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渣过的小奶狗狼变了 长野蔓蔓 > 10. 第 10 章

10. 第 10 章

小说:

渣过的小奶狗狼变了

作者:

长野蔓蔓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5

大半夜的醒过来,床边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盯着你,普通人一定会被这一幕吓得心跳停止。

但这一秒,沈轻岚尚未挣脱梦中的恐惧感,睁开双眼面对眼前熟悉的一幕,反倒让他惶惶不安的情绪平静下来。

很多年前,小白也喜欢这样看着他。刚开始,他也会吓一跳,但小白改不了,所以他渐渐就习惯了。

“陆同学?”沈轻岚撑起上半身,借着窗外的月光打量着床前半跪的青年,“你在干什么?”

“我在看你,哥哥。”黑暗中,低沉好听的嗓音缓缓响起,陆景燃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沈轻岚被盯得有些发毛了。

大多数时候,陆同学的眼神都是清澈明亮的,无害且毫无攻击力的。但,偶尔又会有某些瞬间,那双琉璃色眼瞳里,深深浸着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如同平静的冰川之下,潜藏着危险的漩涡,注视久了就会被彻底卷进去,不得脱身。

沈轻岚迟疑地问道:“你……你大半夜的不睡觉,看着我做什么?”

“我听到,哥哥刚才在叫一个人的名字。”陆景燃答非所问,“小白是谁?”

“我、我叫了小白吗……”沈轻岚的神色有几分恍惚,“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小朋友。”

喉结微微动了动,陆景燃继续追问道:“那个小白,他现在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沈轻岚蹙起了眉心,“我也想知道他在哪里,但——”

话到嘴边,又重新吞了回去,沈轻岚掀开被子,“是不是在沙发上睡不着?你睡到床上来吧。”

陆景燃没有吭声,维持着半跪的姿势,微微仰起脸,像一个狂热的信徒,正虔诚地仰望着他的神明。

“嗯,睡不着呢。”良久后,他的嗓音恢复了沈哥哥熟悉的清透无辜,带着期待问道:“那——哥哥会跟我一起睡吗?”

“咳……”沈轻岚差点被口水呛到,一边警告自己不要想歪,一边委婉地拒绝道:“我不太习惯和别人一起睡一张床。”

上扬的尾音悄然降了下去,“哦,那好吧。”

“嗯。”沈轻岚赤着脚下床,往沙发走过去。

长时间在黑暗中的眼睛习惯了昏暗的光线,可视力便大大增强。那双白皙如玉的小脚在陆景燃眼前一晃而过,他眯了眯眼眸,竭力克制住想要握住漂亮骨感的脚踝,将人一把拖过来的冲动。

而沈哥哥对此一无所知,他躺到沙发上,盖好小被子,“晚安,陆同学。”

“晚安,哥哥。”

*

第二天上午,沈轻岚难得睡到了自然醒。

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睡回了床上,沙发上也没有陆同学的身影。

目光一转,右侧的床头柜上贴了一张紫色的便利贴。

【早安,哥哥!我有事先走啦,哥哥记得要联系我哦~[笑脸]】

沈轻岚盯着这个傻兮兮的笑脸,唇角也不自觉微微上扬,然后又顺手将这张可可爱爱的便利贴,贴到了书桌后的墙壁上。

起床洗漱换衣服,刚一下楼,就看见餐桌上坐着三个他完全不想正眼看的人。

但没等他回身离开,孟秦笑着冲他招了招手,“轻岚这会儿下来刚好,一起来吃早餐吧!”

沈轻岚还记着他昨晚那恶心的眼神和语气,按捺住心里的膈应走过去,“早。”

“哥哥!吃饼饼!”沈轻尘晃荡着胖乎乎的小腿,嘴巴四周一圈的食物碎渣。

孟雪柔动作温柔地用方巾给儿子擦嘴,“轻尘,要好好吃饭哦。”

沈轻岚没搭理这小胖墩儿,坐到餐桌最远的一方,林妈手脚麻利地端上了他的专属餐盘。

孟秦看似随口问道:“轻岚,怎么没见你带回来的那个朋友啊?”

“他有事,先走了。”沈轻岚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这样啊……”孟秦若有所思道,“挺好的,本来我还担心你刚回国没什么熟悉的朋友,会不会觉得很孤单。不过,你的这位朋友是什么来头?说说看,也许我也认识呢?”

沈轻岚掀起眼皮子,“我交朋友不看对方的身份,只看这个人的人品和习性,适不适合做朋友。”

“哈哈,说的也是,是我俗气了……”孟秦尴尬地咧了咧嘴,另起一个话题,“话说回来,轻岚你到公司也有一个星期了,感觉怎么样啊?”

