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这只龙崽又在碰瓷 采采来了 > 第 12 章

第 12 章

小说:

这只龙崽又在碰瓷

作者:

采采来了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20

说话间,牛排已经被煎好,扑面而来的香气让原本还在背诵什么海鲜最贵的龙崽,瞬间沦陷。

“叶叶,我饿。”

龙崽巴巴的看着锅,眼神里充满渴望。

叶澜笑眯眯的把牛排盛出来,又利落的炒了盘青菜,炒了盘土豆。

“好了,饭菜端出去就可以吃了。”

“我这就端!”

只片刻功夫,热腾腾的饭菜都被端到外头石桌上。

龙崽第一次吃牛排,牛排肉质鲜嫩多汁,美味到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叶澜煎了好几块牛排,大部分都进了龙崽的肚子里。两盘菜,也基本都被他吃光。

吃完菜,龙崽看锅里还有饭,于是把盘子里的菜汁倒在米饭上,又吃了一大碗菜汁拌饭。

深觉自己是在喂猪的叶澜,幽幽叹气。

“招财,你明天一定要多带点海鲜回来啊。”

带回来后,他要去卖掉。小龙崽太能吃,他快养不动了。

龙崽严肃点头,拍着胸口向他保证:“放心,你明天给我找一个化肥袋子,我带去给你装满满一袋子。”

叶澜重重应了声“好”。

不容易啊,他们龙崽总算要给家里招点财了。

入夜。

叶澜照旧把龙崽当成冰块抱着降温,他睡的香甜,连白净的小脸上被凉席给印出了几道红痕都不知道。

龙崽没睡,仰着脑袋看他。

透过窗户漏进来的光,龙崽能清晰的看清他的脸。

真好看啊。

龙崽往上窜了窜,对着那张小脸蹭了蹭。

一夜安宁。

次日,叶澜揉着眼睛,把用尾巴缠着他的龙崽给推到了旁边。

“龙崽。”

脑袋瓜还迷迷糊糊的叶澜,下意识的又叫起了他龙崽:“你要起床吗?”

龙崽闭着眼睛,睡的忘我。

叶澜不能像他这样睡懒觉,在戳戳这只小龙崽,见戳不醒后,他就爬下床去忙活了。

等喂完鸡,做上早饭后,龙崽这才慢吞吞飞向厨房。

叶澜正在烙饼子。

“招财,你快点看着火,把火再烧大一点儿。”

一边烙饼子一边还要切菜的叶澜,有点忙不过来。

龙崽平时没少烧火,所以,小身子坐到矮板凳上,爪爪拿着柴火,就开始熟练的往锅洞里添。

“叶叶。”

烧了一会儿火,龙崽也慢慢醒过神来,他看着叶澜烙的饼,有点懵:“你做这么多饼子干什么?”

“给你路上带着吃啊。”

叶澜用手背擦擦额头上忙出来的汗,声音脆脆的:“我在饼里给你放了白糖,待会儿再撒一层芝麻,又甜又香,你饿了就能拿出来吃。”

龙崽看看饼,再看看被热的脸蛋都红扑扑的叶澜,吸了吸鼻子:“叶叶,你真好。”

他龙爹出门,爸爸都没有这样辛苦给带过饭。

叶澜眼睛弯了弯,做完饼子之后,又烧了开水,放凉后装进矿泉水瓶子里,也给他带上。

饼子跟白开水都是路上的。

他们早饭吃的是稀饭馒头配咸菜。

叶澜找了个小布包,用干净的塑料袋把饼子,水,还有折好的化肥袋子都装进包里,再让龙崽给背上。

“瑜瑜哥哥给我送的新书包,你真的不用那个吗?”

