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嚼碎月亮的方法 高堡尤比克 > 18. innocent insane idiot

18. innocent insane idiot

小说:

[咒术回战]嚼碎月亮的方法

作者:

高堡尤比克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8

虽然我不能用“破灭相”抹消五条悟的头发让他变成秃子大叔,但穿过蛋糕盒神不知鬼不觉地搞掉他奶油蛋糕上的草莓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个恶作剧的结果是五条悟很没大人样地抢走了我的草莓。

——气死,我总有一天要赢过他。

*

公立中学的考试比青藤晚,所以伏黑惠和吉野顺平正在期末考试中。

我还是没能见到顺平的式神,也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伏黑惠了。

过了几天,我向五条悟提出想对有咒力的物体实际实验一下“破灭相”的精密操作,他一边说“诶小莉世真是努力呀”一边把我紧急加塞进高专一年级的咒术实习。

而这次咒术实习的地点总算不是都内的废弃大楼或者学校了,而是在东京附近的乡下。

伊知地先生开车把我和五条悟送到了某个小镇外面的公路上。姿态凛然的眼镜娘少女和有点阴郁的白色制服少年正在公路围栏的缺口处等我们。

再次相见,乙骨忧太背后的特级怨灵祈本里香仍旧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我快步走过去,积极地问好:“真希前辈!乙骨前辈!”

“莉世,五条老师,早上好。”禅院真希靠着略有些生锈的围栏,向我们招了招手,她手里抱着一把很长的薙刀。

乙骨忧太佩戴着一把漆黑的武\\士\\刀,看起来比刚进高专时积极很多:“早上好。”

“于是呢,小莉世也要参加这次咒术实习!欢迎欢迎!”五条悟俯下身掰着我的肩膀说,仿佛小姑娘在展示洋娃娃。

我瞪了他一眼,向前一步,郑重其事地对真希和乙骨鞠了一躬:“请多关照。”

听到我的话,原来稍微驼着背的乙骨下意识站直了,答道:“我会的!”

“那么大声干嘛?”真希受不了似的拍拍他的肩,又扭头对我说,“莉世你也放轻松点,不要跟死板的老头子一样。”

她身上有种凛冽而可靠的风姿,我总觉得真希学姐比她身边的男人们都更有气势。

“喔,对了。”

五条悟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了一把小巧可爱的……斧头。

“在咒力用尽的情况下,小莉世就用这个防身吧。”男人竖起手指介绍,“这是咒具,就是含有咒力、能够伤到诅咒的武器。附送一个小道消息,这边这位真希前辈就是咒具使哟。”

“啊,谢谢。”

我接过斧头,斧头上包着布条,斧柄是很光滑的深色木头,能感受到刀刃上很强的咒力。

“诶可是没有更优雅一点的武器吗……乙骨前辈的刀那样的……”我一边小声说,一边把斧头别到腰上。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用太刀或者打刀这种刃具类型的。

被突然提到的乙骨突然慌乱:“啊这个……我的刀其实……”

“不错啊,这值不少钱吧?”真希瞧了一眼,说。

五条悟:“还是真希你比较识货嘛,不像某些人只注重外表。”

“只注重外表”的“某些人”道歉:“对不起哦五条老师。”

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了,空气渐渐热了起来。

五条悟举起手:“好了,闲话到此为止,诅咒还在山里等着你们呢。”

他从后面推了我一把:“小莉世,不客气地给前辈们添麻烦吧!”

真希一脸无语:“这男人在说些什么呢……”

而我不服气地反驳道:“我不会添麻烦的!”

“嗨嗨。”五条悟敷衍了事的态度非常欠揍,唇边带起爽朗的笑意,“努力吧!”

*

此次任务的诅咒存在于山上荒废的神社中,前段时间攻击了到山里采风的学生团体,所以被发现了。

五条悟在公路上布下“帐”的术法,黑色的薄雾将山头笼罩起来,隔绝外界。

我们进入了帐中。

葱郁的树木过滤了夏天过盛的阳光,蝉的声音立体环绕,从四面八方传来。溪流和森林,绿色快要融化了一般,土壤的味道和水的味道混杂在一起。

脚下的小路只能说勉强算得上“路”,看得出来很久没人走过了。

真希、我、乙骨,按照这个顺序前进着。

真希在最前面用薙刀清理开挡路的杂草:“你胆子挺大的啊,这次至少有两只以上的二级诅咒也敢来。”

——真希学姐在和我讲话?

我不知为何对她抱有尊敬之情,思考了几秒后回答道:“我想实验一下术式的操作方法。我的术式现在虽然不能直接诛灭二级诅咒,但应该可以无视任何防御条件造成损伤。”所以不会拖你们后腿的!

“啊,五条老师和我说过你的术式,’破灭相’是吧……”真希沉吟了一会儿,说,“如果知道诅咒的要害,就能马上’抹消’掉对吧?”

