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异能名为太宰治的我 山海曲 > 第 45 章

第 45 章

小说:

异能名为太宰治的我

作者:

山海曲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9

“汝,容许阴郁之污浊,勿复吾之觉醒……”中原中也从飞机上跳下。他用牙齿咬掉自己的手套。

红色的斑纹从他的身上出现。

异能完全解放。

一旦开启就没有回头路了。

唯一的解法便是太宰治的人间失格。

坂口安吾说这个人**,但是中原中也才不信。

那条恶心的青花鱼有着强悍的生命力,属于老天都不想收他的类型。

中原中也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然而他的意识很快就回来了。

他被什么东西接住了。

那个东西如同潮水一样往上挤。

“那是……什么啊?”辻村深月惊呆地看着下面如同小山一样涌起的东西。

不,那好像是人。

她不知道这该用什么来形容。

人山人海?

尸山尸海?

“辻村,发生了什么!”坂口安吾的声音从耳麦中响起。

她抓住运输机的把手,拿起望远镜:“坂口先生……是太宰先生……”

“嗯?什么太宰先生?”坂口安吾刷地一下站起来了。

他虽然觉得太宰**,但是他却愿意相信每一个奇迹。

太宰是他在lupin酒吧的日子剩下的最后一个朋友了。

“不、不应该说是太宰先生……”辻村看着下面的场景,拿着望远镜的手微微颤抖。

“辻村,你在说什么!”坂口安吾难得暴躁地吼道,“是太宰吗?是太宰吧!”

“是……太宰先生……们。”

坂口安吾:“……嗯?”

太宰被分尸了?

中原中也发现自己是趴在一只太宰治身上,他抬起头,太宰治下面还是太宰治,往远处、往下面看,全都是太宰治。

两只太宰治会出现异能抵消的情况,但是无数只太宰治,似乎人间失格一直处于开启状态。

“呀,是黑漆漆的小孩子。”一只太宰治笑道。

“黏糊糊的蛞蝓?”边上的太宰看了过来。

“带着帽子的小狗狗?”一只太宰从太宰堆里爬出来,说道。

这种话语逐渐扩散。

中原中也被无数的太宰盯紧了,他自己觉得san值狂掉,不用污浊都快要疯掉了。

“太宰你给我闭嘴啊!”中原中也的嗓门特别大,一下子就压住了所有太宰的声音。

太宰们微顿,然后他就听到如同合唱团一样的爆笑声。

“小矮子、哈、小矮子……哈哈哈哈哈,要气哭了吗?”

“我们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声音太小了!”

“蛞蝓的声音该用扩音器才能听到吧。”

“好可怜的小狗狗呢。”

“听不到哟听不到~”

中原中也超想打太宰,但是一个太宰他能把打到闭嘴。

可是这眼下,有几万个、几十万个、几百万个太宰吗?

中原中也挥起拳头,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把身下的那个太宰揍一顿。

那个太宰感觉不好,一脚把中原中也踹走。

中原中也被踹中屁股,顺着太宰堆滑了下去。

中原中也顺着太宰堆滑下去的时候,帽子被不知道哪一位太宰摘掉。

“哎哟痛**,我要被压**。”不知道是哪位太宰抱怨道,“该不会有我被压**吧?”

“被自己压死这可真不是体面的死法。”

“我要和美人殉情啊!”

太宰们的抱怨也接连不断。

武侦宰相信,自己会被小矮子一拳打醒。

但是他没有。

他是被自己挤醒的。

周围的空间充斥着太宰治。

武侦宰:“……我是在做噩梦吗?”

“是的。”

“因为我也是。”

“真巧呢……”

太宰们发出奇怪的呵呵呵呵呵的笑声。

紧接着是一片死寂。

“我要吐了。”

“呕——”

“这真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梦境了!”

太宰们一同哀嚎。

森鸥外刚刚解决掉了被分离的爱丽丝,在逗弄了一会爱丽丝后,他总觉得声音不大对劲。

他抬头望去。

太宰治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哈,发现森先生!”

“把爱丽丝消除掉!消除掉!”

太宰治们扑着涌上来。

爱丽丝尖叫着消失了。

森鸥外感觉被太宰治们压断了肋骨。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太……宰……君……”森鸥外简直要吐血了。

“森先生快**吗?”

“诶诶诶,我要放烟花呢!”

“欢庆!”

与谢野晶子他们集合了之后发现这一状况,立刻往房屋内跑去。

看着脸挤在玻璃上的复数太宰治,与谢野晶子厌恶道:“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太宰治这张脸了……我可以砍他吗?”

太宰治的脸已经无法弥补他的心理阴影了。

“与谢野小姐不要啊!”一只太宰喊道。

“不对,砍他砍他!”另一只太宰说道。

反正坑的是武侦宰而不是他们。

坑自己,太宰治是一把好手。

红龙消失了。

在无数个太宰全方面的“人间失格”下,龙想消失不了都难。

这大概是最憋屈的强特异点了。

钟塔侍从给异能特务科发来消息:“这又是什么情况?”

措辞很不客气,显然对方也懵了。

“我、我们会解决的。”坂口安吾强忍着内心的崩溃。

太宰你到底在搞什么啊!

