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修真 > 灵界此间录 鸢尾丶躬行 > 第三十四章:第一回目终了:Transformation

第三十四章:第一回目终了:Transformation

小说:

灵界此间录

作者:

鸢尾丶躬行

分类:

玄幻修真

更新时间:

2020-08-13

“这是我的名片,你可以叫我【寻荒影】,我想我们可以重新认识一下。”寻荒影很认真的将一张名片放在了长羽枫的面前。

长羽枫看了一眼,并没有理会他。

“交个朋友咯。”寻荒影笑意满满,一只手整理自己黑色小西装的领结,一只手打了个响指,金色的流光从他的手指里飞出来,化为一束细小的光线,光线直接穿透图书馆的屋顶,那束光线越来越大,在一瞬间包裹住了他们这一层的所有地区,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他们一般不叫我寻荒影。”寻荒影很认真很严肃的坐在躺在椅子上,他孩子一样的身体完全侧躺着,右手的食指点在自己的太阳穴上,中指放在右眼的下方,其他手指像是一朵花一样散开,他的优雅与精致让这种有些女性化的动作异常的诡异,他凌厉而认真的黑色瞳眸里散发着一股奇异的光芒,那是一种天上天下的王权。

“他们一般叫我,神。”

【轰隆!】

娓娓道来的沉闷嗓音从寻荒影的声音里发出来,像是给予天空之上的致命警告,吓的天空雷声震荡,轰隆而至。

芙兰,下雨了。

那一道雷闪一下,长羽枫刚好看向寻荒影,神字之后,长羽枫的黑色眼眸里,也只剩下这个自称着神的少年。他也开始认真的对待起这位不请自来的麻烦人。

寻荒影在雷闪的阴影之下光芒万丈,他戏谑的看着长羽枫,直到雨点啪嗒啪嗒的声音响起来,他们许久对视的沉默才得以打破。

“开玩笑的。”寻荒影扶着椅子的把手一下子跳下来,双手背在自己挺拔的腰上,他在长羽枫的桌子旁边绕起圈来。

“我呢,是来找你做一件事情的,顺便呢,问一问你几个问题。”

长羽枫将书关上,看了一眼窗外越来越大的雨,口中念的,却是莉莉娅和艾瑞卡有没有带伞。

“带了,放心。”寻荒影刚好站在长羽枫的面前,看着他漠不关心的样子,反而很开心,顺便帮他回答了问题。

“回去吧。”长羽枫重新把书打开,低着头,慢慢的观看着上面法阵的解释原理:“无论你是谁,我都没有兴趣。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在意的。你的言行举止,都透露着对我的蔑视,我只能让你尽量尊重我。所以我现在应该对你说,请你离开。”

“好吧,我确实挺不尊重人。”寻荒影有些泄气一样的没了刚才的精神,而是低着脑袋,垂着手臂乖乖的做到了长羽枫的对面。

“可是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嘛,对吧,我也有不尊重他们的资本,我比他们都强,不尊重也就不尊重呗,能拿我怎么样?对吧?”寻荒影用左手撑着脑袋,情绪有些低落的看着那个法阵,用右手在空中划了一下,书上的法阵迅速由一个极小的同样法阵漂浮在书上,那是一个蓝色的召唤法阵,召唤法阵可以召唤出一些奇特的生物,这个法阵的描述是【鳄章】。

漂浮着的极小法阵在寻荒影的比划之下,就像是模拟着鳄章的召唤,一只长着恐怖鳞甲小章鱼密密麻麻的爬在法阵内,蓝色的光芒四射,鳄章极其闪耀,但是它们张牙舞爪的样子由着鳞甲的尖刺凸起,这份象张牙舞爪就更加的骇人。

“没有魔法,很困扰吧。”寻荒影用拳头紧紧的抓着,拳头一握,就让所有的鳄章哀嚎着化为蓝色的碎片。

“连最基本的法阵解析都做不到。真是难过啊……”寻荒影干脆直接趴在桌子上,他看着没有理他的长羽枫,长羽枫关上了书,默默的看着这个一直在烦他的小鬼,也不说话,就是很认真的看着。

他并没有表现出不耐烦,就那样看着,因为他的高个子,傻大个一样,所以很呆萌。

这让寻荒影反而又笑了起来,他小小的身子因为趴在桌子上笑就像是在颤抖。

“哎呦,你真是,太可爱了。”

寻荒影双手啪的一下放在桌子上,窗外的雨越来越大,又轰着打了个巨响的雷,闪电直接让两个人置于白光之下。

“长羽枫,我问你一个问题。”

寻荒影对视着长羽枫,长羽枫在听到自己本命的时候,脸就像是抽搐了一下的不自然,他也没有说话,就静静的看着他,虽然他的内心里一万个不舒服,也没有说。只是在自己的名字上有些惊吓。

“什么问题?”长羽枫并没有否定自己的名字,知道一个名字并不会怎么样,在他的记忆里,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公国人,无非是拥有两个名字而已。

“你现在,真的是在为自己而活么?”

