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SD]海与向日葵 裴嘉 > Pride and Vanity

Pride and Vanity

小说:

[SD]海与向日葵

作者:

裴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8

周末,陵南篮球部的少年们初见流川的真面目,再一次对自己的猜测产生了怀疑。

他们经理居然在意这种冷冰冰的无口年下吗?

“而且仙道也好像真的不在意啊,居然现在还没来。”

“就算是练习赛,迟到也太不应该了吧!”

“稀奇的是百惠姐都没有生气,很反常啊。”

越野瞄了瞄百惠,她跟湘北的经理进行了短暂且愉快的会晤,脸上持续挂着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笑容,和平时判若两人。

“……你们知道什么。”鱼住叹气:“那是她不想在外人面前丢脸,尤其对方是湘北。”

众人:“……”

池上尴尬地转移了话题:“不过湘北的经理还真的是个美人啊哈哈。”

大家一起配合着称赞起了彩子小姐,但是他们经理假笑起来也毫不逊色,连说着“仙道怎么还没来”的时候,也能表现得温柔和煦。

“不好意思,我睡过头了。”

仙道摸着他的刺猬脑袋,笑着走了进来,先后撞上教练的枪口和队友们鄙视的目光。

他笑着笑着,以为还有怒火中烧的经理在最后等着他,谁知目光一扫,却对上了百惠同样微笑着的脸。

“呃。”仙道笑容一顿,接过彦一递给他的队服,小声问:“什么情况?”

“……仙道学长说什么?”

仙道觑视百惠一眼,而她却瞟向了看台。

今天来观战的女孩子多了一倍,甚至还有流川枫的专属拉拉队。

“奇怪,我们学校都没有’仙道命’吗?”百惠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明明那些女生也疯得很啊。”

仙道又以为自己听错了:“呃?”

百惠平时超讨厌在篮球馆大呼小叫花痴他的女生,总说她们既缺乏理智又太能给人添麻烦,但她今天居然希望这样的女生多一点?

他们家经理今天不对头。

仙道思忖着运着球,瞄向湘北的一年级王牌,心绪飘忽。

这家伙跟越野一点也不相像,而且那个红头发的要有意思得多。

“仙道,你怎么心不在焉的?!”

中场暂停期间,田冈的怒吼声从陵南的后备席爆发出来:

“居然让他们追上来了!我们要赢30分啊!”

“是——”

仙道被狠骂了一顿,不得不收起玩味的表情,小鸡啄米般点头。

百惠抬起记录表,“啪”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跟在教练后面敲打:“ACE,让对面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王牌啊!”

“好。”

真正的王牌只得再点点头,然后对经理说道:“我饿了。”

“……”

百惠蹲下身从背包里翻出一袋坚果抛给他:“反正都睡过头了,怎么不吃了早饭再来?”

仙道撕开包装边吃边问:

“这意思就是说,下次多迟到一点也没问题了?”

“你就不能早起吗?!大笨蛋!”

“刚才还是’ACE’呢,现在就变成’大笨蛋’了吗?落差好大啊。”

“大笨蛋ACE,行了吗?!”

……

围观群众翻了个白眼,各自散去。

仙道这货根本不配得到他们的同情和关注。

彦一没有跟学长们一起走开,而是定定地仰视着仙道手里的综合坚果。他望着望着,想起上周才发生的事,“啊”了一声,突然开了窍。

上星期,他主动帮百惠打扫了活动教室,在擦拭储物柜的时候发现了很多零食,都是教练不知从哪找来的赞助。

抽屉的标签上贴着种类,有泡腾片,能量棒,巧克力,苏打饼干……最吸引彦一注意的是一盒“刺猬的饲料”,里面装满了五花八门的综合坚果和牛肉干。

他迫不及待地跑去向百惠求证:“百惠姐,我们社团还养了刺猬吗?”

“是啊。”

“Unbelievable!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到?!”

百惠回头看了看彦一,笑容渐渐扩大,直至笑出声来:“你没看到吗?这么大一只。”

……

这么大一只……

彦一看着仙道手中熟悉的包装袋,慌忙找起自己的记录本。

要赶紧记下来!

*

“刺猬的饲料?”越野在赛后接受了彦一的路人采访,他拿毛巾擦着汗,不答反问:“嗯,彦一,你知道仙道那家伙最大的优点是什么吗?”

“什、什么?”

“是不挑食。”

“啊?”彦一懵了。

“嘛,其实不光是坚果,应该说我们把不怎么很受欢迎的食物都放了进去,反正我们不喜欢吃的东西仙道都会吃。百惠姐说,仙道杂食这一点也很像刺猬,所以干脆把那些不好分类的零食定名为刺猬的饲料。”

越野顿了顿又说:“特别是那个牛肉干,不知道百惠姐从哪儿弄的,除了仙道没有人嚼得动……或者说没有耐心吃这么麻烦的东西吧!”

