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你变成了我想要的样子(竞技) 静舟小妖 > 9. 冲突再起(下)

9. 冲突再起(下)

小说:

你变成了我想要的样子(竞技)

作者:

静舟小妖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14

第九章

作为冰上长大的孩子们,被推一把就摔倒,那是不专业。

楚虞被推的顺势后滑,拉着柏逸足足滑出三米,两人才缓缓停下。

然后松开。

柏逸收回了手,还嫌弃地甩了两下,然后这才摸着手腕,斜睨,“ 你真想不起来了?”

“不至于瞒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糊弄我吧,我可是问过你的。”

“所以究竟是什么事?”

柏逸想了想,然后蹙着眉摆手:“算了。”

没等柏逸转身滑走,楚虞抬手拦住了他。

“说吧,看我能不能想起来。”

“想起来什么?”

石宝至从边上滑了过来,站在楚虞身边,立场明确地瞪着柏逸。

柏逸刚刚还很缓和的情绪,瞬间就被石宝至的眼神点炸了。

“想不起来说明你脑袋差,问就给你答案啊?自己想!”

这次柏逸真的滑走了,楚虞没拦他。

他在回想,却始终想不起来。

不是在乎的人,也不是在乎的事,他向来不上心。

但柏逸言之凿凿,那姿态语气委屈的好像自己是个“负心汉”似的。

再说了,既然赢的人是他,获利的也是他,这一副矫情别扭的模样让自己猜,是脑袋有问题吗?

楚虞干脆也不想了。

估计也不什么是大事,既然柏逸不着急,他又何必念念不忘。

随后楚虞又训练了一会儿,一直到刘教练队里的人结束了上半场的训练,休息之后再上冰,他才叫上石宝至一起走。

然而才一下冰,已经在冰上滑着的柏逸突然高喊:“楚虞,你就是个说话不算话的孙子。”

随着这声喊,还有他高高举起的中指。

当时楚虞就怒了。

然而没等他做出反应,石宝至已经像头公牛一样地冲了出去。

一个追,一个跑。

柏逸发出狂妄放肆的笑声:“哈哈哈哈哈!”

“柏逸!”刘教练高喊,“你说什么话呢!给我下来!”

柏逸根本不怕刘教练,滑得放肆张狂,一边逗着石宝至,一边不回头地说:“你让他停下,你先让他停下,他追我呢。”

“马上!现在,给我道歉!”

“他追我呢,他要打我……啊!”

正在滑行的柏逸被一只手臂拦腰抱住,迅猛的惯性为之一顿,柏逸被拉扯的身体几乎在半空中呈现“C字母”的形状。

继而发出一声惨叫。

楚虞抓住了人,却控不住人,被惯性带着一阵狂转。

他被怀里的人带着旋转。

直至后来自己似乎也进入了惯性的轨道。

一圈圈地转了不停。

冰刀在脚下交错,身体紧紧地贴合在一起。

在某一瞬间,楚虞甚至觉得自己吸入了柏逸方才呼出的气息。

直至不知道谁脚下的冰刀终于失控。

两个人,一起滑倒。

摔飞了出去。

柏逸左边身子撞在冰上,脑袋也发出“咚”的一声响。

摔得七荤八素。

“**……”咬着舌头骂了一句。

然而没等话说完。

楚虞已经翻身撑起自己,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

力气用的很大,几乎将柏逸半截身子拉起来,手里拽着的衣领皱成一团,露出半截白玉似的腰肢。

楚虞居高临下。

眼眸如墨。

“你说谁是孙子?”

他问。

“嗯?”

柏逸一时间竟然无法回答。

被莫名其妙的晕眩感袭扰着,距离太近的时候,甚至就连呼吸都忘记了。

他抿着嘴,睁大了眼睛看楚虞。

楚虞的手腕拧转,又将柏逸拉高几分。

压着声音,从牙齿缝里挤出声音:“说。”

柏逸这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楚虞抓着自己衣领的手,蹭蹭蹭的两下就窜了起来。

他握紧拳头似乎想要打楚虞,但这个时候石宝至来了。

紧接着队友们也都围过来了。

围了一圈。

七嘴八舌。

嘈杂不休。

楚虞放开了手。

柏逸松了拳头。

两人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

双双分开。

楚虞动了一下自己隐痛的肩膀,拧眉。

认识柏逸,真特么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

楚虞换了衣服回了宿舍,一路上右边肩膀都火辣辣地疼,路走到一半,汗水犹如雨下。

他捂着肩膀站定了脚,对石宝至说:“我要去医护室。”

石宝至吓得差点咬了舌头:“你怎么了?你肩膀疼?刚刚受伤了?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楚虞将上衣领口拉开让石宝至看,石宝至又是用手摸,又是抬他的手,转悠了好几圈,然后说:“走,去医护室。”

这不是耽搁事吗?