临出门前,叶澜又问了一遍。

拆的那些快递里,还有宋瑜给他买的新书包,用来装东西也很方便。

可小龙崽怕自己给弄脏了,所以,坚决不用那个。

“书包你上学的时候要背着,我不用。”

龙崽拒绝用新书包,他觉得背上绑的这个布包就很好用。

“叶叶,我走了。”

龙崽依依不舍的看着他,这出门的话,他飞的不像大龙爹爹那么快,一来一回估计也要两天。

两天抱不到软乎乎的叶叶,心里都好像被酸果给浸透了一样。

叶澜冲他摆摆手:“去吧去吧。”

龙崽转身,没飞多远就又折了回来。

“哎,怎么又——”

叶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龙崽直接撞了上来。

“啾~”

一个响亮的亲亲,猝不及防的落在了脸上。

龙崽亲完人,激动的差点想嗷呜。他看都没敢再看叶叶,背着布包逃似的飞走了。

叶澜:“……”

叶澜摸摸自己的脸,内心没有丝毫波澜。

一只还没有化形的小龙崽,对叶澜来说,跟只黏人的猫崽狗崽都差不多,不具备让他脸红的条件。

他在门口站了许久,只到视线里再也没有龙崽的身影,他这才回院子拿了锄头,准备出去刨地。

飞远的龙崽,耸着鼻子,仔细的分辨着海水的气味。

他花了一整天时间,才抵达海边。

在海边找了个稍微隐秘点儿的地方,龙崽把布袋从身上拿了下来。

布袋里的饼子被吃的差不多了,白开水还剩下一点儿。

“待会得在海里捉点鱼吃。”

龙崽拍拍又饿了的肚子,自言自语道。

他小心翼翼把布袋给藏好,虽然这个破旧布袋就算不藏,估计也没人偷,可他还是很谨慎。

叶叶那么穷,他不能乱丢叶叶的东西。

布袋里的化肥袋子被他拽了出来,用爪爪勾的很牢。

默背一遍叶叶跟他说的贵海鲜,龙崽直直的冲向海里。

叶家村村尾的庄稼地里。

叶澜看了眼天色,收起锄头准备回家,经过地头时,他惯性的叫了声:“招财。”

叫完,愣了几秒。

“唔,忘记他不在了……”

叶澜收回看向地头的目光,这一个多月来,头一次独自回了家。

路上没有龙崽在耳边不停叫着叶叶,回家做饭,也没有龙崽坐在板凳上烧火,吃饭没有人再捧着碗一次次添饭,就连睡觉——

都没有尾巴缠着他。

叶澜摊开身子,盯着头顶的蚊帐,小脸皱了皱。

龙崽……明天能回来吗?

被叶澜记挂着的龙崽,正在海底吭哧吭哧的卖力捞海鲜。

龙族可食生肉。

所以,龙崽不仅捞,还边捞边吃。

深夜时分,破凉席上的叶澜抱着个自己做的草木枕,终于睡着。

而捞鱼吃的龙崽,则是被麻烦缠上了身。

那是群长相丑陋至极的大蛇,蛇身很长,长到龙崽都一时间估摸不出来具体值。

“是龙族的幼崽啊,我好久没有吃到美味又滋补的幼崽了。”

为首的黑蛇,扁头,灰褐色眼珠,还有张巨大的布满尖齿的血红大嘴。

资深颜控小龙崽被对方丑到捂着嘴:“呕!”

硬生生被丑到吐!

黑蛇:“……”

黑蛇眯起眼睛,眼珠子都染上贪婪的红意。

龙崽把化肥袋子绑到身上,堪堪止住胃里的恶心。

“你们快滚吧,长的又丑,肉还是臭的,我不吃你们。”

龙崽万分嫌恶的冲他们说道。

黑蛇的蛇身在海底漾开白色浪涛,他没再跟这只小龙崽废话,直接张开血盆大口,冲着对方咬去。

他可不是什么蛇。

这些年来,他早就从蛇修成了蛟,但他的修行靠的是作恶,食人。

所以,他是头恶蛟。

恶蛟要化为真龙,他需要吃到更多滋补的东西。

眼前这只正统小龙崽,就是再好不过的补品了……

“龙崽!”

蚊帐中,叶澜陡然被噩梦惊醒,后背都被冷汗浸透。

他白着张小脸,眼底还带着未褪的恐惧。

他梦到了龙崽。

而龙崽,有危险……