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继国家督绝不认输 天之方兮望美人 > 日之呼吸

日之呼吸

小说:

继国家督绝不认输

作者:

天之方兮望美人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19

继国兄弟是早上去道场进行日常训练的时候,听到送菜进来的下人在谈论“城中有**鬼”一事时才知晓外面的异常。

岩胜最近满脑子都想着要怎么赢过自己弟弟,虽说下定了决心要堂堂正正地赢一回,但是现实依旧残酷,无论是哪种实战课程他都会被弟弟缘一吊打。

如今唯一能让岩胜稍微心情好一点、觉得找回面子的方面就是文化课了。作为武家继承人的他们需要学习历史、文学、佛经、茶道、作诗、礼仪……一大堆课程,反正当初李胜看到儿子们的课程表后都发出了“还好我已经成年了”的感叹。

缘一在文化课上表现平平,远远没有他在战斗方面的超越常人天赋,只能说达到了及格线的标准,甚至有好几次因为上课发呆而被老师罚站。

没办法,一个课堂就他们两位少爷外加几位同龄人的小姓(这些小家伙都是从家臣群体中精心选出来的下一代),谁发呆谁走神,老师一看就知晓。

其实缘一是在有意无意地放水,如果他愿意苦攻文化课程那当然会很快就崭露头角——但是如今的他已经知道了要给哥哥留几分面子,作为兄长的他如果总是在所有人面前都毫无面子,那也就没有威信可言了……

啊,后面这个理由是母亲大人悄悄告诉他的。因为母亲大人非常了解缘一的能力,因此希望缘一能够尽量在不易察觉的情况下照顾身为普通人的哥哥。兄弟之间不就是这样吗,表面上的竞争,但不能真的伤了感情。

缘一爽快地答应了,并让妈妈摸了自己的脑袋好一会儿。

因此当晚用过晚膳后,岩胜忽然提议“缘一,我们去找找那个所谓的**鬼吧!”的时候,缘一是惊讶的。

但小男孩并不知道,哥哥其实是想在他面前展露出追踪技巧。这是课堂上还没学的,是岩胜缠着老李学了两手最基本的追踪技术,如今技痒难耐地拿出来想要炫耀给弟弟看!

可惜,继国缘一并不会因此感到任何嫉妒,他反而微笑地答应了欧尼酱的请求。

【元气满满的兄长大人真活泼。】缘一开心地想。

于是他们两个带上了真的刀剑(护身用的),瞒过了所有人偷偷溜出去,然后两个年龄加起来不到十岁的孩子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走在漆黑无灯的街道上,木屐踩在石板路上发出的空荡回响令人不安。

整座野古城的夜晚安宁和沉寂,只有几家散落在城池内的居酒屋还在营业。

“为什么晚上没人出来呢?”

在躲过了一队巡逻的足轻后,跟着哥哥躲在街角阴影的缘一小声地问。

“因为如今城里实行宵禁了啊,笨蛋缘一。”岩胜看似不耐烦,实则有点暗爽地给他偷偷解释,“而且按照父亲大人的话来说,唔……就是,那什么经济还不够发达,城市保卫力量还不足以支持百姓的夜间娱乐生活……反正就是一些难懂的话。”

然而就在两人说话之间,一个黑影掠过了他们面前街道对面的屋顶,在空气中嗅了嗅后,忽然转过头来看向两个男孩子躲藏的街道阴影。

一双不怀好意的、血红的双眸在黑暗中浮现!

毫不意外,这就是所谓的专吃小孩的“**鬼”。岩胜刚开始还想逞强地去攻击对方,然而被恶鬼一瞪眼就被那惊人的杀气所震慑——反倒是缘一屁事都没有,立刻抓起腿都在发抖的懵逼兄长,直接跑路了。

恶鬼大笑一声,追了过来:“还能跑?你们能跑到哪里去?”

缘一背着自家哥哥也不回答,头也不回地在熟悉的街头巷尾里逃窜。反正他一个小孩子,打不过恶鬼也是很正常的。

在经过一番追逐之后,恶鬼失去了捉弄他们的兴趣,直接将二人逼进了一间废弃房屋里,然后流着口水就准备对他们下手。

岩胜这个时候也回神了(毕竟被弟弟背着跑了那么久),他想起刚才自己傻乎乎的表现,顿时又气又怒,直接一刀砍过去!

