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综]审神者童磨 彤子 > 第十四章 磨磨头今天也很善良

第十四章 磨磨头今天也很善良

小说:

[综]审神者童磨

作者:

彤子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16

童磨和山姥切来到了本丸门口,

一路上山姥切已经被童磨夸到整个刃都冒烟了。

这让狐之助就很绝望。

我知道你们主仆关系好,但你们能不能把目光分我一点?!

“审神者大人!您之前去哪了?!我找了您好久!”

“嗯,和可爱的小孩子们打雪仗来着,狐之助没在好可惜哦~”童磨说完看向门外笑容都僵了时政人员。

“早上好啊~你们来的好早呀,辛苦啦。”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时政人员笑着,如果不是因为童磨实力强大,想建立友好的合作关系,他们可不会来干这种送东西的小活,毕竟他们也是很忙的。

“说的也是呢,但还是谢谢你们啦~资源麻烦你们整理好送到仓库了,毕竟我和我本丸里的刀剑还不熟,也不好意思让他们帮忙干活啊~”童磨歪头笑着说。

劝慰好粟田口家的孩子们,怕童磨继续找事折磨自己的神经。本来这个时间应该是捧着一杯茶悠闲度过美好的清晨的爷爷刀,来到本丸门口就听到童磨这么不要脸的话。

不熟,不好意思使唤??

你是忘了大早上就拉着大俱利堵厨房让烛台切给你做饭的事了吗?!

“……好。”

一干高级文员在童磨这边一点排场都没有,只能当个勤劳的搬运工。

“这是我那振大包平吗?”童磨拿起放在木盒里的太刀。

“是的,您现在要把他召唤出来吗。”一个长相清秀的工作人员问道。

“嗯,算啦~”童磨笑了笑。“不然小山姥切会吃醋的~”

突然被cue的山姥切:???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然后山姥切就在工作人员看外星人的目光下彻底红成了西红柿脸。

“我,我才不会吃醋!不要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哈哈哈,小山姥切真可爱~”童磨笑着把大包平和一张包含灵力的符纸递给三日月。

“你不是和茶丸经常在一起开小会嘛~就麻烦你交给他了。自己的朋友自己照顾,要好好看护他哦~”

三日月觉得审神者是在警告他,他知道他们会聚在一起讨论怎么试探审神者,但你们最好老实一点,不然我随时可以拿你们的朋友开刀。

三日月的笑容逐渐僵硬。

而童磨。

我确实知道你们会聚在一起开小会,但这和我提一句有什么关系吗?

我是那种会随便警告自己下属的人吗?我又不是无惨大人。

你们敢一个人以上的聚众闲聊,就把你头拧掉。

我只是单纯提一句而已。

磨磨头很疑惑,但磨磨头不准备说。

三日月把大包平带了回去,交给了莺丸。

莺丸看着桌上的大包平,表情看不出喜怒。

他只是心下感叹。

大包平不该这时候来的。

三日月安慰道:“别想太多。”

莺丸叹了口气:“审神者大人这是打算动手了吗?我方才听闻他已经向粟田口的短刀们开刀了?”

三日月敛眸,精致俊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眉眼间竟是透着一抹凉薄。

“谁知道啊。”三日月淡然道。

他经历过三任审神者,第一任审神者是位美丽动人的姬君,最开始一切都很好,直到她爱上了总是喜欢望着天空的御神刀。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有了人身拥有情感后的刀剑是多么危险的存在。

姬君差点被他的初始刀神隐,时政来的人员很及时,姬君被救了。

那些暗堕较深,为爱入魔的刀剑被处理,他们被分配到了其他本丸。

第二任审神者,是位严肃的中年男人,虽然他幸运的成了审神者,但他在现世的生活并不顺遂。可能是对刀剑男士们感到嫉妒吧,过分苛待刀剑们引发了刀剑的暗堕。

最后一任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姬君总会说我会一直陪着你们爱你们的,但却连一个月都不到,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们在本丸里等啊等,等到最后,等来的却是狐之助通知他们,审神者因为受不了本丸枯燥的生活违约卸任了。

连场告别也未有。

再然后,三日月就被分配到了这所暗堕本丸。

就像只被各个收容所推来送去的流浪狗。

三日月也搞不清自己到底在坚持些什么?

他转手过三任审神者。

第一任时他失去了小狐丸。

第二任时他失去了石切丸。

第三任时他失去了今剑和岩融。

他还记得失去了笑容的小天狗在得知他们被审神者抛弃后说的话。

“三日月我累了,抱歉,不能再陪你了。”

然后在他跳了刀解池后,岩融也紧跟而去。

所以他坚持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不甘心吧。”已经被召唤出来的大包平十分冷静的回到。

三日月一惊抬头看向大包平,原来他竟然把话说出来了吗?

“我们作为暗堕刀剑还坚持待在领养本丸里等着审神者的接手,不都是一样的理由吗。”暗堕的大包平很是沉稳的说到。“刀剑渴望认主,渴望被使用,渴望被爱惜、善待、承认;我们抱着这个信念现世,却一次次被伤害,还一直坚持着不过是不甘心罢了。想为自己求个答案,并非是我们不好,而是我们还未遇上能使用好我们的主人。”

“说的真好,大包平。”莺丸笑眯眯的拍了拍手,拿出了他的大包平观察日记。

大包平看着这振莺丸手里的本子不由有点心梗,又有点哭笑不得随他去吧的释然感。

毕竟还可以写他的观察日记,至少说明了莺丸的精神状态还好不是吗。

已经很好了。

三日月看着莺丸的表现一时无言。

在?是谁说大包平来的不是时候的?你连大包平观察日记都准备好了,你给我一脸忧愁的叹气?!

