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其他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和风遇月 > 第271章 是可以拉拢拉拢的(8000字)

第271章 是可以拉拢拉拢的(8000字)

小说: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作者:

和风遇月

分类:

综合其他

更新时间:

2020-11-24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最新章节!

近卫凛花很震惊。

真的很震惊。

那张与近卫凉花有两三分像的面孔上满是错愕与哑然之色。

她半张嘴巴,捏着手机的手掌微微颤抖,声音都有些发不出来了。

现在的近卫凛花满脑子就只有一句话。

凉花姐真找男朋友了?

而且那个男朋友现在正拿着凉花姐的手机和我通话?

不是吧!!!

近卫凛花咽了咽口水,久久无言。

或许在一般人看来,男友接女友电话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但作为与近卫凉花一向关系不错的近卫凛花却清楚...别看近卫凉花平时一脸弱气胆小的模样,但其实近卫凉花对自己的隐私可一直都保护得很好,那怕是她这个堂妹平时都不能碰近卫凉花手机的。

更加别说代替近卫凉花接电话了。

这得多亲密啊?

想到这里,近卫凛花猛地摇头。

不对不对不对。

自己这日常脑子脱线的毛病得改一改了,到底想到哪里去了?凉花姐肯定是被人骗了!而现在连手机都交了...想必是被这个骗子男友骗得很深...估计都病入膏肓了。

近卫凛花一直都很喜欢自己堂姐,也清楚自家堂姐是个什么人。

自家堂姐说得好听一点是很矜持,不怎么靠近男生,怕生,说得难听一点其实就是社交恐惧症,性格阴郁...这样的人想找到男朋友,简直就比登天还要难,倒不如说登天反而要容易一点。

所以她断定是电话这头的这个男生骗了自己的堂姐,不过...嗯...这个男生的声音还挺好听的啊,很透耳...

“不对!我到底在想什么啊!”近卫凛花都要被自己这脑子日常脱线给气死了。

这算是她的缺点了,想事情一往深处想就容易脱线跳到其他地方。

她重新打起精神,想要质问对方自家表姐究竟在什么地方,结果还没开口,那边的男生又笑着说话了。

“不好意思,是我刚才说错了什么吗?失礼了,我只是想知道你与凉花的关系。”

“哎?哪有...您太客气...不对啊!”

说到一半近卫凛花甩了自己两耳光,还是啪啪作响的那种。

我为什么要对这个还没见过面的堂姐的男友这么礼貌啊?脑子脱线不能到这种地步啊!说到底他配得上我家堂姐吗?

别人不知道,但她是知道的,近卫凉花长相十分可爱。

不过老实讲啊,这个男生的声音是真的好听...呸!

近卫凛花觉得自己不能多想了,于是干脆表明了态度:“我是凉花姐的堂妹近卫凛花,你是谁?”

“原来是凛花妹妹啊。”东野司虽然有些奇怪那边怎么传来甩巴掌的声音,但还是温和礼貌地回答:“你好,我是东野司,近卫凉花的男友,今后还请多指教。”

“啊...什么多指教,您未免也太客气...”近卫凛花微笑着,十分礼貌地下意识接话,但只是说了一半就闭了嘴。

随后近卫凛花立刻变脸,凶巴巴地对着话筒道:“不对,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是想问凉花姐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她的手机被你拿着的?”

说完这话后,她才吐了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差点又顺着对方的节奏走了。

另一边的东野司不太明白这近卫凛花的态度转变,但他还是不怎么在意。

凉花的妹妹,估计现在也就高中一年级左右,一个小女生而已,她说的话东野司基本上都只是当个笑话,乐呵呵地就笑过去了。

“凉花现在正休息,她坐了新干线,然后又走了半天路,已经很累了,所以才换我接电话...要叫醒她吗?我刚给她盖了毛毯。”

“哎?是这样吗?抱歉,我姐姐麻烦你了...咳咳!不对!你居然和我姐姐在一个房间?!”

