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在名著里当C位女主[快穿] 期蒲 > 第 42 章

第 42 章

小说:

在名著里当C位女主[快穿]

作者:

期蒲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16

义卖会很隆重, 太太小姐们几乎把亚特兰大所有的蜡烛和烛台都搬过来了,用各种鲜花装点,舞厅里花香四溢。

放在最前面的是南方邦联总统戴维斯的画像,大部分鲜花都是献给他的。

但是还有一些鲜花, 插在小姐们的头上。

大家听着乐队奏乐, 一起唱起了《美丽的蓝旗》, 大家唱得起鸡皮疙瘩, 充满了热情, 为了南方,为了胜利而唱。

斯嘉丽还在居丧期,在皮蒂姑妈的反对下,极力争取到了参加义卖会的机会。

她和媚兰负责一个摊位, 听着久违的音乐, 激动得差点手舞足蹈。

但是她注意到, 在舞厅里有一群半大孩子, 他们站在两个摊位前, 正在一起唱歌,这可太古怪了。

“媚兰, 他们是谁?梅里太太让他们来的吗?”斯嘉丽小声问。

媚兰刚刚唱完歌,和大厅里其他人一样, 眼眶里面还有激动的泪水,心里还停留在为南方骄傲上。

这时听见斯嘉丽的问话,愣愣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孩子们,她的眼神立刻柔和了下来, 带着一丝没来得及消散的激动:“是的,那是英雄遗孤协会的孩子们,巴特勒先生组织了这个协会, 负责他们的衣食,他真慷慨不是吗?”

巴特勒先生?斯嘉丽愣了一下,问道:“苏伦的丈夫,巴特勒?”

“是的,亲爱的,他还是你的妹夫呢,你们都是可爱的人。”媚兰说着又用温柔鼓励的目光看她,斯嘉丽最受不了的眼神,立刻转移了视线。

“我们过去看看吧,也许孩子们有什么需要呢?他们很可爱不是吗?”媚兰说着来拉她的手。

斯嘉丽心里很抗拒,但是却违心地拉住了她,一起走到小孩子们面前。

媚兰一到孩子们中间,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因为她是最关心他们的人之一,又温柔善良,大家都很喜欢她。

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和媚兰说话,斯嘉丽有些不耐烦。

她一贯是不喜欢孩子的,她和查韦斯生的韦德,还是媚兰和皮蒂姑妈抚养的,她常常忘记自己有一个孩子。

这时,人群中又一阵骚动,大家都看向门口,孩子们都欢呼着往那边走,斯嘉丽也看过去。

是巴特勒夫妇来了,他们正在和人群握手交谈,看起来很受欢迎。

巴特勒先生似乎不太一样了,以前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海盗的样子,强壮得有些野蛮,一点也不符合斯嘉丽的审美,她只喜欢艾希礼那样的翩翩绅士。

但是这一次看见他,他变了很多。

此刻他穿着一身红色的军装,熨烫得十分笔挺,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戏谑的微笑,但是眼神正经,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绅士了。

他的手臂上挽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看起来有些丰满,但是气色很好,皮肤白里透红,斯嘉丽顿时有些嫉妒。

当然,最让她嫉妒的,是她身上那身蓝色的丝绸长裙,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对比她自己穿的黑色寡妇服,她很想吐血。

更让她郁闷的是,这个让她嫉妒的女人是苏伦,她从小不对付的妹妹,一个只会念书的呆子,现在却风光起来了。

苏伦很快看见了斯嘉丽,一看她那愤愤不平地神情,就知道她的想法。

斯嘉丽现在最关注的就是穿着和舞会,肯定是看上她的裙子了。

这时媚兰和斯嘉丽都来到了她身边,媚兰在她脸上亲了亲,声音温柔:“亲爱的,你还好吗?”

