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美娱]星辰女士的前任有点多 沁园园 > 大大的狗血

大大的狗血

小说:

[美娱]星辰女士的前任有点多

作者:

沁园园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3-31

几个结束了戏份的猎魔人系列主演也要去,因为树丛影业有计划地每年推出两部猎魔人系列电影,逐渐展开猎魔人世界观。

今年春季暑期档上映了杰洛特1,而《杰洛特2:风暴雨季》定档感恩节档上映,SDCC是预热宣传。

饰演白狼的詹姆斯.卡维泽和伊娃.格林是第一批前往展位的人,饰演丹德里恩的基努是第二批,和贝特差不多时间。

基努还得兼顾黑客帝国的展位。

特里斯坦拜托基努去带一下贝特,这是小姑娘第一次去sdcc,别到时候人山人海的搞不清方向。

基努应下来了,去接贝特,但没想到她居然把未婚夫也带过来了。

他没什么高兴的感觉,按部就班带他们去展位。

康伯巴奇悄悄问贝特:“基努心情不好吗?他平时可不是这样,一般都是很爱笑的,很好相处的啊。”

虽然他们只在德国处过几天,但基努这个人总是能让所有人喜欢他的。

贝特:“我不知道,上次我们不欢而散。他可能还有点生我的气。现在愿意来接我们已经是因为他人好了。”

康伯巴奇惊讶:“你居然能惹他生气?他这么温和!”

贝特:“我也有点生他的气。”

康伯巴奇:“发生什么了?”

贝特:“他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哲学范畴,我不懂,也不想懂。”

康伯巴奇很聪明地没再问。

基努把他们送到就走了,他还得回黑客帝国的展位cos尼奥。

贝特到了加勒比海盗展位,就被工作人员拉过去一顿折腾,cos成了伊丽莎白的样子。

因为她演希里雅的灰白头发不能动,于是工作人员给她戴上假发,质量不错,戴着不算难受。

布鲁姆也到了,cos成威尔,至于德普,他要过两天再来。

贝特和布鲁姆这一天,就是在和粉丝们合影中度过,布鲁姆会给他们签名,但贝特依旧不签名,不过大家都习惯了,没有硬要她签名。

康伯巴奇包揽了凯拉的活,给贝特带水带饭。

布鲁姆和贝特一起收工,他们离开sdcc时已经挺晚了,基努在展位外等他们。

贝特惊讶:“咦,我以为特里只是让你接我一下。”

“他让我带着你,”基努做了伪装,他整整自己的帽子和墨镜,“走吧,带你们这群小孩去吃饭。”

被说成小孩,贝特倒没什么反应,她习惯了。

布鲁姆**:“嘿,你可别真把自己当叔叔了。”

基努看了贝特一眼:“有些人一口一个叔叔的叫我,我能不答应吗?”

贝特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去市中心,先吃过饭,然后去一家bar坐了坐。

贝特:“我斜前方那桌有块奶酪。在偷拍我们。”

这算是好莱坞的黑话了,奶酪的意思是,在非工作场合,认出他们这些明星的粉丝或路人。

布鲁姆皱着眉头:“该死的诺基亚,没事生产什么拍照手机。”

诺基亚在2002年发布了第一代拍照手机,虽然像素不行,但依旧备受追捧,其他厂商也纷纷模仿。

然而这对明星来说就不太友好了,以前得防着狗仔的摄像机,现在还得防着路人的拍照手机,简直防不胜防。

康伯巴奇:“也不能怪诺基亚,它只负责生产手机。想偷拍的人,没有诺基亚也会想办法偷拍,不想偷拍的人,有诺基亚也不会拍。”

基努问贝特:“你要不要喊你的保镖过来?”

贝特:“我已经发了短信。”

今天值班的保镖是马克,他待在外面的车里,接到短信后立即动身过来了。

贝特知道偷拍的照片或者视频凉了,不再挂心,甚至心情不错地冲那块奶酪甜甜一笑,wink一下,还比了个心。

男人们就笑开了。

布鲁姆:“(辛达林语)真调皮,故意逗人家。小伙子脸红得都要熟了。”

贝特:“(辛达林语)我就看看,他发现自己偷拍被发现了,会是什么反应。”

结果那奶酪主动认错了,跑来他们这桌。

“不好意思,我刚刚偷偷拍了你们,我会删除的。基努,宁芙,可不可以给我一个签名?”

基努刚想答应,马克已经进来,看到这情形,挡开奶酪:“抱歉,先生,现在是私人时间。”

贝特他们也不再多待,离开了这家bar,换了个场子。

结果发现那个奶酪一直跟着他们,这就很烦了。

马克再次去警告:“先生,您难道想成为stalker吗?”

