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咒术回战]关于寄宿在我体内的另一个虎杖悠仁这件事 江泽 > 5. 第五章

5. 第五章

小说:

[综咒术回战]关于寄宿在我体内的另一个虎杖悠仁这件事

作者:

江泽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8

虎杖悠仁吃下第二根宿傩手指后,仁能很强烈的感受到宿傩的位置。

今天是第三天,宿傩和仁谁都没有去找过对方。

虎杖悠仁顺利入学。

今天的任务是去车站迎接一年级里最后一位学生——

钉崎野蔷薇。

钉崎野蔷薇是一个个性十足火辣的女孩子,这是仁接触后的第一感受。

同时野蔷薇的性格是仁最不擅长应对的一类人,真要和这种女孩子接触,只会让他感觉到头大,倒霉孩子虎杖悠仁倒是接触良好的样子。

两人在楼梯上下分开寻找盘踞在大楼里的诅咒。

一进大楼,仁下意识开放感知,触碰到隐晦的气息后,他慢慢睁开眼眼睛,琥珀色眼眸像一碗沉淀的琼浆,泛着漂亮的浅金色,就像巨龙的眼珠,“悠仁,能感觉到吗?”

眼底似乎有什么蠢蠢欲动,他扬起的唇角像小孩子一般天真烂漫。

什么都没感觉到的虎杖悠仁迟钝的看了看四周,“什么?”

趣意正兴的仁有点迫不及待,“这里除了五条说的咒物之外,还有一只小老鼠~我们去会会他。”

“诶?”

——

五分钟后,虎杖悠仁看了看前方,又拧头看了看后方,一只咒物的影子都没有瞧见,连接起来的走道阴森潮湿。

“知道打架什么最厉害吗?”仁看着他像无头苍蝇乱走,另起话题。

“嗯…你说的打架和我的打架是一个意思吗?”虎杖悠仁没忘记仁那边的世界过分疯狂的情况。

随意吃人的世界,怎么看都不会和平。

“就当做一个意思吧。”仁随意道。

“这样的话,一定是技巧和力量吧!”虎杖悠仁的答案在仁的预料之内,普通人都会这么想。

在拥有力量的同时增添上技巧,等于锦上添花。

但是,仁不是一般人,没有受过教育靠着流浪长大的孩子,不会有一般人的想法。

所以,仁嘟着嘴,用着遗憾的语气模拟着错误的哔哔声音,“很遗憾,答错了!”

仁贱兮兮的声音让虎杖悠仁一阵不爽,“那你说是什么?”

“很简单,不要命就可以了。”

战斗里,他人的最低目标是保住性命,仁却恰恰相反,正因为想要保住性命才会战斗起来束手束脚,这种答案对虎杖悠仁来说,不可思议,他停下脚步。

“毕竟悠仁现在的力量太弱了,所以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使对手没有还击之力,最好是一招击杀,等以后变强了,就可以和怪物一起玩耍了。”仁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最后一句玩耍,像是仁在口腔尽数碾压嚼碎吐出来的字,酝酿着无穷恶意。

虎杖悠仁认为,仁想表达的觉不是什么简单通过力量戏耍敌人的简单事情。

仁的性格带着恶童一般的玩劣,没有善恶可言。

就像吃人对他来说,普通的和吃饭没有两样,不加以约束的后果,只能是越来越像咒物。

“悠仁?你有在认真听我说话吗?”侃侃而谈的仁说了一大堆,结果对面一点反应都没有。

对着牛弹琴起码都看到他甩动尾巴给予的反应。

嘁……

“我有在听,听的非常清楚,只是在想为什么你忽然要对我说这些。”虎杖悠仁一心而二用,穿着运动鞋,走在铺满灰尘的地板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里静的落针可听,他走了五分钟,还是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仁唇角的笑意更深,“我对你未来挺感兴趣的,如果我把我会的教予你,你会强大到哪种地步?所以,等会是教学时间。”

