一百一十七章:戏里戏外

第一百一十七章:戏里戏外

小说:

我只想安心修仙

作者:

历史里吹吹风

分类:

玄幻修真

更新时间:

2020-03-27

天一亮,街上之人被拖走的尸体一具接着一具,还有泼水冲刷血迹的声音。

如此大的动静,直吓得城内商户和人家天大亮了,阳光直射大地,才敢出门探看。

看到的只是,街道青石板上的血还未洗尽,血腥气依旧弥漫于耳鼻。

天子居所之中。

几位宰臣和司天监监正陶显站在最前面,随后的还有几位将领,一同面见着皇帝。

皇帝已经起身坐在桌案之后,披着龙袍一边急书,一边询问着昨夜的具体情况。

“陛下!所有叛军都已经清理干净。”其中一位将领喊道。

“所有叛逆附从的贼子也已经拿下。”这位是武仪司的,那些密谋叛逆的官员都是他们捉拿的。

老皇帝一生经历过多次叛乱,有其亲兄弟,也有儿子和将领。

此刻皇帝脸上看上去波澜不惊,没有愤怒也没有惊讶。

生在皇家,这种事情本就不可避免。

说完了正事情,天子终于想起了什么,开口缓解了压抑的气氛。

“我刚刚听黄安说,城中一位小吏得遇到了空尘道君,言写不出好的戏本。”

“空尘道君以杯酒化为天地,其落入杯中进入了另外一方天地,让他真真切切的看到和经历了一个故事。”

“杯中天地百日,醒来不过一瞬。”

“听说是天上的故事?”天子问起了弓着腰在角落里的太监。

太监立刻上前:“没错,据说这故事可能是上古时候一个叫做董永之人遇仙的故事,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神仙传说,只是仙人假杯中天地,告诉了这小吏。”

身旁的妃子也说道:“妾身也听说了,是讲一位神仙与凡人相恋的故事,原本今日就要在城中开唱呢。”

“只是因为城中下令禁止了一切饮酒作乐,所以推迟了。”

皇帝点了点头:“何必如此!”

“一点小小的乱子,动摇不了我大周。”

“天下!依旧还是我大周的天下!”

“让燕定府府尹解了这禁令,大家该如何就如何,好好一个繁华的燕定府,弄得和个一潭死水一样。”

“刚好朕也去看看这神仙的故事!几位爱卿也随朕一起看看!”

太监恭谨说道:“陛下放心!奴才这就去安排!”

皇帝抬了抬手:“不用扰民了,给朕和几位爱卿安排个地方就好,也算是与民同乐。”

——————————

昨日里发生了太多变故。

先是一场仙魔大战,将城外的一座大山打成一片废墟和沟壑,震撼和惊悚的画面,让看到那一幕的百姓还没回过神来。

夜里城中又出现了大乱,叛军和禁卫厮杀,到处都是捉拿叛党的声音和喊杀声。

城中人心惶惶,急需冲刷去内心的阴霾和恐慌。

这个时候城中禁令也解除了,吴家戏班和梅园宣扬多日,百姓期待已久的戏曲《天仙配》开锣登台了。

余世光在梅园之中,搀扶着自家老母在最靠近台前的桌子上坐下,

穷酸小吏终于换去了那洗得发白的袍子,换上了一身新衣裳,也给自家母亲置办了一套,穿得光鲜亮丽出现在人前。

“余书袋!你这次可真的出名了!”有熟人随着余世光高喊。

“侥幸侥幸!”余世光拱手。

余家大娘则眉开眼笑,逢人就说。

“我儿子写的戏!”

“我儿子写的!”

今日梅园一如既往的爆满,戏票全部卖光了,重金难求。

来者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达官显贵,还有不少女眷跟随而来,都杯安置在右侧的屏风之后,只能够看到倩影和莺莺燕燕之语。

楼上屋阁更是各处都有人守卫,戒备森严。

随着铜锣一敲响,大幕拉开,台上立刻出现了一个俊秀的少年人,披麻戴孝在坟前哭泣。

这便是扮演董永的戏角。

从董永**葬父开始,其举措将天上的仙姬感动,一个关于仙凡之恋的故事娓娓道来。

仙姬下凡,土地神相助。

明明有着天然之别身份的神仙与凡人,在槐树之下共结连理。

凡人的众生相,董永的真和诚,仙姬的美与善。

看得台下人痴痴如醉,跟随着戏里人生而飘向远方,仿佛已经不在台下,而是台上戏角。

百日恩爱,郎情妾意。

但是一切都抵不过那的天意,抵不过那仙与凡的沟壑。

仙姬无奈飞天而去,董永在槐树之下肝肠寸断。

满堂客皆摇头兴叹,屏风后面的女眷传来啜泣之声。

直到最后,余世光将仙人当时当着他面说的那句诗也写了进去。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整个梅园的气氛达到了最高潮,全场人念着这首诗掩面而泣,或者拍手叹气,坐在位置上不肯离去。

哪怕台上已经曲终人散。

台上唱着戏,台下百像生。

每个人对于台上上演的戏曲有着不一样的解读,有人看到的是爱情,有人看到的是**,有人看到的是仙与凡的差别,还有人看到了天意难违的无奈。

戏台对面二楼。

皇帝身旁的妃子哭泣连连,眼睛通红。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故事也太凄凉了。”

“为什么总没有一个好结局呢?连天上的仙姬也是如此。”

老皇帝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仿佛从这故事里悟出了什么。

在他看来,这故事就像是仙人特意讲述给自己听的一般,就是自己千里迢迢而来寻求的那个答案和结局。

“仙凡两绝!”

“原来哪怕天上之仙,也得受天条约束,也有求而不得之事。”

“或许自古以来天子不得长生,寻不到仙人,便是因为如此吧!”

“江山美人!长生不老!”

“果真如那鱼与熊掌一般,不可兼得!”

老皇帝看向了一旁的紫衣道人:“陶爱卿!你说仙人是不是想要告诉我这个?”

陶显仿佛再次想起了过往,想起了道门千年风霜雨雪,想起了一张又一张面孔。

言语之中充满了无奈和唏嘘。

“仙人哪怕有改天换地之能,也填不平这欲望鸿沟,度不尽这人心如魔。”

皇帝彻底熄灭了寻仙求长生的心思,起了回京的念头。

“回去吧!”

“回京!”

皇帝离去,台下人疯狂的往着上面撒钱,朝着饰演董永和仙姬的戏角大喊。

而余世光则也在其中,跟随着戏班的人一同上台答谢。

一场《天仙配》,让余世光一夜成名。

随着这戏曲的传唱和一场场上演,名声传扬到天下,成为了京畿之地有名的戏本家。

借着成功的第一次,和好似被仙人开悟的灵光一闪,余世光后来更是写出了不少经典戏本。

其中有讲述爱情的,有借古讽今的,有描写众生的。

多年以后,成为一代大师。

如同他所想的一般,他跟着这些戏本一同名载史册,千古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