那边的近卫凛花猛地反应过来,发出了诧异的叫声。

这个冲击性并且震惊的事实让她大脑发晕。

那个虽然长得很好看,身材也很好,但是社交恐惧症,性格阴郁的近卫凉花姐姐居然愿意让男生与她一个房间?

近卫凛花只觉得自己的世界有些颠倒,真的有一种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的感觉了。

因为压根这不科学啊...

“啊,确实是在一个房间。”近卫凛花这感情波动有点大,一惊一乍的,让东野司都有些摸不清她的套路。

不过东野司也没掩饰,很干脆就承认近卫凉花就在他旁边躺着呢。

“......”近卫凛花。

她听了这句话禁不住咽了咽口水,脑子一向容易脱线的她瞬间就想到了许多许多让她面臊口干画面...

“我...我...你、你...”近卫凛花在那边‘我我你你’说了半天,最终才咬牙切齿:“你为什么和我姐姐在一个房间啊?”

“因为是男女朋友关系啊。”

“呃。”

东野司理所当然的回答让近卫凛花一个瞬间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确实...因为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东野司与近卫凉花在一个房间似乎并不是什么问题。

只不过...

“你、你想对我姐姐干什么?”近卫凛花咬咬牙继续问道。

这过于稚气的发言让东野司不由得觉得好笑,他乐呵呵地反问:“你觉得我会对她做什么呢?”

在最后的‘呢’字的时候,东野司还刻意咬重了读音,带着点笑意。

这让那边的近卫凛花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人笑得这么奸诈,难不成真像自己刚才想象的那些少儿不宜的画面那样...?不会吧?

近卫凛花张了张嘴,口干舌燥,毫无底气道:“我、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啊。凉花姐现在才高二年级,你这么做是犯法的!”

嚯...这小女生还真有意思。

东野司莫名有点想逗逗这货——感觉就好像是逗女儿一样。

于是他笑眯眯地说道:“喔?你怎么知道是犯法的?说起来我要怎么做才是犯法的?”

“你...你这个...我...”近卫凛花被东野司这话说得脸红得像是火烧过一样,声音都变得弱气起来了,可到了最后,她还是逞强着说道:“就是做、做那种事情,总、总之你不能动凉花姐一根手指...要不然...我立刻就找人去揍你!”

她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理由了,这个时候只能一边祈祷近卫凉花早点起床,一边与这个近卫凉花的‘男友’进行周旋。

这个男生未免也太能言善辩了,往往只是说两句,自己就有些无法接口的意思了。

近卫凛花觉得估计他就是用这样的花言巧语骗了近卫凉花这傻姐姐的。

——从刚才说话就能听出来了!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肯定在馋凉花姐姐的身子,自己不能让他成功!

可近卫凛花只是想着想着便有些泄气了...天知道对方究竟有没有成功?近卫凉花都去东京这么久了,指不定东野司早就吃干抹净了。

不过东野司这个名字...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啊?

近卫凛花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把这个想法抛出脑外,她觉得肯定又是自己这日常脱线的脑袋出了问题,看谁都觉得眼熟。

近卫凛花这边是这么个想法,而在另一边,东野司则是有点意外。

近卫凛花这个堂妹与近卫凉花不同,她的态度要比近卫凉花强硬一些,虽然说着说着容易讲话脱线...不过总得来讲,对方应该要比近卫凉花更有主见,性格也活泼一点。

要知道本来东野司还以为她这个堂妹估计也与近卫凉花差不多,有点社交恐惧、怕生呢。

他继续笑着与对方交谈,时不时地看一眼躺在地上休息的近卫凉花。

大概是近卫凛花的祈祷有了作用,又或许是东野司对着电话说话的声音影响到了近卫凉花。

近卫凉花发出一声轻呼,随后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有些奇怪地看向东野司:“阿司...怎么了?”