“还不错,只是孩子有些活泼,晚上睡得不太好呢。”苏伦温柔地笑了笑,摸了摸藏在宽大裙摆下的肚子。

“亲爱的,你看起来真美。”媚兰被她温柔的笑脸闪到了,然后羡慕道,“真羡慕你,马上就有一个孩子来陪你了。”

苏伦目光闪了闪,发现媚兰真的太想要孩子了,怪不得原书中她会为了怀孩子而死。

明明医生早就说过她不适合再怀孕,媚兰却还是再一次怀孕,把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苏伦不能理解她的行为。

如果她什么也不做,媚兰按照原剧情怀孕的话,生产的时候正好在打仗,谁能顾得上她呢?她想过把她提前撤出亚特兰大,但是不说很难操作,到了外地,情况也是未知的。

“系统,给她三年份不孕吧。”苏伦本来觉得五年好一点,毕竟那时候经济条件更好。但是看她想孩子快想疯了,还是三年吧,那时候战争也结束了,没有生命危险。

这时,斯嘉丽像媚兰一样在她脸上亲了亲,但是看起来就不太走心。苏伦和她聊了几句,就把天聊死了,她们一向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巴特勒太太,去旁边休息一下吧?”瑞德刚刚一直在旁边看她们问候,这时笑着提醒。

“你们的摊位在哪里?等会我来看看。”苏伦问。

媚兰将摊位指给她看,苏伦记住位置,就挽着瑞德到了旁边坐下。

这时,舞台上传来一阵喧闹声,民团队长指挥所有的自卫队员排成一排,然后他们演练了一番平常的操练,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

苏伦眼看着瑞德站在队伍里尬演,有些不敢直视。瑞德仿佛发了她的视线,眨了眨眼睛,有些俏皮。

这时,苏伦看见一些太太神色不对劲,脸色又白又红,视线放到媚兰那里,只见她看起来愤怒地说些什么。

苏伦看了看民兵团,又看了看那几个太太,她们都是有亲属在民兵团的人,所以,应该是媚兰表达了对民兵的不满?

媚兰的确是有资格这么做的,她的弟弟战死了,她的丈夫正在战场上拼命,当然会对贪生怕死的民兵们不满了。

是的,别看瑞德仿佛抽风一样参军了,但是民兵一般不用上战场,是一种比较猥琐的参军方式。

参军,加上抚养烈士遗孤,他的名声变好了很多,又没有什么风险,很符合他投机分子的性格。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开始经营自己的名声,但是事实是,瑞德成为了亚特兰大有头有脸的人物,有钱,名声也不错。

“在看什么?”瑞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他站在她的椅子背后,手放在椅背上,一身红色军装,有些骚包。

“在看你们的表演啊,真英勇不是吗?”苏伦的夸赞很浮夸,一看就是不走心的。

瑞德轻笑了一声,带着一丝自嘲道:“算了吧,巴勒特太太,小孩子的把戏罢了,你就不要来取笑我了。”

看得出来,瑞德对民兵团也很不以为意,他毕竟曾在西点军校就读,见识过真正的军官,当然看不上这些虾兵蟹将。

只是和他在战场上冲锋的校友们不同,他缺乏自我奉献的精神,现在也没有觉醒这种精神,有些自私自利。

“走吧,好心的太太,去看看都有什么好东西,适当的捐点钱,不用为我节省。”瑞德说着弯下腰,手臂搭在她肩膀上,把她轻轻地带了起来。

苏伦挽住他的手臂,在摊位上看来看去,发现上面的物品十分单一,大部分还是瑞德带到南方的。

这也难怪,北军封锁了南方的海上贸易线,南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外来货了。

在加上大量黑奴逃跑,生产力下降,南方还要源源不断地支援战争,物资渐渐匮乏,很多家庭都过得紧巴巴的。

这次义卖会还是大家尽力凑出来的东西,买东西的人也很捧场,只要过得去,就会掏钱买,这些钱都会用来支援部队和医院。

“亲爱的,你们今天的生意好吗?”苏伦走到烈士遗孤们的摊位前,随手拿起一块手帕,一看就知道是某个孩子家里人绣的,她问了价钱,就买了下来。

“还不错呢,巴特勒太太,包括你的,今天我们卖出了五十美元呢。”大孩子尼亚立刻回答。

“这么多?你们真能干啊,我等会再来,希望你们赚的更多。”苏伦笑着说。

她对孩子总是很温柔的,这一点倒是和威尔克斯太太差不多。

瑞德看着苏伦,已经能想象她一定很爱他们的孩子,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不是吗?于是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苏伦在摊位上一路走过去,陆陆续续买了十几样东西。瑞德把它们都放在买的编织篮里,提在手上。

