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星极的魔法师 渔小乖乖 > 012

012

小说:

星极的魔法师

作者:

渔小乖乖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0

在傀儡咒的作用下,斯莱瑟和沈星极迅速弄清楚了特温的身世。

这个孩子的骨龄是八岁,生命前六年都住在封闭的实验室里,估计是一个实验体。这种地下实验室在混乱区常见得很,批量出产着克隆人、基因改造人、机械改造人等等,没有任何科研道德可言。较为幸运的是,实验室很快就在黑吃黑中覆灭了。

特温的记忆中有一场激烈的枪战,眼看着就要抵挡不住入侵者了,实验室里那个被人称之为“博士”的负责人启动了毁灭计划,不仅把实验资料全部销毁,还打算灭杀实验体。特温的运气还算不错,竟然死里逃生,后来被一个叫“医生”的老头收养。

在垃圾街,能不加入任何帮派还活得比较滋润的人很少,“医生”就是其中一个。

没有人知道“医生”的来历,但他是一个很棒的人体机械改造师。其实正常的机械改造、基因改造并不违法,在中央星系,每年都会有很多人跑去正规医院接受一定程度的改造。在军队,为了提高军人的作战能力,身体改造更是普遍得很。“医生”开了家私人的机械改造诊所,口碑传出去后,总会有那种渴望变强的人捧着钱求上门来。

被“医生”收养后,特温过了几天少有的安稳日子。

虽然“医生”不爱搭理他,从未给过他“关爱”,但至少给了他庇护。

但在一年前,“医生”因身体机能老化,死了。这算是自然老死,在这么混乱的地方,“医生”能自然老死,也是不容易啊。他生前对特温很一般,去世前却为特温铺了路,不仅把他送到一间隐秘的安全性很高的住所,还为他准备好了很多生活必需品。

“医生”为特温准备了足够他生活四五年的营养液,还为他准备了很多学习资料,只要特温耐得住寂寞,安心在这处隐秘住所里宅着,四五年后,哪怕他成为不了像“医生”那样的人,只要懂得一些机械知识原理,能做机械维护,他就不愁没有饭吃。

之所以会出现在垃圾堆里,是因为这个隐秘的住所有好几个出口,其中一个出口就藏在腐臭的垃圾堆下面。陈年的垃圾毫无规律地堆着,把出口藏得严严实实。特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偷偷跑去垃圾堆里捡零件。他很小心,只敢在深夜偷偷捡一些。

“我们需要在你家借住一阵子,我们愿意支付食物来当房租。”沈星极说。

特温乖乖地点头,狼吞虎咽地啃着面包。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两个大人完全可以杀了他,彻底占领他的地盘,但他们没有。不仅没有,他们还愿意和他分享食物,那这些食物就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这面包微甜,特温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

沈星极笑着问:“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光脑。”

特温已经很久没有开口和人说过话了。

他点头说可以,声音极为沙哑,就像是在粗糙的砂纸上磨过一样。他的光脑也是“医生”留给他的,是一台绑定了假账户的光脑。一般来说,光脑都是需要绑定个人基因的。不绑定也行,但不绑定的话,很多功能就会受限制,使用起来特别不方便。

“医生”对光脑动过手脚,不仅解开了诸多限制,还让它在链接星网时能够不断跳转虚拟位,避免被人追踪。沈星极虽然没有见过“医生”,但透过这台被改造的光脑就能判断出那位“医生”确实本事了得。沈星极用“达尼尔号”作为关键词进行了一番搜索。

见沈星极似乎有重要发现,斯莱瑟针对特温释放了一个隔音的小魔法。

“你看,这是两周前的新闻。”沈星极指着一篇正规新闻稿说,“第六十四集团军紧急出动,在黑河和塔别人交易时将他们全部俘获。达尼尔号除我以外全员获救。”

这篇新闻稿里再三强调了沈星极的功劳,还公开了沈星极的真实姓名和长相。根据他们的报导,达尼尔号能够全员获救,显然和沈星极驾驶检修舱逃出星盗的包围圈后发出来的那段求救信号有直接关系。军方就是根据这段信号把黑河一网打尽的。

