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军事 > 振夫纲 芝士有营养吗 > 第八十三章 命案再起

第八十三章 命案再起

小说:

振夫纲

作者:

芝士有营养吗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2020-03-28

万寿节当天。

往常天还没亮就在练功的方戟,此时是看着街上开始活跃的人。

换做以往,早上是不可能那么多人的。

人多是可以理解的,各地来的人多了,治安也多了,一些小商小贩想趁着节日赚点钱,一早就得准备东西。

事实上万寿节对于洛城寻常百姓顶多是多了些节日气息,生活该继续还得继续,趁着节日多卖几个烧饼糖葫芦,多卖些好意头的手工品才是正事。

原本方戟也是想趁着万寿节把店开起来,但是想来没有这个必要。

一来他这人算是比较追求完美的人,现在开店确实对于他这准备的七七八八也没问题,不过实在不急于一时。

槐哥儿出事只是也是坚定了他暂不开店的原因。

现在方戟觉得得亏明智没开店,要不然被朝廷要求接纳外国使团他真就不好拒绝了。

不仅要伺候大爷一般,还得自己掏钱,实在自讨没趣。

“方大哥,方大哥。”

那赵厨娘此时不知为何,一大早就来叫他。

“你这次来,是为了云贯的事,还是赵家的事?”

“自然是赵家的事了。”那赵厨娘哪能不知道方戟这是调笑她,不过她这人不像闺中小姐,好歹也是个伙头军,倒也笑得开心。

“你交代将军的都按计划进行了,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方戟笑了声,算是递上了一封信。

“麻烦转交赵婉,记得从后门出去,注意些。最近老有人盯着我,待会我走正门,你迟个五分钟出门便是。”

方戟此时拿起护腰穿上,那护腰上围着一圈绮萝商会订做的飞镖。

方戟特意交代了外形,以及别在飞镖上做任何标记。

这自然是为了让别人无迹可查。

以往方戟都是用的自制木镖,手感来说轻了些,现在拿着的这些飞镖,倒是很贴合。

“獾子,和我出去一趟。”

“出去……”那獾听了却是不禁缩了半步。

“方大哥,你这小厮,是**?!”

那獾听到**这个称呼自然是不满,不过现在在**魏的地盘,自然不好反驳。

方戟倒是不禁一愣。

“这辫子我都给他剪了,你是怎么看出的?”

“那当然,我虽然是第一次随军打仗,不过还算是有些眼力见的。”赵厨娘不免有些得意,但随即却是眉头一皱。“那这**……”

“都是战乱下的苦命人,就别分**不**了。”

方戟说了下獾子的来历,便也是拿了个斗笠给獾子戴上。

这獾子最近万寿节明禁严申不让两个妹妹在门口玩闹,就是在后院玩也得关门,还有不能说女真话。

原因方戟也算知道一些。

这獾子估计在**那边的地位不一般。

而这次万寿节,还有一项最重要的大事,便是**那边来求和。也就是说他怕当街被其他**认出他们……

看到方戟给他戴个斗笠,那獾子自然是投来感激的眼神。

“这次既然求和,那就希望**安生些吧。”赵厨娘淡淡地说了句。

赵家人自然不可能对**有什么好感,毕竟赵家郎多是折在对**的战役上。

于是说好的方戟和獾子先从正门走,而过一阵子那赵厨娘再从后门离去。

“方大哥,你这准备去哪做什么?”

“**。”

那獾子听了整个脚步立住。

“嗨,说得吓人了些,这只是最终目的,这次出门还不是。”方戟回头笑道。

“青衣教?”

“你还知道青衣教?”方戟倒是一愣,这小子估计没少偷打听事情。

“我们女真有些部族以前和青衣教有过勾结,也就是对大魏主战那帮人。”

“你家是主战主和?”

方戟又是笑了声,这獾子居然不上当,原本他这快问让人下意识快答来着。

“听我说一句獾子,这人呢,生来就被分在各个利益堆里,但抛开这些,本质都是一样的。”方戟倒是边走边说。

“可那小楼掌柜骂外国人,你不是笑得最开心?”

“嗨,听我说完嘛。因此逼人跳反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毕竟你是女真人,也就是大魏人说的**,这点是无法改变的。”

“那方大哥你的意思是?”