苏伦走到媚兰和斯嘉丽的摊位的时候,义勇兵提着一个篮子接受捐款,大家纷纷慷慨解囊,很快轮到了这边。

瑞德将怀表放进篮子里,苏伦将宝石耳环放了进去,然后注意到媚兰和斯嘉丽把结婚戒指摘了下来。

这是原书中让人印象深刻的一幕。斯嘉丽浑身上下一身黑衣,只有结婚戒指可以捐献,她已经快要忘了查尔斯,就把戒指捐出去了。

斯嘉丽自己没什么感觉,但是媚兰却深受感动。她一贯是以己及人的,只会把人往好处想。觉得斯嘉丽十分勇敢,也学她把结婚戒指捐献了出去。

于是此刻,媚兰恋恋不舍地看着那个远去的篮子,仿佛把她的魂魄也一起带走了。

因为她深爱着艾希礼,十分珍惜他们的结婚信物。

同样是结婚戒指,但对于斯嘉丽来说,那枚戒指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她恨不得从来没有结过婚。

这时,苏伦听见瑞德低声说:“真是值得尊重的女性,不是吗?”

她侧头看了看他,发现他看媚兰的眼神十分专注,带着几分崇敬,心中一动。

于是她说:“媚兰是个了不起的人,她是个上等人呢。”

她说完仔细看瑞德的表情,见他笑了笑,赞同道:“她是少见的上等人了,我去把东西买回来,等我一下。”

然后,苏伦看着瑞德走到义勇兵旁边,用金币把两个戒指都换了回来。

他很快回到她身边,又重新嘘寒问暖,仿佛刚刚那件事没有发生一样。

苏伦却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低落起来。

瑞德真的很欣赏媚兰,她心想。

但是,媚兰是个值得尊重的女性,大部分女人都比不上她,瑞德会对她另眼相看,是很正常的。

就连她自己,不也很喜欢媚兰吗?她把刚刚的无聊联想抛开,回到舞会上。

义卖会很快进入第二个阶段,米德大夫延续传统,进行舞会拍卖,每一个邀舞的男人都要出价,价高者得到跳舞的机会。

相比于去年,大家已经接受了这个违反教会的规则,大家络绎不绝的喊起价来,气氛热烈。

这是斯嘉丽第一次参加这种舞会,一下子兴奋了起来。可是她很快意识到没有人会请她跳舞,她穿着一身黑衣服,像一只乌鸦一样暗淡。

谁会请一个寡妇跳舞呢?那么多未婚的年轻姑娘,他们还照顾不过来呢。

斯嘉丽在华尔兹音乐响起的时候,脚不由自主地跳了起来。幸好她前面是一块长长的帷幕,没人注意到她不安分的行为。

因为怀孕,苏伦也很久没有跳舞了,她看着愉快的人群,有些羡慕。

瑞德看见了,就说:“巴特勒太太,不如我们也下场跳一曲?”

苏伦震惊地看着他,这人是不是傻?孕妇不能跳这种剧烈的舞蹈,会流产的。

她立刻否认:“不行,我不能跳舞。”

瑞德挑了挑眉,又说:“那不如,我跳给你看?”

什么意思?苏伦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得意地笑了笑,就一个人后退到了舞池边缘,确定她能看见,然后站定,伸手,仿佛怀里有一个人一样,跟着音乐跳了起来。

那样子太傻了,苏伦有些不忍直视。

旁边的人神色古怪地看着他们,但是他像没看见一样,一边跳一边对她笑。

苏伦很想叫他停下来,却不知道为什么,硬是逼着自己看了一场。

这时,第一支舞结束了,众人打趣地看着他们,有人还鼓起掌来。

“怎么样?跳得好吗?”瑞德来到她身边,得意地笑着,露出一口大白牙。

“你突然这么做,大家都看着我们呢。”苏伦红着脸,眼神游移,不敢看其他人的眼神。

“他们是在羡慕我们呢,羡慕我有这么美丽的妻子,羡慕你有这么英俊的丈夫。”瑞德不以为意,摸了摸胡子。

“好吧,我说不过你,但是你别再跳了,不然他们快要羡慕得发疯了。”苏伦哭笑不得,干脆拿他的话反击。

两人斗了一会嘴,苏伦没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开心了起来,没有再因为不能跳舞而失落了。,,网址,:.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