彦一惊呆了:“……这次真的是un、unbelievable啊。”

“说到百惠姐,”越野扭头跟植草嘀咕起来:“百惠姐今天实在太不正常了。”

他们以一球之差打赢了湘北,但经理自比赛结束就陷入了消沉。送走湘北之后,她更是连假笑也没有了。

植草说:“大概是因为我们只赢了两分,离50分差太多了,所以有点沮丧吧。”

“50分怎么听都是气话啊,肯定还是因为仙道迟到了。”越野幸灾乐祸地对仙道说:“呐,怎么办?”

小刺猬想了一想,随手放下装柠檬的保鲜盒,带着一身清新的芬芳,气定神闲地出动了。

他跑去跟经理道了歉,但是百惠却说:

“没事。”

她连“下次注意”之类的话都忘记讲,更不要提罚他去做这做那了。

仙道又伸出被樱木捏红的爪子,向她抱怨湘北那个一年级的红毛小子力气好大,他的手又要废了。

“……”百惠有气无力地瞥了仙道一眼,似乎已经看破他的夸大其词,再也不会中同样的圈套。

她翻出镇痛喷雾剂,对着他的手呲了呲。

“好了。”

百惠收起喷雾剂,将医药箱收拾妥当,提起来便走。

仙道收回了试探的手,站在原地注视着她的背影,没由来地想起那个残阳似血的下午。

那天,她也是什么都不愿计较的样子,并且话少得出奇。

……

是的,百惠的郁怏跟那个人脱离不了关系。

大家都说陵南只赢湘北两分,仅仅是因为仙道没有用尽全力。可是不管仙道发挥了七成实力也好,五成实力也罢,甚至三成又怎样,陵南其他人都有认真努力地比赛,赤木的成长和一年级们的天赋也无法被掩盖。

三井寿真的被取代了。

……

“跟迟到没关系?”越野挑起眉,再次草率定论:“那就是因为仙道的态度太不端正了!”

这回,连鱼住也阴森森地出来秋后算账:“没错!你这小子刚才是在玩吗!”

“你们这些家伙——”仙道坐回来,继续品尝起了他的柠檬,不温不火地诘问道:“她不高兴一定是因为我吗?”

或者反过来说,他只能让她不高兴吗?

然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少年们一致坚持旁观者清,因为仙道百惠是真的。甚至刚加入篮球部不久的一年级生也凑进来添油加醋,未风先雨。

“仙道学长和百惠学姐就是很般配啊!勇猛和果敢诶!”

“百惠姐很在意仙道学长的吧?”

“那当然了!仙道学长可是我们的王牌啊,球打得好人长得又帅,我们学校没有几个女生不喜欢吧!”

仙道微微蹙了蹙眉头,并不享受这样的恭维。

“那个……”彦一紧张地留下一滴冷汗,想阻止这些兴奋过头的同学,却又不知如何打断才好。

就算刚刚发现了“刺猬的饲料”这个小机密,他也觉得同级生们的措辞哪里怪怪的。

“砰——”

一声巨响砸在篮球馆里,热烈的讨论戛然而止。

少年们猛地一顿,个个如同惊弓之鸟。

他们心惊肉跳地看向门口,原来是经理放下东西回来了。

百惠立在门口,一巴掌拍在了铁门上,不知用了多少力气才砸下了这么大的声响,他们男生看了都觉得痛。

池上干笑着想说点什么:“那个,百惠啊……”

百惠拍向大门的手慢慢握成拳头,然后面无表情地放下,冷静地说道:

“开始训练了。”

少年们窸窸窣窣地列好队,动作非常迅速,引爆炸/弹的高一成员更是心惊胆战。

彦一特别观察了百惠的反应,可是她事后什么也没说,甚至隔天便恢复了正常。

心大的男孩子们很快便不再提心吊胆,更没留意自己一时嘴快给仙道添了多大的麻烦。

百惠隔天便恢复了正常,但只是对其他成员而言。

仙道彻底沦为了“最特殊的”存在。

陵南和湘北打练习赛的当天,百惠便开始对仙道的迟到等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避免被误解成“在意”他;

即使不得不对王牌的懒怠作出处罚,那也是听从了教练的指示;

不管是平日和篮球部在食堂聚餐,还是去鱼住家吃火锅,永远坐在离他最远的对角;

越野说周末去仙道家复习或是玩游戏时,更是借故不去;

……

不出几日,彦一的绝密记录本完全停止了更新。

从招新日起,就时不时有人向百惠求证“勇猛果敢”是不是真的。虽然三浦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但“三浦百惠”一经消亡,找上来打探的一年级的学妹开始层出不穷。

她们甚至明知故问学长和学姐是否在交往,为的就是拿捏百惠的态度。

“你们放心吧,我对年下没兴趣!”

