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红楼之吾被绛珠签了契 紫焱 > 富贵的烦恼与福德

富贵的烦恼与福德

小说:

红楼之吾被绛珠签了契

作者:

紫焱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09

孤竹君这个机会,磨了许久,硬是没逮着。

大家闺秀的生活并不想旁人臆想的那般宽松与悠闲。接下来的时间里,黛玉不是同几位姐妹去女师处上课,就是被李纨带着一起做针黹——这位荣国府真正意义上的长孙媳妇的房间里镶嵌着极为罕见的玻璃窗,透亮如水晶,日光可以毫不打折扣的透射进来,房间明亮极了,做针黹不费眼睛——黛玉身边就没有同一时间少于四个人的,别说凑上去问一句“姑娘,你早上让我扔进水里的那包东西是什么意思”,就是单纯的往前凑,都不是他目前身为三等丫鬟青雀该做的事。姑娘自有紫鹃照顾着呢,还轮不到他当着一堆奶奶姑娘的面撞过去巴巴的说话。

做完针黹,就该去贾母那里吃晚饭,吃完晚饭之后回碧纱橱,又是紫鹃雪雁齐齐过来伺候。左围右绕得总在旁边呆着,随便说一句闲话都得至少有两个姑娘在旁听,这还不算在外间的那群随时恭候吩咐的嬷嬷和小丫鬟们。

人类就是规矩太多,忒麻烦。难怪秦媪妪曾说,人间富贵最是伐性,多少大有资质之人都毁在了这些声色货利之中。先别说绫罗珠宝惑人心智,美色珍馐消人心志了,光是整天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打个喷嚏都有一堆人大惊小怪。再要修身健体,锻炼法术,随便做点什么都得被当成中邪。别说修仙了,连个鬼都修不成好吧!

孤竹君心情都悒郁了。更令他悒郁的是,他还得和紫鹃一起,被黛玉像个三岁无知小孩一般一个字一个字的教着认。至于雪雁这个丫头片子,虽然年纪小,奈何进度高,被黛玉发了一本李太白的诗集,乐呵呵的在另一旁的烛台边坐着背去了。

孤竹君捏着笔杆,一遍又一遍的描着字,偷眼看看旁边求知若渴的紫鹃,再看看立在桌边望着他俩的描红的黛玉远山笼烟似的眉眼,心底的小火苗时不时的往出窜一下。

那狐狸说过,人间的男子最喜欢的就是红袖添香夜读书,怎么闻到吾,好好的读书成了认字,添香自然是没有的,红袖倒是红袖……

孤竹君摸了摸鼻子,骤然咳了一声。

“嗓子不舒服?”黛玉应声瞄了过来。

“没没没没……”孤竹君连忙说,脸胀得通红。

黛玉困惑的看了他两眼,大概是以为他对白日里发生的事情心存疑虑,秋波微转,也再不说话,盯着他和紫鹃写完了两幅字,一一的圈点完毕之后,随手抽了本书看。看着看着,忽然轻笑出声:“这可真是有趣儿。”

“这书上说的什么,让姑娘觉着这么有趣儿?”紫鹃上前剪了剪灯花,好奇的问。

黛玉随手倒合住书,笑道:“这书不过是本札记,里头记了些求仙访道的故事,确实有些趣味,不过我方才发笑,却是因为想起来了一个传闻。紫鹃,你可听说过,求道之人在立志修道的时候,可不是说修便能修,不然也忒不讲究。还需要选取特殊之物沉入川泽湖海之下,将它们作为入道的凭证之物,向天地神明宣示自己的虔诚之心与郑重谨肃之敬。”

“原来还有这些讲究?姑娘不说我是万万想不到的。”紫鹃听得新鲜,不由问道,“那什么东西才可以用来做这个凭证呢?”

“修长生大道,取天地灵机,便也要用天地间难得的事物作为凭证。金至尊至贵,玉至洁至坚,用来当做凭证,是再好不过的。取金玉成双,投入活水之中,好显得求道之心如真金美玉,也是请天地神明做个见证的意思。”黛玉说着,似是无意的瞥了暼孤竹君。孤竹君这才意识到她是瞧出了自己的憋闷,借着紫鹃的由头给他解释早上的事,不由得心底一烫。

可下一瞬,黛玉已收回目光,黯然一叹:“不管是因着什么缘故,竟然立了决心入此门,当然得竭尽全力做出个模样来,不叫别人笑了去。哪怕别人没瞧见,可还\'举头三尺有神明\'……”

紫鹃赞同道:“就像我们给人描花样子,大伙儿原本手艺有好有坏,可不管怎么样,既然答应了别人,总得端端正正的做出来。”说着眉心一皱,“姑娘,你说的凭证,在那些高门大户的人家倒还不难办来,可要是平民小户的人家有心修道,想要置办这些金呀玉呀的,就算不会倾家荡产,可也得元气大伤啊!”

