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白月光替身逃跑后 秦灵书 > 20. 第 20 章

20. 第 20 章

小说:

白月光替身逃跑后

作者:

秦灵书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7

他知道她喜欢桃花,在她住的院子里种满桃树,用灵力浇灌,使得桃花常开不败。他坐在桃花树下,为她抚琴弄弦。

他从来不碰她,他只是常常望着她出神,看着她,如同在看可望不可即的长乐公主。

大抵是她与长乐公主生得相似,若以他的双手触碰她的身体,便好像玷污了长乐公主。

长乐公主是薄霆心尖上最洁白的一抹霜雪,他爱她,爱到连她的影子都不忍亵渎。

纸终究包不住火,韩月歌藏在薄霆后院的这个秘密,被薄霆的表妹陆清芷知晓。陆清芷使了个计,将韩月歌暴露在人前。根据凌霄阁的规定,妖邪入阁,杀无赦。

韩月歌被人拿锁妖链捆着押赴刑台,诛妖的紫色雷电罩下的瞬间,薄霆现身刑台,替她承了这致命一击。

他将灵力运于掌心,徒手扯断她身上所有的锁妖链,抱着她,缓步下了刑台,冷目扫过去的瞬间,众人皆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韩月歌永远记得那日刑台血溅三尺的一幕,薄霆赤红着双眼,踏过满地尸骸,每走一步,足下便会印出一道血色的足印。

血色铺出来的路,蜿蜒伸入的,是他们的世外桃源。满院的桃花,有了鲜血的点缀,开得更为灼艳。

韩月歌一直以为,薄霆是为她造下满身杀戮。很久很久之后,回想起薄霆改写凌霄阁千百年前就立下的规矩而无人反对时,她终于明白过来,她不过做了薄霆杀戮的理由。

薄霆真正要杀的,不是欺侮她的那些人,他杀的,是反对他的凌霄阁弟子。

她徒劳背了一回红颜祸水的名声。

她空有双目,从来没看清薄霆的野心与薄情。

她胸腔里揣的是一颗石头心,她不知何为感情,可她有一腔赤诚,薄霆爱她,她就义无反顾且死心塌地追随薄霆。

直到二人彻底决裂。

决裂的源头,是一只叫做苏玺的狐妖。

约莫一年前,薄霆率领仙盟五大派的精英弟子,一行共四十九人,深入白狐山,诛杀狐妖苏玺为百姓除害。他们在白狐山中逗留了七天,七日后,四十九人,仅仅只有薄氏兄弟薄霆与薄焰活着从白狐山回来。

