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肆意人生快穿 home毒步天下 > 110、第 110 章

110、第 110 章

小说:

肆意人生快穿

作者:

home毒步天下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2

这里是古代。

一个架空的朝代,叫大周,风格大概是唐宋时期,民风淳朴中带着些愚昧。

原主所在的地方名为洛城,属于南边十分富庶的地方,生活要比其他地方的百姓好很多。

她的父亲是个老秀才,姓叶,妻子李氏,上有一母,还有一个弟弟弟媳,她闺名叶青璃,是她父亲取的,村子里的人一般叫她青丫头。

原主的爷爷偏心叶父,对她也很好,原主奶奶就偏疼小儿子一些,两人经常拌嘴赌气,互相不对付,早早就分居了。

但在儿子上,叶父明显出息了一些,愿意读书,还考了秀才,给家里免了赋税。

只可惜好景不长,在原主五岁时,叶父就去世了。

叶父去世后赋税又重新来了,而如今昏君当道,赋税也比以往更重,要生活就很艰难,只能拼了命的干活。

等老爷子也去了,叶老太太就提议分家,不想养着原主和寡母。

李氏为人老实和善,对丈夫一往情深,也没想过改嫁,但一心想要有个后,本想着从丈夫弟弟那过继一个儿子,可惜家里太穷,人家不愿意。

买也买不到,分家以后,她们住的是茅草屋,一下雨就会漏雨,哪里会有钱去买孩子,更别提叶老太太还要她们给钱她养老。

日子虽然艰难,但李氏懂一点草药,虽然不多,但勤快点,往山上多跑几趟,再由原主炮制好,送到药店里卖,有时候运气好,赚得多,有时候少。

多多少少,但吃饭是没问题的,因此就这样一直养着原主。

直到三年前,李氏捡了一个小少年回来,将这孩子当做自己儿子,也算是给原主父母有了后。

原主比那小少年大三岁,对这个弟弟也很好,她被李氏教导得温和有礼善良,也愿意为了这个弟弟,多攒点钱。

但宁静的日子自然不会跟他们太久。

原主虽然是农村的小姑娘,但父亲眉清目秀,母亲也清秀可人。

到了她这,专挑着父母的优点长,漂亮过人,引得周边几个村子的少年都纷纷过来献殷勤。

提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

可就半年前,原主和母亲一起去镇上,给药铺送药材,被一公子哥撞见了,当即就来家里提亲,这才知道是知府的公子。

可他给的却是一个妾室的位置。

即使周围人都劝她嫁过去,她自己还是死活不愿意。

李氏也舍不得女儿给人做妾,即使药铺不再收她们的药材,母女俩也死扛着没同意。

日子虽然又艰难了一点,可到底还过得去,因为她们自家种了菜地,自给自足,不那么需求外界的钱财。

然而一个月前,原主出去给菜地浇水,却被一混混盯着了,那混混当着大家的面欺负她。

原主身体虽然不错,可哪里比得过一个身强力健的大男人?

即使明知道她和混混没发生什么,和两人抱在一起滚了草地,衣服还好好的,看见的人们也都纷纷嚷嚷她不知羞耻。

原主什么也没做,就成了众人眼中的荡*妇。

原本提亲的人消失不见了,所有人对她避之不及,村子里的孩童甚至编了歌谣来羞辱她。

更惨的是原主奶奶被蛇咬了,小叔舍不得花银子,逼着李氏去山里给婆婆寻找那治疗蛇毒的药材。

结果李氏从山里摔下来,腿断了,再无法双脚站立,从此要杵着拐杖。

李氏本就想一死了之,这些年扛着也是为了女儿,如今女儿大了,儿子也大了,还出了这个事,为了不拖累女儿,她放弃了治疗。

但原主不想放弃,本想寻求帮助,仅有愿意帮助她的人,却没人愿意拿出这些钱财。

唯有知府的公子派人来传话,说是还愿意接她去府里,不过这一次要卖身,可以给她二十两银子。

原主这一回,没有一口气拒绝,而是犹豫了。

这短短一个月,过得太艰难了,村子里流言蜚语,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个破鞋,就应该嫁给那个混混,不然没人要。

可那混混是那么好相与的?