欺负我三条家无人吗?

莺丸笑眯眯的看着三日月。

唉,虽然大包平来的确实不是时候,但他来都来啦,还不如老实接受啊。

毕竟同类和同伴还是有区别的啊……

莺丸抓着笔记本的手指不由默默发紧。

“我需要去见主公一面,莺丸你和我一起去吧。”大包平看向莺丸说到。

“诶?”

“你肯定还未正式向主公问安吧,哪怕没有效忠,该做的工作也必须得做。”

“啊啦,大包平还是和以前一样认真呢~”莺丸笑着看着他。“好啊,我陪你去一趟。”

大包平点点头,然后他看向三日月。

“三日月,你最好也让本丸里的刀剑们正式给审神者正式见一次礼。这些事情你别指望那个刚上任的山姥切会懂,他是个傻子。”

三日月:……真是涨见识了,有着傻包之名的暗堕大包平居然说别刃是傻子。

“山姥切那家伙对审神者的滤镜肯定比审神者的脸皮还厚……”大包平小声嘟囔着。“总之你们如果不想被当玩具折腾的话,最好尽快这么做。”

“哈哈哈,大包平阁下看来对审神者大人很是了解呢,有点好奇大包平和审神者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这个不能说。”大包平摸了摸后脑勺,眉头微皱。

“但是,我了解的肯定比你们多,主公他不是个好人。”

三日月和莺丸对视一眼。

“但他也不是绝对的坏人。凭喜好做事、任性妄为、歪理一堆,但是如果你真的向他求救,他一定不会视而不见。”

“这样啊,哈哈哈。我知道了,我会尽快通知其他刀派的,只是……”

大包平疑惑的看着三日月。

三日月脸上不由露出微苦的笑容来。

“只是在大包平阁下来之前,审神者大人就对粟田口的短刀们出手了。”

大包平:……

所以那群小短刀又是怎么引起审神者的兴趣的?!

居然从本丸最大的开始势力动手,审神者是真的莽!

“我们快去吧莺丸,粟田口之后审神者肯定要从你们这些刀开始折腾了!”

“呃……什么叫我们这些刀?”莺丸疑惑的看向激动的大包平。

“就是年纪大,倚老卖老,心眼多,不正干,脸皮还厚的。”

莺丸/三日月:……

大包平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句话基本把一整个本丸的大佬都给得罪遍了?

大包平:……

得罪就得罪,我大包平才是真正的最美之剑,我怕你?

和审神者相比,你们的战斗力也就比三岁的孩子大那么点。

五岁,不能再多了。

……

一大早就到处乱跑的审神者终于被自己的初始刀逮到,送进了天守阁里。

童磨翻着需要审神者批示的公文,不由鼓着包子脸趴在了桌子上。

“小山姥切小山姥切~好无聊啊,我们去彩椒前辈的本丸做客吧~”

山姥切还没说什么,蹲在一旁监视审神者的狐之助就喊起来了。

“不行!审神者大人!您的工作还一样未动呢!”

“唔,可是我不擅长这些,这可如何是好啊……”童磨拿手点了点压在脸下的文件,一脸委屈。

他不开心的逼逼到:“小狐狸好过分啊,骗我说本丸生活很享受,结果还需要写作业,果然是狐狸的嘴骗人的鬼。”

狐之助:……不是,您怎么还狐身攻击呢?!!我说过的啊!审神者的工作内容我都说过的啊!你不要只听你想听的内容行吗?!

山姥切张张嘴想说他可以帮忙,但又觉得这有点逾矩,左思右想反而把自己搞混乱了。

童磨一抬眼就看见自己的初始刀跪坐在门边,纠结出了蚊香眼。

诶呀呀,小山姥切真可爱~想欺负。

童磨刚准备作妖,天守阁的门就被叩响了。

童磨:啊,来的真巧。

然后他直接把桌子上的文件往旁边一推单手撑着脸笑眯眯的说。

“请进~”

门开了,大包平与莺丸并三日月一同前来见礼。

“是大包平阁下啊,明明昨天才见过,但却觉得如隔三秋呢~”

“主公言重了,唤我大包平即可。”大包平认真严肃的在童磨对面跪下。

和昨天那种随意的态度完全不同。

童磨歪了歪头:“诶呀呀,大包平真是太严肃了,像昨天那样就可以啊,我可是把你们都当好朋友看待的~”

大包平却认真严肃的说道:“昨天我与主公并无所联系,但今日我以成为主公的刀,就不可如此失礼了。”

“这样啊。”童磨抬了抬手,“你开心就好,我对部下很宽和的没有那么多要求。”

大包平:……

是,反正最后不管怎么样都是审神者开心就好……

童磨兴味盎然的把视线转移到另外两刃身上:“茶丸和老爷爷有什么事吗?有苦恼的话可以和我说哦,我最擅长开解别人了~”

莺丸和三日月:……

哦,开解成药研那个样子吗?

说点人话吧,审神者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