他们中了狐妖设下的陷阱,自相残杀,险些全军覆没,好在兄弟二人拼死擒拿住狐妖苏玺。五大派痛失精英弟子,愤怒不已,将苏玺推上诛妖刑台。

诛妖刑台下方设有针对妖物的剑阵,大阵启动,再厉害的妖物,也会魂飞魄散。

行刑的前一天,韩月歌瞒着薄霆,偷偷见了苏玺一面。

那是她第一次违逆薄霆行事,也是这一次,彻底斩断了他们之间的缘分。

韩月歌被打回原形的那段时间,曾在山巅修行,虽说是草木形态,也有一丝意识。那时,她认识了狐狸少年苏玺。

苏玺刚修出人形不久,大部分时间都是狐狸的样子。赤色的小狐狸,守在七叶灵犀草身旁,为她遮风挡雨、驱赶害虫。

草木修行不易,是因草木没有手脚,灾劫来时,只能用自己柔弱的躯干承受,一场大水、一场山火,都会让草木的修行尽废。

韩月歌修行以来遭遇最严重的一次山火,是苏玺不顾火势,将她连根从土里挖出来,护在怀中,救了她一命。

他的皮肤被烧得伤痕累累,护在怀中的韩月歌却毫发无损。

韩月歌欠苏玺一命。

苏玺被施了禁言的咒术,见了她,抓住她的手腕,泪眼斑驳地在她掌心写字,说,不是他杀的人。

那些弟子是薄氏兄弟之一下的杀手。他也没看清,只知其中一人修炼仙家禁术,走火入魔,杀了所有弟子。兄弟二人为保全凌霄阁名声,将这个秘密藏起,推他出去做了替死鬼。

苏玺交给韩月歌一枚玉简,当日他身受重伤,躺在地上,目睹这一切,留了个心眼,将看到的画面录入了玉简中。

韩月歌没能带苏玺离开仙狱。

第二日诛妖刑台上,她拿出苏玺给她的玉简,公布了真相。

她彻夜未眠,深切地考虑过后果,苏玺是她的朋友,她欠他一命,假如她不公布真相,这个少年会在刑台上殒命。

薄氏兄弟,一个是少阁主,一个是少阁主的亲弟弟,无论怎样,凌霄阁都会保住二人的性命。

她终究是天真了。她是妖,她根本不懂,修炼仙家禁术,对于仙门来说意味着什么。

真相大白的瞬间,仙盟哗然,无人再理会究竟是谁屠戮了五大派弟子,他们只想将那个修炼禁术之人找出来。

苏玺录的画面是模糊的,隐约只能看清,是薄氏兄弟之一屠杀了所有弟子。

仙盟步步紧逼,场面混乱得连凌霄阁也没能控制住,最后是薄霆的弟弟薄焰站出来,承认自己修炼禁术,杀了所有弟子。

为平息众怒,薄焰挥剑自刎。不知是谁启动刑台上的诛妖大阵,剑光织成巨网,当头罩下,薄焰倒在血泊中,魂魄被剑阵搅碎。

原有心为弟弟敛魄的薄霆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长啸,眼底泛着猩红的光芒,剜向韩月歌。韩月歌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他的眼神。

每次想起那个眼神,她便如坠冰渊,血液都冻住了。

薄霆对她所有的爱,都化作了仇恨,她毫不怀疑,要是薄霆逮住她,会将她千刀万剐。她后来选择依附席初,甘心做席初的仿品,也是为了躲避薄霆的追杀。

薄霆的仇恨,是藏在她心底最深的秘密,没有人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这般恨着她。

哪怕韩月歌再次想起这件事,她亦不知道,如果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还会不会做出和当初一样的决定。

韩月歌低低叹了口气。她可以确认,今日面具脱落,薄霆未瞧见她的脸,否则她不会好端端的这里泡澡。

小艾坐在池边,替韩月歌擦着后背,轻声问道:“月姬因何叹气?”

“突然想起一些前尘往事。”

“阿娘说过,有些事如果回想起来不开心,忘记也罢。妖的生命是漫长的,桩桩件件都记得清楚,徒增苦恼。”

“记忆可以忘记,但有些债,万万不能忘。”

“月姬在外头欠了很多债?”

“唔。”韩月歌含糊不清地应着,“都怪我这张脸惹出来的祸端。”

要不是她与李玄霜生得相似,薄霆和席初不会拿她当替身,她不做替身,就不会生出那么多是非。

“我阿娘还说过,美貌是无罪的,要怪就怪世上的男人太过贪婪。”

韩月歌拿起池边的镜子,擦着镜面上的水雾,看向镜子里自己的眉眼,喃喃道:“说来也奇怪,我与李玄霜并无血缘关系,怎么会生得这么像?”

小艾也叹道:“是啊,别的仿品,要么眼睛像,要么鼻子像,纵使五官不像,远远望着背影也像是玄霜仙子,唯独月姬您和玄霜仙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如若您穿上玄霜仙子的衣裳,怕是连殿下也要被骗过去了。”

韩月歌一怔,脑海中快速划过什么:“你说什么?”

小艾茫然。

“你说我和李玄霜一模一样,连席初都能骗过去?”韩月歌“哈”的一声笑出来,脸上俱是恍然大悟的神色,“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小艾听得一头雾水:“月姬明白了什么?”

“他从未对我说过,我是她的替身,他根本就没拿我当她的替身。”

她是李玄霜的替身,是她偷偷瞧了席初收藏的画,自个儿以为是李玄霜的替身。

她发现自己是李玄霜的替身后,并未找席初大哭大闹,反而平静坦然地接受了自己是替身的这件事。

当替身嘛,一回生,二回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比起席初拿她当替身,更让她吃惊的是薄霆拿她当替身,这两件事同时血淋淋地剖开在她面前,席初拿她当替身就轻轻地揭过了。

她入云上天宫的初衷就是依附席初的力量,躲避凌霄阁的追杀,席初是真爱她,还是爱屋及乌,只因她长得像李玄霜爱她,对她来说,没什么区别,只要他肯用他的力量庇护她,给她提供她想要的就行。

自始至终席初都不知道她真正的想法。

在席初心里,她就是李玄霜。或者确切地来说,是失忆后的李玄霜。

他们两个,一个以为自己带回来的是心上人,一个不动声色的背地里履行着替身的义务,都十分默契的没有提这件事,居然相安无事的朝夕相对了半年。

直到侍寝那日,真正的李玄霜回来了,席初才知道自己被骗了,她根本不是李玄霜!

一直温柔相待的是个山寨货,他自然雷霆震怒,怕是他以为,自己就是个媚宠的心机小妖,故意扮成李玄霜接近他,有所图谋。

因她化形以来,薄霆就拿她当李玄霜的影子教导,她的一举一动里都有李玄霜的痕迹,这些痕迹看起来是那么刻意,那么充满着“阴谋”的气息。

难怪当日席初发现认错人后,看她的眼神,隐隐压抑着杀意。

韩月歌心有余悸。

她是在席初的手底下死里逃生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