好不容易坚持不嫁,可母亲又出事了。

原主在这样双重的打击下,最终同意了知府公子的要求,卖身进府。

只是她到底是普通农家的女儿,又被李氏养的单纯善良,知府公子的后院美人众多,勾心斗角,她又是卖身的姨娘,卖身契在公子夫人手中。

哪里斗得过别人?

没两个月,就一场风寒,去了。

听见这个消息,原主那本就身体不好的母亲,也气急攻心,三天就没了。

茅草屋里,只剩下那个存在感很小的男孩。

而这一次,原主的愿望就是——照顾好李氏,而且不愿为妾,也不想嫁给小混混,只想让那群说她这一生毁了的人看看,她能过得让他们羡慕!

*

这个任务对青璃来说,不算难。

不过让她惊奇的是,在接受完原主记忆后,还有些东西等待她的吸收。

青璃心念一动,那信息就涌入她的脑海里。

也让她知道这一次穿越的身体是穿书的。

故事类型是古代刑侦类,父亲是仵作的女主,和皇子之间发生的故事。

在这段故事里,有个大奸相名叫叶青柏,做尽坏事,让原本就昏君当道的朝廷更是雪上加霜,无数忠臣劝谏无果撞柱而死,百姓民不聊生,还有敌国虎视眈眈。

这奸相之所以是奸相,因为他原本是京都宰相萧泰的孙子。

他爷爷被奸臣陷害,昏君也觉得自己被宰相限制,完全不查明真相,直接诛九族了。

叶青柏能活下来,是爷爷最后求了当初受了他恩惠的一些人帮忙,将家中唯一的根保留下来,让他不要报仇,只好好活着就够了。

可他心中有恨,活得如同行尸走肉。

再后来,他被人收养,姐姐却被当地知府公子使人坏了名声,不得已下嫁过去,结果没多久就被害死了,养母听见女儿死亡的消息,也去世了。

她们的死,让叶青柏心中仇恨彻底爆发,认为这世道不公,想要彻底报复这世道。

他开始发愤图强,进京赶考,最终三元及第,被皇帝赏识。

之后暗地里结党营私,又和敌国勾结,最终不过十年,官拜宰相,成了制衡内外的奸相。

他只单纯为了祸国,因此什么坏事做什么,当初的知府一家早就被他利用皇帝诛九族了,那些忠臣看在他爷爷的面子上,杀是没杀,但都赶到京都之外,就剩下毁了这皇帝的江山。

可惜这时女主和身为九皇子的男主横空出世,从一点点蛛丝马迹,最终找到他的罪证,获得无数拥护,登上皇位,杀了叶青柏。

但剧情里最后大结局时,叶青柏拥有的忠诚者也不少,完全可以护着他全身而退。

之所以会束手就擒,是因为女主长得像当初收养他的姐姐,在最后关头,他没舍得下手,就被女主给干掉了。

*

这个故事发生在京都,这个繁华的地方,看起来跟青璃穿越的身体没什么交集,然而……

在青璃接收的原主的记忆里,她母亲捡回来的弟弟,现在的名字就是叶青柏。

关于书本的信息是以文字的形式展示的。

青璃并不知道那未来奸相长什么模样,但光是这名字还有这经历,她就明白了。

这弟弟是个金大*腿啊。

不过这次穿越,倒是跟以往有些不同了,这边是功德的力量吗?

青璃感觉到懊悔,可惜最开始的两个世界……

她转念一想,又安慰了。

情况不同,最初两个世界,完成任务就离开了,感觉像是为了测试她的能力,上个世界才是真正的任务,待的时间长,自然能赚的钱也多,做的好事也多。

*

来找青璃的人就住在她家隔壁,叫招娣婶子,为人热心,平时也很照顾他们,当初一穷二白搬到她家隔壁,吃饭的碗都是对方借的。

她在原主名声毁了之后,态度也没变化,只是能力有限,帮不了太多。

招娣婶子性子泼辣,十分看不惯原主母亲的软弱好欺负,以及烂好心。

尤其是这烂好心还导致她受伤了,她就一路上念念叨叨的:“你娘真是糊涂啊,哎,这回可怎么办哟,待会儿见了你娘,一定要说说她,真的是烂好心!”