百惠不知面对着第几茬学妹,头一次说了很多。她甚至迁怒起仙道,并讲了很过分的话:

“那家伙对你们来说是温柔成熟的学长,但在我眼里就只是少年意气的小鬼而已!清楚了吗?”

“别再来烦我了。”

……

学妹们很快将百惠的说辞肆意宣传开,更有甚者还擅自改动了几个单词,导致最终流传的版本完全言过其实。

“百惠,这样真的好吗?”

莉子看了看角落里窃窃私语的女生,没了写作业的心思。

现在不管百惠走到哪里,仍能引起八卦者的注意,只不过终于没有人上前找茬了。

“实不相瞒,我还是第一次庆幸自己早出生一年,并且靠这个有了’前辈’的身份。”

百惠笔下飞快地写着数学作业,用复杂的计算公式证明着自己的内心完全不受扰乱,而不是求得数学题的答案。

她边写边说:“不然这些可恶的一年级才没这么容易善罢甘休。”

“真不知道他们用哪只眼睛看出我喜欢仙道的。我当篮球部的经理是为了跟王牌谈恋爱吗?!乙女游戏玩多了吧这群人。”

“简直是玷污我对篮球的热爱和对陵南的奉献,我才不是为了接近长得帅的男人才喜欢篮球的!我才没那么肤浅!”

“这些流言真的是有冒犯到我。”

百惠说到最后,笔下已经非常用力,自动铅笔的笔芯“啪”地断了。

国中时,她也曾被很多女生质疑过,是不是因为想跟三井单独相处,所以女篮训练结束后也留在体育馆练习。

她们只看到了自己和三井关系好,却从未留意她进步了多少。她们更不知道她为了提升命中率,又在私下练习了多少球。

几乎从那时起,她就有了决心。

绝对不喜欢长得帅的男生;

绝对不喜欢所谓的天才或是王牌;

绝对不喜欢受欢迎的风云人物;

……

她在心里发过誓的,绝对不当自己讨厌的那一类女生,她跟她们不一样。

这些条件,仙道每一条都符合,所以他对她来说是三倍的不可能。她怎么会喜欢仙道呢?绝对不可能,她的自尊和骄傲都不允许。

莉子担忧地说:“但是,不是只有对仙道君熟视无睹,才能证明百惠对篮球部的热忱和无私吧。”

百惠摔了笔,赌气说:“可这种逻辑就是客观存在着。”

她和仙道的关系完全没好到当初那个地步,甚至还比不上自己跟鱼住、越野亲近,但是这两年多以来的付出已经被这些八卦覆盖了。

她怎么会不生气?

还有,那家伙得知自己被年长的、零女子力、连初恋也没谈过、疑似女同性恋的社团经理“喜欢”,也会觉得莫名其妙吧?

他可是陵南甚至镰仓·湘南地区的大众男神啊,连时尚模特、小提琴公主之类的学妹跟他告白,他都不为所动,肯定眼高于顶。

推己及人,她光是代入一下仙道的角度,就觉得尴尬死了。

……

最重要的是,万一影响接下来的县大赛怎么办?对陵南篮球部来说,仙道可比她重要得多。万一因为这种事出了岔子,田冈会跟她断绝关系,鱼住会拿她做刺身拼盘。

百惠咬紧嘴唇,抱着双臂焦眉皱眼。

莉子摇头:“百惠你还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啦。嗯,当然,’别人’也包括仙道君。”

百惠抬起头,看着莉子愣住。

“是吗?我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吗?”

虚荣是过分流于表面的骄傲,所以比起自我评估,人们更加偏信他者的态度①。

百惠仔细想了想,自己可能是将它们混为一谈了。

“怎么办,我果然还是个智商高情商低的人啊。”

她托起下巴喃喃自语,双目开始失去焦距。

提起仙道,这个家伙才一直蒙受着形形色色的目光。

无论旁人说他是得分机器,还是靠天赋打球的奇才“而已”,他好像都不怎么在意。

仙道的骄傲深藏若虚,但到底有迹可循。比如,悄无声息地担起了王牌的责任。

不得不说,他把外在的骄傲和内在的骄傲平衡得很好,她就完全不行。

虽然一直吐槽他只是个小鬼,但是年上的她并不比他高明。

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自我认识,她虚长一岁,却完全不知所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