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太虚剑意,天下无敌[综武侠] 裁风 > 9. 第 9 章

9. 第 9 章

小说:

太虚剑意,天下无敌[综武侠]

作者:

裁风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2

晋|江独发,感谢支持正版

昆仑山下

此时昆仑山一带早已是江湖群众、魔教重兵云集。

魔教教主带了三千弟子,所到之处宣讲教义无往不利,百姓们纷纷皈服魔教,改信魔教扶持的世间唯一神“西方圣子”,并相信魔教教主为神之意志的代行者,遵从圣子的旨意为他们带来福祉,平时要恶人谷的大恶人们威逼利诱才肯交出的粮食心甘情愿自发自动全部献给魔教——不过这魔教倒也懂的不能竭泽而渔的道理,总是给百姓留下足以果腹活命的口粮,甚至还带给他们据说更加名为“玉米”、“红薯”的、更加高产的粮食。

如今江湖正道口中的“魔教”如何得民心、如何善待百姓暂且不提,总之这三千余魔教弟子轻车简行,推进速度极快,当昆仑派何太冲同崆峒派弟子、唐门弟子以及峨眉派弟子们汇合时,昆仑剑派被充作探马的弟子也刚好前来禀告,称魔教大军距离昆仑山谷也就只有不足五十里、其先锋距离更是不足二十里,而以魔教弟子的行军速度,明日中午大军便基本就能抵达了。

随口嘉奖了门下弟子两句,令其自行休整,又派人去向昆仑山恶人谷附近的百姓散布消息,让他们将魔教教众将至的消息传进恶人谷,也好让那些大恶人们做好准备,何太冲自己则带了几名亲传弟子热情地招呼起前来相助的其他诸派兄弟。

这其中,崆峒派自不必说,是崆峒五老亲自带着手下弟子前来,都是何太冲的老“熟人”了——其实崆峒派和昆仑派素来不睦,此番魔教来袭告警,何太冲都没想到崆峒派会这么早派人来,还以为他们会在半路等着少林、武当经过山下时,数路并做一路一齐过来。不过何太冲也能猜到他们这么早来的理由,不外乎是发现了此世间的变故,猜测这昆仑一带也有什么变化,过来看看能不能结交上什么,即使不能,也能给后续到来的、不认识的天下群豪一个急公好义的印象。

而在看到崆峒五老的时候,何太冲也简单地在心里下了个论断——这崆峒派,怕是未曾发生过类似昆仑派这般传承混乱的局面,否则如今还有没有“崆峒五老”这名头还不确定呢。毕竟“崆峒五老”的水平,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当然,也不排除是出现了峨嵋派的那种情况。

何太冲客客气气地同峨嵋掌门周芷若作了一揖——峨嵋派竟然也没有换掌门!

刚见到那抹熟悉的倩影时,何太冲一时不知道该猜测是只有昆仑派才发生了那等变故,还是该猜周芷若这一年轻女郎也能像自己一般下得了“同门相残”的狠心,直到他目光一转,落在周芷若身旁几个未曾见过、但似乎地位很高的几个年轻人,才想到了另一种可能:峨嵋派可能未曾经历过流血斗争,也依然统一了整个门派的话语权。

这种可能倒也不是不存在,他听闻周掌门幼年时曾被前明教姜教主所救,随后师从峨嵋派灭绝师太,待学成下山后,亦曾帮入姜教主的帐下效过力,是姜教主身边有名的智囊,而姜教主那般风光霁月的人教出一个同样光明磊落的周掌门,似乎也不是那么令人意外。不过这样的话,能够与周掌门和谐相处、还不同她争夺掌门之位,其他的峨嵋派传承大概率是武功练得太差吧,峨嵋山就算再灵山秀水,也不可能养出来的个个都是谦谦君子吧?

毕竟也算是“熟人”,周芷若对何太冲并没有讲太多客套,简单见过礼后,便向对方引见了几位同门——“三英四秀”的“三英”严人英、张英风、苏少英,以及“四秀”之一的孙秀青,同时也顺带解释了一下:“他们是独孤一鹤、独孤师叔的弟子。”

何太冲微微一挑眉,记住了独孤一鹤这个名字,打算魔教之事了结后,也去打听打听这人是什么来历。

这里头最陌生的倒是唐门了。

对于何太冲来说,“唐门”可以说是彻彻底底的陌生——这不是说唐门弟子深居简出无人踏足江湖导致他对这个门派陌生,而是他活了这么大年纪,从未听说蜀中有这么一个门派,就连弟子前来禀告说蜀中唐门唐老太太也派了弟子过来,他都还在纳罕蜀中何时建了这么一个门派。而要说唐姓江湖人,他最熟的也就是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了。