整理了记忆,自然知道她在念叨什么,青璃无奈一笑:“嗯,婶子说的是。”

李氏是该提醒一番了。

她真的是个心软到极致的人。

别人一张口,她就义无反顾的过去帮忙。

叶青柏就是因为她随手发好心捡回来的,后来发现人家无父无母,才起了收养之心的。

这还算好的,最起码这孩子也是比较老实,平时还愿意帮忙做事,就是消沉了点。

但她掏心掏肺的原主小叔,却是坑死人不偿命的。

当年叶家小叔叶石岩见不能再因为原主父亲秀才的名头减免赋税,就开始对她们母女各种看不顺眼,吃的都是残羹冷饭。

要不是爷爷在世压着他,可能更惨。

等到爷爷去世了,没人在他上头,直接联合叶老太太,将人赶出去了,一开始还打算以她没生个儿子,给老大留后为由休了她。

这样李氏就什么都带不走了。

是村长过来劝了,毕竟还有叶青璃在,于是他们施舍了两人一间茅草屋。

可其实,离开了叶家,这母女俩的生活更好了些,这就让叶石岩看不顺眼了,带着妻子张氏和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各种蹭吃蹭喝还偷拿。

原主不止一次看见自己的头花出现在叶石岩女儿的头上,她说了,李氏就劝她大度一点,都是自家姐妹。

算了,不想了,想起来就心哽塞。

*

赤脚大夫家是在隔壁村,距离不远,走路估摸着十分钟的样子。

古代普通人走路都是用腿的,因此这点距离,在他们看来十分近,两个村落彼此之间也十分熟悉。

招娣婶子过来还能跟这个村子里的人打招呼。

“这是咋了?”一个婶子跟她对面过来,问了一声。

招娣婶子无奈道:“玉芳妹子给她怕婆婆采草药,从山里掉下来,摔了腿,我带她闺女去赵大夫那。”

婶子目光落在青璃身上,眼珠子一转,想起来了什么,眉头就皱着,赶紧后退两步:“那你们快去吧。”

等他们走过,青璃便能感觉到对方还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以及那一声低低的嘟囔:“啧啧,果然长得漂亮,难怪跟人滚草地咧。”

青璃顿时心尖一抽,有些闷闷的疼。

这是原主的感受。

她还在介意那些人说的话。

即使她已经将这身体让出来了,有些本能还是暂时残留在身体里,便让青璃感觉到了。

青璃捂着心口,在心底道:“你放心,总有一天,他们只会用羡慕的目光仰望你,这一天,绝对不远。”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起了作用,那股短暂的闷疼消失,她通体舒畅。

赵大夫家是这村子里少有的木房子,修建的还挺漂亮的,有个小院子,刚一靠近便能闻到那浓郁的药效。

青璃跟着招娣婶子进去,就见堂屋里,一个约莫四十岁的女人脸色惨白满身冷汗的坐在椅子上,左腿血淋淋的,尤其是膝盖那,狰狞可怕,森森白骨都仿佛露出来了。

头发花白的大夫在帮忙处理伤口,旁边还站着两个青年和一个帮忙的小学童。

女人疼的五官扭曲,眼睛紧闭,咬着一块木头,呜咽的哭着,两手紧捏着椅子的把手。

“哎哟,造孽啊!”招娣婶子才看一眼,吓得赶紧捂着眼睛。

青璃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到底见识比较多,还算冷静,也不敢吭声,就等着大夫处理完。

这一处理完,天就已经快黑了。

*

“这止血药都是最好的,再加上待会儿要开的药,给……”赵大夫处理完,擦擦汗,便对着赶过来的青璃说,只是瞥见娘俩的穿着,顿了顿,自动将零头末了:“一贯钱就够了。”

然而这一贯钱,还是沉甸甸的压在对方心头。

李氏早就奄奄一息,可听了这话,还是挣扎着出声:“大夫,不要药了,成吗?”