这个问题正中沈轻岚下怀,他收回眼神,专注于面前的早餐,语气颇有点百无聊赖,“就那样吧,没我想象中好玩儿。”

孟秦和孟雪柔对视一眼,继而又口气温和地劝道:“上班肯定没有那么轻松,尤其对于你这种搞艺术的人来说,确实很浪费你的天赋。轻岚你看,要不,你再出去进修进修?费用我和你阿姨一起出。”

沈轻岚垂着眼睫,平淡地回道:“还好吧,累倒不是很累,准时上下班也挺轻松的。我再试试吧。”

没等对方再劝,他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做事情半途而废总归不太好,你说对不对,孟先生?”

孟秦一时只能称“是是是”。

一顿早餐结束,孟雪柔率先抱着儿子回房间去了。

沈轻岚擦拭干净唇角,站起身来准备离席,孟秦却抢先一步替他拉开了椅子。

“轻岚今天有什么安排呢?”男人俯身垂首,有意无意凑得极近。

沈轻岚下意识就想躲开,但鼻尖却捕捉到了一抹淡淡的香水味。

这一缕香味极轻极淡,但沈轻岚还是嗅到了。

他偏过脸,对上男人试探的眼神,停顿了好几秒,突然问道:“孟先生用的是什么香水?”

孟秦愣了一下,很快笑道:“怎么,轻岚喜欢这个味道吗?”

“嗯哼。”沈轻岚哼了一声,算是默认。

孟秦被这软软的一声弄得有些心猿意马,不要脸地回道:“我今天还没有喷香水,你闻到的大概是……孟叔叔的男人味,哈哈!”

沈轻岚:……

他抬手,稍一用力推开对方,“我要回房间了,孟先生请自便。”

他转身朝楼梯口走,心头隐隐浮上一个奇怪又疯狂的念头。

这个香水味,分明是孟雪柔身上的,两个人要贴得有多近,孟秦才会沾染上她身上的香水味?

*

新的一周,职场菜鸟小沈,终于迎来了他第一个正式的工作项目。

一大清早的,陈经理就拍着沈轻岚的肩膀给他打鸡血:“小沈啊,这次的项目很大,孟总很重视啊!如果我们业务一部能拿下来,你转正的问题也不用愁了!”

按照孟秦的意思,沈轻岚入职时并没有使用真名,毕竟“沈轻岚”这三个字是前段时间的八卦中心。

所以目前为止,公司里的人只知道他姓沈,却没有那么充分的想象力,将他和机场视频里英俊冷酷的沈公子联系起来。

“好的,陈经理。”沈轻岚挂着标准的营业式微笑,“我会努力的。”

“好好干!”陈经理又拍了他一下,“去吧!”

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是二组的组长林沫,一位雷厉风行的短发女士。今天他们是初次约见甲方,林组长只带了沈轻岚和袁媛两人。

袁媛自从那天亲自把沈轻岚带到孟总办公室后,就自觉担任起了小沈的向导,处处照顾他。这次也不例外,她一路上都在给沈轻岚传授经验,安慰他不要紧张。

沈轻岚当然不紧张,但他还是做出了一副虚心受教的神情,不想让热心的女孩子感到尴尬和不适。

到了甲方公司的大楼,一行三人在前台的引导下,进入会议室等待对方的负责人。

过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就在林沫第十二次不耐烦地看向手表时,会议室的大门终于被推开了。

“哎呀,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一道娇滴滴的女声响起。

沈轻岚眉心一动,侧眸看向那张精致完美的脸。

与此同时,温月掩唇惊讶道:“沈公子?你怎么——”

“您好。”沈轻岚及时起身,用礼貌的招呼打断了对方的话,“想不到温总竟然这么年轻有为。”

“啊……”温月放下手,笑盈盈地走到会议桌前落座,“这位一定就是林组长了。”

“您好,温总。”林沫压下心中的不快,主动起身伸出手,“很荣幸能有机会和您谈这次的合作。”

“呵呵,林组长客气了。”温月娇笑,眼珠子一转,“不过,今天还有一个人要一起参与讨论哦。”

她侧过脸,吩咐身后的秘书:“季总还没有走吧?这个项目是我们两家集团共同开发的,他也应该参与进来。”

浓密卷翘的眼睫不易察觉地颤了颤,除此之外,端坐在会议桌前的沈轻岚别无反应。

两分钟后,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

季嘉羽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然而就在目光触及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时,又瞬间僵住了。

“阿羽,你来啦~”温月亲昵地叫他,曲起手指轻扣左侧的桌面,“来,坐。”

“季总。”

“季总。”

林沫和袁媛一前一后地起身致意。

沈轻岚也抬起脸来,冷淡的眼神落在前男友的脸上,面无表情道:“您好,季总。”

季嘉羽的脸色白了白,几乎是下意识的,他选择了同温月间隔一个座的位置落座。

温月脸上完美无缺的笑容有一丝凝滞。

会议室里的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