“当啷!”

铁质的刀剑撞在恶鬼的小腿部分时竟然折断了!而恶鬼的皮肤上仅仅出现了一道白痕!

眼看恶鬼狞笑着就要一爪子拧下愣住的岩胜脑袋,缘一终于坐不住了。

他拔刀而上。

“没用的!”恶鬼觉得这事情很好笑,一个两个都来送死的小崽子真美味。

恰好此时,李胜终于带着部下们赶来,不等部下将火把凑过来,老李就一脚踹开门大吼道:“混账受死!”

但是他话音刚落,就眼睁睁地看见跳跃到半空中的幼子缘一手上那把打刀上迸发出绝对不科学的金色火浪,映照得他圆乎乎的小脸愈发庄严威重,额头的红色斑纹也像是火焰般舞动起来。

恶鬼猩红色的瞳孔里倒映出大片溢出的金光,惊恐地喊道:“这是什——呃啊啊啊!”

缘一如同猫咪一样背对着敌人轻巧落地。

刀剑上的金色火焰消失了,而恶鬼身躯重重倒地,但是没人注意到那个断了半截的头颅还黏着在皮肉之上。

但是李胜注意到了。

他的脸色很难看,但还是迅速上前两步,绕过正想对自己说话的儿子们,豁然拔刀。

他的刀上,附带着某种金红色的、刺眼的光芒!那光芒照耀在屋子里,让人觉得浑身的皮肤都像是被刺痛了一样!

“这个是……”缘一惊疑不定。

“咔哒。”

李胜面无表情地收起刀,而被彻底斩首的恶鬼这才真正的嚎叫着化作青烟死去了。

“父亲大人。”缘一懵懵懂懂地问,“您刚才……”

“那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李胜冷淡地瞥了他一眼,“至于你们两个,都给我好好地关几个月禁闭吧!”

说完,他就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直接走出去了。

只是没人看见,李胜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已经死死地攥紧了。

然而呆立在屋内的继国岩胜,还在为刚才那一幕给惊得无法回神。

【缘一的刀会发光……父亲大人也会这招!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会!而我之前根本不了解!】

【还是说——父亲大人偏心,根本就没有打算教我,而是只教给了缘一?!】

他醋意大发,悲愤难平,看向缘一的眼神也变得凶恶和不善起来。

缘一:???

此时独自站在街角的李胜陷入了沉思。

在上辈子,如果说要给**定一个罪魁祸首,可以追踪到一个叫做“鬼舞辻无惨”的日本怪物身上。

那个老怪物也不知活了多少年月,在近代时期遭受了一次重创但并未彻底死去后选择融入人类高层搞风搞雨,控制了多国政要……搞到了最后,他为了“建立梦想中的新世界”而悍然发动核爆战争,把全世界变成了一片焦土!

澳大利亚陆沉,北美洲千里无人烟,欧洲大地上持续的超高浓度的核辐射……

战后,实力保存完整的他指示自己名下的生化医药公司研究出了许多种专门**的生化兵器。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鬼”!

这也是为什么先前李胜听说这个传闻后惊疑不定的真实原因。

不是恐惧那一两个鬼,而是害怕其背后所代表的背景。

但这份残存的犹豫和奢求在看到继国缘一用出那惊艳绝伦的一刀时,被彻底打破了。

虽然剑型依旧不成熟,虽然还存在着种种破绽……但是李胜一眼就看穿了那是什么。

【日之呼吸·一之型·圆舞】

——流传到后世的呼吸法流派始祖,让无数挣扎在废土上的普通人有变强的可能性……

一直以来,李胜以为自己来的是山清水秀的异世界,但他从未想过……他是回到了历史的过去,回到了那个废土世界再往前推进数百年的时间点。

这个平日里乐观坚强的男人忽然想起自己死在核爆中的长辈亲属,想起失散在敌人科研中心的妻子,想起死在生化野兽浪潮下的女儿,想起了为了保护避难所民众撤退而被怪物活活咬死吃掉的儿子……

他背对着这一世的部下和孩子们,一个人在漆黑的夜幕中悄无声息地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