赵大夫皱眉呵斥:“没了药,你这是打算等死啊?”

“要的要的,就是能先赊账吗?等我赚了银子一定换给您成不?”青璃赶紧点头。

古代死亡率高,很大一个原因是医疗条件不好。

这没了后续的药,李氏死是肯定的。

当然青璃如今有空间,但万一不保险呢?

就是可惜她因为空间会刷新,因此在感觉身体不行时,就将空间里能拿出来的都拿出来了。

捐出去的,给子女的,反正头发丝都没给自己留下。

不然现在也不至于如此窘迫。

李氏也急了:“青璃,不可!”

青璃按住她:“大夫,要不你先开一两天的,银子我赚了一定还给你。”

药童小声提醒:“师傅,她们家最近好像药材也卖不出了。”

也就是说赚钱估计很难。

赵大夫看了药童一眼,板着脸道:“行,就先开两天的,银子我记账上。”

药童红着脸低头。

青璃赶紧道谢:“多谢赵大夫,麻烦了。”

招娣婶子也招呼着:“赵大夫你人真好,医术也好……”

李氏嘴巴动动,可看着已经跟赵大夫去拿药的女儿,又没说话了。

都怪她没用!

*

青璃暂时是抱不动李氏的。

因此背她回去的是招娣婶子。

送李氏来的村民在青璃来了之后,已经急忙忙回去干活了。

三人赶在太阳落山之前回去,刚到村口,就见一个十三四岁的瘦弱少年站在那,隐约间还看得见少年清隽的眉眼。

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明显在看见她们时松了口气,跑向她们。

李氏早已昏睡过去,招娣婶子瞧见,嘟囔道:“这小子倒是没捡错。”

青璃抿唇笑笑,对着跑近的少年道:“娘已经没事了,你先去将她房间床铺整理一下,换上新的床单,顺便烧开水。”

“好。”叶青柏点头,但没立马走,而是将李氏认真查看一番,这才转身跑回去。

招娣婶子脸色好了一些,叶青柏的反应,让她觉得李氏的烂好心救回来的并不全都是白眼狼。

原主的家是个很简单的茅草屋,简陋到遮风挡雨这一功能都有问题,还好李氏是个能干的,家里哪里漏了,她都能爬上屋顶去缝补。

现在也不是雨季,下雨不多,暂时应该不有问题。

家里没什么好东西,青璃说要新的床单,不过是几块洗的发白的布缝制而成的。

但这都很干净。

李氏被放在床上,脸立马皱了一下,叶青柏眉头动了动,想要上前,但又不知道怎么办。

招娣婶子过得比较粗糙,觉得大夫看过后就好了,因此说:“好了,你们先休息一会儿,等下来婶子这吃饭啊。”

“不用了婶子,家里有吃的。”青璃赶紧摇头。

招娣婶子又劝说了两句,见青璃坚持,只能放弃,独自离开。

刚进家门,就听见丈夫大康不悦的质问:“又去隔壁帮忙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隔壁什么情况,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

招娣婶子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冷着脸在厨房找食材准备做饭。

大康见她不说话,还觉得她离开,立马追着说:“你自己也是有闺女的,万一被带坏了……”

招娣婶子听到这,直接将抹布一摔,两手叉腰,没好气道:“隔壁什么情况啊?我只知道我妹子给她婆婆采药摔坏了腿!怎么了?青丫头从小被你看着长大,你还不知道她什么品性?”

大康立马怂了,低着头嘟囔:“这不是大家都这么说吗?”

他也知道没什么,可大家都这样说,你不说,就是不对的。

如今他们家跟隔壁交往密切,已经有些闲言碎语了,虽然都只是随口一说,可万一扩大了?

闺女还在人家员外府里当差,很得员外夫人的赏识,他还想着找个不错的小伙子做上门女婿呢,就怕女儿的名声也被连累了。

招娣婶子板着脸:“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再有下次,谁嚼舌根,敢说你闺女的,打回去!打不赢找我!”