“不管怎么样,如果在我们抵达之前你们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仍会按照之前的约定将整个横滨焚化。”

檀君被一堆太宰挤在墙角,尽量给自己怀里的头骨和晶体留出空间,避免被人间失格掉,他的表情空白。

一堆太宰在他耳边叽叽喳喳。

檀君的眼镜终于被折腾到要报废了,镜架发出了咯吱一声。

地狱。

这是地狱。

檀君尝试把异能收回,虽然他不太喜欢承认,但是“太宰治”的确是他的异能。

但是因为身后太宰们的原因他在发动异能的时候“太宰治”被“人间失格”了,所以完全无法启动或者关闭。

就在檀君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太阳升起,红龙和薄雾一同消失。

构成特异点的薄雾要素消失之后那些近乎溢出来的太宰治们总算消失了。

檀君趴在地上,歇了好一会才站起来。

相比起那些被压在中间的人,他还是算是幸运,墙角正好构成一个三角区,够他喘息片刻。

“要**……”首领宰和作家宰一同哀嚎,发现两人同步,厌恶地别过头。

“檀君~”这次不是两个人同步了,是五只太宰全部同步。

只是宰喵说的是“喵”,但是意思应该就是这样。

太宰们:“……”噫。

看到这一幕,檀君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揉了揉自己被压痛的腿,和首领宰之前近乎相似的一瘸一拐的姿势靠墙走着:“既然你们想要的东西都齐全了,那我们回去吧。”

最后一点雾气彻底消失,最后只剩下首领宰在原地了。

檀君看着消失的太宰们,还是觉得心里有点空落落的,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如果他对太宰不是真爱,经过刚刚的事情应该对太宰治有了极强的心理阴影。

说起来,他是不是忘了什么?

不远处,同样被“太宰治们”挤到墙角的芥川浑身轻轻抽搐。

被宰淹没,幸福升天。

“太宰……”国木田快速跑来,给武侦宰了一拳。

“现在看到你的脸真害怕。”与谢野晶子说道。

“啊!”武侦宰捂住肚子,“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他可怜兮兮地看着中岛敦:“敦君……”

中岛敦:“……”

他和谷崎一样,默默后退一步。

虽然很崇拜太宰先生,但是他一时半会是不能看到太宰先生的脸了。

害怕。

“太宰先生之前看上去就像是挤在一堆的虫子一样,好可怕。”谷崎忍不住抱住了中岛敦,瑟瑟发抖。

武侦宰瞪大眼睛,指着自己:“这是什么形容!快看我的脸!这么美的我……”

中岛敦和谷崎同时哆嗦了一下。

武侦宰:“……”说不下去了。

他看向泉镜花。

靠谱的面瘫少女后退一步。

武侦宰转身,蹲下,捂住脸,发出矫揉造作的声音:“呜呜呜呜……”

费奥多尔从伊万构筑的泥土中出来,外面如同丧尸攻城了一样充满了爪印。

太宰君好可怕。

这是怎么造出的特异点?

是他知道他要造出龙所以作为反击给他展示了一下“被宰淹没”的恐怖场景吗?

如果这天亮的再晚一点,死屋之鼠就要变成屋之死鼠了。

不过……

费奥多尔看着远处的阳光:“太宰君这也是为我找到了消除罪恶的途径吗?”

只要让太宰治挤满地球,异能不就消失不见了吗?

“不过真是糟糕的方式呢。”费奥多尔又啃起了爪子。

“伟大的主人的计划才是最完美的。”伊万送上了真诚的马屁。

费奥多尔没有理会:“伊万,走吧,我请你将我取回的衣服给我取回来了吗?”

“是的主人。”伊万说道。

费奥多尔低头看了看涩泽龙彦给他制作的衣服,在土里打滚已经不是白色的了。

这已经不是喜不喜欢这件衣服的问题了,而是不得不换一下衣服了。

“清洁仅次于圣洁。”费奥多尔说道。

在没有好处的时候,费奥多尔还是愿意保持洁净的。

“当然,一切都为你准备好了,我伟大的主人。”

钟塔侍从的飞机已经返航。

坂口安吾瘫在椅子上,他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然后发现自己手上沾了头发。

坂口安吾:“……”他真的要英年早秃了吗?

但是社畜的手还是伸向了眠眠打破。

檀君走了几步才觉得自己的腿恢复了知觉。

他呼出一口气。

手中的头骨和结晶体碰撞。

一阵白雾弥漫。

“檀君,把头骨和结晶分开!”首领宰喊道。

一个拳头从身后挥来。

檀君一侧头,一偏身,这让他实在没法低头去做。今天有过纵欲、有被数量众多的太宰压到腿麻,所以状态差劲了很多,不过他本身的体质还在,他把那个人扫倒在地,抓紧时间把那两样东西分开。

檀君忍不住心想道,刚刚那个影子真眼熟。

那个影子消失了。

“那是……”首领宰的表情略带惊诧,今天绝大多数事情都在意料之中,“是坂口安吾吧?”

刚刚那个影子头上有着红色的宝石,是典型的被分离出来的异能力。那个影子头发乱蓬蓬的,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这个人的衬衫只扣了下面几个扣子,露出大半胸膛。

像是一个堕落而颓废的青年。

啊,对了,异能太宰治的全名应该是“小说太宰治”。

里面出场的,可不仅仅是太宰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