此次唐门带人过来的据闻是他们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分别叫唐天仪和唐天容。何太冲观察了一下,兄弟俩武功皆是平平,这让他有些没把人放在心上,只当是凑数的,不过大战当前,能多些人当然最好。

直到寒暄过后,各自回去营帐休息时,峨嵋派周芷若派了个小弟子借由一个昆仑弟子转告他,蜀中唐门极擅暗器与用毒,且唐门还要不少门人在各地各势力处效力,比如唐三公子唐非鱼(听到这个名字何太冲还暗自琢磨怎么跟唐天容、唐天仪哥俩的字辈不一致)就在锦衣卫中效力。

虽然远隔重山,但京城的消息总是传的特别快的,什么东西厂、锦衣卫、方小侯爷,总之,何太冲听懂了周芷若的意思:这蜀中唐门不可小觑。

等到第二天上午,何太冲等人先亲自去了恶人谷外的一处小山峰上观察了一番情况——此时魔教数百人的先锋果然已经抵达,此时正寻了一处高地,有序地安排人手防范四周偷袭或负责安营扎寨。

远远地,何太冲等纯粹的江湖人看不出什么门道,倒是曾经深度参与明朝抗元行动的周芷若对军队颇为熟悉,只远远看了一会儿,便饶有兴趣道:“我一直以为西方教也不过是普通江湖教派,不想这教众倒是有点王师之相——何掌门,坦白讲,魔教军容如此整肃,若真打起来,我方即便人多,也未必能占到便宜。”

“周掌门此言未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何太冲同样看着远处的魔教弟子,他不是很懂,没有多说,反而一旁的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端起前辈的架子,反驳道:“我看着魔教弟子不过是人数多了点、行动齐整了些,怕是教规严苛,他们不得不从吧?到时只消我们打败了他们的教主,这群乌合之众自然一哄而散。”

听了他这话,其余崆峒五老自然齐齐应和。而其他江湖人虽然看不出门道,也更愿意相信崆峒五老的话,见状,周芷若也不欲多加辩驳,只看着魔教营寨,不再做声。

只是这幅姿态落在崆峒五老眼里,就是傲慢骄矜、懒得搭理他们,顿时面露不快——他们在江湖上虽然名声不算小,不过武功平平,很多人都不放在眼里,如今面对周芷若这个武学天才,自是有些抬不起头,偏偏这还是个小辈,更是让他们十分不自在,处处觉得人家瞧不起自己。

何太冲毕竟是此地东道,察言观色,赶紧出面解围:“如今我们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不如留下几个弟子在这边留意,我们暂且回去商讨一下怎么应付这魔教大军。”

何太冲说的没错,其他人纷纷响应。崆峒五老顿时也不好发作,正巧周芷若十分上道地后退一步,摆出谦让的姿态,让五位前辈先请,倒也算给足了崆峒五老的面子。

——周芷若性情本就柔和,只是做掌门几年,不得不撑起强势的模样,此时毕竟不宜与人起冲突,反正她辈分小,据说人家张真人当年百岁生辰,崆峒五老去贺寿,老人家还亲自迎出山门呢,她谦让的这点也不算什么了。

一行江湖人脚程极快,还不到巳时正,就已经回到了营寨,何太冲将人请进自己的帐中,刚给诸人端上茶水,就又有个昆仑小弟子来报,说是几位师兄带着李少爷来了。

看着其他人疑惑的眼神,何太冲不得不把自己探寻昆仑山顶、发现一座占地极其广阔的庄园的事讲了一通。如今讲来,那庄园其实颇多怪异之处,比如山巅严寒,却有江南一带才能成活的桂花,再比如那几个武功高强(不比自己低)却名不见经传的管家,再比如那位世外高人“紫胤道人”——要不是何太冲也读过书,知道圣人有言“子不语怪力乱神”,再加上那宅子一直在,他都要怀疑自己是遇到山鬼了。

紫胤道人?

在座的几位纷纷挖掘脑中记忆,想看看有没有听过这位世外高人——最后彼此对视了一眼,互相摇摇头,显然没找到。

“不瞒各位,贫道自小在昆仑长大,亦未曾听闻这般人物,不过听其只言片语,似乎与昆仑派有莫大渊源。”何太冲解释道:“不过这紫胤道人如今跟前只有一位弟子,便是这位李富贵李少爷,李少爷本出身富贵,因与道家有缘,被前辈收入门下,只是拜师十余载,却仍旧未习得一招半式,是半分武功也不会,等会儿李少爷进来,还请诸位给老道一个面子,千万莫要吓着他才是。”

正当众人纷纷答应下来时,营帐的帘子突然被人掀起,先是一阵冷风吹进来,而后便是一团金灿灿的红与黑,珠光宝气,璀璨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