大康:……

他不敢说话了。

*

隔壁的事情青璃并不知道。

开水很快烧好了,李氏还昏睡在床上,但她身上有汗和泥土,得擦干净。

“我去做饭。”叶青柏见没自己能做的,丢下一句话,转身又进了厨房。

青璃看了他背影一眼,果然和书中一样,如同行尸走肉,活着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她刚感叹了一下,手指就被烫得直抽气,滚烫的开水刚烧烤,即使没直接触碰,也很疼。

青璃咬着牙,将帕子放进去消毒了,再拎起来,甩了甩,等凉了一点,立马拧干水分,先给李氏双*腿擦了擦。

再给她手和脖子处擦。

她动作很轻微,可就是这样细微的触碰,李氏昏睡中,也疼的直哆嗦,也让青璃越发不敢用力。

等给李氏擦干净了,青璃身上已经出了一身的汗,又拿着杯子给她喂了一点空间里的水,便刚端着水盆出去。

就见厨房烟雾缭绕,一小少年咳嗽着跑出来,眼睛眨巴眨巴,两条泪痕冲刷出两道白痕,眼白处红扑扑的。

叶青柏没想到就这样撞上了青璃,顿时尴尬的站在那,对视两眼,又默默低下头,心虚不已。

来这里三年,他还没做过饭,第一次做饭就出丑了。

青璃脸色不变,将水盆交给他:“去倒了,再打水给娘擦擦脸就好。”

“嗯。”叶青柏强自镇定的点头,又迅速离开。

厨房里,烟雾缭绕,青璃也被熏得不停流眼泪,但好在她还是知道怎么烧火的,将被堵死的灶口抽出一部分柴火,只留下三分之一,中间搭个桥露出空隙让空气进去。

不一会儿,浓烟就没了。

看着火起来了,青璃又去锅里查看了一下,这倒是没放错,那种壳还没去的小米加了一些水安份的待在大铁锅里。

古代脱谷技术落后,得手动。

因此大部分普通人吃的都是这种没脱的米,大白米太贵了,吃不起。

记忆里原主他们吃的多的其实是各种面粉和玉米面粉,用来做面条或者饼子之类的,家境好的才吃得起真正的大米。

青璃看得眼睛刺痛,怎么就到了古代呢?

她当初怎么没在空间里放一点米呢?

正忧郁着,一道清淡的少年音响起:“没菜了,我去摘菜。”

青璃一个激灵:“我去!柴火不够了,你劈柴。”

叶青柏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点头:“哦。”

青璃笑笑,原主这一个月就没怎么出门,被人指指点点,宁愿窝在家里哭了又哭,他奇怪是正常的。

只是她要自己去,是为了将空间里的菜拿出来一点。

别的东西她都拿出来,就长在地里的菜她没管,现在还郁郁葱葱的挤在她开垦出来的那点土地上,脆嫩水灵,十分可口。

她瞧了瞧灶里的火,能坚持住,便快步跑出去。

这里人的菜地是在村子外,自家院子里也有种,不过太少了,而且早就吃完了。

青璃出门,看了看天色,已经半黑,月亮都出来了,还算亮堂,村子里也都熟悉,不少人家都点着油灯,说笑声就没停过,并不吓人。

只是她才走出不远,就见村子里几个调皮的孩子从村子外过来,看见她,其中一个孩子指着她,大声笑道:“咦,是那个破鞋!”

其他孩子顿时精神了,然后默契的对视一眼,齐刷刷开始唱歌:“咱村里,啥都好,唯有那青丫与人闹……”

字字诛心,越往后越不堪入目,若是原主,此时怕是羞愤欲绝,徘徊在轻生与否的边缘。

唱这个歌的几个孩子还放肆的拍着手跑过来围着青璃转悠,童音清脆,好不快活。

青璃原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听着,忽然笑了。

领头的孩子觉得奇怪,以往她都是哭着跑回去的,怎么今天笑了?

他正要想更气人的招数,便见面前的女孩神色又陡然冷下来,然后迅速伸手,他被拎起来了,然后屁股一阵剧痛,清脆的把掌声“啪*啪*啪……”的响彻村子。

作者有话要说:入v第一天,感谢支持~.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