楚虞将衣领拉回来,低头往医护室的方向走去。

心乱如麻。

席烨收队员,冰之星大奖赛,还有一个月后的省内选拔赛,这个时候要是受伤了,比赛还怎么参加?

所以说,柏逸就是个灾星!

楚虞寒着脸进了医护室。

“怎么了?”队医是一名美丽的女性Omega,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

石宝至说:“王医生,你快看看,他说肩膀很疼。”

“我看看。”

细长的手指探进楚虞的领口,一点点拉开衣服,露出了大片泛红的肌肤。

Omega的手指很凉,恰到好处的降低了楚虞火辣痛楚,但没等生出心猿意马,身后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转头一看。

柏逸用一块湿毛巾按着左边肩膀,被一群人护着走了进来。

四目对上。

当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柏逸张嘴就骂:“楚虞你特么缺德不?自己想死直接**了事!自己什么本事不知道啊,你有本事拦,有本事给我接住啊!什么几把玩意儿,你也来这儿了?手断了?害人害己?活该!”

楚虞不容退让,站起了身,“你要是不说那话,谁想理你,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看不出我烦你。”

“你烦我就特么滚远点,今天冰面是我们队的。”

“冰场是你家的?省队是你家的?”

“你特么信不信我揍你!”

“来啊!”

两人梗着脖子对骂,要不是被身边的人拦着,下一秒就得扑上去。

楚虞不是个爱惹事的性格,他没有那样的环境把他养的无法无天。

谦虚懂礼,低调认真,是楚虞给身边所有人的印象。

也只有柏逸这恶心的带着脏字的骂法,能刺激他爆血管。

看着暴起开撕的楚虞,石宝至都惊呆了。

然后下一秒,用着吃奶的劲儿将楚虞拦下,恶狠狠地瞪着柏逸。

“来啊!”

“来来来!”

“来打我啊!”

“你放开我,看我不打死他!”

但凡吵架,吵到最后,通常最后都变成这样弱智的对话。

王医生左右看了一眼,最后一声厉喝:“都给我闭嘴!”

她走到两人中间,拦下了斗鸡似的两人。

“当这是哪儿呢?信不信我把你们元总喊过来?”

“怕吗?怕就给我闭嘴!”

娇弱的Omega发起火来也很厉害,一时间,医护室里安静了下来。

王医生让柏逸自己找地方坐,然后又让楚虞坐回原处,抬手再次覆痛处,气得红眼的楚虞这才努力调整情绪。

等看过了楚虞,又去看过柏逸,然后来到两人前方,环胸一站:“去医院吧,我这里治不了。”

楚虞闻言,心往下坠。

柏逸掏出手机,拨号出去,高声说:“老张啊,你给医院打个电话,把最好的骨科医生留下来,我马上过去。”

楚虞抿嘴。

柏逸放下电话,那叫一个嘚瑟。

后来,刘教练也赶过来,开车拉他们去医院,其他人没让跟去,就他们三个人。

两人别别扭扭地坐在车上,谁也没说话。

直到某个岔路口,柏逸拍拍前排靠背:“刘教,前面路口往左边拐,去爱德华医院。”

爱德华医院,柏逸他家的产业。

之一。

太子爷来看病,接待规格自然不用多说,楚虞全程安静,配合检查。

等待结果出来的时候还有漂亮的Omega陪聊,水果点心摆满了桌面,柏逸淡然享受一切,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玩手机。

刘教练明显看不惯,但也没办法。

没过一会儿,Beta医生进来,递上检查结果。

两人都是锁骨挫伤,只是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不算严重,外敷处理,几天自愈。

楚虞放下心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肩膀已经没那么疼了。

柏逸说:“给我打针,能比赛的那种,最好的,我要尽快恢复。”

“没问题。”医生点头,看看楚虞,又看看柏逸,“那我去准备?”

“准备!准备两份,大爷我对敌人也足够仁慈,不像某个**,害人害己。”

楚虞绷着脸:“不用了,不是修养两天就好了吗?检查费用是多少,我转给你们。”

“怎么的,自尊心又膨胀了?把我拦下来的时候呢?乖乖跟过来的时候呢?你检查的时候怎么不说没事,做给谁看呢?”

楚虞气的站起来,正准备说话,出去接电话的刘教练回来了。

他身后还跟着元帅总教练。

和席烨。

“元总!偶像!”柏逸嘴甜地打着招呼。

但这两人却没理他,拦下医生,详细地问了一下两人的病情。

柏逸得空又用眼神对楚虞挑衅。

楚虞觉得干脆把柏逸的肩膀敲断得了,摔出去那么远,伤势怎么就这么轻呢?

