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我靠基建续一秒 玫 > 11. 第十一章

11. 第十一章

小说:

我靠基建续一秒

作者: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4

伊西的小队在雇佣契约签订后的第三天住进了行馆。他们花了些时间来辞掉兼职,收拾好各自的行李,当然私底下免不了偷偷讨论这份奇怪的雇佣工作。

他们知道贵族老爷们钱多怪癖多,也的确经常接到些莫名其妙的雇佣,可像这种钱多事少待遇好的送钱买卖他们还真是第一次碰上,伊西跟他们提起的当时就被议论过背后是否别有所图。

尤其工作内容里还包含了(盖着棉被纯)□□的部分。

虽然他们霍尔佣兵的名声不咋好,不属于让人感性趣的常规范畴,但贵族老爷们奇奇怪怪的口味谁说得准。

“那位可已经十六岁了。”尼德一本正经地提醒伊西注意防范——雇主是大贵族又价格合理的前提下他们没有拒绝雇佣的选择项,能做的也就只有注意防范了。

要是真的运气不好……

“放心。”伊西把清点好的预付定金分给同伴,表示自己早就想过这种可能性,“那是另外的价钱。”

先不讨论他一个平民雇佣兵真睡了个年轻俊俏的贵族老爷究竟是谁吃亏,以公爵那身娇体弱风一吹晃三晃的样子来看,硬件能不能行还有待商榷呢。

——回忆起曾经发生的队伍会议,此刻充当靠垫给路西恩靠着的伊西为自己当初的精准判断点了个赞。

就自己怀里这位一天到晚蹭来蹭去没断奶的样子,怕是还单纯得跟个小朋友似的,根本就没那种成年人的糟糕思想。

伊西想着瞄了眼放在桌上的沙漏——这种沙漏是贵族常用的计时工具,里面的细沙在魔法作用下匀速稳定地流淌,上半部分的细沙流淌完就会自动倒转。沙漏上有表示时间的刻度,上下两部分则涂抹不同的颜色,用来区分昼夜。

表示白天的透明流沙池里细沙落下了小半,已经是临近中午的时间了。

“请允许我离开一下。”伊西说道,“我的同伴马上要到了。”

今天是他的队伍搬过来的日子,伊西觉得自己作为队长还是得露个面的。

路西恩不满地哼唧一声,但还是从伊西身上坐了起来。伊西昨天就跟他请过假,理由充分他也不能拒绝。

“安置好了把人带过来。”女仆拿了两个软枕放在路西恩身后,路西恩调整姿势往前坐了坐,眼睛还盯在文件上,只嘴上动了动,“我允许他们拜见。”

他还没见过别的霍尔族人呢,熊孩子对此可感兴趣了。

伊西低声应下来,匆匆到行馆的大门口去等着接人。

安娜把他们的住处安排在护卫队旁边,行馆的最外围。再怎么说外来的雇佣兵也没有自己人可信,就像伊西从来没有跟路西恩两人独处过,房间里永远站着两个及以上的侍从女仆,门口还有护卫随时待命。

而伊西把自己的小队带来给路西恩过目的时候,威廉姆更是亲自守在了路西恩旁边。

不得不说清一色褐肤银发的霍尔站在一起真的相当有视觉冲击力,又是同样的轮廓深邃金色兽瞳,就连发型都是同款的耳侧小麻花再束起高马尾,站在一起宛如货柜里待售的漂亮娃娃。

路西恩一个个打量过去,发现熊孩子的审美相当在线,伊西绝对是漂亮娃娃里面最漂亮的那一个。

于是他满意地给伊西放了半天假去和小伙伴们熟悉环境,也给威廉姆空出点汇报工作的时间。

——经过跟伊斯特先生的一番你来我往,威廉姆和满穗敲定下一份粮食买卖的契约书,路西恩看过没问题的话满穗就会拿去法师工会进行魔法契约备案,然后就可以在法师工会派出的有契约仪式主持资质的法师的见证下签订契约。

不过契约签订的双方代表是威廉姆和皮尔洛。毕竟一方在契约书上玩文字游戏设陷阱,坑得另一方有苦说不出的官司发生过不止一次,为了规避这种风险,契约的签订人不会是真正的老板。

这样万一被坑了,牺牲掉一个下属还有机会毁约翻盘。

再说法师工会对魔法契约的反噬程度有严格标准,商业契约中缺胳膊断腿乃至丢了命的血腥反噬被明令禁止,最多也就是大病一场,或者喝凉水都塞牙缝的倒霉一段时间。

一个忠心的好下属,怎么能没有为自己一方做出这种小牺牲的觉悟。

满穗还在契约书上特别注明了支付货款的金币要帝国货币,也就是有皇室狮鹫徽记的金币。

帝国货币的纯度是大陆最高的,相应也就是最值钱的。譬如跟帝国隔着穆恩山脉的法尔斯公国,一个法尔斯金币只能换八个帝国银币,因而涉及金钱的契约都会标注上货币种类,以免因汇率产生损失。