“你和你妹妹沦落至此,想来也不容易。而且我想你应该也是有什么仇未报。”

方戟其实很久没干这种活了。

此时的方戟说话在那獾子耳边,就像是恶魔在低语。

“我可以帮你报仇,甚至帮你回到你的部族。但你的部族,以后得是大魏女真族。”

方戟这话终于是让那獾子整个人脚步定住。

獾子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日后必定不一般。但是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就已经想着吃下他们女真一族……

“事实上,你们女真各个部族之间的关系,我也有所耳闻,换句话说,同是女真人,比起和大魏打仗,自相残杀的时间还多一些。”

现在**那边,方戟知道还没出一个“野猪皮”努尔哈赤这样的人物来统合部落。

而纵横捭阖,加剧分化女真部落的矛盾与其他民族部落的矛盾,这便是方戟想要做的。

而就算吃下女真,女真人未必服气,因此需要一个部族作为牵头。

开疆拓土,没有哪个皇帝能拒绝这样的诱惑,这也是方戟想做的第一步。

大魏的皇帝什么水平方戟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总的来说,这沿途加洛城治下至少还算不错。

当然这个计划,方戟自然是定在了他去赵家之后。

现在这个计划,一来他手上没有资源,很难帮不说。这二来,**的地方倘若现在纳入大魏国土,对于赵家而言可不是好事。

没有仗打的武将通常也就没了兵权,皇帝自然是要动刀了。

“当然这事情你慢慢考虑,不急。现在你的任务还是学好做菜,虽然你的厨艺有进步,但是离到开店自己掌勺的水准还差了些。”

那獾子此时脸色古怪,也是一笑。

毕竟这方戟一下子野心大的不行,一下子又是沉浸在开店的小营小利上,都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他。

而现在却是让獾子有些糊涂了,方戟除了是买些菜,还买许多各种肉。除了买他两个妹妹最喜欢的羊肉,甚至于还买了几斤很贵的官卖的牛肉。

虽然是看得他馋的不行,但是对于方戟这次出来还是抱着很大的疑问。

这家伙飞镖都带上了,背上也是背着一个袋子,他也偷偷看到过,是一身其他的服侍,所以没理由是来买菜的吧。

果不其然,转悠着一圈,方戟带着獾子来到了米铺。那南岐山贼在洛城的唯一据点。

买米?前不久刚刚买了一大袋现在又买?

那么问题应该是在这米铺上了。

“老板,买米。獾子,你看着称啊,这米呢多一点不行,少一点不行,称到我满意为止。”

“好的。”

这不就是想让他拖延时间嘛。

方戟笑着走进去。而那米铺老板也是满脸油光,看着獾子。

“那么小客官,我们这就开始称了,不满意我自会与你重称,可不能骂人。”

“你随意。”獾子点了下头,算是找了个小木凳子坐下,拍拍斗笠,眼睛透着斗笠余光偷瞄着两个刚才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家伙。

“嗨,方老弟,等了你多时了!”那秦天见到方戟却叫一个激动,方戟此时再看这秦天和古雨瑞,已经是换好了便于行动的便服。

“秦大哥莫急,时间充裕着呢。等我换身衣服,这就出发。”

此次和这南岐山好汉出外,对于方戟而言也不算是做什么危险的事,不过倒是有些见不得光就是了。

……

“六扇门办案!闲杂人等让开!”

刚到万寿节,这一大早就出了事,算是让云贯有些头疼了。

自那花船抓了一大批青衣教徒,羽林军那边审完他六扇门继续审,本来已经挺忙的了。

而原本花船事件过后消停了的青衣教又是作案了。

还是原来的方式,只是这次的目标换了。

云贯看着这个满春阁的招牌旁边,那是贴着使团馆三个大字。便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

“这住的是哪国的使团?”云贯问道。

“捕头,这是交趾国的使团馆。”

“这……交趾是在哪里?”云贯低声问自己的这个属下,毕竟是上司,不知道还有些丢脸的。

“交趾国在南岐国的更南方,以前也是南岐国的地方,后来南岐被我大魏灭国这才有的。”

又是南岐……

一牵扯到南岐,自然是离不开青衣教了。

云贯进屋,依旧是见到和前面发现的的死状一样的尸体。

就连满春阁的老板一家和小二都不能幸免于难。

云贯只觉得这老板和小二死的太冤了。被礼部征用还不说,现在连命都没了。

“知会过礼部和使团馆了吗?”

“知会了。”

“仵作呢?”

“衙里的所有大夫都来了。”

这就让云贯更郁闷了。

毕竟这些手下太能干了呀……

于是云贯又是低声问了句。

“那你小子留了什么给我做。”

“捕头,这不还等着你了解详情然后发话嘛。”

“对对对。”

云贯觉得这事情确实是他最擅长的了。

虽然作为一个捕头,他很想知道青衣教到底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