“仁要教我吗?”虎杖悠仁睁着大大的眼睛,吃惊道。

“啊,从现在开始叫我仁哥,以你现在的三脚猫功夫能做什么,我就不信五条口中的咒物都是你这种实力可以顺便打败的生物。”开始嚣张的仁没有忘记想要虎杖悠仁叫他哥的趣味,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时不时搬出来作为条件。

“我也没有那么弱吧…”对于称呼叫哥,虎杖悠仁第一时间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划上一个大叉叉。

仁:“你那最多叫胜人一筹。”

虎杖悠仁:“那你要教我什么?”

仁:“体术,在我那边的世界论体术我可以很自豪的告诉你,我是最强。”

虎杖悠仁:“最强?”

又一个最强?

“这个话题我可以以后慢慢告诉你,所以,那只小老鼠你找到了吗?”仁一改过去的散漫,声音不再懒洋洋。

“没有,感觉不到咒物在哪里…”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你要找的咒物可是一直跟你哦。”

“!!”虎杖悠仁瞳孔一缩,背后沁出冷汗,反手抽出五条老师给他的咒具屠坐魔,眼神一凛全身防备的对准后面。

转身的瞬间,少年锐利的视线变的惊讶。

长长的走廊什么都没有,长年不见太阳的走廊深处黑乎乎一片。

“还没有发现吗?方向搞错了,不是这边,是上面上面。”仁的声音低沉无比,沙沙的仿佛缥缈悠长。

「你要找的咒物一直跟着你哦」

「方向搞错了…是…上面」

虎杖悠仁慢悠悠的仰起头,旋转的视线里果不其然,天花板上爬着一个人形的生物,他同体雪白,四肢巨大修长,完全不是人类的手掌。

雪白的脸上没有表情,连五官都没有,头发也没有,只剩下一张嘴,唇周还有缝线留下的线头和针孔。

惊吓程度不亚于鬼片,他就以这种状态跟了虎杖悠仁一路,是一只擅长隐藏自己的诅咒。

在虎杖悠仁抬头的瞬间,咒物友好的扬起惊悚的笑容,蓝紫色的嘴唇弯弯,“老板…加…加人工吗?”

虽然咒物可以说话,但是一般没有多大理性,虎杖悠仁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脸,拔腿就跑,想要拉开一个安全距离。

“不要背对他,特别是在你感知还不及格的时候,悠仁,趁现在转身,什么都不用管直接砍。”仁站在浅浅的池水中运筹帷幄,双手交叉在胸前,气定神闲。

一道月牙的银白色斩痕从右往左,通过腰腹的转动带着惯性,这一斩的力量直接把对方从肚子上一分为二。

危机时刻,虎杖悠仁对仁的话无条件信任,下手那是毫不犹豫,十分的坚定。

抓紧机会,第二刀紧接而上,剑锋的凛然寒意把诅咒由下往上一挑。

锋利无比的剑身一闪而过的光亮,瓢泼的血液撒满整个天花板。

在内心世界驻足了好一会,仁才悠悠收回视线,他根本不需要出场,虎杖悠仁能很好的处理,他身体的敏捷程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太好了,可以直接进入实战。

当天晚上,内心世界。

“全力攻过来。”仁赤足踩在浅浅的水域,透过清澈的水底可以看到白皙的脚背上青色脉络的走向,在玉白的脚背上十分漂亮的分布开来。

“这就是你说的实战?打架?”虎杖悠仁穿着高专的服装出现在内心世界。

今早解决完大楼的诅咒,救了一个无辜的小男孩,吃完饭后回来的路上,仁突然和他说话,内容很简单,睡觉的时候来找他。

“没错,外面的杂鱼咒物已经对你没用,我这里有三个要求,”仁冷冷的看着虎杖悠仁,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撑过我十招的攻击,第二看到我的攻击轨迹,第三尽量活下来吧。”

“等等第三条的活下来是怎么回事!”虎杖悠仁傻愣愣的待在原地,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玩这么大?”