当然这个货币价值也会随着国家的繁荣或衰落而随之浮动,随之产生了虽然被各个国家严令禁止,却一直存在着的货币商人。

换到路西恩穿越前的背景,就是所谓的炒外汇了。

路西恩都不知道该不该吐槽这个世界科技树点得一塌糊涂,却又在奇奇怪怪的地方发展超前了。

签订契约的仪式不用路西恩出面,契约成立后剩余的就是满穗那边的事情。

最终路西恩花了一万枚金币从满穗买到了五十万斤粮食和两个月的蔬菜供应,粮食里麦占八成豆子占两成,蔬菜没有具体种类规定,由满穗的蔬菜库存自由配置。

货物会在路西恩抵达维尔维德的七天内送到——以威廉姆亲笔签下收货单为准;货款则分三次付清:契约签署的三天内支付三成定金,麦与豆子送到后支付五成尾款,蔬菜分两次到货,全部到货后支付最后两成尾款。

听起来买的不少,但按照成年人一天一斤粮食的平均水平计算,这么多粮食再加上维尔维德郡的现有存粮,才能保证撑到明年不会饿死人,农民也还能保留下春耕的粮种。

路西恩伸了个懒腰,看了眼系统页面上自己的个人资产余额。

有一说一,他比维尔维德政府有钱的多。

……

粮食采购的事情敲定下来,也就意味着离开索维娜城的日子越来越近,当雕梁画栋宛如水上宫殿的大船停靠在索维娜城的码头,安娜便指挥女仆侍从们上船布置打扫,为后半段行程做准备。

去往维尔维德的下半程要走水路。

走陆路的话不仅要绕远路,中途还会经过多个魔兽栖息的森林和地下城,运气不好就得在外夜宿,安全性和舒适度都没有保障,等路西恩抵达维尔维德,怎么也要一个半月以后。

而从白河走水路的话,最快半个月就能从索维娜城直达维尔维德。白河的河道宽阔水深足够,皇室标准的大型船只也能航行自如,同时由于河道下存在火系晶矿,一年四季都不会结冰。

并且作为北行省最主要的水路运输通道,白河水道的开发非常成熟,有法师设下的屏障驱赶魔兽,有多个河岸城市停靠补给,还有治安船来回巡逻,杜绝水盗抢匪作恶。

内政官为此甚至特意给路西恩配了条船。

而在路西恩从马车换成大船一路北上时,维尔维德上层也在讨论这位突然空降的领主。

郡里最大的庄园主诺伯子爵举办了宴会。收到宴会邀请函的客人几乎是维尔维德郡金字塔最顶端的全部——大庄园主、执政官、教会主祭、各大工会的会长,不论他们平日里关系如何,此刻都和气地坐在了宴会桌旁。

“不过是个病秧子,看您这阵仗,我还以为是威尔罗斯陛下要来了呢。”

好吧,其实没那么和气。

伊莱诺主祭看看主位上脸色不渝的诺伯子爵,又看看自己身边阴阳怪气的安达西大法师,低下头安静地研究桌布花纹。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坐在这里,虽然说起来他作为光明教会的主祭名头响亮光鲜亮丽,但他老早就已经看清了,维尔维德就是诺伯子爵和安达西大法师两个人的游戏。

诺伯子爵衣着华贵面容威严,蓄着整洁的短须。诺伯家族在维尔维德树大根深,可以说是维尔维德的隐形领主,要说谁最不想那位空降的维尔维德公爵顺利上任,诺伯子爵说第二没人敢争第一。

而安达西大法师是维尔维德的第一高手,同时兼任着法师工会和冒险者工会的工会长。这位干瘦刻薄的法师从来到维尔维德的第一天起就注定跟诺伯子爵当不了朋友。

安达西大法师是平民出身,靠着出众的魔法天赋才得以与席上一众贵族平起平坐。

但在诺伯子爵眼里平民就是平民,“大法师”又不是什么贵族爵位。安达西大法师又据说早年因为身份受过诸多折辱,直接把整个贵族圈划进了黑名单,宁肯梗着脖子用“大法师”的名号当个平民到死,也不愿意低头受封。

——帝国对天赋者的阶级跨越限制并不严格,有天赋的平民只要在法师工会或者武者工会获得中级以上的实力评定,并宣誓向帝国效忠,就能够被授予“骑士”这一最初级的贵族封号。

想要从骑士再往上走就是各凭本事了,不过以安达西大法师这样的实力,如果愿意向帝国效忠,至少也能是个男爵起步。

当然,要是他愿意加入光明教会其实也是个好出路,神职人员独立于贵族平民的阶级金字塔之外,比如伊莱诺主祭自己也只是乡绅之子,但贵族们看不起他也不能看不起光明神,所以表面上他还是很受敬重的。

只可惜安达西大法师属于法师里不敬神明的那一派,追求的是以“人”之身探究“神力”的穷尽,换到路西恩之前世界就是偏向唯物主义的科研人员,对神明不存半分敬畏尊崇之心。

单是这一点,就已经让伊莱诺主祭在站队上隐隐偏向诺伯子爵。

虽然他内心也认同安达西大法师的观点。那位空降的公爵阁下出了名的体弱多病,没任何天赋废物一个,就当娶进来个深闺公主似的供着哄着不就得了,这么严阵以待反显得他们掉价。

再说了,就算真的给那位公爵放权让他当个实权领主,连皇宫都没出过的没见识蠢货又能翻起什么风浪。

“诸位老爷,在下有个想法。”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伊莱诺主祭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