我说:“是的。”

“只要让我意识到’要害’在哪里,通常来说,看到或者听到都可以。”我补充道,“当我意识到了,就能发动术式抹消。”

——确定目标,献祭咒力,天予之终结,简直像“神”一样的狂妄能力。

“好厉害。”乙骨惊讶。

“明明是乙骨前辈比较厉害吧。”我背对着他都感觉得到祈本里香深渊般的气息,“我听五条老师说了哦,乙骨前辈以一年级生的身份参加今年和京都校的交流会,取得了碾压式的胜利诶。”

乙骨忧太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真希好像也在前面笑了,带着一丝揶揄道:“忧太,都被后辈这样夸奖了,一定要好好保护人家哦。”

“嗯!”乙骨忧太应了一声,“莉世小姐放心实验你的术式吧。”

——里香很可怕,但当这种特级咒灵站在己方阵营时却很有安全感呢……

*

步行了四十分钟左右,我们抵达了位于山顶的神社。

鸟居和石灯笼已经破败不堪,远处的神乐殿更是摇摇欲坠,屋顶破了一个大洞。

在幽深无人的寂静密林之中,荒凉寂寞的无名神社,是什么时候开始伫立于此,又是什么时候被所有人遗弃的呢?

我并不是多愁善感的人,此时却有一股莫名的怅然攥住了我的心脏。

“走吧。”真希整个人都专注起来,踏入了褪去朱红、变成几段朽木的鸟居。

我跟在她身后。我的咒力感应在咒术师中算的上比较强的,能感觉到有三只诅咒分布在神社的不同方位。

真希学姐的情况不清楚,但五条悟说过乙骨因为本身里香太强的缘故,对别的诅咒的感应很迟钝。

于是我小声汇报了我感应到的情况,真希说:“唔,那就逐个击破吧,先去最近的。”

走过不太长的参道,我们抵达了神乐殿,这是举行祭祀的地方,正殿在其后方,不过这里的神乐殿和正殿都很小。

“来了。”我一凛,真希学姐飞快地攻了上去。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斩杀了诅咒。

“好、好强。”我震惊于她利落漂亮的体术。

“只是三级啦。不过这里诅咒比想象得多啊。”真希挥了挥手,“继续吧。”

“哦哦好。”我赶紧跟上。

穿过神乐殿,荒废的正殿出现在眼前。

我:“两只……比之前的强很多。”我集中精神,争取不拖他们后腿,同时也能帮上忙。

真希和乙骨交换了一下眼神,乙骨抽出武\\士\\刀。

握住刀柄的乙骨忧太,气势似乎和平时不一样了,祈本里香的强大咒力正被他引导至手中的武器上。

——怎么说呢,有种“强者”的感觉?

这时两只姿态丑陋的诅咒闻见了人类的气息,咆哮着从正殿可怜的木门里挤了出来,推翻了烂成一堆的功德箱。

乙骨和真希两人默契地同时对其中一只出手,几秒后将其斩杀。

剩下的那只却没急着动手,乙骨与诅咒缠斗着,真希却收了薙刀,回到我身边。

“试试看?”真希捏了捏眼镜的镜架,侧着头朝我笑了笑,“看看我们猜的这个诅咒的要害是不是一样的。”

我一惊——所以他们现在是为了我,特意把诅咒圈起来么?

暖流从心脏经由血管流淌,连指尖也像浸在温泉里。

我“嗯”了一声,认真观察这个诅咒片刻,确定了它的弱点,并立刻发动了“破灭相”。

咒力如同轮回的螺旋一般生灭不止。

——神给予的恩赐,造物必要接受。

诅咒的身躯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然后在乙骨的刀刃接触到它之前——化为飞尘消失在空气中。

“能行!”以少许咒力发动“破灭相”的操作是可行的,我非常开心。

“真是简明的术式……不过我也猜对了。”真希也露出笑容,夸奖我,“小莉世,不错嘛。”

我忍不住“嘿嘿”笑了,乙骨收了刀,笑着问:“成功了吗?”

“成功啦!谢谢真希前辈、乙骨前辈!”我开心地感谢他们,如果不是真希学姐气场太强,我都想抱住她亲一下。

“应该没有诅咒了,但还是把神社检查一遍吧。”真希爽快地下达了继续前进的命令。

我点了点头,可就在我踏入正殿那一刻,其乐融融的气氛瞬间被刺骨的冰冷与怨恨取代。

幽静森林中的神社,碧绿的天光,在我眨眼的刹那,化为了闭合的大殿,无数根枯黄的柱子密密麻麻、毫无意义地分布在这个单调的大殿中。

而大殿的正前方,是一尊看不清脸的巨大石像,纤细的手臂上挽着雾气一般的轻纱,似乎是正在奇异地舞蹈的年轻女性。

身边的真希学姐带上一丝惊惧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领域展开?!这种地方怎么会有特级咒灵?”

——特级?和祈本里香一样?

我呆住了,那天女的石像,忽然睁开了眼睛,望向了大殿中央的我们。

不对,它只是在看着我。

它开口了。

“弥……月……大……人……”

“您……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