奶酪支支吾吾的:“我只是想要签名……合影也行。”

谁都知道贝特签名比合影更值钱,但退而求其次也很好。

贝特看了看时间:“天哪,已经快十一点了……算了,我去跟他说吧。”

基努:“我跟你一起去,他想要我俩签名,给他算了。”

康伯巴奇也跟着。

他们下了车去找那个奶酪。

基努:“嘿,伙计,我们会给你签名的。时间不早了,太晚了不安全,早点回家好吗?”

奶酪超级高兴。

贝特已经接过奶酪的签名本,她不大高兴,签名也敷衍,只画了个Q版伊丽莎白绘签。

不过表面上是看不出来敷衍的。

基努脾气很好,耐心地签名签一串,还跟那奶酪聊几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萨姆,救世主先生。”

基努笑了,还要说什么。

贝特:“等等,安静。”

大家看向她。

贝特仔细屏息倾听了一秒,然后迅速跑回车边,拉开车门,打开中盒,里面放着拆开保存的两支手.枪。

康伯巴奇和基努赶紧跟过去。

车里的布鲁姆一脸惊恐:“你想干嘛?为什么要装枪?”

贝特:“有用。”

“怎么了?”基努觉得不太妙。

康伯巴奇:“小蔷薇?”

她今年上半年就办了**证和隐蔽**证,平时也没少玩,三两下组装好枪,下车。

布鲁姆赶紧也跟着下车:“没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康伯巴奇:“我TM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贝特路过保镖马克时递给他一把枪:“跟我过来。”

康伯巴奇一路跟着,感觉更加不妙:“你要去哪?拿着枪想干嘛?你生气了吗?别冲动,别冲动,冷静一点——”

他还以为,贝特被那个叫萨姆的奶酪惹烦了,要干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贝特:“闭嘴!我听到有人在呼救。报警,现在。”

康伯巴奇赶紧打911,有条有理地说清楚情况。

贝特带着马克直接略过那个奶酪,飞快地跑了起来,几个男人赶紧追上去,包括奶酪萨姆。

她很快拐进不远处一个阴暗偏僻的酒吧后巷,酒吧里吵闹的音乐声与没有人迹的小巷反差巨大。

不,是有人迹的,一个金发女孩奄奄一息靠墙站在血泊里,她身前压着一个男人,男人手里的刀子扎在她右边肩膀上。

他就那样抓着刀柄,把她钉在墙上实施侵犯,场面血腥、变态又怪异。

女孩似乎失血过多,虚脱得站不住,但被男人揪住,也摔不下去。

她没力气了,呼救声不算小,但也不大,每叫两句,男人就扇她一耳光,嘴里骂骂咧咧,不大清醒,似乎是喝醉了,或者磕嗨了。

酒吧传来隐约的音乐嘈杂声让他俩的声音变得模糊。

也就贝特听到了。

**手里的刀还扎在女孩身上,也不确定这人还有没有危险武器,马克有点投鼠忌器的犹豫。

贝特冷冷盯着他们:“停下,离开那个姑娘。”

**转头看过来,他眼神混浊,有点赤红,不是喝酒就是磕药,总之嗨大了,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哦,小妞,”他咧嘴笑了,莫名的阴冷,“你也想来一起玩吗?”

布鲁姆和基努下意识上前,把贝特挡在身后,隔绝**恶心的目光。

基努:“请你清醒一点,停止伤害行为。”

怕激怒**,谁也没提已经报警的事。

康伯巴奇胆子更肥一点,他觉得自己很可以,一边试图慢慢靠近**,一边放嘴炮劝说:“听着,兄弟,放开那位姑娘好吗?放下刀子,我们给你几千美元,你立即走人,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好吗?咱们应该选一个皆大欢喜的答案,不是吗?”

“滚开!”**含糊地吼了一声,“停下!别再靠近我!”

康伯巴奇还在靠近,他迫切地想救下那个女孩:“听我说,你——”

犯罪忽然拔枪了:“我让你滚!”

看到未婚夫如此莽,贝特现在感觉很冷静。

她冷静地三两下冲上前,很及时的推开了康伯巴奇,枪声几乎是立即响了。

是两道差不多时间的枪声,保镖马克和犯罪几乎同时开枪。

康伯巴奇被贝特推开,犯罪那一枪落空了——很可能他本来枪法就不怎么样。

犯罪开完枪就踉跄了一下,靠在了墙上,也恰好让马克这一枪落空了。

于是贝特很冷静地快速抬起自己的枪,很冷静地及时补了一枪。

一切都很冷静,感觉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