正想着,席烨来到了楚虞的身边,双手插在裤兜上,弯腰看他。

歪头。

“怎么才这么轻啊?都打架了,腿也没断,手也没断,也太可惜了。”

柏逸在边上挤眉弄眼地笑。

楚虞咬着牙根,绷着。

然后一只大手在他脑袋上拨弄了一下,男人的声音骤然温柔了下来,说:“还能滑,就跟我回去,我还有很多想要教给你。”

楚虞猛地抬头,眼中星光闪动,“席教?”

男人说:“是啊,真不好运,才挑上你就受伤,该说你倒霉还是我倒霉呢?”

柏逸瞬间笑不出来了。

定定地看着席烨,脸一点点地垮了下来。

席烨暂时只带三名队员。

两名成年Alpha。

和楚虞。

犹豫了一天,又和元帅谈了很久,直至楚虞受伤前的电话打过来前三分钟,席烨才最终确定了全部人选。

要是打架受伤的是那两个成年Alpha,估计席烨当场就换了,但受伤的是楚虞。

楚虞是他第一个确定下来,一定要带的队员。

哪怕这孩子还没有分化。

席烨是华国最强的花滑A单选手,他的世界排名,直至现在都还没有人能够超越。

从事花滑运动二十多年,他见过优秀选手不知道多少,更优秀的苗子攒一起能建成一片花园。

但人和人之间,需要那么一点让彼此难忘的独特,才能够变成缘分。

席烨爱**楚虞在冰上展现的意境,爱**他的稳。

昨天没等睡下,他就定下了楚虞。

告诉自己,这个队员我一定要带,我喜欢他。

席烨对自己看入眼的人,自然是有着与众不同的亲昵。

他无视旁边柏逸垮得都快哭了的脸,拉开楚虞的肩膀看了又看,然后就那么蹲在楚虞面前说:“虽然是小伤,还是养一下,安全为上。我听唐教练说,你打算参加冰之星的比赛是不是?没问题,这几天我们做些基础训练,重点放在细节上,有机会的。”

楚虞点头,鼻子有点酸。

席烨,这可是席烨。

他这辈子可能能够遇见的最好的教练。

然后教练也选择了他。

做梦似的。

“偶,偶像,只招他一个吗?”耳边传来声音,柏逸张狂的气势消失不见,挪到沙发边的屁股只坐了一半,眼巴巴地看着席烨。

楚虞回过神来。

表情复杂地看向席烨。

“啊,抱歉了,我未成年组暂时只招楚虞一个。”席烨几乎没给其他人太多思考的时间,就张口说出了答案。

然后对着柏逸没什么诚意地笑了一下。

“不是,我……”柏逸急地站起来,“但凡比赛都有预赛决赛,咱们花滑还有短节目和自由滑呢,您不能凭借一次成绩对我下定论啊。我表现不好,不稳定,有我的原因,您不想知道吗?正好咱们在医院,我这里有专业的数据,我让他们拿出来给您看了,您就知道我为什么那天的表现那么不好。”

柏逸的自信让他敢张嘴诉说,敢去索求自己需要的一切,哪怕死缠烂打,不达目的不罢休。

他张狂自信,甚至有点嚣张。

但席烨是什么人,他或许没有柏逸家里有钱,现在也身材走形了,可他也乘风破浪,翱翔天空过。

在五十亿世界人中,成为花样滑冰男A的第一人。

他内心的狂傲,绝不是你说两句软话,再秀秀家庭背景就可以弯折。

所以他深深地看了柏逸一眼,只说了一句:“我已经决定了,就不会变,你可以等下次。”

一句话,拒绝地死死的。

然后低头,对楚虞低声说:“走吧,先出去,我有话和你聊。”

柏逸捏住了拳头,咬着嘴唇,注视着席烨用呵护的姿态将楚虞带离房间,气得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等下次?

下次是多久?

运动员的运动寿命就那么久,错过一年,可能就错过很多。

“唉。”一旁看见这一幕的元帅叹了一口,低声对刘教练说,“或许你该和席烨谈谈。”

刘教练摇头:“柏逸现在状态不稳定是事实,况且咱们队花费了大力气才请到席烨,谈这些……不就等于强迫他接受?”

“也对……”元帅不再说话,又叹了一口气。

“刘教。”柏逸突然开口,他笔直地看着刘教练,脸上哪还有刚刚的泫然欲泣可怜兮兮,他的眼睛很亮,甚至闪耀着狂热的温度,一字一句地问道:“什么是冰之星?冰之星比赛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