她睡觉的时候就听见东野司似乎在细碎说些什么。

见到近卫凉花清醒了,东野司也没继续拿着她手机与近卫凛花讲话,而是将手机递给了近卫凉花:“你妹妹给你来了电话,你一直没醒过来,所以就替你接了...好像是叫做近卫凛花吧。”

“哎?凛花?”

近卫凉花听见这熟悉的名字露出了怀念之色,她接过电话,有些不太敢相信:“她打电话给我了吗...?喂?”

她回来的事情应该是没告诉任何人的,那凛花是怎么知道她回来的。

“凉花姐!”终于在电话中听见了近卫凉花的声音,近卫凛花激动地差点没跳起来。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有放弃。

她迫不及待就开口了:“凉花姐,你在什么地方?我好想你啊。”

“凛花,我也挺想你的...喔,青森高中最近也在暑假中啊。”近卫凉花捧着手机,声音柔柔地说道:“刚才是阿司接了电话...他应该没说什么怪话吧?”

自家男友表面上看着斯斯文文的,实际上是个大腹黑,说话总是下意识地去调戏别人,这是近卫凉花所知道的,所以她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说了!说了许多怪话!”听见近卫凉花居然主动挑起这个话题,近卫凛花毫不犹豫地点头,开始例数东野司刚才所说的话。

特别是近卫凉花睡着的时候,东野司明里暗里调戏她,暗示要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他肯定是对凉花姐你心怀不轨的!我敢保证!”近卫凛花自觉抓住了东野司的命脉,把刚才的话全部说出来后,显得得意洋洋。

这样一来,东野司在近卫凉花心目中的地位就会直接落下!这个人就是心术不正的那种人!

只不过让近卫凛花没有想到的是,自家堂姐听了她说的话,居然只是浅浅地笑一声,并没有出现她想象中那种对东野司动怒,发火的意思。

这让近卫凛花有些无法接受,她张了张嘴,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凉花姐...?”

“凛花...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不过男生大部分都是这样的。而且我和阿司是男女友关系,就算他真有想法,那也是很正常的。”

近卫凉花轻缓地开口说道。

这话说得确实在理,别人男女朋友之间的事情,怎么做都不会有多大问题...

可这话说出来还是吓了近卫凛花一跳,她差点觉得是不是自己幻听了。

近卫凉花以前是会说出这种话的女生吗?

她完全没印象啊!

都说恋爱中的女性基本上是没脑子的,以前近卫凛花不信这句话,可她现在似乎不得不相信了...

于是近卫凛花直接下定决心:“凉花姐,你在哪儿?”

她要亲自见近卫凉花一面,同时再见一见东野司这个...姐夫(待定)。

毕竟没亲眼见过东野司,她也不能真的全部都靠主观臆测。

只不过对方花言巧语确实厉害,到时候见面不得不防。

听见近卫凛花这句话,近卫凉花犹豫了一会儿,看向东野司:“阿司,凛花说她想过来...”

虽然近卫凉花很想见许久未见的近卫凛花一面,但他们还在旅行中,她不能这么自私,连同行者的意见都不询问了。

“嗯...没关系啊。凛花妹妹应该和你的关系不错吧。她既然想见你一面,我总不能真拦着她吧?”

东野司毫不在意地摆摆手。

他从来都不怎么在意这种事情的,更加别说对方还是近卫凉花的妹妹了,他不可能让近卫凉花难办。

至于另一边的高桥由美、东野千早就更加不用说了,她们巴不得人越多越好,这样才够热闹。

得到东野司同意后,近卫凉花这才点了点头,转而轻言细语告诉另一边的近卫凛花松菊旅社的具体地址。

与近卫凛花沟通结束后,东野司这才问了一句她与近卫凛花的关系。

近卫凛花是她堂妹,从小就与她一起长大,后面近卫凉花去东京,基本上每天早上或者中午休息的时候都会打来一个电话问候,属于与她关系特别好的亲戚。

听了这些话,东野司也是摸了摸下巴,稍微思考了一下。

还好自己刚才没说什么对她失礼的话,看样子她与近卫凉花的关系应该不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