“两周前”这个时间点显得非常重要。

两周前,斯莱瑟和沈星极正驾驶那艘抢来的飞船上,在慢慢靠近混乱区。

斯莱瑟的脑子里立刻出现了一条清晰的时间线:黑河占领达尼尔号→沈星极逃出生天→黑河小喽啰奉命搜寻追击沈星极→沈星极前往混乱区→达尼尔号全员获救。

“我看了一下,应该是我送出求救信号后不久,信号就被军方巡逻舰捕获了。但考虑到黑河手里握有五千多名人质,军方没有轻举妄动。”尽管有隔音魔法,沈星极还是下意识压低了声音,“直到集团军弄清楚了黑河和塔别人的交易情况,他们才如神兵天降一般,把恶人一网打尽。也就是说,黑河要抓我果然不关求救信号的事。”

黑河肯定不知道沈星极早把求救信号发出去了,如果他们知道,集团军的救援行动不会展开得如此顺利。斯莱瑟说:“你以后都要小心,黑河之前就出于某种原因不愿放过你,现在你给他们造成了如此惨重的损失,势必会迎来变本加厉的报复。”

黑河这次损失大发了!五千多的珍贵货品说没就没了,还有上百名成员被抓,被缴获的飞船、机甲和武器更是让他们狠狠出了一次血。但作为最负恶名的星盗团,黑河在这片星域中经营了数百年,这上百名成员被抓了,还有几万名成员隐在暗处。

沈星极毫无疑问要承受黑河的怒火。

“往好了想,至少我现在还健康地活着,至少那五千多人都获救了。”沈星极翻看了一下新闻稿下面的评论。网友们全都在抨击黑河的惨无人道,身为人类竟然把同胞走私给塔别人,判死刑都不足以平民愤了,大家都觉得应该把黑河的成员千刀万剐!

还有一部分网友提出质疑,达尼尔号的安防措施到底是怎么做的!明明飞船的安检已经如此严密了,为什么还会有几十个星盗登上飞船,然后从内部占领了飞船?他们向达尼尔号背后的公司问责,向负责安检的港口问责,向当地的政府官员问责。

还有不少网友在为沈星极祈福。大家理智上都觉得沈星极回不来了。毕竟距离沈星极驾驶检修舱逃出达尼尔号已经过去了四十五天,距离军方救回除沈星极以外的人质也已经过去了十六天,沈星极依然毫无消息,存活的几率肯定不大了。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因为目前还没发现沈星极的尸体,所以很多陌生网友都坚持为他祈福。

一位优秀的少年偏偏因这种方式被全网所知!一定要让他平安啊,他才刚刚获得机甲大赛的第一名,他才刚刚考上排名靠前的高等院校,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

沈星极看得眼睛发涩。

斯莱瑟却皱着眉头问:“军方为什么要公开你的真实姓名和长相?他们应该考虑到万一你被人捡到了,捡到你的人却不知善恶,恶人很可能会拿着你去黑河讨赏。”

“估计是觉得我必死无疑了,好让我在死亡后有个英雄之名?”沈星极对于军方还是很有好感的,“检修舱这个东西和宇宙飞船不一样,它的续航能力很差,谁都知道我没法靠一架检修舱跨越星际,所以在我失踪这么久以后,他们肯定觉得我死了。”

沈星极又说:“更何况黑河是知道我的身份的,就算军方没有公开我的姓名和长相,黑河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他们肯定会视我为仇敌,说不定会去暗网那种地方悬赏我的人头。反倒是军方把我的信息公开了,能叫某些亡命之徒多一些顾忌。拿着我的人头固然可以去黑河讨赏,但因此得罪军方到底值不值,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这说法也有道理。

斯莱瑟心里却想,亡命之徒都是已经上了军方通缉令的,他们会顾忌军方吗?

特温啃完了面包,抱着一瓶果汁慢慢喝着。就算“医生”还活着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东西!因为医生本人在饮食上毫无追求,每天就靠营养液活着。

特温幸福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像只常年活在黑暗中第一次晒到太阳的小猫崽。

他摸了摸胸口一个装饰性的小挂件,好奇地打量着两个好看的大人。奇怪啊,他们说话怎么没有声音呢?这难道就是魔术吗?特温放下果汁,试探着鼓了一下掌。

隔音魔法不针对斯莱瑟和沈星极,他们齐齐地朝特温看了过来。

特温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两位长得很好看的大人的脸色,见他们没有生气,心里就有数了。他继续拍掌,一边拍掌一边说:“魔、魔术很棒!我什么声音都没听见!”

嗯,这个魔术的原理应该是只做口型不发声吧?

说破了原理其实超简单的,难为两位好看的大人还一本正经地演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