寻荒影的目光就像是窗外的暴雨,飘零着对于世界万物都要遭受雨水暴杀的怜悯。

“我并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意义。为了自己而活,又能怎么样呢?”长羽枫回应着寻荒影的眼神,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躲避寻荒影的任何眼神,他镇定自若,尽管眼前的这位少年并没有那么尊重自己。

好像隐忍是他的长项,他也没有那么想要卷入世事,他现在就像是个超凡脱俗的小和尚,入了世俗,确实六根清净,不骄不躁,不争不抢,处于整个灵界最繁华的地段,也没有多大的。

这是可悲的,也是极其难得的,说不上多好,也说不上多坏,那就只有一种感觉可以解释,那就是他正在成为他自己。

这就是他自己本来的面目,好也罢坏也罢,都很正常,并且极其正常,因为他就是他,基于自己的判断能力,基于自己的做事风格,做出来的事情,也如如此的“正常”。

因为怎么也逃不脱他生活轨迹的逻辑思维,想要有所改变都不可能,偶尔改变一次,也基本上用尽了自己的所有能够改变的思维逻辑,甚至是永远的一成不变。

“如果你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陌生的他人而活,那就有的聊了,你,不,我,不对,如果你为了别人而活,我们就必须现在行动起来了,不然灵界的所有人都会死,包括,你。”寻荒影咬牙切齿道:“当然,我不知道包不包括我。但是你一定会死在那一天!”

“人生下来就会死的。”长羽枫显然并不理解寻荒影的话:“如果你说的是某种浩劫,我想我也没有办法阻止。你找错人了。”长羽枫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他依然很认真的对待,只是话说明白了,他,不会魔法,顺着这个前面的意思说下去,要自己当救世主么?

他自己也应该知道他面前的这个大傻个连书本上的魔法解析都做不到。其他的事情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他好像一样的温柔,以至于这份温柔表现出来的,像是一根筋一样,自安天命。

“如果我死了,那一定会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被魔法轰死的普通人太多了,我不能说见怪不怪,因为那些都是血淋淋的生命,但是如果轮到我,我也只能坦然的接受。”

长羽枫面对死亡,就和任何时候一样,没有一点点胆怯。

“接受什么呀接受!无缘无故被魔法弹轰死,就是做鬼也不要放过那个人啊!接受个毛线!”寻荒影啪的一下又拍了一下桌子,他凑近长羽枫,一额头顶住长羽枫的额头,用圆滚滚的大眼睛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浩劫?这个词可太轻了,要说就得说万劫不复,所有人,都会万劫不复!那会是一场彻彻底底的万劫不复的末日。”

“如果我不为了陌生的他人而活呢?”长羽枫别过脸去,眼前的少年极其认真的态度,让他不觉得这是玩笑了。

如果说他刚刚认为这是一个小孩子在胡闹,他没必要和小孩子置气顺着小孩子的话和他聊聊天也无妨,现在的少年所散发出来的绝对认真的态度让他有些愕然。

什么为自己而活,为陌生的他人而活?为什么不可以是为了熟悉的他人而活,非得是为了“陌生的他人”这样子让人有些疑惑的词语?

这是一个小孩子问出来的问题吗?

又为什么是他?

“那就没得聊咯,自私自利的家伙可没人喜欢。”

“为什么为了自己,就是自私自利?”

“因为初衷就不一样呗,如果这种人获得了某些权利,其他人就要遭殃了呗,为自己而活,会成为让人作呕的借口。”

“如果是为了他人而活的人以此为借口而乱用权利了呢?那样不是更糟糕么?为了自己而活,反而让人可以因为他本来就有的自私而释怀。”

“那你呢?你是为了什么而活?”寻荒影认真的看着长羽枫,此时他能够看到长羽枫有些皱着的眉头,再是他沉下去的气息,他的冷静如此的突兀,让空气都安静。

即使窗外暴雨倾盆,雷声轰隆作响。

“说实话,我不知道。”长羽枫很沉的呼了一口气,从他的鼻腔出来,让他整个身子都下去了一点。

“我没有办法不为自己而活,如果我不去想自己的利益,我连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我也没有办法不去为他人而活,比如我的妹妹,我们相依为命,彼此支撑,我不可能置她于不顾。”

“那其他人呢?和你不相识的人呢?为了他们,你会不会愿意伸出援手呢?”