“谁告诉你是玩,我们是生死决斗。”仁正经脸。

虎杖悠仁抿了抿下唇,有些紧张,内心风起云涌很不安定,“不是说教学吗?”

总感觉自己好像被骗了一样。

“啊没错,”仁突然笑了,十分的灿烂,“这就是教学,死掉了就是教学失败~”

仁那边兴高采烈,虎杖悠仁这边则是死气沉沉,甚至脸上连色泽都退散成白色,这算哪门子教学!这算什么老师!!这完全就是恐怖宣言!有哪个学生可以从你手中毕业啊?

完全就是想夺舍我吧,借口都想好了,是的吧,就是的吧。

“那么,1,2,3…”完全不给虎杖悠仁准备的时间。

话音刚落,虎杖悠仁眼睛一眨,便失去仁的踪影,扬起的阵风冲撞着虎杖悠仁,他惊愕的睁大眼睛左看右看。

空寂的偌大池水世界听不见一丝一毫的其他声音,放眼望去的水面仿佛看不到尽头。

浅浅的呼吸声弥漫在耳边,是自己的呼吸声。

站在过于空旷的场地随之漫上来的是孤凉感,虎杖悠仁的眼球以不正常的频率上下转动,混乱之际,一只手从后面搭上肩膀,独属于仁嘶哑的金属嗓音鬼魅的浮现在耳畔,温热的气息扑洒在侧脸。

电闪雷鸣间,虎杖悠仁把仁的手腕扣在手心往前一拉,身体一错位准备把仁甩出去的时候,一阵强劲的风压席卷而来。

还未等虎杖悠仁看清是什么的时候,剧痛像一把石锥深深的刺进太阳穴,疼痛像炸弹在他脑中翻腾炸裂,指尖麻木,眼前一黑,身体瞬间无力像脱线的风筝直直飞到另一边。

仁收回肘击的左手,游刃有余的说道,“还在用这种招数不就变相在告诉对手尽情的来蹂啊躏我吗。”

嗡响在虎杖悠仁耳内鼓动掩盖了所有声音,他难受的喘着气站起身,视线模糊的摇晃了几下,很快聚焦在不远处的仁身上,巨大尸骨面前的粉色头发少年笑的十分愉悦,甚至张狂,一股非常强烈的违和感,使人心生毛意。

仁的声音在他听来就像是隔了一层水,模糊不清。

“还有九下,下手不狠,想把我甩去出去有什么用,让我动弹不得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虎杖悠仁喘着粗气的冷峻脸上布满寒霜,很浅的威慑感。

虎杖悠仁了解自己运动神经很好,但是动态视力完全追不上那个男人。

或许可以通过气息感知。

既然眼睛看不到,那就不依靠眼睛。

微瞌的眼眸完全闭上,视线一黑,没有了视觉依赖,其他的五官变得异常灵敏。

“哦?闭上眼睛吗?”仁眯起眼睛,握紧的拳头松了又紧,“很可惜,这对我没用。”

听觉里,一阵风起,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感知完全没有用!

虎杖悠仁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快速的睁开眼睛,光亮在眼中漫开,一缕樱花色的发丝掠过鼻间,留下一股浓郁的铁锈味。

糟糕...

仁贴着虎杖悠仁的脸,无声的笑了,在一片血色背景之下,浮现的笑容显得如此诡异,手中的拳头对准虎杖悠仁的胸膛一送。

看似轻轻的一推,只有虎杖悠仁知道,力道直接把他震晕几秒,肋骨一定断了..

轰——

溅起的巨大水幕中央仁保持着出拳的姿势,衣服微微凌乱,脸上还是不可一世的笑容,看着飞出去的虎杖悠仁像滚筒洗衣机旋转五周半,倒在水中。

“还有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