黛玉睫毛呼扇了一下,扶着腮想了想,也疑惑起来:“这规矩是从前听爹爹玩笑时提到的,你说的我倒没想过……”

孤竹君歪着脑袋想了想,黛玉所说的规矩他先前也未听过,可仔细一琢磨,倒觉得大有深意:“这兴许是个考验?”

“怎么说?”紫鹃奇道。

孤竹君道:“你想想看,仙哪是什么人都能修的?总得经历种种考验和磨难,走到最后,才有资格成仙。这金玉正是修炼的第一遭考验,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那不管是志气还是才气,怕都不算修炼的料,还是早早的成亲生子,开枝散叶去吧。”

紫鹃深觉有理:“原来是这样,我原本还想不通,青雀这么一说,才明白一些。”

那可不,吾是谁?堂堂九嶷山妖王,几千年的岁数,还能琢磨不出这点小讲究?孤竹君咧着嘴直笑,眼瞅着黛玉,等着她夸。谁想黛玉点点头,复摇摇头:“理确是这么个理,可也不成这么个理。这个规矩之所以立了下来,图的约莫就是考验求道之心。可当真将它作为一种考验去做,为何对于穷人家来说难于登天,对于富贵子弟又是举手就能轻松办来?这求道之心,也依着人间富贵而分个三六九等么?”

孤竹君深深的望了她一眼:“穷人家的孩子做事,原就比其他人更艰难一些。我原来听道士做法事念经,都说什么托生在富贵人家,是天生的福德。富贵人家的孩子们,天生就比平民小户家的孩子有福缘。”

自家契主大人真不愧是天生仙种,居然能想到这一层!其实福德之分不光在贫富,几乎渗透于天地万象之中。仅以修行为论,若能身为人身,哪怕资质再过愚钝,修炼速度都要比最最聪明的妖精还差一倍。若非如此,妖精们也不会挤破了头修成人身。由此观之,生而为人,天生便比生而为异类福泽深厚。哪怕在异类之中,也处处可见这“天生福泽”的踪影。譬如孤竹自己,其他竹子懵懵懂懂自生自长的时候,被舜帝的血、湘夫人的眼泪一点化——哗!成妖了!其实它作为茫茫竹海中的一杆竹,究竟比旁竹强在哪里?换做其他竹子,倘若有此际遇,也能脱胎换骨,成就妖身,可凑巧沾上血泪的偏偏就是孤竹君。这“凑巧”二字,便是孤竹君天生就的福泽,旁的竹子想羡慕也羡慕不来。

“可厌得很!”黛玉却忽然说,孤竹君见她眉心紧蹙,显然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却又不以为意,“福泽倘或要倚着富贵与否去分,那天道也生着一双富贵眼睛了!”

“哎哟我的姑娘诶,这话哪是能混说的!”孤竹君给唬得一跳。天道哪是可以随便骂的?哪怕是谪仙人,也得当心被老天爷一个不乐意赏一道雷下来。要不是顾及男女有别(心理),他险些没按捺住捂住她的嘴的冲动:“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黛玉薄面微红,是真的来了气。孤竹君见她似乎还有不服之意,连忙说:“姑娘你自个儿刚不是说了吗?举头三尺有神明!”

等等,她毕竟年纪小,又还没正式踏入修行门径,暂时还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句怕是吓不住她。孤竹君想到这里,又只好拼命冲她眨眼,用眼神暗示:想想你的梦中仙君,你的一举一动都瞒不住他,别乱说话!

黛玉意识到了他的意思,两颊涨得绯红,几与夭桃争艳,慢慢扶着桌沿坐下,骤然自嘲一笑:“可不是么?举头三尺有神明,哪怕我自个儿不忌讳,可是……”

可是什么,她却又未说下去,可孤竹君几乎立时心领神会。他咽了口口水,摸摸鼻子,心虚到不敢说话。

紫鹃听得云里雾里,只好劝道:“姑娘就是心思太重,日常里想这么多,夜里才不得好睡,昨晚就中间醒来了一回呢。”

黛玉苦笑,正待开口。那边雪雁才听到动静,走了过来:“姑娘,我把你吩咐的两首背完了,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黛玉摇头,似有些疲惫,“我有些倦了,头疼,雪雁,你帮我梳梳头。我先前在书上看过,梳头三百下,可以疏导气血的。”

这是服气导引的预备!孤竹君心底剧震,看着雪雁一一卸下黛玉头上的珠花,玉簪,解开了那一帘乌光沄沄的云发。

吾家契主大人今晚终于要开始修炼了!

他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