“如果是依靠魔法,我做不到。”

“如果你做得到呢?你会吗?”

寻荒影回到位置上,闪雷就像是甩到他的全身,将他的全身照亮,长羽枫的脸在闪雷之下变得昏暗。

他被问的沉默。

“我不知道。”

最终只能回答,我不知道。

“如果是一个老人摔倒在路边,扶与不扶都需要考虑的话,确实是一件糟糕的事情,但是如果是一个魔法弹轰下来,我能不能为那个老人义无反顾的挡下来,事情只能有一种。”

长羽枫正面看着寻荒影,寻荒影也坐下来,像是一只乖巧的黑色小羊,坐在椅子上,双手压在椅子上,前倾着,听着长羽枫的回答。

“你会挡吗?”

“如果我不挡,我想,也会有人去挡。”

“那就是你不会挡咯?”

“我会的。”

长羽枫黑色的瞳眸亮晶晶的看着寻荒影,那是雨点借着灯光反到他的眼眸里,闪烁。

“为什么?”

寻荒影的双脚离地,晃荡着。在雷闪之中,他的一切,又忽然的煞白,那种白和刚刚不一样,就像是寻荒影整个人在发光。

“虽然我怕死,但是我想,我必须挡下来,如果我能够带老奶奶离开更好,如果我不去做这件事情,我一定后悔。”

长羽枫闭上了眼睛,沉默着。

“后悔什么?”

“后悔,我如此的渺小无能,却连灵魂也从未高大。”

长羽枫重新拿起书,他想要走,却走不动,寻荒影可从来没有限制住他的行动,他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有些莫名的伤感,就好像曾经有一份这样子做的真挚的感情摆在他的面前,他越是往前,就越是害怕,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做到。

惩罚,结束了。

寻荒影打了个响指。

“人可以犯错的,没关系。”寻荒影抿嘴一笑,只见长羽枫的全身开始发着金光。

长羽枫沉浸在自己的伤害里,那种负罪感来到他的身上,让他疲惫不堪,那些零零散散的记忆里,他的一切,都在无休止的追赶着自己的善良。

将自己的能力,提升到与自己善良相匹配的程度,那种感觉,却因为无法拯救任何人甚至是事物而产生的无休止的挫败感压的他喘不过气。

头疼欲裂,心里的石头压着,却得不到解脱。

人,真的可以犯错么?

还是要看犯了什么错吧。

不能原谅的,就永远不要原谅吧。

【轰隆——】

雷声滚滚,像是早就已经过去的天罚,那些雷,是不会劈到任何一个坏人身上的,也不会劈到任何一个想要悔改之人身上。

但是。这雷,这神罚,就像是寻荒影所能够抓住的一切,消散而去。

芙兰城的腥风血雨就要展开,金光铸造的“神明”降临,这一条命运之路没有归途。

长羽枫在金光之下安睡,水晶的肋骨此时化为乌有,融进他真正的肋骨,那奔如泉水的力量,就像是他所经历的梦境一样,化为他人生的一部分。

只不过这一次,他安详的睡去,接受,这满天的,绝无仅有的万物的恩宠。

整个芙兰城所有有魔法的人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魔杖在欢欣鼓舞的颤抖着,他们自身的丹田之内,魔法的气息在翻涌,他们惊讶,所有的魔法师们全身都散发着蓝光,盈盈众生,如火如荧。

芙兰城的树木在摇曳,清泉在澈响,城墙在颤动,泥土在翻蠕,鸟雀在迎雷穿梭,百兽在矗立昂扬,更多,更多的万物都在聆听,那水晶神骨熔铸的微妙绝响。

“爱丽丝,我需要出去一趟。”一身红色的礼服被她甩到一边,她金色的长发在风中摇曳。

她漂亮的红色高跟鞋在刚参加完舞会时还未换掉,玫瑰荆棘的魔杖在她的手上一甩,化为黑色的影子,一瞬间便不见了。

爱丽丝点头,将礼服接住,沉默着,一点自己的青山藤魔杖,关上了,金碧辉煌的公爵府大门。

  https://../book/91900/52891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